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孝道家风 >>孝道家风 >> 真情感言:我的父亲
孝道家风
更多
  • “老人招人嫌,死后欠三年”有何深意,使不

    中华上下五千年,老祖宗留给我们的不止物质财富,还有精神财富。那些传统美德,教会我们怎样做人,让我们的民族不断发展壮大,社会更加和谐。老祖宗留下一句话:“修身、齐

  • 桑梓其实指故乡,看完才真正明白,可怜天下

    桑梓其实指故乡,看完才真正明白,可怜天下

    古人常用桑梓,来指代故乡。按理说“桑梓”,就是桑树和梓树,这和故乡有什么关系?难道说古人的故乡,都会种桑树和梓树?事实上,还真是这样。只不过这个古代,就古得有点

  • 孝敬父母有四层境界,你在哪一层?

    孝敬父母有四层境界,你在哪一层?

    幸福,永远是从孝顺父母开始的。有的人一生顺利,无限洒脱;有的人一生坎坷,崎岖不平。生活中,总会遇到这样那样的麻烦和挫折,有的人,能够迅速化解,有的人,却怎么也跨

  • 《你好,李焕英》火爆背后,是对母爱亲情的

    春节档的最大爆点之一,大概是贾玲凭借《你好,李焕英》登顶中国电影史上票房最高女导演。 一部讲述母女亲情的电影,凭借8.3分的超高口碑,逆袭登顶单日排片及票房冠军

  • 熟记8篇千古家训,改变家庭一生

    孔子“训子鲤”: “不学‘诗’,无以言;不学‘礼’,无以立。” 一日,孔子站在庭院中,他的儿子孔鲤低着头,很快地走过去。孔子拦住他问:“学诗了吗?”孔鲤答:“没

  • 家风,是一个家最好的不动产

    家风越好,子女就越出色。蔡元培曾在《中国人的修养》中说:“家庭者,人生最初之学校也。一生之品性,大抵生于家庭。”所以,一个好的家风特别重要,它是一个家庭的气质和

  • 经典!什么是家?家是什么?读了N遍,太透

    经典!什么是家?家是什么?读了N遍,太透

    家是什么?家不是战场,而是放松的地方。家不是负担,而是甜蜜的归宿。家是什么?家不是赌局,无需争个输赢。家不是棋局,无需分个胜负。家是一生的所在,家是永远的港湾!

详细内容

真情感言:我的父亲

我的父亲李梦吉,是革命烈士。

听老人和乡亲们讲,我的父亲是那样地英俊,那样地聪敏,那样地英雄!父亲教抗日小学,是“到头儿的好老师”。父亲打篮球跑中锋,每战必胜。父亲会撒网打鱼,出网就叫好。父亲还会打拳,尤其会点穴,更抗强怜弱,霸道人都怕他,乡亲们都佩服他。父亲的行草大字写得很棒,我家至今还留有父亲的墨迹。

然而,我的父亲,却惨死在了日寇的屠刀之下!父亲牺牲时,年仅24岁。

在日寇铁蹄践踏我中华大地之时,在民族危亡的紧要关头,父亲挺身而出,英勇地投入抗日洪流。抗战之初,村里成立青抗先(青年抗日先锋队的简称),父亲先是被任为体委,不久接任队长。每天带队上街,游行示威,领唱“大刀”、“快上战场”等抗日歌曲,气势雄壮,大振民心。我小时候,母亲几乎每天教我唱抗日歌曲。她会唱十几首,都是在屋里做活时,听父亲他们在大街上游行所唱而学。不久,根据上级安排,父亲在本村(清苑县齐贤庄村)小学担任教师。他在教课的同时,积极热情地教唱抗日歌曲,宣传抗日道理,并时常在夜间冒险到十里开外的大魏村炮楼贴抗日标语,采取多种形式对敌斗争。当1942年日寇对我冀中实行“五.一”大扫荡时,父亲正在清苑县刘指挥村教抗日小学。一说改教日本课本,父亲立即罢教,托病回家。1943年初形势刚一好转,刘指挥村又成了我抗日政府的地盘时,父亲马上返校,重教抗日课本。父亲教课,深入浅出,形象生动,结合现实,用歌曲和自编顺口溜进行抗日教育,还在教课的同时多次带领学生同汉奸恶霸进行斗争,非常受学生们的热爱。父亲所教学生,不少人后来参了军,有几位优秀生走上了重要领导岗位。因父亲表现突出,1943年初冬被调任为清苑县五区教育助理员。

