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史万象 >>地域文化 >> 从卖油郎到大总统——冯国璋的传说
文史万象
更多
详细内容

从卖油郎到大总统——冯国璋的传说

时间:2021-09-15     作者:保定老年网   阅读

m.wendangwang.jpg

 你别看冯国璋这个人长相一般,其貌不扬,可靠着他那伶牙俐齿和随机应变的本事,居然平步青云,一下子当上了民国初年的大总统,名闻全国,声势显赫。

   冯国璋祖居直隶河间府,从小父母双亡。虽然祖上给他留下不小的家业,却搁不住他成天花天酒地,坐吃山空,没有几年光景,就把那份家业糟蹋光咧。肩不能挑担,手不能提篮的冯国璋,怎么过呢?只好东摘西借,凑了点本钱,在乡里卖起黑油来。不承望卖油这营生也不是好干的,时间不长,他连本钱都搭了进去。讨钱的、要账的像一群催命鬼,陆陆续续,终日不断。实在混不下去了,冯国璋只好来到蠡县的舅舅家。不料,舅舅早就听说他在河间卖油赔本之事,给了他个闭门不见。这时,冯国璋又乏又累,又饥又渴,肚子“咕噜咕噜”直劲叫唤。一抬头,见县城的十字路口有个饭馆,就径直走了进去。

“你老想吃点什么?”

冯国璋也不客气:“来三碗大面。”

  不到片刻,冒尖的三碗大面就被冯国璋吞进肚子,又喝了两碗面汤,才算凑合了个半饱。他站起来抹了抹嘴上的面汤,十分抱歉地说:“掌柜的,实在对不起,今天我没带钱!”

 “没带钱你吃的哪门子饭?”

  “肚子实在饿了,不知道身上没钱。”

  掌柜的一听,立时火了:“刮风下雨你不知道,身上有钱没钱还不知道吗?如果交不出钱来,就把衣服扒下来。”说着,就要动手扒他的衣服,冯国璋哪肯轻易让扒衣服?二人拉拉扯扯地正在闹腾,突然从门外闪进一条黑脸大汉,冲着掌柜的说:“不就是为一顿饭钱吗?还值得动手?差你多少我兜着。”

  冯国璋见黑脸大汉如此仗义,“咕咚”一声,趴在地上给那个大汉直劲磕头。黑脸大汉赶忙把他搀了起来:“区区小事,何足挂齿?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请到寒舍一叙。”

 原来,这黑脸大汉是本县有名的赌客,赢来的钱倒也大方,经常帮补一些穷苦乡亲。二人来到大汉家中,互相叙述了各自的身世,言谈话语十分投机。冯国璋想:我与人家萍水相逢,平白无故打扰人家,叫人实在过意不去,就提出愿和他结为金兰之好,谁知那大汉也正有此意。于是,二人对天盟誓,按照年龄大小,黑脸大汉为兄,冯国璋为弟,然后又拜见了盟嫂。冯国璋在盟兄家中一连住了几日,虽然每日都是好酒好饭,但终究不是久留之地。这一天,他要拜别兄嫂回家。

黑脸大汉说:“如贤弟坚持要走,为兄也不便挽留,这里离保定府不远,与其回家,倒不如去那里闯荡闯荡,凭贤弟的才学,兴许能混上个一官半职的呢?

