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脉博览 >>诗文杂谈 >> 一次偶遇的救援
文脉博览
更多
详细内容

一次偶遇的救援

时间:2022-09-29     作者:薛贵宁【原创】   阅读

      由于“新冠”疫情的原因,我外出的时间明显减少了许多,闲居在家,开始整理我久未翻动过的个人资料。偶间,我打开一个老式的行李箱,见到一个黑色硬皮笔记本,那是我在运洋货轮工作时的航海笔记。翻阅中,我意外地发现了一份1994年8月的电报复写件,屈指算来,这份电报距今已经整整28年了。我难以抑制心中的兴奋,我意识到,像这种有历史痕迹的电报文稿,已经不会有很多人保存了。但我又很难想起,这份电报文稿是怎么落到我的手上,还居然保存了这么多年。我细细端详电文的每一个字符,仿佛每一个字符都从纸面上漂浮起来,我的眼睛有些模糊了,脑海里呈现了28年前的一次偶遇的救援。

图片1.jpg

      上世纪九十年代,我国的远洋运输事业方兴未艾,由于国内市场的需求,一些万吨级的远洋船舶,开始经营国内南北航线运输。当时我在天津远洋公司的大兴轮任定船政委,我们船租了给广东一家公司,任务是从锦州往深圳运送散装玉米。因为是国内沿海航行,沿途较少有大的风浪,所以很多船舶都选择相似的航线,使得航线上的渔船密集,商船增多,给航行瞭望带来很大的压力。

      8月27日,大兴轮从蛇口港卸货后开航,经台湾海峡北上辽宁锦州装货。晚饭后,我和船员们走在甲板上,欣赏着太阳慢慢落至海面的景色,那天的晚霞格外红艳,大块的云朵飘在天空,海面上映出一片片红色的浪花。我靠在船栏边,把身子探出去一些,幻觉中,我仿佛迎风飞翔了起来。余晖渐渐暗下后,我才心有不舍地回到自己的房间。海面的平静,也放松了人的心情,我开始整理政委需要的案头工作。在船上,我习惯睡得很晚,非瞌睡虫上头,我是不会把自己交待给床板的。然而这晚,我听到舷窗外船体划开水面柔和的声音,便知道今夜不会有太大的风浪,便踏实地早点睡去了。

     在我沉睡至深夜,突然电话铃声大震,把我从梦乡中惊醒,抬头看看床头的挂钟,时间是28日午夜两点多钟,我知道深夜来电话一定会有紧急情况。我拿起电话,听筒里传来二副低沉的声音:“政委!长亭轮出事了!长亭轮的赵船长在呼叫救援呢,你不上来看一看?”听到这个消息,我马上清醒起来,披上衣服,直奔驾驶台。

       二副张文生,曾经与我在五台山轮同过船,他是集美大学的毕业生,在校时曾是学生会干部,还是一名预备党员。那次是他第一次上船作二水,由于他谦虚好学,让我很是喜欢,他也非常愿意和我交心促谈。本次我们又在大兴轮同船,他已经升任二副了,他能够把这样重要的情况告诉我,也许是对我这个定船政委的信任,也许是向我寻求处理的意见,可见此时他是非常谨慎而又非常负责的。兄弟船舶出了事,我们总不能够置之不理呀!

      因为航行期间驾驶台是不能够开灯的,我寻着声音,摸黑来到高频电话旁,听到长亭轮船长急促而焦虑的求救声音,我顿时进入了紧张状态,拿起高频电话向赵船长询问情况。在那边,赵船长听到是我的声音,感到有了获救希望似的,向我介绍了事情的大致的情况:刚刚不久,长亭轮与一艘外籍船舶在台湾海峡北部相遇,由于外籍船舶操控不当与长亭轮擦碰,船舶左前船体受损,大量海水涌入船舱,情况非常危险。我意识到问题的紧急与严重,仿佛泰坦尼克号沉没的画面出现在眼前,在茫茫大海上,船舶一旦遇险,是很难得到及时的救助的,那么我们应该怎样去救援?他们的船员有没有受伤?船舶是否保持着动力?船员们能否抢险自救……我越想越紧张,越想越担心,不能迟疑,马上让二副通知船长,尽管船长值班后刚刚睡下不久,此时管不了那么多了。

      殳(shu)船长是一位资深的老船长,驾控船舶经验非常丰富,早些年,他在福建轮船总公司工作过,对这一带航线和海底情况比较熟悉。他接到二副的电话后,很迅速来到驾驶台,并与长亭轮船长通话,近一步了解事故情况,得知长亭轮第一舱左侧位置被划开一道口子,现在海水涌入一舱,船舶正在下沉,请求紧急救援。殳船长立即测量计算出事海域位置,离我轮不到百余海里。借助驾驶台上的微弱光线,我俩对视了一眼,心照不宣,“立即调头救援!”殳船长果断下令调转航向,全速驶向长亭轮。 

