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脉博览 >>诗文杂谈 >> 航海漫记——智斗海盗
文脉博览
更多
详细内容

航海漫记——智斗海盗

时间:2022-10-20     作者:薛贵宁【原创】   阅读

     在我的航海生涯中,有许多刻骨铭心的经历难以忘记,因为这些经历都是难以复制的唯一,以至于无法在脑海里删除。

      记得是1996年12月初,那时的江南天气已经凉了,我们大兴轮在南京港装完一万一千吨化肥,运往孟加拉。孟加拉属南亚国家,东、北、西三面与印度接壤,东南与缅甸为邻,南面是孟加拉湾。孟加拉原属东巴基斯坦,1971年后宣布独立。

       在半个月的航行里,我们走南海,穿越马六甲海峡,进入孟加拉湾。22日抵达吉大港(CHITTAGONG),这时我们接到港方通知:“锚地待命”。

      在锚地抛锚最担心的是海盗偷袭,因为船舶没有动力,我们只能被动防御,“御海盗于登船之前”是我们坚守的底线。早在开航前就得知孟加拉海域有海盗袭击商船事件,所以,我们提前做了一些防海盗的准备。

201.png

      我安排船员24小时轮流值防海盗班,作为船舶政委,我都是安排自己在深夜里值班,因为这个时段船员们都很疲惫,也是海盗经常出没的最危险时候。

      锚碇第一天平安无事,转天夜里11点多钟,我在左侧甲板上巡逻。突然,驾驶台值班员用对讲机报告:“船头方向发现三条可疑小船”,我顿时紧张起来,顾不得召唤在艉甲板值防盗班的船员,手持一根涂了银粉的木棍,独自上前查看究竟。我壮着胆子冲到了艏甲板,隐蔽在舷墙后面。因为我居高临下,可以借助月光和船上的灯亮,看清他们的动静。他们共有三条小机动船,每条船上有三、四个人。说起来孟加拉的海盗大都是“散兵游勇”,也许是因为生活所迫,才干点偷鸡摸狗的勾当。这样的海盗我以前也遇到过几次,他们一般是借助工具偷偷爬上艏艉,偷点油漆、缆绳,或抢点船员的财物、食品等,所以我们也不惧怕他们。

      我看到三条小船聚在大船的下方,用船体作掩护,他们如果想上来,只有两个路径,一是顺锚链往上爬,然后从锚链孔钻上来。二是用长绳锚钩攀爬上船。不管他们怎样上来,都是手脚并用向上爬,不会带什么“重武器”,即便带了武器,在他们攀爬时也无法使用,这种情况主要是防范下面的海盗袭击。我心里有个打算,准备出其不意与海盗们斗一斗,给他们一个教训。

      我静静地隐蔽着,不敢有丝毫的放松。不一会,只听得“啷”一声,有一只锚钩搭到了舷墙上,我心里一惊,猫腰悄悄靠近舷墙,双手用“反锚钩绳套”套住锚爪,在海盗刚刚攀爬时,用力将锚钩拉起,随后松开左手,这样锚钩自然被解脱了。我暗自高兴,海盗们莫名其妙,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们不甘心,再次采取行动,又是“啷 ”一声,一只锚钩又挂到了舷墙上,我猫腰上前用绳套解脱锚钩,觉得这一次重了一些,或许他们用力抓住绳索,或许是涌浪的作用。海盗开始向上爬了,我下蹲的姿势不方便用力,索性站起来想用力解脱锚钩。我顺势向下一看,不好!一个海盗快要爬上来了,这是一个瘦小的家伙,他用两脚趾紧紧夹住绳子,双手交替向上攀爬,并且速度特别快,就像是只灵巧的猴子,看得出这海盗是相当“专业”了。眼看6、7米高的舷墙就要被他征服了,我心想:绝不能让他爬上了呀!不然我一个人还真的斗不过他们。我鼓足勇气,突然站起身来,用力高声大喊“Hi!Get out!”并用手中的银粉木棍向他挥打。由于我突然出现,他停止了攀爬,此时,他上下难为的样子,还冲我一个劲傻笑,他双手拉着绳子想主意,可怜巴巴地看着我,像是央求“拉兄弟一把”的意思,我可不是救了毒蛇的农夫,别看他现在是一个人,他的后续部队还不知带了什么武器呢。我灵机一动,吹响了防海盗口哨,这口哨声在静静的夜空相当尖利刺耳,足可以让其他值班船员听到,也能造成海盗的恐慌。这个海盗听到哨声,满脸惊恐,手脚松开,“噗通!”一声掉到了海里。小船上的海盗们惊呼,慌忙救起落水的那个落水的同伙,赶忙启动艇机,遁逃在夜色的海中。

      船员们闻讯赶来,望着逃离的海盗船,不停的高声呼喊,给他们以震慑。这一夜我没有睡觉,恐怕海盗前来报复,一直坚持到天亮。不过,情况还好,这样的情况再没有发生,此后的两天也是很平静的。

      三天后,我们开始进港卸货,卸货的时间有十余天吧,期间,我们常常遇有小船在我们大船边逗留,真担心这小蝥贼再一次光顾,每天坚持值守海防盗班,一直到货物卸毕,我担心的事情始终没有发生。

      当我们离开孟加拉国吉大港的时候,前几天晚上的海盗事情,仿佛还在我的眼前晃动,想起当时自己单枪匹马的举动,全凭一股曾是军人的勇气——“无所畏惧,要压倒一切敌人”。后来一想,这是在外国,又是在大海上,要出点什么事,可不是闹着玩的呀,真后悔没有及时呼叫援兵。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创和全网营销 | 管理登录
返回顶部 seo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