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脉博览 >>名人专访 >> 保定玩家--张家亮
文脉博览
更多
详细内容

保定玩家--张家亮

       张家亮,男,61岁,上世纪70年代涉足票证收藏,是我市第一位中国收藏家协会会员,并担任香港国际收藏家协会鉴定师、研究院。目前藏品类型广泛,在古钱币、瓷器、字画、票证等七八项藏品中,尤以票证收藏为其主项,已经达到6万多种,共计80万枚票证,张家亮的票证收藏数量及质量稳居河北省内佼佼者。

  万枚股票看沧桑

       1966年文革时,年轻的张家亮有机会到全国各地串联,当时为了“到此一游”开始收集各地的粮票做纪念的他,一定不会想到,这种从1953年第一个“五年计划”开始实施的计划分配产物,会在1993年停止流通。更没有想到,这种当时作为社会的第二货币,又称生命币的粮票,会成为伴随张家亮走过近40年的人生旨趣。“当时根本没有想到自己攒的全国各地粮票,后来在收藏大军独树一帜,从1966年到1985年期间,全国19个省得全部粮票已经收集齐全了,自己没事拿出来看看,回忆回忆过去的时光,岂不乐哉?”。回忆起最初积攒全国各地粮票的过程,张家亮的脸上删出些许单纯的神情。
 
       一切改变都源于1989年的一封同学来信,那封信让张家亮至今记忆犹新,远在外地的同学专门写信给张家亮,索要他收藏的粮票。之前还没有什么收藏概念的张家亮很大方的把自己能给同学的都给出去了。但事后,心中开始闪过一丝念头,邮票可以收藏,那么自己多年来积攒的票证为什么不能呢?从1991年开始,民间票证收藏热开始升温,1992年张家亮开始正规进行皮哦正的投资,1993年——40年中国人生活中重要的粮票——停止流通。

       有许多东西当失去时,才会发现它的珍贵和价值所在。



 吾玩,而非痴迷

       谈起收藏,人们总会想打为了某种心爱之物而不惜风餐露宿甚至倾家荡产,只为纳入囊中。或许正因如此,百姓印象中的收藏夹,一定是痴到了极点,所以才能被冠之以“家”的头衔。

       对此张家亮却不这么看,“要玩到痴迷,其实也就是神经病了,我可不能苦着全家人痛快我一个……”。据张家亮讲票证之所以对自己有巨大的吸引力,主要因为它们和邮票一样,也能在方寸之间折射大千世界。也别是象张家亮这样经历过贫穷和饥饿、动荡岁月中的中年人来说,中国的票证,就是囊括这一代人农业、商业、工业、服务业在内的生活史,是他们这一代历经沧桑达半个世纪的心灵版块之一。

     “年轻人最多赶上一个粮票的使用尾巴吧?你知道么,上个世纪70年代,有一个归国华侨,回到北京想吃一口北京小吃,就是没有那一张全国粮票,最后只能抱憾离开祖国。可以这么说,在一段时间内,没有钱或许可以出门,但是没有粮票,最后只能出门拿上就挨饿!”,张家亮的票证收藏中,有 属于他们这一代独特的历史,挥之不去的时代精神。

       搞藏品,门槛最终是钱,但是在数以万计的藏家中,真正收藏的人是没钱有乐,乐在苦心经营间的妙手偶得,乐仔把玩间的得意忘我;而那些为了经营的收藏者则不少是有钱没乐,一心盯着什么升值什么掉价。

把玩间,趣票一箩筐

       宋、清、民国……眨眼间,面前的茶几上就摆满了张家亮的藏品宋朝时期的领米票,到明代的兵米票,清朝系列,反映整个中国革命史、新中国建设史各阶段的票证让人眼花缭乱。其中不乏珍品,如“康德年”棉制品配给证,全国目前只发现两枚。一些堪称“之最”,以及让人啼笑皆非的票证,包蕴了幽默的意味。


玩物之志,贵在怡情

       采访中,张家亮向记者道出了“票证收藏界”的两个巨头,一个是某市监督局负责人,现已辞职专注于票证收藏,他的2层别墅价值在200万元以上;另一个是北京的大腕,为了垄断市场,已经投资400万元于票证收集上。

      谈起自己的收藏理想,张先生脱口而出,一是把四川省发行过的粮票全部收齐(180个行政县发行有粮票,至今全国无一人收齐);而是涉足唐朝票证收藏……

     “珍贵的东西太多了,还是钱少啊……”,记者马上询问到为什么不把一些票证拍卖,这样不仅能把生活质量提高到一个相当的层次,而且还能进行多方位投资。

张家亮没有马上回答,而是让记者看了看他写过的一些文章,不少是关于工薪阶层怎样进行收藏的。在记者看来,张先生家并没有什么的奢侈的家居产品,是一个保定标准的工薪阶层家庭布局陈设。进入票证收藏以来的数十年间,他甘守清贫,到底为了什么?难道收藏对于他来说不是投资?
     “我玩票证,其实是五个动力,丰富生活、增加学识、广交朋友、有益身心、存折,呵呵,一头钻进这些小小的票证中,就能抚摸历史的皱纹,站在历史与现实间游刃有余,难道不是最快乐的么?”

      张先生把一些票证摆在阳台上供拍摄,冬天的夜色总是来得很早。窗外,黝蓝的天色间,楼群已经不能辨认细节,只有盏盏灯火朦胧的勾勒出这片小区夜的轮廓。

    有什么比快乐更珍贵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