      时至深夜,漆黑的海面上,不时闪烁着渔船的灯火,殳船长双眼紧紧顶住雷达屏幕,不时提醒二副和值班水手加强瞭望,越是在紧要关头,越要谨慎小心。这时我突然意识到,船长决定营救长亭轮,完全是职业的责任感,是航海人的基本素养。但考虑到租家对船期的严格要求,以及船舶重大事件的报告制度,还是应该把情况向公司海监室报告,何况长亭轮也是我们自己公司的船舶呀。

      殳船长给公司的电文除了报告长亭轮出事故的情况,还明确表示我们要驶往长亭轮救援的请求,时间不长,公司通过海岸电台发来加急电报:“大兴轮船长 电悉同意你轮驶向长亭并请立即开通单边带与公司联系用<VHF>随时了解长亭情况转告公司”。我轮接收电文的时间是03:20时,同时距离长亭轮被碰撞已经两个多小时了,这时我们已经向长亭轮出事的方向行驶了十余海里。这份电报就是我文章开头时提到的被尘封多年的电报文稿。短短42个字的电文,好似给我们一剂定心丸,也让我无比钦佩殳船长的果断决定。

     在全速驶往长亭轮的途中,我们生怕事态恶化,始终与长亭轮保持高频电话联系,殳船长根据情况,及时向长亭轮船长传授经验,建议采取堵漏,排水等措施,让年轻的赵船长很是感激。作为船舶政委,我也向对方船舶政委了解船员的情绪和应急准备情况,关键时刻要组织和发挥党员骨干作用,稳定大家的情绪,服从船长指挥和命令,做好抢险自救工作。过了一段时间,长亭轮传来令人欣慰的消息:船舶已经停止下沉,破漏的船舱进水已经缓慢,船舶仍然保持着浮力和动力,这让人暂时放下了心里的一块石头。

      接下来的时间,我们继续向长亭轮靠拢,直到凌晨时分,雷达屏幕能够扫描到长亭轮的回波。天蒙蒙亮的时候,我们已经看到了长亭轮的身影——远远看去,长亭轮还安静地海浮在海面上,船员们还在前后忙碌着,但是甲板已经非常接近海面了,稍有一点风浪,海水就能涌上甲板,情况十分危险,好在当时海面风浪不大,船舶主机还保持着动力,尽管如此,这样的险境还是不容乐观。

       我们大兴轮在距离长亭轮不到半海里的水域停下来,我们也开始组织前往救援的队伍,检查救生艇等救生设备,我不容争辩地担任救援队长,随时准备出手相救。这时,公司指挥部频频向我们两艘船舶发出指令,要求船舶努力抢险自救,并做好应急准备,同时分析船舶破损情况,联系岸上救助力量。由于此海域距离福州有百余海里,救助拖轮到达还需要很长时间,根据长亭轮破损程度,公司决定该轮向福州方向缓慢航行,尽快与救助拖轮会合,指示我轮继续为其伴航,并作为现场指挥船。

      在为长亭轮伴航期间,我们向长亭轮提出“准备堵漏毯、鸣笛示警、设定航线,控制船速、发挥党员骨干作用,保持船员体力和稳定情绪等建议”,殳船长还提醒福州海域附近海底的地质情况,那里大都是铁板沙,要保持吃水深度,避免出现次生损害。

      长亭轮与公司取得联系后,及时向指挥部汇报了本轮的处境和抢险紧急措施,包括海事的具体时间、海域、对方船名呼号、船舶航迹、组织自救措施、船员的抢险行动等,显示了中国海员临危不惧,积极应对险情时的镇定,得到了公司指挥部的肯定。

      时至28日下午,救援拖轮赶到遇险船舶附近,但是长亭轮还不能加速航行,只能保持缓慢移动速度,并且我们也不能离开,要继续跟随他们伴航,以防不测。

      直到我们可以看到岸边的灯光,知道长亭轮可以脱离险境,我们才与长亭轮告别,长亭轮船长代表全体船员向陪伴他们一昼夜的我轮表示真诚的谢意。我们调头北上时,尽量继续保持与长亭轮的联系,并知道他们成功获救,不久便可以抵达修船厂,也感到一种释然。那一天公司主管航运的王副总到了福州,指挥处理这起事故,并对我们大兴轮前往救援的行动提出了表扬和肯定。

      对于我们海员来说,有船舶遇险,我们前往救援是职业操守,是责无旁贷。假如当时驾驶员守听高频电话疏忽大意,就不会知道此事的发生;假如驾驶员认为事不关己,没有向船长和我报告,我们也不可能主动前往救援;假如船舶真的遇险沉没,我们前往救援就是他们生命安全的保障,这真可谓是偶遇的救援。

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对此事渐渐淡忘了,也是因为我偶然发现了这一份尘封的电报复写稿,才勾起了我的深深地回忆,让我再现了那次伴航救援的情景,也让我从内心里敬佩与我同船的老船长——殳浩强。

2022年9月16日于保定槐花巷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创和全网营销 | 管理登录
返回顶部 seo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