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史万象 >>史海钩沉 >> 赵振武:智取南店头日军炮楼
文史万象
更多
详细内容

赵振武:智取南店头日军炮楼

时间:2021-08-20     作者:王广庆【原创】   阅读

微信图片_20210820082107.jpg

赵振武(1923.1-----2003.8),河北省唐县人,1940年3月入党,1940年10月入伍。历任副班长、排长、政治指导员、政治教导员、兵役局副政治委员、县武装部第二政治委员、政治委员等职,副师职待遇,行政14级。1977年9月离职休养。抗日战争时期,参加了百团大战,反扫荡、反封锁战斗。解放战争时期,参加了清风店、石家庄、新保安、太原、大西北等战役战斗。抗美援朝战争时期,参加了第五次战役。先后荣获独立自由奖章,三级解放勋章,解放东北、华北、西北纪念章,人民功臣章,朝鲜三级国旗勋章,抗美援朝纪念章,1988年被授予独立功勋荣誉章。

唐县南店头日军炮楼,距离县城12华里,属于唐县平原七区20个炮楼之一,他与礼泉村、田辛庄、娄高和村、北都亭村等敌炮楼连成一片,敌人扼守炮楼据点,妄图以梅花桩式的铁臂合围战术,对我山区根据地实行封锁和突袭。敌人在这一带烧杀抢掠,无恶不作,这里一时成为“抬头见炮楼,出门过壕沟,无村不带孝,到处是狼烟”的恐怖世界。

我唐县支队和区委领导共同研究认为,南店头是我平原通往山区根据地的必经之路,必须设法拔掉这颗钉子,打破敌人的封锁,才能有力地打击敌人。

要拔掉这颗钉子,如同虎口拔牙。因为该炮楼四周全是开阔地,加上炮楼周围设有鹿砦、壕沟、铁丝网和吊桥,敌人居高临下,易守难攻。抢攻的话会给我们的部队造成很大伤亡,而且没有成功的把握。所以,经研究决定,只能智取,不能强攻。战斗方案确定之后,便通知南店头村的“日军联络员”李福子,娄高和村的“联络员”娄科尔,宗高河村的“联络员”王银登,西高和村的“联络员”张洛义,进行了周密的安排,具体分工,各负其责。他们四人表面上是日军的“联络员”,其实是我们的联络员。他们听从了安排,表示不怕牺牲,坚决完成这次党交给的战斗任务。

    1943年阳历82日,骄阳似火,天气十分炎热,夜里又下了小雨,地皮很潮湿,我支队一百多人分三个方向,按照预先指定的位置,拂晓前进入青纱帐,埋伏在离炮楼50米的庄稼地里。两米高的玉米棵子,为我军这次战斗起了很大的隐蔽作用。一小队埋伏在炮楼以东,三小队埋伏在炮楼以南,二小队埋伏在炮楼的西北方向,形成对炮楼合围的态势。当时赵振武任二小队队长。 支队长钟天法同志是这次行动的总指挥。他们俯卧在玉米地里,手里紧握着武器,虽然天气炎热,地下蒸着,上面烤着,衣服被汗水湿透了,口喝难忍,但他们顽强的坚持着,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消灭鬼子,端掉炮楼。从天刚蒙蒙亮,一直坚持到午后两点多钟左右,同志们焦急而又耐心的等待着战斗的信号。

阳历82日,正是农历613日,是当地农民祭龙王求雨的传统节日,又是娄科尔为干儿子(日本大岳之子)过生日的一天。这天上午娄科尔、王银登、李福子三个人,分别代表三个村庄,各自带上酒、猪肉和活鸡,分别在不同的时间进入敌炮楼。鬼子听了他们的来意后,没有看出破绽,看见酒肉自然也很高兴。然后,联络员们和鬼子一起进了厨房,杀鸡、炒菜、做饭。鬼子表面上和他们一起吃饭,实际上也在监视他们。忙了一阵,开饭时间到了,因为是给鬼子的儿子过生日,饭菜很丰盛,鬼子们高兴极了,也放松了警惕,一个个赤着背光着头,穿着拖板鞋,围着饭桌吃喝起来。王银登、李福子假意殷勤的分别给鬼子端菜倒酒,娄科尔趁着鬼子大吃大喝之机,拿着一只卤鸡,提着一瓶酒,急忙上了炮楼。李福子也随后跟了上去。进了炮楼,他们把上炮楼的吊梯挂了起来,堵死了下边敌人进往炮楼取枪的必经之路。娄科尔从炮楼内二层、三层一直爬到顶端,放哨的鬼子不让他上来,他就拿起鸡向鬼子示意,鬼子见了卤鸡哪有不吃的道理,鬼子中计了。娄科尔趁鬼子不注意,右手挥起酒瓶砸在鬼子头上,但没有打中要害,鬼子向娄科尔扑了过来,两个人抱在一起滚打起来,娄科尔缺乏经验反被鬼子压在下面掐住了脖子,在这危急时刻,娄科尔揪下了鬼子挂在腰间的手雷,向鬼子身上砸去,鬼子见势不妙,放开娄科尔,拼命往下层跑去,娄科尔顺势将手雷抛向鬼子,轰的一声巨响,没炸着鬼子,娄科尔被震昏了过去,这时李福子刚上到顶层,就立即拿起长枪连放三枪,发出战斗信号。枪声就是命令,支队长钟天法立即命令司号员吹起了冲锋号,一阵杀声,我支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向炮楼。惊恐万状的鬼子从厨房跑出来,仓惶中,跑到炮楼去拿枪,可是吊梯早已被提到顶上,死死堵着上炮楼的门,小鬼子蹦起来也摸不着吊梯。这下鬼子吓得慌了手脚,有的往厕所里钻,有的跑回厨房钻到桌子下面,有的哇哇乱叫,顿时乱作一团。

王银登同志负责放下炮楼外壕沟吊桥,接应部队进入炮楼。他一见同志们赶到,就迅速放下吊桥,一个鬼子从后面把他抱住,两人滚打在一起并滚下了壕沟,赵振武带领小队同志们和一、三小队一起,从不同方向迅速冲进炮楼,立即行动,有的制服鬼子解救王银登,有的抓俘虏,有的搬来梯子靠在炮楼前门劈开吊梯,冲上炮楼顶端。赵振武发现娄科尔身负重伤,急忙把他背下炮楼。张洛义带着民兵、抬着担架正好赶到,赵振武把娄科尔交给他们,又马上返回炮楼和大家一起进行紧张的搜捕。这些狼狈不堪的小鬼子拼命挣扎,终因大多数拿不到武器,没多长时间就被我军一个个制服,举手投降了。除了打死的,在清点俘虏时,发现少了一个日本兵,大家重新搜查都找不到,最后从厕所中搜查,才发现大粪缸里露着一个圆溜溜的光头,赵振武一声大喊,吓得这个鬼子不得不从大粪缸里钻出来。这次战斗除活捉七名日本鬼子,其余的敌人被全部歼灭,无一漏网,整个战斗共用了十几分钟就结束了,最后一把火点燃了炮楼,用一条绳子把小日本鬼子捆成一串,迅速撤离战场,向根据地转移。

大白天智取南店头炮楼,活捉了日本鬼子,给唐县各据点的日军以极大的震慑。不但沉重地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也打开了我军通往山区根据地的必经之路,大家欢欣鼓舞,更加信心百倍的和日本鬼子决战到底。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创和全网营销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