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脉博览 >>名人专访 >> 我的幸福邻居——小记刘世昌一家
文脉博览
更多
详细内容

我的幸福邻居——小记刘世昌一家

 他骑着自行车出现在菜市场,一点也不会引起你注意,因为他只是一个体型偏胖、头发偏白、皮肤偏黑的七十多岁的老头。但是你稍加观察,就会看到他的脸上永远是夕阳灿烂的表情,那众多的皱纹里透露着满足,那和蔼的面容中洋溢着幸福。

 刘世昌是我原在保定地区财贸系统的一个老朋友,他们夫妻老两口现在和我是一个单元楼上楼下的近邻。因为熟悉和了解他,我知道他为什么这么满足和幸福,因为他有一个令人羡慕的幸福和谐大家庭。

 要说起来,他们老两口经济上并不富裕。老刘在一家效益不好的国营企业工作多年,退休后每月只拿几百元钱。老伴一直没有工作,到现在连医保都没有。平日的柴米油盐,衣食住行,花销已够紧张,人到晚年总有些疾病在身,看病吃药,更会让他们入不敷出。老刘在单位工作一辈子,分得的住房(后用全部积蓄购买了产权)只是一套48平米的简易楼单元房,黑暗狭小还没有暖气。住房周围环境也很不好,道路狭窄,地面坑洼,垃圾遍布,可谓“脏乱差”俱全。这样的收入水平,这样的居住条件,能谈得上富裕?

 要说起来,他们也很孤单。他的大家庭由他们老两口、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四个小家庭组成,大儿子家在本市,但近几年大儿子、儿媳又常住深圳,二儿子在老家农村,小女儿家在湖北武汉。一直在保定的居住的,实际上只有他们老两口,他们身边并无常守子女。人到古稀,顶上飘雪、脚下蹒跚,儿孙都在百里千里之外,只有老夫妻进出相携,岂不显得孤单?

 但是他们很幸福,他们既不贫穷,也不孤单。

 先听听老刘是怎么说的。他说,一般多子女的人家供养老人,都要商定协议,每人每月上缴多少钱。我们家不那样,两个儿子一个女儿都很孝敬,我从来没有向他们要过钱,我们家也没有订立什么养老协议,但是孩子们从来没有让我缺过钱花。

 再看看儿女们是怎么做的。这几年大儿子给二老买电视、空调、热水器,二儿子给二老每月送粮送菜,女儿给二老买电冰箱、营养品;大儿媳给二老送医疗保险,二儿媳带二老上医院体检,女儿给二老买衣服陪二老旅游……。不管住的远的还是近的,儿女们平时都“常回家看看”,逢年过节在老人这儿大团聚更成为惯例。儿女们只要来老人家,或几千或几百,总要留下些钱;或时令鲜果或营养保健品,总把二老的冰箱里橱柜里塞的满满的……

 为了改善二老的住房条件,大儿子拿出了转业安家费和积蓄,买了一套160平米、供暖供燃气的的宽敞住房,一下子使老人生活条件比子女们的小家都好了。老刘曾看到报纸上有儿女为争老人房产打架、打官司的,感慨地说:“他们是儿女争老人的房产,我是儿女给我房产,我住的是充满孝心的亲情房!”

 儿女这样好,是两位老人一辈子爱心付出的回报。

 他们的儿女幼小时,正值六十年代、七十年代国家困难的自然灾害和社会灾害时期。老刘和老伴宁可自己饿瘦了,也要让孩子吃饱;宁可自己褴褛了,也要让孩子穿暖;宁可借债、变卖财物,也要供儿女上学。自己的长辈病了,煎汤熬药、长守病榻前,身体力行地为儿女作出了孝敬老人的榜样。

 儿女都成家后,陆续有了第三代,儿女工作忙,孙子孙女都由老刘两口养大。从孩子幼小时的喂饭穿衣,到稍大时的接送上下学,俩老人风雨无阻、无怨无悔。那年闹“非典”,孙女住校不让回家,爷爷奶奶带着亲手做的饭菜到十几公里外的学校,站在校门口等候多时只为见孙女一面。看到校门外那风中飘动的白发,感动得孙女热泪盈眶。

 直到如今,老两口仍在努力。他们平时生活中节约每一滴水每一度电,以减轻儿女的负担;有点小病小灾,老两口互相照看,不告诉儿女,怕影响儿女的生活和工作。他们说:健康活着,不给孩子们添累赘就是作出了贡献。

 他们这一大家,真可谓是家分四处,心在一起。在这种充满长辈慈爱、晚辈孝敬的传统美德气氛中,一大家人生活得格外和谐、幸福。

 在这种舒心的生活条件、和谐家庭气氛下,老刘练起了书法绘画。因为早年有些学画的功底,再加上晚年的勤奋,刘世昌的绘画作品参加各种展览和赛事频频获奖。如今他是中国画家协会会员,河北省书画协会会员,保定市美术家协会会员,省、市老年书画研究会会员,高级书画师。他的名字已被收入中国时代出版社2006年12月出版的《中国现代书画界名人录》大型辞书中。

 夕阳红,老刘美,相信他们家会过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