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脉博览 >>书画天地 >> 书品人品皆正品---记省书协会员、主任医师刘彦儒
文脉博览
更多
详细内容

书品人品皆正品---记省书协会员、主任医师刘彦儒

时间:2018-06-20     作者:保定老年网【原创】   阅读

S5005267_2345看图王.JPG

省书协会员刘彦儒近照。

采访的那天,她穿着一件白大褂,站起来冲我一笑,就是那随和、坦诚的一笑,让我对她的生疏感一扫而光,我们如同多年的老朋友越谈越投缘。我说,给你照张相吧。她说,你说怎么照?我说,在外面,背景好。她说,好吧。照完相,我们回来接着谈,最后跟着她回家,拿走了两本日记。

她是一本书,越看越精彩;她是一面镜子,照出一个平凡女子的不平凡的人生,她集书法家、好医生、贤妻良母的气质和品行为一身。

DSC_0269副本.JPG

夫唱妇随,书法伉俪。

2005年,她与丈夫(保定市政协原副主席王万族)一起加入了河北省书协,成为我省书协一对比翼齐飞的伴侣,在书法界内传为佳话。她说,我的主业是医生,练书法只是业余爱好,主要是基础好。1949年,她出生在河北省定兴县一个书香家庭里,父亲、叔叔、大爷都擅长书法。父亲是老师,教书法、绘画,写出的行草龙飞凤舞,非常漂亮潇洒。受父亲的影响,她3岁看书,4岁习字,5岁临唐楷魏碑,从横竖撇奈点到结字,从起笔到收笔,从对临到出帖,都由父亲批改。她说:“从小就喜欢看大人写字,最开心的事是把大人写好的春联送到家家户户。过年与同伴外出逛街专看灯上的字画。从小学、初中、高中到大学,班上的黑板报全包。在文革期间,抄写大字报、大标语,刻写宣传材料就全都是我的事了。大学毕业后,在单位上一直担任党支部宣传委员,院里病历书写总是一等奖。”2000,她得到中国书法协会会员、保定市兰亭书法学校张建国老师指点,学写汉隶。从基础开始,反复临写了《乙瑛碑》、《史晨碑》、《曹全碑》、《张迁碑》,每天坚持临习,节假日搞创作,现在已写出了个人的风格。

采访时,她丈夫在一旁插话说:“她不讲吃,不讲穿,也不会玩儿,就喜欢写字,我们一起外出旅游时,只看字,看见写的好字就记下来,回来练。在家里,一张桌子不够用,总是商量着让谁先写一会儿。”她说,晚上只看看新闻,很少看电视连续剧,八点多就睡,凌晨醒来就写字。有时两点多,有时三点多,什么时候醒了,什么时候就写。写到七点多,给丈夫做饭,而后去上班。在近两年中,她完成了《乙瑛碑》、《史晨碑》、《曹全碑》、《张迁碑》、《毛泽东诗词》、《千字文》等六部长卷,共四五十米。由于她基础好,又得高师指点,她出活儿快,一幅六七米长的大作,她只需两天多时间。她说,每当她想写时,就早早酝酿好情绪,安排好时间,做好各项准备,几乎是一气呵成。现在她有个心愿,就是要把毛泽东发表的和没有发表的诗词全都找出来,汇集在一起,写在一个长卷上。

字如其人。看着刘彦儒的隶书,从她那端正、大方、清秀的笔划上就可看出,她是一个品行端正,责任心很强的人。翻开她退休后写的那两本日记,我们可从中找出她对事业执着追求的轨迹,以及在长达三十年中的职业生涯中所操守的道德情操。她在日记中写到“做为医生,对自己的病人,不管是穷人,还是富人都一样看待,干部和老百姓一样看病,闲时忙时都一样尽心。”“做为一名医生,只要有一口气,就应该为患者治疗病痛。”“七十年代,我带着阶级的重托迈进河北医科大学,选择了医生这个职业,如今,在道德、权势、金钱、理想等社会因素交织在一起,此消彼长,错综复杂的社会时里,我也不乏选择的机会,既然选择了医生这个职业,就要把奉献放在第一位,奉献青春,奉献毕生的精力。”读着这些充满激情的文字,我同她一起感受在那充满激情的岁月里奉献青春和智慧的激情。

1976年,她从河北医科大毕业,被分到省防疫站工作,后由于随军,她去了山西,又从山西回到保定,在人民医院、中警医院工作,她带领科室医护人员加班加点,认真负责地工作,取得了不少成绩,获得了无数的荣誉。她恪守行医道德,即使在全院奖金拿的最少的情况下,也坚持不给患者开大方,开偏方,以最少的钱治好患者的病。所以,每到一处她都受到同事和患者的称赞,年轻的叫她好老师、好大姐,年长的叫她好医生,患者叫她活菩萨。她说,首先,她要感谢河北医科大的老师,是他们把她带上从医的道路,第二要感谢的是患者,是他们让她在实践中长知识,长经验。因此,她在日记中大量地记载了“如何做一名好医生”所具备知识、技能、实践经验,以及应注意的事项。她拿出三十年前她上大学时记的笔记给我看,告诉我,她时常把这些东西拿出看看,这些知识点都能在临床中用的上。她说:“家父从小要我不说假话,我就养成了较真的习惯,至今脾气不改。”就是这种较真脾气,使她的学术成绩大长,陆续在国家级报刊上发表了十八篇医学论文,2000年被评为主任医师。现又被市防疫站中心反聘。她在退休日记中写道:“不为良相,只为良医,从医三十年,没有写过死亡病历。”“我没有大医的风范,但我有小医的品格,这里的病人还是需要我的,病人的需要永远是我的选择。虽然写大字是我的业余爱好,但医生是我永远的职业。我将用诚挚的态度、无微不至的爱护、设身处地的怜惜,认真负责的精神、广博的技能知识,治疗每一位患者。60岁是医生的大好时光,我愿再干三十年。”

做一名好医生是她终生的最大愿望,也是她努力践行的一个标准,在如今物欲横流的社会里,她恪守着她内心设定的做一名好医生的准则,实在令人肃然起敬!   

在她家的客厅里放着前两年与河北医科大老师与同学们的合影。她说:“我的同学都是各大医院的专家、博士,只有我是一名普通的医生。”做女人不容易,做一个职业女人更不容易。自从结婚后,她便跟随丈夫转战山西与保定,从部队到地方。她和每个家庭主妇一样,既要想着丈夫的衣食起居,还要侍候老人,养育孩子,在锅碗瓢盆交响曲中完成妻子、母亲、女儿角色的转换,品尝着其中的酸甜苦辣咸。

然而,她是坦荡的快乐的。每天她为丈夫做好早饭后便徒步去上班,认真接待每一位患者,不厌其烦地回答患者提出的各种疑难问题,下班后又疾步走回家,为丈夫做上一顿可口的晚餐。然后,她再和丈夫商量着谁先写一会儿大字。特别是当她反聘到医院又能为患者服务后,她感到极大的欣慰。她在日记里写道:生命之托重于泰山。医院是救死扶扶伤的殿堂,医务人员是生命的卫士。责任重大,事业高尚,为了人民群众的健康,我在新的岗位上,将以更加精湛的技术,更加高尚的医德,全心全意在为患者服务。

  附书法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