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史万象 >>地域文化 >> 芝麻官唐成的故事
文史万象
更多
详细内容

芝麻官唐成的故事

时间:2021-11-16     作者:保定老年网   阅读

1126836448_16074293148151n_看图王.jpg

明朝嘉靖年间,有个大奸臣叫严嵩。因为他善于拍马屁,所以取得了皇帝的信任,当了掌朝太师。他独揽大权,重用亲信,陷忠良,索礼受贿,坏事做绝,满朝文武和黎民百姓对他恨之入管就在这时候,保定府清苑县来了一位知县名叫唐成。他刚刚上任就办理了一起和严嵩有直接关联的大案。

唐成是河南开封府人氏,虽说出身贫寒,但他自幼就有报国之志,靠着发愤读书,大比之年进京科考,一下子考中了进士,当了个七品县令。封建时代是“衙门口儿朝南开,有理没钱别进来"唐成却不随大流,他刚到清苑县衙就给自己立下一条规矩:“衙门口儿朝南开,有理无钱可进来”。他还出口成章地作诗一首:"十年寒窗苦读书,千里来到保定府,当官不与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白薯。”

当时清苑地面冤案很多,可是唐成上任之后,衙门里却冷冷清清,没人敢来告状。他问班头:“为何无人告状?”班头回答:“老爷有所不知:保定兵备(相当于现在的部队后勤部长)程西牛他爹被封为西乡侯,经管七省;他娘是严嵩的妹妹,被封为一品造命夫人。西乡侯死后,他家搬到城东南黄坨村,程西牛仗着严家势力,横行霸道,敲诈勒索,无恶不作。不仅如此,他还是个酒色之徒,看见谁家大姑娘小媳妇长得好,就强行霸占。清苑一带的冤案大都和程家有牵连,满朝文武、州官府官都挺怕他,老百姓谁还敢告状?”唐成越听越有气:“哼,老爷我非要碰碰这个诰命不行。”

班头战战兢兢地说:“以往新知县上任,都要备上厚礼,亲自拜访,才能保住乌纱帽。老爷你一不送礼,二不拜访,还要碰她,恐怕......"

“怕什么,”唐成没等班头说完,把脸一沉,“当官不与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白薯。我偏要在太岁头上动动土!”真是无巧不成书。唐知县想碰碰诰命,偏偏这老家伙送上门来了。就在唐成上任这天,诰命的儿子程西牛在保定郊区制造了一起重大人命案

保定郊区有一老汉叫林有安,老伴早年去世,留下一儿一女,儿子秀生,女儿秀英,都已长大成人。八月十五中秋节,天气晴和,秋高气爽,林秀英来到河边洗衣裳。

这天,程家大摆宴席,庆贺中秋。程西牛酒足饭饱之后,带领家丁程虎一伙,耀武扬威地到野外游玩。来到河边,程西牛发现林秀英模样长得挺俊,便嬉皮笑脸地凑到姑娘跟前动手动脚。秀英连忙躲开,怒骂道:“青天白日的,你休要如此无礼!”程西牛无耻地说,"我不光调戏你,还要娶你做媳妇呢!大爷我是保定兵备,我舅是掌朝太师严嵩,我娘是诰命夫人。我家有钱有势,你要跟了我,保你享不清的荣华富贵。”说着,搂搂抱抱就要亲嘴。秀英急了。一边反抗一边喊哥哥。正在茅屋里的林秀生,听到喊声,飞快地跑过来,大骂程西牛:“你个狗杂种,竟敢欺负我妹妹!”他一手推倒程西牛,一手护着妹妹。秀英乘机逃回家中。程西牛怒冲冲地命令恶奴,将林秀生捆绑起来,亲手用绳子把他活活勒死,然后让家奴将死尸扔进河里。

程西牛回到府里,一边撒娇,一边向他娘提起求亲之事。诰命一向把这个丑八怪儿子当成掌上明珠,要星星不给月亮,求亲之事自然满口答应。杀了人家的人,还要和人家做亲戚,世上哪有这样便宜的事?程西牛一天三次到林家求亲,不光没答应,还挨了顿臭骂。诰命夫人听说后,恼羞成怒,立刻下令到林家抢人。程西牛带领程虎一班打手来到林家,见到林有安,程西牛说:“老丈人,我来接媳妇了!”林有安说:“谁是你的老丈人?你把我儿活活勒死,还要抢我女儿,今天我和你拼了!”林老汉一头扑向程虎,被程虎一脚踢倒,众恶奴乘机将秀英抢走,正当林老汉哭天天不应,叫地地不语的时候,赶来了一位壮士。这壮士名叫杜士卿,文武全才,专好打抱不平。他先把林有安老汉扶起来,问明了缘由后,迅速追上程家恶徒,施展全身武艺,将程虎一班爪牙打得东倒西歪。程虎抽出宝剑猛刺杜士卿。杜士卿一闪身,利剑正好刺入程西牛的胸膛,登时血流不止,见阎王去了。主事一死,众奴才撒腿就逃跑。

杜上卿这才将林秀英送回家,并替她写了状纸,让林家父女进城状,然后,他便去了京城

再说程虎一班家丁逃回程府。见到诰命夫人,程虎不敢说自己误将程西牛刺死,只说林有安父女不但不答应亲事,反而将少爷杀死。诰命夫人听便气炸了肺,扑到儿子的尸体上哭天号地。她猛地抹了一把泪,像母老虎般地号叫:"家丁们,找林有安算账去