冯国璋说:“感谢兄嫂赤诚相待,日后若能发迹,小弟定不忘兄嫂的恩德。”说完,那大汉取出两吊钱,交给冯国璋作为盘缠,二人这才拱手而别。

冯国璋来到保定,住在南大街一家小店。这天,他转转悠悠来到南关大桥,看到南河坡上围着不少的人,他凑近一看,噢,原来是兵站正在招兵。他顿时眼睛一亮,干脆当兵吧,兴许能混上碗饭吃呢!于是,他挤到前边,点头哈腰地说:“长官,我想当兵。”

招兵的一看,见他足有四十来岁,生得身材矮小,长得面黄肌瘦,脸上胡子拉碴,穿得破破烂烂,几个招兵的同时大笑起来:“嘿嘿,想当兵,也不撒泡尿照照你那长相儿。”

冯国璋死皮赖脸地说了半天,招兵的才把他领到连长那里,他又向连长哀求了半天。最后,总算答应他当了一名伙头军,他想:伙头军就伙头军,有个地方管饭就行咧。

因为冯国璋年轻时曾上过几年学,有点文化底子,再加上他的伶牙俐齿,能说会道,又带点人缘儿,一有空闲儿就给弟兄们讲史说经,谈今论古,所以、和弟兄们的关系混得挺不赖。工夫不长,那个连长就提他当工伙夫头儿

冬去春来,转眼就是一年。这天,那连长突然发现冯国璋的脸色挺难看,就对他说:"老冯,有什么为难事尽管说,不要在肚子里憋着"冯国璋迟疑了一下,终于透露了实情:原来,京城要开科取士(清代最后一次科考),冯国璋觉得机会难得,想去应试,可又怕考不上,回来连饭碗也给砸喽,那连长倒挺爽快:"为这点小事还值得发愁?你如果高榜得中,俺们敲锣打鼓欢送你走马上任,如考不中,还回来当你的伙头军,这还不行?”冯国璋一听,咧开大嘴嘿嘿地笑了。大家又给他凑了点盘绝。这才送他去北京赶考

也许是他交上了红运,那皇榜一贴,冯国璋当真高榜得中了,被分到吏部当了书吏。不久,正赶上八国联军进攻北京。西太后可毛了手脚,吓得屁滚尿流,急忙要携带光绪皇帝逃往西安。西太后想:这皇宫内院除了宫女就是老宫,连个识文断字的也没有,万一在路上出点差错怎么办?所以,她决定要带个随驾书吏,就派吏部大臣张之洞去找。那工夫,北京城里兵荒马乱,人心惶惶,各文职衙门都上了锁,到哪儿去找呢?张之洞正在发愁,忽然瞅见了冯国璋,真如久旱逢雨一般,分外高兴:“别人回家的回家、逃走的逃走,你怎么不走呢?”

冯国璋一听可来劲了,他慷慨激昂地说:“国难当头,匹夫有责,我冯某愿以死报效国家,怎么能走呢?”张之洞一听,哎,这个人还真是个材料,立即带他去见西太后。西太后眯缝着小眼儿瞅了他半天,总算相中啦,就凭冯国璋那几句话,当场就封了他个“御驾侯”

一路上,冯国璋对西太后感恩戴德,格外殷勤,很受西太后的赏识。到了西安后,由于他护驾有功,西太后又见他能说会道,很会来事儿,就亲封他为护驾大臣。

西太后重返北京时,再不像逃跑时那样狼狈啦,她摆出一副耀武扬威、盛气凌人的架势,沿途官员百姓为她清水泼街、黄上垫道,人人跪拜迎送,那个威风劲就甭提啦。作为护驾大臣的冯国璋,也更加不可一世!

西太后回到北京后,对冯国璋更加宠信。这一下,冯国璋的权力可大啦,听说他能直接任命和罢免各省的督军。西太后为了维护自己的统治,加强军事力量。不久,又派他到保定府开办军官学校。并由他亲自担任军校的校长。

一天,冯国璋在回军校的途中,见一个洋车夫正和卫兵争吵卫兵们七嘴八舌,不由分说,就把那洋车夫绑起来痛打了一顿。冯国璋仔细一瞅,不由大惊,他“噌”地跳下轿来,亲自给洋车夫松了绑。那洋车夫吓得急忙跪倒,哆里哆嗦地只顾磕头。冯国璋说:"你看我是谁呀?”洋车夫哪敢抬头,还是磕头如捣蒜。冯国璋急了,他双手用力拉起洋车夫,大声地说:“你仔细看看我是谁?”洋车夫不看还罢,这一看倒真的吓了一跳:“哎呀?原来是你,我不是做梦吧。”