父亲到区任职不久,一天,正在谢上村开辟工作,因特务告密,被日伪突袭抓捕。又因叛徒出卖,而被惨杀于满城县于家庄炮楼所在地。父亲被敌人押在炮楼二十多天,多次过堂,敌人一无所获。父亲双腿被打断,十个手指全被竹签戳烂,但一字不吐。每到过堂,都破口大骂。曾在炮楼做饭的汉奸曹旦(解放后被抓捕判刑),在交代问题时,都不得不佩服说:“那个小青年(指我父亲)是条汉子,光骂。”父亲的牺牲,惨不忍睹。日本投降后,我姥姥和我堂伯他们去寻取我父亲的遗骨时,当地知情人未曾开口刷地流下了眼泪。当按照知情人的指认寻到父亲的遗骨时,姥姥和堂伯他们哭成一团。因怕我们伤心,姥姥到去世也没给我们说过这一悲情。大前年堂伯93岁上,见我们迫切询问当时情况,才不得不含泪而诉,最后泣不成声。日寇企图以惨杀我的父亲来压制人民抗日,然而,与日寇的愿望相反,更加激起了那一带中国人民的抗日激情。

父亲牺牲时,母亲才23岁,老姑母16岁,姐姐3岁,我还未满周岁,爷爷奶奶都已年过半百。一个充满生机的革命家庭,顷刻散了架。噩耗传来,爷爷当场晕倒,奶奶泣不成声,母亲无法自制,全家如天塌地陷。几年后,我刚懂事时,爷爷有一次向我讲述父亲的牺牲,差点没了气。奶奶每当下地干活路过我父亲的坟地,都禁不住大哭起来。母亲怕刺伤我的幼小心灵,一提起父亲,总是暗自落泪。日寇给我家带来的,是灭顶之灾!

我知道父亲牺牲,是给父亲送葬那天。那是1945年深秋,我两岁零10个月上。在我的记忆中,我看到我家北房东屋的房檐下,横着一口棺材。过了一会,抄纸屯村杨春林大妈哭着进了院(杨是我父亲抗日之初所交挚友,抗日英雄)。长大后才知道,那棺材里停着的我的父亲,是被日本鬼子惨杀的。我的人生的第一次记忆,竟如此惨烈!

父亲,是何等神圣的字眼!

父爱,是多么至高无上的人类之爱!

人生谁无父母?然而,我却没有见到过、也永远见不到我的父亲!

日寇杀害了我的父亲,剥夺了我的父爱!我与日寇,有杀父之仇!日寇是我和我们全家的死敌!是我中华民族的死敌!血海深仇,不共戴天,永不能忘!

父亲牺牲后,在党和政府的关怀下,在我的伟大母亲的率领下,艰难为生,发愤上进。母亲在扶老携幼的同时,积极热心服务社会,被评为模范民办教师,当了乡村干部,选为县人民代表、县人民委员。母亲以其高风亮节而广受赞誉。在母亲的培养教育下,姐姐上了大学,我走上领导岗位,忠心向党,竭力为民。母亲晚年,四世同堂,尽享了天伦之乐。父亲如果有知,见到这一切,定会想到他的血没有白流而自慰于九泉。

泪笔行文。笔虽停,泪难止……

我决不忘本!我要继续坚定不移地为中华民族的振兴奉献自己的一切,直至永远。

在此文结束之际,我愿把我在看电视连续剧《大刀》时所写的一首观感诗重写于下:

大刀砍向鬼子头,

天也吼来地也吼。

千仇万恨终有报,

中华民族立寰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