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史万象 >>国学文化 >> 它来去无踪,随风两不厌,总有千丝万缕,总有无尽甘甜!
文史万象
更多
详细内容

它来去无踪,随风两不厌,总有千丝万缕,总有无尽甘甜!

时间:2021-11-27     作者:保定老年网   阅读

雪来时装扮这个世界,雪去无踪影。雪天的清冷,聊起闲愁万千,烙上许多无奈!再回味时,却余韵悠悠。雪花随风两不厌,风是它来时的路,它是冬天的秘密,总有千丝万缕,总有无尽甘甜。

冬日残歌,寒风萧瑟,雪花飘落梅花枝头,它正迎风笑。雪花飘飘,如思念在心头绕。

梅花引

蒋捷

白鸥问我泊孤舟,是身留,是心留?心若留时,何事锁眉头?风拍小帘灯晕舞,对闲影,冷清清,忆旧游。

旧游旧游今在否?花外楼,柳下舟。梦也梦也,梦不到,寒水空流。漠漠黄云,湿透木棉裘。都道无人愁似我,今夜雪,有梅花,似我愁。

词人乘船沿荆溪而行,途中遇雪被困。孤寂无聊,想到南宋亡,旧友不在,心中感慨,故而写下此词。

开头发问:“白鸥问我泊孤舟,是身留,是心留?”点名题旨,构思新颖。

白鸥出现在溪畔,一动一静,十分优美。它的问话也是巧妙而简洁:夜泊此地究竟是被迫还是自愿的。接着又来一句“心若留时,何事锁眉头”来反问,白鸥似乎已经看出苗头,但仍避免做出判断。接着词人写夜泊荆溪的孤寂情境。行船受阻,独自留宿在冷冷清清的荒郊野外,词人深感无聊。在孤寂的时候,怀念起旧友来了。

下篇第一句“旧游旧游今在否?”紧承上片末句,具体表现了对旧有的怀念之情。“花外楼,柳下舟”这两句是在回忆旧游,一副美好欢快的精致,同眼前的冷清情状相对比。那时他们在一片柳绿花红之中,乘舟游玩。接着词人突转笔调:“梦也梦也,梦不到,寒水空流。”那美好的回忆引起他对寻梦的渴望,不断努力,却无法入梦,眼前始终只有荆溪水空自流淌。

“漠漠黄云,湿透木棉裘”既然无法入睡,那就到甲板上,凝望远处的黄云,不顾漫天封训,听任身上的棉衣被雪水浸透。最后三句,词人才表明自己陷入了深沉的愁思中。

“都道无人愁似我,今夜雪,有梅花,似我愁。”此处的描写也是别出心裁的,采取了先扬后抑的手法,将愁淡化,聊以自慰,默默承受。

高阳台

王沂孙

残雪庭阴,轻寒帘影,霏霏玉管春葭。小帖金泥,不知春在谁家。相思一夜窗前梦,奈个人、水隔天遮。但凄然、满树幽香,满地横斜。

江南自是离愁苦,况游骢古道,归雁平沙。怎得银笺,殷勤与说年华。如今处处生芳草,纵凭高、不见天涯。更消他,几度东风,几度飞花。

这首词是作者答和宋末词人周密。周密作有《高阳台》送给很多词人,王沂孙便做了这首词的对答。周密词表达的是漂泊异乡的羁旅之情,这首词作者从原意境出发,抒发了词人对友人的同情及思念。

“残雪”及以下三句写初春景致。虽尚有残雪,寒意还未消去,但律管中葭灰已经飞出,预示着春的来临。古时节气变化,用萧管十二。宋代立春时,宫中命大臣撰写殿阁的宜春帖子挂,士大夫间也自己书写,字用的是金泥。如今已经改朝换代了,谁还用金泥写宜春的帖子,春又落在谁家?

