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涉老政策 >>老龄资讯 >> 起步期、疫情期是托育机构面临双重难题
政策解读
更多
详细内容

起步期、疫情期是托育机构面临双重难题

时间:2022-09-04     作者:保定老年网   阅读

src=http___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_q_70,c_zoom,w_640_images_20180624_4c9bd7eb3ef44318a0f53f818d361e41.jpeg&refer=http___5b0988e595225.cdn.sohucs.jpg

“目前,托育服务仍处于起步阶段,又遭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和影响,‘起步期’和‘疫情期’双期叠加。”在今天上午国务院新闻办召开的政策例行吹风会上,国家卫生健康委人口家庭司负责人杜希学指出了我国托育机构当下面临的困难。

杜希学说,七成以上托育机构运行时间不足3年,多数自筹建设资金,绝大多数属于小微型企业,在托育机构的运营成本中,“租场地”和“发工资”是刚性支出,并且呈逐年上升趋势。

对于上述两项刚性支出,李建闻有着深切的体会,他从2015年开始就从事托育服务。他告诉记者,面积400-500平方米的托育机构大约可以招收3个班,每个班15-20名孩子。这样规模的托育机构在北京每月的运营成本为15万-20万元,其中房租和工资占比超八成。成本之所以这么高,和这个行业的特殊性有关。以选址要求为例,为了婴幼儿安全,托育机构选址要求不得在四层及以上、地下或半地下,如果不选在租金最高的一层,还需设置独立的安全出口和疏散楼梯。从业8年,李建闻见证了房租以每年5%左右的幅度上涨。

新冠肺炎疫情也加剧了托育机构的经营困难。2020年,因为疫情,李建闻所在的托育机构停业了近8个月,停业期间,租金和工资还得承担。恢复经营时已经快到9月,又面临退费问题。

杜希学说,托育机构往往属于疫情发生时第一批被要求停业的经营主体,复工期限也远晚于其他行业。而停业的时间越长,托育机构需要支付的退费也越多。

李建闻说,房租、工资和退费是压在托育机构身上的“三座大山”。

一项调查显示,婴幼儿无人照料是阻碍生育的首要因素。超过三成的婴幼儿家庭有强烈的入托需求。目前托育机构以社会力量投资为主,九成是营利性机构,绝大多数地方的托育服务收费超出家庭可负担能力。对于托育机构而言,由于成本降不下来,收费也降不下来。

李建闻说,因为政策导向,近几年很多创业者加入托育服务行业,但由于成本较高,很多托育机构又不得不退出市场。托育服务的供需矛盾尚未得到缓解。

 为了扶持托育和养老机构发展,8月29日,国家发改委、民政部、国家卫生健康委等13部门联合印发了《养老托育服务业纾困扶持若干政策措施》(以下简称《措施》),明确了房租减免、税费减免、社会保险支持、金融支持、防疫支持等6个方面、26条纾困扶持措施。

《措施》指出,养老服务机构和托育服务机构属于中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范畴、承租国有房屋的,一律免除租金到2022年年底。有条件的地方要采取管用举措,支持非国有房屋出租人减免租金。

《措施》还明确,2022年,各地对符合条件的养老托育服务机构按照50%税额顶格减征资源税、城市维护建设税、房产税、城镇土地使用税、印花税(不含证券交易印花税)、耕地占用税和教育费附加、地方教育附加“六税两费”。严格落实养老托育服务机构用电、用水、用气、用热按居民生活类价格执行的政策。

国家“十四五”规划已将“每千人口拥有3岁以下婴幼儿托位数”这一指标纳入经济社会发展的主要指标,提出到“十四五”期末要达到4.5个的目标。把小托育纳入大规划,这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史上还是第一次。

截至2021年年底,全国每千人口托位数在2.03个左右。杜希学说,大部分家庭期盼的方便可及、价格可接受、质量有保障的托育服务需求,目前难以有效供给,发展托育服务工作任务还很艰巨繁重,亟待相关扶持政策落地落实。(应采访对象要求,李建闻为化名)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创和全网营销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