首页 >> 文脉博览 >>诗文杂谈 >> 战友情深:来自大洋彼岸的关爱
文脉博览
更多
详细内容

战友情深:来自大洋彼岸的关爱

时间:2021-04-01     作者:王广庆【原创】   阅读

3月18日,我从老家返回保定的当天,急匆匆地到地下室,取出我的战友宋楷文从美国寄来的治疗滑膜炎的药品。迫不及待地打开包装,里面有两盒外文标注的瓶装药,我不认识外文,用手机拍照翻译了一下,是“葡萄糖胺+软骨素”,对“流动性、活动性部位起润滑”作用。看到那寄自万里之外的一片深情厚谊,我心潮澎湃,感慨万千。真诚地道一声:“谢谢你,我亲爱的战友宋楷文。”

微信图片_20210401181655.png

我和宋楷文是一个连队的战友,是同年兵。那时,他原名叫宋强,他是我们这些“77年兵”里岁数最小的一个,当时不满15岁。三个月的新兵训练中,我们朝夕相处,无话不谈,宋强个子不高、胖乎乎的,非常爱笑,大家都很喜欢他,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我们部队的番号是步兵第192师574团,居住辽宁省凤城县(现为凤城市)李家沟。新兵训练结束后,我被分配到硅两瓦电台班当报话员、后任连队文书;他被分配到总机班,一直任接线员工作。我们虽然在一个连队,但连队距离团部一公里之外的半山坡上,总机班却设在团部,平时,只有在集体活动或开饭时间,才能够见到总机班的人。后来,他调到其他部队去了。因当时通讯落后,从此一直没有音讯。

2013年1月30日上午,我原工作单位辽宁省军区保定干休所的收发员刘顔贵打来电话,他说今天的《保定晚报》有一条消息,你一个在美国的战友通过报社寻找你。刚听到“美国”二字,因为意识形态的原因,作为受党教育多年的军休干部,有所顾忌,首先心里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问号。接到电话后,我来到干休所,果然看到报纸上有这么一篇报道《大洋彼岸一个电话要通过本报“寻亲”----36年前的老战友,你在哪儿》,文中写道,他叫“宋楷文”,原名“宋强”,从大洋彼岸打电话到报社寻找战友王广庆。经细看原文,得知战友在中评社美国分社工作,方才有所放心。提起宋楷文的名字,我没听说过,但说起宋强来,我脑海中马上水浮现出他的模样。于是我主动打电话到报社,确定了自己与宋楷文的关系。经报社牵线,我们战友之间通了电话,并留下了电子邮箱,后来还加了微信。打电话不太方便,后来,我们经常通过电子邮箱和微信进行交谈。

微信图片_20210401181700.png

老战友是如何把电话打到《保定晚报》的呢?原来,2009年8月1日,我在《保定晚报》“人间专栏”发表了一篇《老兵三部曲》的回忆性文章,一次偶然的机会,被远在大洋彼岸美国工作的宋楷文从电子版上看到了,发现作者正是当兵时一个连队的战友,于是,请求报社帮助寻找失散多年的战友。不巧的是,《保定晚报》当年编辑《老兵三部曲》的记者不在,从报社内部没法找到我的联系方式,随后报社又联系了几个驻军干休所也没有联系上我。于是才刊发了这条“寻亲”稿件,才得以联系上了失散多年的战友。为此,2013年1月31日《保定晚报》刊发了记者白雪冬采写的“后续报道”《36年前的老战友找到了》。

微信图片_20210401181703.png

联系上后,通过交谈,我才了解到这位当年的“娃娃兵”战友是多么的优秀。他从我们连调到别的部队几年后就退伍复继续上学,考上了大学 ,取得了学位。毕业后作为中资商务代表派驻美国,后来任中评社洛杉矶办事处主任,从事中美关系和两岸关系的报道工作。我们一起回忆过去连队的往事,尤其是印象深刻的老班长段立民关心小兵、夏文军爱学毛著和哲学,新兵时上山打棒子叶用于集中发酵后养猪的一些往事,我还给他发去一些连队老领导、老战友的照片,以及他们的手机号,便于他联系。我们不仅谈连队、谈战友,也谈起了这么多年来彼此工作经历,他还给发了一些他的工作照片。

去年12月初,宋楷文在微信中,打听我们团老政委冯敬信,之前,他不知道老首长在哪儿居住,曾托其他战友四处打听过。接到他的消息后,我将冯政委家的坐机电话及电话区号都告诉了他,12月17日上午,他在微信中告诉我一直没有打通。因我没在原来的干休所居住,又没有老首长的手机号,我只好打通冯政委家的坐机电话,说明情况,并与老首长沟通,在约定的时间内促成他们微信视频聊天。将我的想法告诉宋楷文后,他非常高兴,因他所在的美国城市与北京时间相差16个小时的时差,于是我们相约在北京时间下午3点多,不影响老首长午休的时间进行联系。下午3点刚过,我匆匆来到了冯政委家,拨通了宋楷文的微信视频后,90岁的老人与远在美国的宋楷文进行了相隔40多年的网上聊天。宋楷文告诉老首长,他在总机班时曾到首长家维修电话,冯政委也对这个“娃娃兵”有一定的印象,他们相谈甚欢,不知不觉交谈了有20多分钟,我怕时间长了影响老首长身体,建议他们相加微信便于以后联系,但冯政委说不会使用微信,于是我帮助联系到首长的儿子冯国华,促成他们加上了微信。

在这次聊天中,宋楷文询问了老首长的身体状况,并准备给老人寄点营养药品。同时,也对我说:“你也是60多岁的人了,身体情况如何?也要保重身体。”我对他说:“自我感觉还行,虽有高血压史但吃药控制的挺好,右腿有滑膜炎,前些日子刚吃了两个疗程的中药。”他告诉我:“我给你邮点药试试,据我了解效果应该不错。你把冯政委和你的地址告诉我,一、两周内抽时间给你们寄去。”元旦之后,我因老家有事,离开了保定。而恰在几天之后,国内有几个地方出现疫情,尤其是石家庄疫情发生后,保定离石家庄近虽然没有疫情,但管控非常严格 ,我们小区抓得更严,从微信上看到,工作人员每人包干10户,实行24 小时封闭式管理,采购物品电话预约,采购、送货到小区大门口去交接。上班人员需持单位证明在大院门诊部办理《出入证》可以进出,其余人员不让出大门。

而在这段时间,宋楷文寄给我的邮件也到了保定。女儿在我家居住,她下班取回邮件后,因疫情影响,没打开包装直接放入了地下室,直到两个多月后,我从老家返回保定,才匆忙拿到这份万里之外的一份战友关爱之情。打天包装,拍了照片立即通过微信发给了宋楷文,表达万分感激之情。宋楷文告诉我:“不必客气,这种药品受保质期限制,不能买多了,你先吃着看看效果如何?效果要好,吃完再给你邮寄。”我怎么好意思再麻烦工作繁忙的他呢?网上购药品我不太放心,心想,现在物流这么方便,美国能买到的东西,国内一定能够买到,于是,我通过北京的亲戚打听这种药品,终于了解到出售的实体店,以后自己就能解决了。

这真是“万里寄药品,礼物重千钧。战友真情在,友谊记心中。”

宋楷文战友:愿你在遥远在大洋彼岸,身体健康,万事顺意!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创和全网营销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