“相思”以下三句,写对友人的思念。“水隔天遮”即写两人相隔之远。“但凄然”到结尾处,写周密的住所,西冷孤山之畔。满树幽香,满地梅枝疏影横斜,但在飘零之人看来,却是更加凄凉。

下篇“江南”三句是词人代友人说愁。友人流落异乡,心中凄苦无比,又遇上“游骢古道,归雁平沙”的江南春日呢?“怎得”两句又转回自身,说为慰藉友人的思归之心,意欲和他讲一讲如今江南春景,但却拖信无路。无奈那就凭高望远,遥寄相思吧。

可结果呢?“如今处处生芳草,纵凭高、不见天涯。”即便登高,也望不见友人,只见一片萋萋芳草。这里词人已生绝望之感,凄然叹道:“更难消,几度东风,几度飞花”,尽管春去春来,花开花落,你我却仍旧遥遥相望,相见无期,真令人无限悲慨。

暗香

姜夔

旧时月色,算几番照我,梅边吹笛?唤起玉人,不管清寒与攀摘。何逊而今渐老,都忘却、春风词笔。但怪得、竹外疏花,冷香入瑶席。

江国,正寂寂。叹寄与路遥,夜雪初积。翠尊易泣,红萼无言耿想忆。长记曾携手处,千树压、西湖寒碧。又片片、吹尽也,几时见得?

这是一篇托物言情的词作,词人由梅花联想到旧日的欢情。

上篇词人追忆往事,思念旧游。“旧时月色”以后五句为追怀往事,词人几次游合肥,与当地青楼女子来往密切,作了不少怀念这段时光的词。梅边月下,笛声悠扬,勾起词人无限回忆。他想起当年爱人不顾严寒,为自己折梅花的往事,心情十分复杂。

当时他们是多么欢乐啊,一片浓情蜜意。但如今,自己年华渐老,再也没有寻梅咏诗的雅兴了。只怪今夜这几枝梅花,唤起我的思念。

下篇紧承上片而来,继续抒情。江南正下着雪,四周一片寂静,词人想寄梅赠远以慰相思,无奈路途遥远,夜里还有积雪,只能徒然叹息。词人继续追忆往事,与家人携手游西湖,湖边梅花盛开。此情此景依旧在眼前,可物是人非,家人已不知去向,不知何时才能相见。

这首词将情融于景,咏物怀人,无论从咏梅还是怀人的角度,都是一篇上乘之作。

采桑子

塞上咏雪花

纳兰容若

非关癖爱轻模样,冷处偏佳。别有根芽,不是人间富贵花。

谢娘别后谁能惜,漂泊天涯。寒月悲笳,万里西风瀚海沙。

这首咏雪词是纳兰跟随康熙出巡塞外时所作。

与那些江南词作相比,多了些北方的豪迈之气,令人读罢心中激昂感慨:我并非只爱着雪花轻盈飞舞的身姿,也并非因为它的冷清觉得它高贵,而是因为它的高洁是任何世间的富贵花都无法比拟的。

自从谢娘故去,还有多少人真正了解它、疼惜它呢?雪花在塞北孤寂的飞舞着,看尽了寒月,听遍了胡笳的悲怆,被凄厉的西风与悲凉的黄沙轮番打击,但纳兰也许更渴望像它一样自由。

纳兰生活在官宦之家,非常清楚官场内幕,胡驾出巡又让他有了了解民情的机会。因此,他尽管出身贵胄,从小在朱强红楼里长大,身为皇帝近臣、贵族的八旗子弟,却丝毫没有那些纨绔子弟身上的不良之风,视名利为糟粕,视金钱如粪土。

这首词,他之所以咏雪,就是为了抒发自己心中“不是人间富贵花”的感叹,显示出他出污泥而不染的高尚情操,也透露了他厌倦官场生活的心情。纳兰一贯的标签高雅和洒脱,但这不属于世俗。

他瞧不上荣耀,认为这些都是过眼云烟。皇帝的恩宠,令他郁郁寡欢雪花飘落到掌心,化作一泓冰凉的清水,好似纳兰那颗圣洁的心,受不得半点污秽。

他有着豪放不羁的灵魂,渴望融入天地的尽头,渴望上天的眷顾,可惜上天始终都没给他这个机会。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创和全网营销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