林有安父女二人进城告状走不多远,就被程家的车轿追上了诰命夫人跳下轿来,立即命恶奴用鞭子抽打林家父女,林有安忍看疼痛向诰命扑去,程虎一个耳光把林有安打昏。老妖婆夺过家丁手中的棒摊,一槌敲在林有安头上,林老汉立刻断了气。林秀英见爹爹被打死,强压怒火,指着诰命说:"老贼婆!你杀死我哥哥、我爹,我非告你不可!”母老虎满不在乎地说:"你告到朝廷,老娘都不怕!”林秀英掩埋好父亲的尸体,忍着悲痛,到保定告状去了

这一天,唐知县命衙役们鸣锣开道,坐轿下乡调查民情。走不多远,迎面来了一位身穿重孝的姑娘,拦轿喊冤。唐成让书童递上状纸,仔细一看,见是状告当朝太师严嵩的妹妹诰命夫人的。他觉得案子棘手,想试探一下上司如何审理,便对林秀英说:"这位民女,你状告诰命。案情重大,本县官小请到按院去告吧”他见林秀英显出失望的样子,又说:“老爷我-定为你做主。你可先去,我随后就到"

林秀英来到保定府按院,按院、知府等人见是状告诰命夫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眼瞪小眼可也是,他们怕都怕不过来,哪还敢审这个案子后来还是按察使老爷有办法,把这个棘手的案子推给唐知县了。

唐成刚刚回到县衙,就见书童呈上一份礼单,礼单上面写道:诰命薄礼赠县令,黄金元宝一百锭,官司若让我打赢,保你唐成把官升倘若半点有差错,仔细小命活不成”唐成看罢礼单,中好笑:好一个老诰命,果然厉害,我也回敬她几句。他提笔在私单背面写道:乘公执法是本分,封官送礼是歪风,物归原主方正理,诰命可做棺材用,唐成因要叫书童退的礼物,又一想,不如留她行贿的证据,于是,让书童收起礼物,暂存库房。

唐成下令击鼓升堂,林秀英哭哭怖啼地跪在一旁。这时候,诰命夫人了进来只见她满脸横肉,怒气冲冲头戴凤冠,身穿霞帔,身后跟着一个丫环唐成命衙役给锆命夫人看座,然后说道:“民女别哭,夫人别怒。你们有何冤枉,要一一如实说来两人争着先说唐成让林秀英先说,诰命听就恼了,大骂:"狗官办事不公。你个芝麻粒大的官,敢不把老娘放在眼里!" 说看一步登上正座,把唐成搡到一边唐成问道:"今天是本县审案,还是夫人审案?诰命夫人被问得张口结舌,愣了一会儿才说:"自然是你唐知县审案”"那好,请你下去”诰命夫人只好乖乖地退了下来。唐成吩附:"民女先说"

林秀英诉说着程家杀死爹爹,哥哥的冤情,诰命夫人胡搅蛮测,次打断秀英的申诉,诬告林秀英打死了她儿子程西牛

唐成听到这里,故意问道:"大胆民女林秀英,程兵备乃是堂堂男子,一员虎将,难道你有三头六臂,能够把他杀死?还不从实招来!”林秀英说:“大人!我一个弱女子,手无寸铁,怎能杀死堂堂兵备?”接着便把程西牛抢亲,程虎误杀程西牛的经过说了一遍诰命越听越觉得理亏,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地说不出话来唐成问她:"夫人,你怎么不说呀?快说呀!

诰命自知理亏,还强词夺理地胡说林家抢走了她的丫环秋香只顾瞎编乱造却忘了秋香就在自己身边。秋香还以为是诰命夫人叫她呢,便走上前说道:"夫人。秋香在此,有何吩咐?

这一下弄得诰命窘态百出,连忙喝退秋香。唐成却叫秋香回来秋香自小当丫环,既老实又胆小,经唐成再三追网,只好将程西牛抢亲,勒死林秀生以及诰命用打人槌打死林有安的事实,全盘了出来,并画了招供气得诰命夫人咬着牙根大骂秋香,说等回府以后非把她勒死不可!母老虎要威风吓得秋香直哭唐成当场向班头借来几两银子送给秋香,她回家奉养父母去了

从审问这场官司中,诰命看出唐成收礼是假,惩治她这个诰命夫人是真,气得她腮帮子鼓得像个蛤蟆。她重新施出泼妇的老本事,坐到大堂正座上,破口大骂:“狗官!你放走了凶手林秀英难道你与我儿偿命?”唐成一听,一把将母老虎推下座位,非常严肃地说:“凭什么让我与你儿子抵命?他坏事做绝,死了活该!"诰命气急败坏,像个疯子扑向唐成,乱抓乱打,要跟唐成拼命。

唐成也豁出去了,他命衙役把诰命锁了,随后提审程虎。这个仗势欺人的恶奴,见唐成锁了诰命,又要给他动大刑,吓得他只好招认是他误将程西牛刺死的。

人证物证都有了,唐成问诰命:“你敢画供吗?”诰命仍不认输:“林秀生是我儿勒死的,林有安是我打死的,画供看你又能把老娘怎么样?”说着画了供。唐成拿到画供,大声喝道:“嘟!大胆程门严氏,你纵子行凶,强占民女,连伤二命;又用厚礼贿赂本县,目无王法,罪加一等!”唐成说完,命令衙役摘下诰命的凤冠,剥下霞帔,套上枷锁,押入死牢,听候发落。消息很快传遍四乡,人们个个喜笑颜开。直到现在,还传颂着芝麻官唐成大胆断案,为民除害的故事。

述:梁 伟等    录:王晨旭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创和全网营销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