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脉博览 >>名人专访 >> 抗日老英雄贾正在人民中
文脉博览
更多
详细内容

抗日老英雄贾正在人民中

近日,描写保定人民英勇抗战的小说《敌后武工队》英雄战士贾正原型贾正喜老人来到保定市看望老朋友,他说:一年不见了很想你们,来看看大家。说起武工队老人家自豪的说:我们武工队(的战斗事迹)外国人都知道哪,这些年四川、新疆、内蒙、沧州都有人来看我。说道当年武工队员的近况,老人说:没人了,都去世了,18团、73团,武工队老人都没了,早不着了,武工队活着的就我个人了。冯志媳妇也没了,和我老婆子一年没的。我都93了,也活不了几年了,小樱子你认识的画家多,交给你个任务,让人给我画个像,我死的时候能用上。我现在挺好的,政府给我从8级调到了7级,给了我一年的残废金八千六,我自己坐火车去了一趟石家庄,回来政府就把我看病的五千药费也都给报了。现在火车票真贵啊。

    说到火车票贵,大家都乐了,因为93周岁高龄的老人居然是自己去火车站坐高铁去的石家庄,高铁当然贵了。

    老人提到的18团,战争年代曾属四分区,后来是九分区。当年九分区有三个团:18团、24团、33团,老人说33团后来分了三个支队,九分区就剩下两个团了。

   说到打仗,老人说:“1940年,张登打了一仗,打死了一千多鬼子,营长是饶阳人王涛。魏家营、永南庄,正打了一天,从太阳没出来打到太阳落山。完县刘各庄,就是九分区和十分区交界的地方,十分区司令部被敌人消灭了,朱占奎被俘,一个特务连加一个司令部都没了。可不是现在电视上演的那么容易,(电视剧)瞎编,敌人残忍着那。(那次战斗之后)明了(第二天天亮)起来,走到刘丘碰到了安国来的敌人包围了咱们,后来知道博野、蠡县、高阳、安国的敌人都来增援了,我们就往南冲啊,又转到贾村、又转到姜家营,转移到吴家营就进不了村了,被敌人占了。牺牲了好多同志啊,可不是电视剧瞎编的那样。我看电视上打击说瞎话的,抓了几个说瞎话的人,电视剧瞎说也不应该啊。”

    “看看,老人家连秦火火都知道”,大家都笑了。

   说到目前的抗日神剧,大家议论纷纷,把鬼子演的那么愚蠢有悖历史真实,对不起死去的抗日英雄。

   说起社会上很多人一心向钱看,老人说:“我们应该宣传革命历史,讲党史,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应该尊重历史事实。入党的时候举起左手怎么说的?“要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生,现在有的个别人啊就是叛徒,光知道钱,为资本主义事业奋斗终生去了,不是叛徒是什么啊?”

   简单的午饭后,老人和几位朋友一起游览了竞秀公园。因为老人屡次说自己活不了几年了,朋友们心里都挺沉重,想给老人多留点照片。

   在公园,老人兴致勃勃的和游园群众交谈,笔者询问路遇的两位小姑娘(十四中的学生付思琪和杨祺),意外得知16岁的杨祺也听说过敌后武工队的英雄事迹,老人家非常高兴,和小朋友合影留念。

   在一群打扑克的群众中,一位中年男子说:“我知道,我还记得你在电视上说的话,你说电视剧瞎编说贾正死了,我活的好好的怎么就死了。”

   一位正在公园凉亭学习的小伙子说:“我知道敌后武工队,也知道贾正,我家有好多《铁道游击队》《敌后武工队》这些打仗的书,我爸爸说这些书比我岁数还大,那些书太老了,纸都黄了。”

   老人给大家讲述了当年抗战的艰苦岁月,热情颂赞了幸福的新社会,给大家上了一堂生动的爱国主义教育课。在场的群众热情的和老英雄合影留念。

   夕阳西下,老人家回乡下老家去了,朋友们依依不舍的送别了老人,大家在心里默默祝福老人家身体健康,期待着下一次的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