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史万象 >>国学文化 >> 秋雨美诗五首:蕉叶兼梧叶,风声杂雨声
文史万象
更多
详细内容

秋雨美诗五首:蕉叶兼梧叶,风声杂雨声

时间:2022-08-31     作者:保定老年网   阅读

一阵秋雨一阵凉,说的是处暑之后或者仲秋的雨。

此时北方的冷空气南行,逼退暑热,袅袅西风往往带来萧萧秋雨。此时的秋雨不大,但是颇解暑。一夜细雨,降温数度,仿佛连扇子一夜间就失去了用处,微凉的空气里,人们开始换上久违的长衣。若是贪凉或者体弱,没准半夜会冷醒,或者中了风寒。

此时的秋风秋雨,洗涮天地,颇为清新。

但是秋雨和春雨不大一样,往往春雨之后,是温度上升,而秋风秋雨之后,是温度下行。凉快是凉快,但是这种凉快有着向着秋冬的寒意,而寒意往往带来情绪的宁静,阔远,甚至悲伤。

唐 · 白居易《与牛家妓乐雨后合宴》

“玉管清弦声旖旎,翠钗红袖坐参差。

两家合奏洞房夜,八月连阴秋雨时。

歌脸有情凝睇久,舞腰无力转裙迟。

人间欢乐无过此,上界西方即不知。”

让我们穿越古代,看人们在八月的秋雨里,在忙着什么想些什么。

一阵秋风秋雨,消散暑热,正是重开歌舞之时。只是这仲秋八月开头,下了连绵不断的秋雨,凉快是凉快,户外的出行也少了。秋阴笼罩在窗外,秋雨绵绵,久坐会有寒气。

两家不远,牛家带着歌女和白居易两家合宴。这是古代的卡拉OK,只是是全人工的,有乐师,舞女,还有朋友,此时正是社交的好机会,因为暑热过去,正好可以穿戴华丽的衣裳,久违的春天仿佛回来。

两家的乐师舞女配合默契,先是乐曲响起,清弦开拨,歌女舞女开始落座,有人开唱第一首歌,然后气氛越来越热闹,婚礼的曲目也拿来上演。

但是白居易却将诗笔,滑出窗外,仿佛是一种俯瞰,那窗外是连绵的仲秋的夜雨,衬托着这热闹的房间,仿佛夜色里的莲灯,透亮而喧嚣。

在这间音乐室里,大家尽情歌唱跳舞,找补被长夏压抑的情怀。

比如那唱歌的人,声情并茂,有着场景的投入,大约是情歌,相望良久,让人在歌声情景里沉浸。又比如这跳舞尽兴到身体累了,精神却亢奋,连裙子旋转都缓慢,但是仍旧停不下舞蹈。

白居易说,人间最快乐的事,莫过于此时的忘我和释放,至于天堂什么,这种氛围,这种释放,就是天堂,而佛教道教说的神仙之境,太过空寂,比不上此时此刻,是人间天堂。

实际上,我看到的感觉,是欲将沉醉盖悲凉。

外面是无边的秋雨,或者已经停了,然而秋凉在户外,一片秋气。而这里大家珍惜着相守相聚,尽情狂欢,仿佛一朵燃烧的秋湖中的莲花灯。

白居易一生敏感,喜欢热闹。或者在这样的热闹里,忘了浮生忧愁,与他,与别人都如是。

实际上,对付秋冬的方式,古人有现成的例子,多和朋友在一起,提升人气,抗拒季节和心情的冷感。

宋 · 郑刚中《八月初一夜闻雨》

“过山秋雨响临池,深夜书斋枕独攲。

正似篷船倚江浦,梦回牢落听潮时。”

如果没有朋友,一个人面临秋雨夜,该如何办?

不如多穿点,将自己融入秋声。心再怎么小,融入自然,也就浩大了。

李商隐有诗“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当然无从知道李商隐的秋雨,是在秋天的什么时段。巴山蜀水,有着山地的小气候,山间的秋雨,往往比平原城市的澎湃。

李商隐归家不得,坐地成莲,听着巴山夜雨的萧萧,凭借直觉,都能知道,山池水满。泽阳奇丽壮丽的声闻景象,怕是长安的家人和朋友,都是无福消受的。他有万千的形容和感受,只能等待很久以后回家,和家人朋友分享。在家里温馨的烛火下,谈谈自己在秋雨山剧烈响声中的那种震撼。

这种移情法,是可以缓解人在秋天孤旅中的压抑寂寞和思念的。

无独有偶,郑刚中也在山林中,听到了仲秋八月的山雨。

他甚至致敬李商隐,因为他正好在山中的池塘边的书斋里。

那飘过山峦的秋雨,正好密集下在窗外的池塘里。

我在深夜的书房,卧听雨声。

听久了,仿佛自己正在江面的船上,仿佛听见秋雨打蓬,秋潮一浪浪在船外。

独卧小楼听潮声。

如果你穿得暖,倾听秋风秋雨如秋潮,会激起内心壮怀和澎湃。那声音共振着内心隐秘的雄浑慷慨之气,化抑郁为身心的豪迈。

元 · 安轴《八月始四日。北行泛永郎湖 》

“暮云半卷山如画,秋雨新晴水自波。

此地重来难可必,更闻船上一声歌。”

