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脉博览 >>书画天地 >> 为童心而醉 为真醇而醉----读王春元作品有感
文脉博览
更多
详细内容

为童心而醉 为真醇而醉----读王春元作品有感

时间:2018-06-07     作者:保定老年网【原创】   阅读

王春11_看图王.jpg

王春元,1937年生于河北省张家口市。擅长工艺美术。1961年毕业于天津美术学院,曾在保定市话剧团任美术设计,编剧,保定市文化局副局长,河北省政协常委。1986年调任河北工艺美术学校校长。出版作品有“王春元画集”“春元画牛”“学画春牛牧童”、《黑猫系列》、《短笛无人信口吹》、《伙伴》。

  得童心者得天机。童心可以将一叶芥舟承载起万吨造化之巨;童心可以将一朵蒲公英幻化成满天的群星。雾气蒸腾中清香的泥土,一弯新月下迷离的碎红,蛙声一片里如丝的细雨,只有不失童心的人才能得其本有的妙道。这使我经常想起著名画家王春元,想起王春元那富于童心的生灵之笔所幻化出的春之雨露。
  在这里,童年玩逗撒野的古老田园依稀可见;童年倚枕高歌的绿杨垂柳依稀可见;童年横笛信吹的乡野牧童依稀可见。
  ——我醉了。我为童心而醉,我为真醇丽醉,我为得大自然的造化之娱而醉。
  窗外的新月探进我的书房,也探进王春元那一幅幅空灵自在。
  王春元以画牛闻名,王春元笔下的牛既不同于宋代韩剽的浑厚繁复,也不同于现代李可染的拙朴倔强。王春元为我们展现的是一个安恬、宁静、自在的崭新境界。
  《童趣》中那吃饱喝足,席地而卧的牛妈妈本想好好地睡上一觉,而那调皮的牧童偏不让它睡,爬着用草叶刺瘁它的鼻子,可那小家伙却没想到,后面的一头小牛正悄悄地向他的屁股拱来,看来这场连环恶作剧一定好玩。
    《牧趣图》中那天光地气中若隐若现的群山,那北雁南飞的旷远,那青草依依下悄悄而来的凉风,那如同孩提般跟在妈妈身后嬉戏的可爱牛犊,那执一柳枝,挂一斗笠坐在牛背上露出不尽顽皮的牧童分明在享受着又一个天高气爽的迷人之秋。
  在王春元的笔下,少了几分负轭于垅间的沉重,多了几分悠然于田野的安详;少了几分饱经沧桑的困顿,多了几分人天共娱的快乐。
  看得出,王春元在竭力表现一种自然的和谐与生存的安详。
  这是一个很高层面的追求,因为在物欲横流的今天,人性在不断地扭曲和异化,以致于人已很难看到人的本来面目。正因此,老庄的高逸之美就显得更加珍贵。王春元说过:“艺术的开头,须先将繁杂事物忘却;艺术的末了,留下的是净化了的心灵。世人多浮躁或多失意者,何不去寻一夜凉未退之清晨,去寻一斜阳暮照之黄昏,远离尘嚣,去听听那安恬宁静的牧笛昵?”看来王春元对庄子的坐忘有着深深的理解。
  当我们在欣赏王春元的作品时,看到的都是安详、自在和悠然,我们决不会想到这安详和悠然竟是来自于过去的困厄和不幸。
  王春元天性耿直。在天津美术学院读书时,正赶上一个接一个的运动,他因言语直率,而被打入另册。在“文革”的大洗劫中,他孤身一入被遣送乡村。就人生而言,这是一个不幸。然而有幸的是他却因此有了与村童和耕牛为伴的机缘。在那个年月里,正是那些可爱天真的村童和耕牛消解着他的怨屈、苦闷和孤独;也正是从那时起,王春元对任劳负重的牛生发出一种人格的认同和境遇的怜悯。他每有闲暇,便对牛的习性和喜怒哀乐进行观察并了然于胸。
  王春元爱牛、画牛,他的一笔一墨都注入了对牛的情意和爱心。在他的作品中,我们已看不到牛那负重田问的劳役之苦,留下的只有舔犊奔嬉、悠然自在的闲逸和安详。看来,先生心怜其族终生艰辛,不忍笔下使其复役。这其中拳拳之心和殷殷之情不禁令人眼湿肠热。
  王春元作画用笔简练松动,构图单纯别致,虽不刻意求工而神韵自现。他那局部的抽象化笔墨处理对整体的形象和神韵有着内在的强化作用。寥寥数笔,看似无意,那其中却饱含着对生命的理解。王春元深谙中国传统哲学和美学中“大音稀声"之精髓,他认为中国画把一切化生为几种墨线和墨块的处理方法正是艺术至境的最好体现。艺术的本质就是凝练,他是这样认识的,也是这样去自觉追求的。我国著名画家孙其峰先生曾称赞说:“春元老弟画牛貌离神合,不似而似,大有梁楷减笔遗风,妙极!妙极!"
  由于王春元出入于老庄和禅学之境,所以,那有无相生的道中之象,那超然物外的人蝶互化,那浑然天成的禅机妙语无不如细雨春风漫润着王春元的心灵和作品。
  曾先后任河北省工艺美术学校校长、河北大学工艺美术学院院长的王春元任内这样写道“事不避难,义不逃责,素位而行,随遇而安。毋戚戚于功名,毋孜孜于逸事。”它真实地反映了王春元宠辱不惊、率真耿直的人格和修养。
  王春元有一颗童心,更有一颗平常心。正是那童心和平常心,使我们于不经意中体味着从他的作品中汩汩而流的智慧之泉,勃勃而起的生命之气和与天籁共鸣的存在之真。
  天边的新月已经西下,窗外的宁静充满星空,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只留下偶尔的蝉鸣和王春元作品中那烂漫牧童悠远自在的牧笛声。

   附绘画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