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万象
更多
详细内容

奶奶庙

时间:2021-08-24     作者:保定老年网【转载】   阅读

      保定市东北郊,离城二十多里有个国公营,村前有座奶奶庙每年阴历三月初三赶庙会,可热闹了。说起这座奶奶庙的来历、还有一段动人的故事呢!

      相传在很久以前,保定府的南关有个大客栈,来往车马都在这里落宿,因此很有名气。店掌柜姓张,两口子身边只有一个闺女。店里雇着一个管账的先生、边管账,边照应客人。没想到这账房先生是个伪君子、行为不端,专爱拈花惹草,一来二去地跟掌柜的媳妇就勾搭上了。每逢掌柜的外出讨账或者办货,这两人准保聚到一块鬼混。天长日久,掌柜的女儿大了,这闺女出脱的又特别漂亮,谁见了都说好。

    这一天又逢张掌柜的外出,账房先生与老板娘鬼混过后,嬉皮笑脸地说:“你女儿长得太美啦!早把我的魂勾去了。怎么样,今儿个也让她过来,跟我玩一玩,好吗?”老板娘厉声骂道:"你这老不要脸的下三烂,占了我,还想占我女儿,门儿都没有。这话要让掌柜的知道喽,看他不敲折你的双腿。”

    账房先生心想,不来点儿横的肯定不成,立即把脸一横,说:"嘿嘿,我这个人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想办的事,那是非办成不可,告诉你说,这丫头的主意我是打定了,就是老板知道喽,我也本怕,反正咱们俩是一条线上的蚂蚱,跑不了我,也蹦不了你,看着办吧!"

    老板娘做梦也没想到他会说出这番话来,思前想后,没别的法儿,只好妥协说:"那你就掂量着办吧!女儿愿意你就去,不愿意我也没法。反正别闹出大事来!”老板娘的话等于给账房先生开了绿灯,他的贼胆更大啦!当天夜里,账房先生拎着把劈柴的斧子,悄悄地来到姑娘的卧室门外,“咚咚咚”,用手敲了下屋门,小声说道:“喂,孩子,还不快起来看看去,你妈病了,折腾得挺凶。哭着喊着地叫你哪!”

    姑娘一听说自个的妈病了,赶紧起来了。谁知屋门一开,账房先生一闪便挤了进来,回手又把门拴上了。姑娘一见就急眼了:"你,你要干什么?"账房先生冲姑娘嘿嘿一笑,说:“不干什么。想过来跟你玩玩。”“啊,你这个畜生!”姑娘的一句话没说完,这账房先生早上前双手抱起她就要上床。姑娘一看这个小子真对自己下毒手了,说什么也不从。一边抓一边咬,嘴里一边喊娘。

    账房先生冷笑着说:“喊娘,喊老天也不成。你娘她早就答应了,喊也没用。今儿个你从了我拉倒,不从,哼,我就一斧子砍了你。”

    这节骨眼上,姑娘哪听这套啊!为了保住自身的清白,还是拼命反抗,又踢又咬,账房先生见这闺女宁死不从,心里头也急了。屋里黑糊糊的,两个人摸着黑就滚到一块了。账房先生抡起斧子就砍,这姑娘伸手一挡,咔嚓!姑娘的手被砍掉一只,顿时血流了一地。这一来姑娘更红眼啦!抡起那只手就朝账房先生打去。这小子扬斧子一挡,得,姑娘的这只手又给砍掉了。只听“扑通”一声,她便倒在地上。账房先生一看,好梦没做成,闹出人命来了,也吓傻了。他赶紧把老板娘叫过来,一块商量办法。

    老板娘见女儿已死,哭喊着说:“都是你干的好事,你还我的女儿!”账房先生说:"事已至此,你哭也没有用,还是想办法处理尸首要紧。"“尸首往哪搁哟,我的脑袋都大啦!”老板娘哭着说。“我看趁夜深人静把她扔到府河里去算啦!咱再把现场收拾干净,谁都不知道,就是那老不死的回来,咱也不怕。老板娘说:“那他要跟咱要闺女呢?”“咳,咱就说前几天跟个住店的年轻小伙子跑啦!他上哪找去?就是他发现了尸首,不知谁杀死的,他也没辙。

    老板娘虽说心里疼得慌,可也干瞪眼,没辙,只好忍气吞声地说:"那就快点儿扔去吧!"