秋天最适合旅行和登高望远。

天地澄澈,秋高气爽,景色如画,视野高旷。

安轴是高丽人,永郎湖是靠近东海的泻湖,海水湖和淡水湖的区别在于色彩更为接近海洋。

高丽是受中国传统文化影响深重的国度,所以这首诗,会汉语的人来讲,毫不违和,且诗风清丽。

那海面上,暮云在海岛上空卷积舒展,海山如画。

仲秋八月之后的雨晴,永郎湖无风自波。

我路过这里,想是平生唯一一次,想再来,恐怕没有机缘了。

我贪爱这里湖山如海,景色如仙,连那渔船上的一声随意的歌声飘来,都让人觉得完美动人。

“秋雨新晴水自波。”清新明丽,秋意爽净。

明 · 龚诩《客中秋夜》

“仲秋才十日,此夜已三更。

蕉叶兼梧叶,风声杂雨声。

故园初断梦,逆旅未归情。

无那庭阶下,蛩音响到明。” 

这是仲秋八月中旬,或是八月十日,或者是白露节气后的十天,三更半夜,忽然秋风中,夹杂着秋雨。这应该是在南方,因为只有南方,芭蕉树才寻常,在北方,芭蕉通常是作为点缀在庭院中种植。

客居南方,听见半夜里秋风秋雨,吹打芭蕉和梧桐叶。

芭蕉和梧桐,都有一个特点,就是叶片阔大,受雨面积大,形成特殊的声响,雨因叶有声。所以听自然的秋雨,人们往往选择荷塘,芭蕉林,梧桐树下,船篷,草庐,因为可以听到不同的被扩大化的雨声,这种击打在不同植物上的雨声,形成不同的声响,密集壮丽,宛如天籁。

风雨室外,孤单室内,最容易让人回味守在一起的家园团聚,因为没有客感。

所谓客感,就是一种限制下的压抑和漂泊,不能随意。

比如秋雨的客途,你出门所见,都是陌生面孔,哪里赶得上熟悉的地盘,不但坐卧安逸随意,找个朋友喝酒叙旧,也非难事。

所以客途秋恨多,是因为事事要花费巨量成本,且未必有结果。让人怎么不思念家园?

到底是仲秋的南方,雨后清凉,但是草虫依旧鸣叫,显示温度舒适,而非过分寒凉。

然而对于思乡的人,那草虫声,也让人带入家园的感觉吧。

金窝银窝,不如家园草窝,这是自古以来贴切的乡愁。

明 · 韩奕《仲秋雨夜会宿小斋因成四韵 》

“虫鸣叶落不开门,秋雨凄寒夕气昏。

同学四人俱白首,偶成一宿共清樽。

时平已许余生在,世变宁将往事论。

坐久话长窗影白,就床犹剪烛花繁。”

让我们还是追慕人间的热闹吧。

就让雨下在窗外,那绵绵秋雨,带来早来的黄昏,甚至下久了,有凄冷之感。

和白居易的两家歌舞不一样,这首诗里的秋雨聚会,更接地气和生活气。

老来的朋友们,居然相聚一堂,都是老同学,这真是难得。

也谈了这种机缘的巧,偶尔在夜晚相聚,共着随意的夜宴。

那么可以想到,一定这几个人当中,有人新回乡,兴奋之余,大家不顾下着雨,一起走到诗人的家里。而最大的可能,就是他回乡,惊动激起了故友看望的热情。

本来门庭冷落,秋雨凄然的小房间,忽然热闹起来。

诗人说,现在太平,我们都还活着啊,如果有一个人有变数,怎么会有把酒叙旧的今天?

那么潜台词是什么?是世道不好,其实外面已经风雨飘摇。他大抵也是一路艰辛坎坷回乡。

四个人在夜雨的房间聊天喝酒,不知觉一夜就过去了,窗外虽然有雨,却显示着清晨的天光。但是爱惜朋友相会的他,却一夜剪了无数灯花。

可以看到这个房间的简陋狭小,因为他只能坐在床边。朋友坐在对面。

但是正是这样温暖人气的热闹,让这个夜雨的秋夜,分外温暖动人。

秋雨是背景,如同时代,不变的是友谊,温暖和人世的相知和真心。

t01e1fc47d785c8e8d8.jpg

又是一年秋雨时,且一阵秋雨一阵凉。

如果你时常一个人,请注意天凉添衣,天地清丽,但是要有暖意护身,才能安享秋之清美,卧听潮声,登高望远。

如果你有朋友,也珍爱友谊,去经常看看他们,不要让季节的秋意凉到了身心,去送去雨中的人气之暖吧。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创和全网营销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