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史万象 >>地域文化 >> "布衣将军"--冯玉祥的事迹
文史万象
更多
详细内容

"布衣将军"--冯玉祥的事迹

时间:2022-04-13     作者:保定老年网【原创】   阅读

t01b19e9a4960bfc858.png


拜鞋

在旧社会,当兵的最怕当官的。俗话说,官大一级压死人。小官见大官得赶快敬礼,晚了一步,耳光子就上去了。可是冯玉祥当了官却与众不同。听老辈子人们说,冯玉祥对部下随便打人管得可严啦。在俺们这一带,传说着冯玉祥将军“拜鞋”的故事。

有一回,有个新升的连长,穿戴一身新,新衣新帽、新缎子面鞋、新袜套,一摇一摆地走了过来。正走得带劲,“忽”地一个黑大个子,立在他的跟前,看了看他穿的鞋,“啪”地打了一个立正,规规矩矩地给他敬了个礼。这个新连长一看,“哎呀,这不是冯大帅么?”当时被吓得浑身直冒冷汗。

这个连长刚要答话,谁知冯大帅一句话没说,迈着大步扭头就走了。

这下子,那个连长可装进闷葫芦里了。哎呀,我是个小小的连长,他是个堂堂的总司令,是有名的冯大帅,怎么给我敬礼呢?他一边走,一边摸着脑袋想:这下子准惹祸了。

到了后晌,冯大帅把那个新升的连长叫了去,问道:“你知道我为啥给你敬礼?”“大帅,不知道。”连长一边说,一边冒冷汗。

冯玉祥哈哈大笑起来,说道:“来、来、来,伸过你的两只脚来!”说着那个连长把两只脚伸了过去。这时,冯玉祥将军也把自己的两只脚伸过去笑着说:“咱们俩比比鞋吧!看你穿的是缎子面鞋,我穿的是踢死牛鞋。说真的吧,我不是给你敬礼,而是给你那缎子面鞋敬礼呢!我是拜你的鞋呢!

当下,把那个连长说得脸红一阵、白一阵,可臊坏了。打这以后,冯玉祥手下的人谁也不敢再穿缎子面鞋了。后来,听老人们讲,冯玉祥将军当了抗日联军的总司令,还穿着一双踢死牛鞋呢。

:李老尊

:肖钦鉴

1649834974461514.png


扮伙夫

冯玉祥带领部队,从南方往廊坊转移,途中路过他的家乡-保定府的西康各庄。

西康各庄的乡亲们听说冯玉祥要从家门口过,估摸着他怎么也得进村看看。再说大家也都想看看这位由穷小子出息成的大将军。所以提前准备下吃喝,打算好好招待冯玉祥和他的部下。冯玉祥原来也真有进村看望乡亲们的意思,可派人一打听,知道乡亲们花了不少钱为自己准备东西,马上改变了主意。因为他知道西康各庄是个穷村,老百姓的日子过得都挺紧巴,再让百姓们花许多钱来招待他,于心不忍,所以就决定不进村了。可他又怕乡亲们认出来不好脱身,就想了个办法。

冯玉祥穿了一身伙夫的油腻衣服,背着口大锅,夹在士兵中间,随着部队走进了村庄。

西康各庄的乡亲们见冯玉祥的部队来了,都出来到村口迎接可等了半天也不见冯玉祥到来。向走在前头的部队打听,都说冯玉祥在后头。等到后头的部队走过来时再一问,说冯玉祥已经过去了。结果,从早等到晚,从头看到尾,连冯玉祥的影子也没看见。直到队伍走完,才从队伍里走出一个军官,将一封信和一沓钞票递给了一位乡亲说:“这是冯将军留给乡亲们的信和钱,请收下。”乡亲们打开信一看,只见上面写道:“各位父老,西康各庄是我的第二故乡,此地的水土养活了我。乡亲们的深情厚谊,玉祥感激不尽。一点钞票,捐给民生小学,不成敬意,望乞笑纳。”

:林景文

:任延山

给伤员洗澡

冯玉祥对待部下,简直是爱兵如子。当年常听到这样的话:我们冯大帅不仅治军严明、训练有方,对士兵也是关怀备至,亲如手足,尤其是对那些住医院的伤病员们更是体贴人微。这话一点不假。冯玉祥常到医院探望伤病人员,不光关心他们的伤势病情和吃、睡情况,还给伤病员喂药、喂饭,洗手洗脸,端大小便。

有一次,伤病员们正洗澡,冯玉祥来了,见护士们又是给士兵们擦澡,又提热水、倒脏水地忙活,便挽挽袖子对护士们说:"来,搓澡的事我包了,你们只管提水倒水好了。”说完,就给一个士兵擦起身子来。那士兵死活不让他洗,一个劲地躲闪,连声说:"大帅,俺自己洗,俺能洗……"

冯玉祥把他往大木盆里一按:“你还客气什么!”说着就给他擦洗起来。这时同屋的伤病号们都央求开了,这个说:“大帅,你事多,快走吧,俺们能洗。”那个说:“大帅,俺们可以互相搓背,你不要在这耽搁时间了。”"是啊,很多大事还等着你去干哪!”冯玉祥不耐烦地说:"这不是大事吗,怎么能说是耽搁时间?对带兵的人来说,士兵是最宝贵的,没有士兵怎能打仗!你们要没有好身体能上战汤吗?就算你上去,能战胜敌人吗?怎么能说这是小事!

