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脉博览 >>诗文杂谈 >> 看到愈梅荪先生的自述,让我心里五味杂陈
文脉博览
更多
详细内容

看到愈梅荪先生的自述,让我心里五味杂陈

时间:2021-10-26     作者:草根洞见【原创】   阅读

今天早上看到网友愈梅荪先生在后台的留言,心里很不舒服,过去我认为,只有草根们维权难,原来有些名人同样遭遇这样维权无门的事情。

俞梅荪1953年生于北京,在上海长大,1984至1994年从事立法工作,曾任国务院经济法规研究中心综合秘书组组长、中国经济法研究会研究部主任、国务院办公厅秘书,任顾明(国务院副秘书长兼法规研究中心主任、后任七届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副主任)的秘书。后来因遭遇不公坐过监狱。

微信图片_20211026112108.jpg

图释:2010年1月23日,在江平八十华诞会主席台,江平握着俞梅荪的手问:你现在怎么样?俞答:又陷新劫难,什么法呀,都是没用的!

俞先生这样一个有身份的人,是怎么惹上官司坐的牢呢?俞先生没有讲,但我从《中红网》上查到这样一段话:

俞参与《“七五”立法规划》和一些重要法律法规的起草,后因“泄露国家机密罪”入狱三年。出狱后帮助失地农民维权,也为自己和家人维权,还撰写亲历邓小平、胡耀邦、赵ZY、万里、彭真、习仲勋、乔石等领导法治建设的文章。


微信图片_20211026112115.jpg

原来是“泄露国家机密”,然而,俞先生在狱中,监狱方面表态,只要认罪就可减刑出狱,但被俞拒绝。据法学家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江平先生的微博透露,俞先生刑事诉讼的一审和二审,江平先生都为俞梅荪作过无罪辩护。至于监狱方为何逼俞先生认罪,我们不得而知。但是俞先生宁肯坐牢也拒绝认罪的态度,却让人佩服,他既保持了坚贞的气节,又捍卫了江平先生辩护的正义性。

俞梅荪冤案28年来,人们似乎早已忘记,但却给俞先生及其家人造成的伤害却是无法弥补的。这次是因为福建莆田欧金中的杀人案,再次让俞先生想起了不堪回首的那段往事如下:

义士欧金中杀人案后的感想

文 / 俞梅荪(国务院前秘书)

这两天疯传的求告无门被逼无奈的弱势群体——福建莆田农民欧金中,杀人在逃,众说纷纭,成社会热点。

而我本人当年历经冤案之后,祸及家人的劫难没完没了,上海江苏路480弄76号3楼顶层祖居住房(廉租公房)被长宁区原政协委员私企老板惠进德、惠泽民父子欺诈构陷且侵吞,致使孤寡残疾的胞弟即房主,竟无家可归,绝望自杀被抢救。2008年案发以来,我陪胞弟依法维权上访、报案、打官司,均被相关部门推诿,不作为,求告无门,万般无奈。

弱势农民欧金中被逼无奈,杀人在逃,使我热血沸腾,感同身受。

昨天(10月15日),30年前被莆田农民欧金中救下的男孩视频发声,说是当年欧金中冒着生命危险,跳入大海,在海浪中奋力救起5岁的他。之后,欧大病,卧床一个多月,谢绝其家人的任何感谢。难能可贵,又被疯传,又使我感同身受,想起50年前的往事。

1972年,19岁的我在江西省南城县新丰公社古塘村插队第二年夏的一天,我感冒发烧稍好转,卧床数日未出工,上午起床,无意中看见窗外不远处的湖里漂着溺水儿童,村里的人都出工去了,没人发现。

我立即冲过去,跳下很深的湖,游到中央,奋力把昏死的儿童拉到岸边,救上岸。原来是我认识的8岁小孩,昏死且无知觉。我学过医,努力做人工呼吸,使其恢复呼吸,逐渐好转,能起身行走,我送他回家,在我的住房后面20米处,没人看见。

幸好他昏死,如挣扎,将把我拖入水中,同归于尽。我虽能游泳,但不足以在水中搏斗。中学时的游泳教练反复叮嘱:“不能下水救人,很危险,如救人,先要把对方击昏,才能被顺从拖回岸边,不然对方垂死挣扎,则被拖下水,无以自拔。”水中救人危险,要冒着生命危险,我很侥幸。

晚上,其父母得知,送来10个鸡蛋,要小孩磕头认我为父,我谢绝任何感谢,因受凉,发烧加剧,两周才好。

五年后,我离开农村时,村委会把此事写进对我的鉴定,存入档案。

50年弹指一挥间,如今那孩似58岁啦。我一直想回村里看看,那梦魂牵绕的第二故乡。

十年来,江西农村镇上常有农民老友热情邀我回去看看。无奈我为1994年上海文汇报法人团伙盗印中南海机要文件,栽赃陷害,我成为所谓泄密罪的冤案;28年来,案情真相不明,依法维权,求告无门,反被加倍迫害,生存无着,心力交瘁,夜夜失眠,患了严重抑郁症,迟迟未能前往。(俞梅荪午夜的彷徨与呐喊,2021年10月16日晨6时,天蒙蒙亮)

从《中红网》上和俞先生的文中可以看出来,俞先生是一个正义的人,是一个见义勇为的人,也是一个蒙受不白之冤且维权无门的人。

微信图片_20211026160839.jpg

我不知道如何安慰俞先生,只能在此发文为他呐喊助威。更希望具有正义感的人转发支持!

图释:1989年3月,俞梅荪在七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胡耀邦在主席台就坐。

续:欺人太甚的老头,五年了,谁能忍之?

据报道,福建莆田致2死3伤刑案嫌犯欧金中,已于10月18日拒捕并畏罪自杀,经抢救无效死亡。欧金中就这么死了,他至死都没有把自家的房子建好,但也带来了一些变化, 福建省下发了保障农民建房需求的紧急通知,可以避免更多的欧金中的悲剧。

最后,我用《文学入侵》109章“红军与贫农百姓对话”作为结尾:

百姓:“在你们离开后,我们没有了面包,没有了御寒的衣物,没有了药品,没有了便宜的暖气,土地再次被霸占。他们肆意捕杀我们。”

红军战士却热情地宽慰他们,说:“亲爱的人民,现在我们再次离去,他们再不敢这样对待你们了。”

青年贫农问:“为什么呢?”

为首的红军指战员,面容坚毅,钢铁一般的男子听到了,回答他:“我们仍要离去,但他们将必须为你们修路,为你们提供良好便宜的医院,为你们提供面包与暖气,为你们减免学费,为你们留下耕种的土地。”

青年贫农愣了一下:“可是,他们为什么要做这些?他们变相杀人如麻,难道会开此好心?”

这位红军指战员望着路灯上吊着的,那些曾经大肆捕杀正直者的权贵,冷声道:“他们从来不是好人。”“但是,亲爱的人民,这一次,他们必将以生命的代价记得:我们就是你们。有多少饥寒交加的你们,就将有多少举起红旗的我们红军战士,我们还要回来打击土豪劣绅和恶霸的。”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创和全网营销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