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脉博览 >>诗文杂谈 >> 唐文治如同我百年前的同事 | 60年后终圆童年“海大梦”
文脉博览
更多
详细内容

唐文治如同我百年前的同事 | 60年后终圆童年“海大梦”

时间:2021-11-15     作者:俞梅荪【原创】   阅读

  读《唐文治、唐庆诒父子与昆曲》,得知唐文治父子与昆曲的往事,大开眼界。

  我祖父俞颂华的胞妹俞庆棠嫁给唐文治的长子唐庆诒,故唐文治是家父的姑公,也是我的曾姑公。我从小在唐家玩耍,得知唐文治很了不起。俞颂华之女即我的姑姑是昆曲演唱迷,常在戏班子里演主角,曾参加唐文治父子的演唱会。
  

1000.jpg

重温唐文治生平

   唐文治(1865—1954),1898年(清光绪二十四年),34岁的唐文治担任总理衙门章京(相当于秘书);1903年,唐文治转到新成立的商部,担任右丞、左丞、左侍郎,主持制定商事立法,议设商会,扶植和保护民族工商业,反对借外债修筑铁路,推行商办铁路政策,以维护国家主权等;1906年,商部改为农工商部,唐文治任署理尚书(即代理尚书)致力于洋务运动的商事立法即经济立法,近10年。
  1984年起,32岁的我在国务院经济法规研究中心从事改革开放的经济立法,后为国务院办公厅秘书(相当于总理衙门章京)达10年,历经我国经济法治建设从无到有的历史进程。故我是唐文治的工作岗位时隔百年之后的同事,且年龄相仿,工作内容和经历相仿,又志同道合,使我高山仰止。
  这是近年我读唐文治的史料得知,惭愧当年竟不知,不然应向唐文治曾姑公学习。如今,要努力发掘他致力于洋务运动(相当于改革开放)的商事立法的史料。

 1979年起,我国开始改革开放,为引进外资,农村和城市的生产经营制度改革,制定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经济合同法、反不正当竞争法、知识产权保护法、企业破产法、物权法等一系列经济法律、法规,这与当年洋务运动所面临的三千年大变局的新问题,及其需要通过立法来建立社会经济新秩序,一脉相承,要进一步完善我国经济立法和法治建设的历史。

微信图片_20211115135849.jpg

 111年前,唐文治开学训话雕塑

  1907年,43岁的唐文治离开了朝廷,担任邮传部上海高等实业学堂(交通大学前身)监督(校长),创设铁路、电机、航海三个专科,成为我国近代高校工程专科的发端。1912年12月,唐文治邀孙中山到校讲演,使全校师生了解其振兴实业富强国家的宏伟计划。1920年,本校升格为“交通大学”,唐文治任校长14年,殚精竭虑,政绩卓著,似赶上北大校长蔡元培。
  当年,我从事立法的不少同事退下来后,前往高校任教,有的担任法学院院长、大学校长,成果累累,政绩卓著。
  1994年,42岁的我离开了中南海,是被***报法人团伙盗印中南海机要文件,栽赃陷害,被诬陷入狱三年,未能继续从事立法研究。“怒发冲冠凭栏处…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如今,羞愧难言,当发愤图强也!
  在狱中不让看书,只能看自家前辈的书,我通读《俞颂华文集》,了解俞家前辈们的卓越贡献,高山仰止。出狱后,我头次来到江苏太仓原籍老家寻根问祖,同时了解唐文治,多有意外惊喜。感谢坐牢,使我不断进入唐文治的世界,与他对话,不胜荣幸之至!

微信图片_20211115135945.jpg 

 1980年代,我与海商法专家魏文达多有交流。

 1909年,唐文治创办船政专业,后在上海吴淞炮台湾建商船学校,他提出:“商船所至,海权所至”。开学时他慷慨激昂地指出:“诸生应记得,商船驾到国外,其实是国家的势力所达之处……国家一旦有事,诸生即是海军。”该校现为上海海事大学,111周年校庆,2020年12月,上海海事大学法学院沈教授邀我前往参观学习,重温1992年我参与制定的《海商法》,老同学沈教授与我重温1982年在北大法律系的海商法课程,激情燃烧。

 1920年,唐文治创办无锡中学,现为第三高级中学。2020年10月,百年校庆,我随唐文治曾长孙唐德明表兄前往,缅怀当年的办学艰难和人才辈出,钦佩不已。

   感谢本文编辑祊河君先生把我的即兴感言400字,补充史料,在微信号发出。之后,又热情启发我继续撰文达2000字,终于使把近年向法学界老友唠叨的话题,撰写成文,首次发表,一吐为快。
   感谢《唐文治父子与昆曲》作者刘桂秋先生赠送其编撰的《唐文治年谱长篇》数百万字,使我有了基础史料。
  感谢上海交大校友张晓东兄发掘唐文治父子唱昆曲的录音和现代人演出的视频,使我大开眼界。
  2021年11月15日,连续三个午夜的彷徨与呐喊;27年前的今日,被判刑的我被押送监狱服刑之日;如今,当发愤之所为作也。——俞梅荪

 六十年后终于圆了我童年的“海大梦”

——参观上海海事大学的感言


      我和弟弟从小在上海江苏路480弄76号3楼顶层的祖母家长大,楼下是姑姑一家,有年长我五至十岁的三位表哥,隔壁90号楼上一家的五位男孩与我们五兄弟的年龄相仿,互相走动,一起玩耍,其大哥与我楼下的大表哥是长宁区重点延安中学的同学。

  1963年,邻家大哥和我的大表哥面临高考,他们热烈讨论理想抱负和报考志愿。邻家大哥滔滔不绝地谈他的航海梦,想当周游世界的船长,要报考大连海运学院。当时我10岁,小学三年级,我和弟弟在一边听得津津有味。我的大表哥聊其喜爱无线电,要报考清华大学,我的兴趣不大。

微信图片_20211115140308.jpg

 上海海事大学法学院沈教授在他的图像前(背景图第三人),1984年,我俩毕业于北大法律系。

  后来,他们都如愿以偿,邻家大哥考上大连海运学院,我的大表哥考上清华大学无线电系;次年,我的二表哥考上清华大学燃气轮机系,楼下邻居何大姐考上北京大学物理系。

  当年,在我和弟弟的心中,大连海运学院是最好的大学,我俩羡慕而向往,对清华北大,却不以为然,以为是普通高校。


微信图片_20211115140402.jpg

与沈教授合影—回顾北大芮沐教授创办我国第一个经济法学专业,激情再次燃烧。

        时隔近60年,我终于圆了童年的“大连海运学院梦”即“海大梦”。我爱海大,难忘的2020年12月10日。

注:俞梅荪,1953年生,唐文治的曾侄孙。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创和全网营销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