大伙看他态度坚决、诚恳,谁也不说话了,只是感动地含着眼泪他让搓澡。搓着搓着,不知哪个士兵喊了一声“大帅!……”哭出声来了。他这一哭,顿时屋内像开了闸的渠道,“哇”的一声都哭起来了。

冯玉祥着急地说:“怎么搞的,像死了爹娘似的,这哪还像军人!"

哭声曼然而止,大伙抹起眼泪来了。这时,冯玉祥才觉得出言欠妥,也不吱声了。

   讲述:张连中 

记录:张今慧

坐洋车

 有一次,冯玉祥外出回来,一下火车,就对秘书和卫兵说:"你们先回去,我自己单独到街上看看,一会儿就回去了。”他打发走秘书和卫兵,换上粗布便服,蹬上家做的布鞋,朝出站口走去。

刚走出出站口的大门,一群洋车夫就把他围上了。一个个喊着说:“先生,坐我的车吧,又快又稳!”“先生,坐我的车吧,价钱便宜!”都争着让他上车。冯玉祥对车夫们说:"我身强力壮,自己能走,不用各位费力啦!”经他这么一说,大都走开找别的雇主去了。就有一个上了年纪的车夫,仍不肯离去,一直拉着车跟在冯玉祥的身后说好话,央求着让他坐车。冯玉祥又一次对车夫说:"老伙计,刚才不是说过了,我身强力壮不用坐车!”车夫说:"您坐了我的车,就算是可怜我啦!”冯玉样不解地问:"那是为什么呢?”车夫说:"说起来,都怨冯玉祥不好!”冯玉祥一听,猛然愣、急忙又问:"这和冯玉祥有什么关系呀?”车夫说:"先生还不知道哇、冯玉祥下了道命令,不准当兵的坐洋车,我们的买卖可就少多了。有几个坐车的,也都让那些年轻力壮的拉着跑了。我们这号人连边都摸不着。也难怪,年岁大了,拉起来不能跑,谁愿意坐慢车呢?这不,天都快黑了,我还没开张呢。挣不上几个钱,连锅都甭揭啦!”听到这,冯玉祥才恍然大悟。心想,我不让当兵的坐洋车是想减少车夫的痛苦。没想到,不但没帮上他们的忙,反而砸了他们的饭碗了!他当时想给这个车夫一点钱,可一摸兜分文没有,钱都让秘书带回去了。怎么办呢?冯玉洋寻思一下,对车夫说:“既然这样,就烦你把我送到兵营吧!”说罢上了洋车。

冯玉祥坐在车上,老车夫弯着腰,喘着粗气,拼命地跑着,看样子总怕别人说他跑得慢。冯玉祥看到这情景,不是个滋味,他对车夫说:"老伙计,不用跑,慢慢走吧!”到了营房门口,冯玉祥让车夫停下车说:"你在这等一会儿,我进去找个人,马上把钱给你送出来。"

玛玉祥刚到营房门口,两旁的卫兵就大声地喊起了“敬礼!”车夫觉得很奇怪,便上前问卫兵说:"老总,你们怎么给这个老百姓敬呀?”卫兵回答说:"你胡说什么,他就是我们的大帅冯玉祥啊!”车夫一听,倒吸了一口凉气,吓得脸都变色了。心想,刚才我说了他那么多坏话,这还了得?我别等着要钱了,赶紧走吧。于是拉起车来刚想跑,就见从门里走出来一个军官,急忙叫住车夫:“先别走哇,这是大帅给你的车钱。”说着递过一个纸包,车夫打开一看,是白花花的二十块大洋。他哪里敢要,赶忙又还给军官说:"我宁愿效劳,一分钱也不要。”军官说:"不收钱大帅要不高兴的。”

说罢,把钱放在车夫手里,转身走进了营门。车夫两手托着钱,望着兵营,不禁流出了热泪。

冯玉祥虽然多给了车夫的车钱,但他的心情还是不能平静。于是又提笔写了两首顺口溜:

车夫苦、车夫难,终日劳苦受熬煎。

拉弯了腰、跑细了腿,

何时才能见青天?

小小洋车分两家,

一人坐车一人拉。

坐车的享清福,

拉车的受欺压。

立下革命凌云志,

治国救民安天下。

从那以后,冯玉祥又做出了新的规定:允许当兵的坐洋车。但条件是:军人坐车,要多付一点钱。

述述:李老尊

:任廷山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创和全网营销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