    账房先生慌手慌脚地用棉被包起姑娘的尸身,扛起来往外面跑。来到南关大桥上,双手一用力,“扑通”,就把尸身扔下府河里去了。

    姑娘的身子顺水往下漂流,也不知漂了多长时间,被伸到水里的树枝给挡住了。冷水一激,姑娘慢慢醒过来了。她咬着牙忍着痛,顺堤坡慢慢爬上岸来,爬一阵,晕过去,醒过来又爬,也不知爬了多久,终于爬进了一片枣树林子。树上的枣都红了!有的被风刮到地上。姑娘的肚子早饿了,想伸手拣枣吃,这才知道自己的双手被砍掉了。她真想大哭一场,但眼泪早哭干了。为了活命,她只好挣扎着用嘴拣地上的枣子。这片枣林是李庄村李财主家的。李财主家有位公子,十七八岁了,正在读书。

    这天早清儿,他到枣林里散步,走近林子,一眼看见了这位没有双手的姑娘,蓬头垢面,正趴在地上拣枣吃。他吓了一跳,战战兢兢地来到姑娘眼前,仔细一问,才知道姑娘的不幸遭遇。他同情地对姑娘说道:“你如信得过我,就先到我家去吧!我给你弄点儿吃的,看看伤。然后,你再想法报仇好吗?”

    姑娘处于绝境之中,还能说什么呢?只好点头答应下来。李公子把姑娘扶到他的书房之后,立时给她找药、治伤。又找来一身干净的衣服让姑娘换上。就这样,姑娘暂时在这儿住下来了。开头那几天家里人谁都没发觉。日子一长从公子的饭量上露馅了。姑娘的伤慢慢地好啦,饭量也加大了,俩人再吃一人的饭也不够了,于是李公子每顿都多打一份。家里人可就琢磨开了:不对呀!怎么公子的饭量突然加大了呢......后来,家人告诉了东家,东家没在意,公子他妈可就留上心了。就在一天吃晚饭的时候,公子他妈悄悄来到儿子的房门口,隔着门缝儿一看,屋里点着灯,有俩人正说话,说得还挺近乎。老太太的心里不由地沉了下来。她一气之下推门进屋,见椅子上坐着位如花似玉的姑娘,没有双手。自己的儿子正一口一口地喂她饭呢?

    这一下老太太可惊呆了,站在那儿都不会迈步了。李公子和姑娘一看老太太来了,也吓傻了。李公子急忙放下饭碗,拉着姑娘,双双跪倒在老太太面前。姑娘便一五一十地向老人哭诉了自己的不幸遭遇,请求老太太宽恕。老太太听完之后,觉得这件事关系重大,自己做不了主。于是便领着儿子、姑娘,一块回上房去见老东家。

    老东家一看姑娘这个惨劲儿,发了侧隐之心,不但答应把姑娘收留下来,还同意儿子继续照料她。

    姑娘身体复原之后,又显露出少女的丽质姿容。李公子和姑娘可说是患难之交,慢慢地就有感情了。老东家为了成全这一对恋人,就悄悄把姑娘送到外村亲戚家,又托媒人说亲,择了个吉日良辰,把姑娘明媒正娶地接过门来。自姑娘过门之后,小夫妻的感情别提多好了。李公子照样发奋读书,姑娘则每日起早贪黑,帮助公婆料理家务。李家的日子过得就跟火炭似的,兴旺极啦!一年以后,姑娘生了个大胖小子,把公婆乐得嘴都合不上了。也就在这一年,李公子进京赶考,谁想到啊,公子离家之后,一去就是一年多,音信皆无。偏偏在这节骨眼儿上,她的公婆又先后得了重病,久医无效,也相继离开了人世。这么大的一个家业,一下子全压在她一个人的肩上啦!

    虽说姑娘治家有方,把日子料理得井井有条,可丈夫总无音信,也不是长法呀!姑娘暗里下定决心,非亲自进京寻找丈夫不可,不找到丈夫,决不回来!这一天,她把家里的事情全都向管家交代清楚,自己带上盘缠,背上宝贝儿子就起程了。一路上饥餐渴饮,晓行夜宿。也不知在路上走了多少天,这天傍黑,光顾赶路错过了宿处,走到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荒郊野外,要是遇上个坏人可怎么办呢?