那个洋车夫是谁呢?原来是冯国璋在保定兵营当伙头军时的连长,因为当时保定兵营开枪抵抗了洋人,已下令全部解散,这位连长无处安身,就流落在保定街头,拉起了洋车。二人相见,分外亲热,后来,冯国璋还在军校里给他安排了差事。

不久,光绪皇帝和西太后相继“驾崩”,这时的大清王朝已经朝不保夕。直隶总督袁世凯乘隙而人,他采用两面三刀的欺骗手段,终于爬上了大总统的宝座。由于冯国璋善于随机应变,很快他又成了袁世凯的大红人。

袁世凯死后,黎元洪继任总统,但不久也被赶下台,于是,冯国璋就乘机坐上了大总统的宝座。

冯国璋当上了大总统,可气坏了一个人,谁呢?皖系军阀段祺瑞呗。当时,北洋军阀分成两派,一派是以冯国璋、曹锟为代表的直系军阀,另一派是以段祺瑞为代表的皖系军阀。个敲梆子卖油的主儿居然当上了大总统,他段祺瑞怎么能服气呢?于是,经过一番精心的安排,段祺瑞终于导演了一出绝妙的好戏:这天,冯国璋的儿子到段府来玩,一进门,见一如花似玉、美貌多情的女子正向他脉脉含情地笑呢,冯公子哪儿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子?他惊喜得神魂颠倒,手脚都没处搁啦。经段祺瑞的从中撮合,两个人一见倾心。终日里楼搂抱抱厮混在一起,原来,那女子是段祺瑞用重金从张家口收买来的一个大学生,不仅年轻美貌、姿色过人,而且能说会道,善于交际,难怪冯公子一见面就把魂儿都勾儿去了呢!

时隔不久,冯大总统应邀到段府赴宴,几杯酒下肚、冯国璋觉得天旋地转,晕晕乎乎。正在这时,忽见几个歌女到堂前献艺,冯国璋醉眼惺忪,见那为首的是个绝色佳人,声音清脆、如银铃灌耳,真像仙女下凡一般,不禁连连点头夸赞。段祺瑞见时机成熟,忙命此女为总统敬酒,冯国璋一见此情早已魂飞天外,分不清东西南北了。段祺瑞乘机说道:“冯大总统,臣有意将此女送你为妾,不知总统意下如何?”

冯国璋本来早有此意,不过家中已有妻妾多人,不便直言,只好半推半就地说:“哪里......哪里......"

其实,段祺瑞早已猜透了他的心思,等酒宴一散,立即把这一女子送进总统府。从此,冯大总统终日迷恋酒色,一连数日不理政事,国家大事全由段祺瑞料理。

一天,冯国璋出府访友,他儿子乘机溜了进来,见到多日不见的情人,不由抱头大哭。二人正在倾诉衷肠、难分难舍之时,不料,冯国璋匆匆回府,此情此景被他看了个一清二楚,他像一头被激怒的雄狮,暴跳如雷,喝令参谋长将二人推出枪毙。后经参谋长苦苦相劝,才将那女子遣回张家口老家,并责令她永远不许出门。

经过这场风波的打击,冯国璋渐渐感到气血攻心,体力不支,不久便卧床不起。他思前想后,终于恍然大悟:噢,原来是段祺瑞这小子用的美人计呀,我怎么原先就没有识破呢?他顿足捶胸,十分后悔,但后悔有什么用呢?只好将满腹仇恨全部告诉了自己的心腹爱将——直隶总督曹锟。

冯国璋死后,终于暴发了一场曹锟征讨段祺瑞的直皖战争。

讲述:阮焕章 王崇英       记录:中流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创和全网营销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