    这工夫儿子趴在背上一个劲儿哭着要吃的,可把姑娘急坏了。一抬头,哎,见前边不远有个灯亮,一闪一闪的。她急忙奔灯亮走去。来到跟前一看,是一座破砖窑。一位满头白发、身上穿着破衣烂裳的老太太正坐在小油灯下打盹,看样子像个要饭的,不管怎么说,有个人做伴儿就可以壮胆。姑娘忙向老太太施了礼,说道:“老奶奶,打搅您啦!"老太太慢慢睁开眼睛,说:“没什么,没什么,我是个要饭的,无家可归,就住在这里,你要是不嫌,就把孩子放下来歇敬脚吧!"

    姑娘嘴里连声道谢,蹲下身子把儿子放到地上,老太太见她没有双手,动作很不方便,就问起了她的身世。姑娘一五一十地讲了一遍,老太太边听,嘴里连说:“可怜!”

    这时,孩子也边哭边要吃的。老太太说:“我这儿还有要来的剩饭剩菜,你要是不嫌脏,我就给你们娘俩热热吃喽。”工夫不大,就给端过来一碗。小孩一见,就接过碗来吃。吃得别提多香啦!吃完又要了一碗。这一碗小孩没吃完,还剩下少半碗,这时候,姑娘可为难了,虽说自己肚子饿得也在叫唤,可这少半碗剩饭来得不易,自己又不忍心吃下去。要饭的老奶奶看出了她的心思抿嘴笑了笑,连着又给她盛了两碗,她全吃光了。肚里有了食,身上就舒服了。姑娘见要饭的老太太心眼挺好,非要认她作干娘不可。老奶奶说:“人家都巴结那有权有势的,你巴结我这要饭的老婆子有什么用啊?"姑娘说:“人不能没有良心啊!您在危难时接济了我,这大恩大德我一辈子也忘不了呀!”三说两说,干娘就算认了。老太太摘下头上的旧花头巾,送给姑娘:“给,这算干娘给你的见面礼吧!”“干娘,我有。你还是留着戴吧!”姑娘说什么也不要。老太太说:“拿着吧,这儿离京城还远,戴上它兴许对你有点用处。”

    姑娘见老人诚心相送,就接过来罩在了头上。她哪里知道啊,自打她戴上了这块头巾,她的模样可就完全变了。

辞别了老奶奶,娘儿俩继续赶路。走着走着,来到一条大河旁边。她把孩子放下来,想歇歇脚,喝点水。她来到水边,蹲下身子,忽见水里映出个老太太的影子。她觉着有点怪,回头看看,身后又没人。这才明白是干娘送的那块头巾起的作用。可没有手怎么捧水喝呢?她蹲在那儿正在发愁,忽然看见上游漂过来一个小瓢,正冲着她漂来。她伸出胳膊往怀里一搂,怪啦,这小瓢一下子长到手腕上了,立时变成了一只手。这一来她可高兴了,心里说:要是再漂来一只小瓢该有多好啊!她正想着,忽见上游又漂来一只小瓢,她忙着伸出另一胳膊往怀里一搂,嘿,立时又长到手腕上,变成手啦。到这会她才明白了,原来自己的干娘,是位救苦救难的活神仙哪!

    有老奶奶送的那块头巾,这娘儿俩很快到了京都。向人一打听她的丈夫,都说中了头名状元,她心里别提多高兴了。她急忙找到状元府第,很快见到了自己的丈夫。可她丈夫一看是位乡下老人,便问道:

“这位老人家,您从乡里专程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吗?”她听丈夫问得可笑,立即从头上取下那块头巾,笑着问道:“你再仔细看看,我到底是谁,认不认识?”“啊?!”丈夫仔细一看,大吃一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刚才还是位老太太,怎么转眼之间变成了自己的娇妻呢?““你的双手......”她这才把家中的变化从头到尾,学说了一遍。丈夫听罢,搂住妻子不由抱头痛哭起来。然后,李公子又向妻子说明自己因得伤寒,重病在身,如今病体尚未恢复。误会解除,夫妻团聚。公子立时上本,告假回原籍祭祖,找仇人报仇,找恩人报恩。那个杀害姑娘的账房先生被斩了。姑娘的母亲也因丑事败露没脸见人悬梁自尽了。

    夫妻二人又到破窑中去接老奶奶,老奶奶早不见了。只有那堆烧火热饭的柴灰依然存在。为了报答老奶奶的恩德,他们在破窑旁边修了一座奶奶庙,塑了奶奶的金身,四季供奉。这就是国公营村的奶奶庙。从此以后,这座奶奶庙多少年来一直香火不断,直到如今。

讲述;齐振和 

记录:张体才 任宝常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创和全网营销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