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涉老政策 >>政策法规 >> 重消息!三次分配来袭!不懂回报社会的高收入群体,危险了
政策解读
更多
详细内容

重消息!三次分配来袭!不懂回报社会的高收入群体,危险了

时间:2021-08-19     作者:保定老年网   阅读

   最新的中央财经会议把共同富裕正式提上了日程。

  从精准扶贫、打造浙江共同富裕示范区,到最近整治教培产业、打击平台垄断、严控房价上涨,再到鼓励三孩子政策,这一系列操作预示一个新阶段的到来。

本次财经会议强调,共同富裕是全体人民的富裕,不是少数人的富裕,也不是整齐划一的平均主义,要分阶段促进共同富裕。

会议提出要加大税收、社保、转移支付等调节力度并提高精准性,扩大中等收入群体比重,增加低收入群体收入,合理调节高收入,形成中间大、两头小的橄榄型分配结构。

对于高收入,要加强对高收入的规范和调节,依法保护合法收入,合理调节过高收入,鼓励高收入人群和企业更多回报社会。

  划重点:第三次分配,鼓励高收入人群和企业更多回报社会

什么是第三次分配?初次分配追求效率,让一部分人先富裕起来;二次分配要讲公平,政府利用税收等手段来帮助弱势群体,建立公平有效的社会保障体系;三次分配要讲社会责任,富人们应当在自愿的基础上拿出自己的部分财富,帮助穷人改善生活、教育和医疗的条件。

信号明确,就看执行。

u=2215868443,3393615874&fm=253&fmt=auto&app=120&f=JPEG.JPG

1、近日,摩根士丹利投资报告提出,中国正在重置其经济底层逻辑。

“我们正站在中国经济和资本市场一个重要的转折点上。新目标带来的经济底层逻辑的重置以对互联网巨头监管为标志,中国正在转换经济发展的底层逻辑:从增速优先转向兼顾公平。“

从增长优先到兼顾公平,也是本次财经会议的潜台词。

过去数十年被证明成功的财富密码必然调整,过去赚快钱的神话也将一去不复返了。

软银集团孙正义这些年在中国赚了多少钱?恐怕是千亿数量级的,仅投资阿里巴巴一项回报就超过千倍。但最近中国打击平台经济之后,重仓中概股的软银股价跌了三成!

当年“中美国”概念的发明者尼尔·弗格森最近对华尔街发出狠话:对中国的一切都要重新认识,重新评估。他警告,不迅速改变这种认知,最后受到伤害最大的就是你们!

资本是最聪明的,也是最狡猾,春江水暖鸭先知,但软银这次却没及时读懂中国政策的深意。

无疑,这个新阶段中国底层逻辑将再重置。什么叫底层逻辑?不忘初心、脱虚向实、打击垄断、注重公平。

请看一组数据:

2020年,华为净利润为646亿元,纳税1010亿。

2020年,阿里巴巴净利润1404亿元,纳税366亿元。

2020年,腾讯净利润1598亿,税收200多亿。

在2020年研发投入上,华为投入费用为1418.93亿元,阿里巴巴为572.36亿元,腾讯为545亿元。

不难判断:支持谁,监管谁,一目了然。

2、要扩大中等收入群体是本次会议的另一个重点。

中等收入群体的扩大,应该是靠市场机制运作,还是政策干预?有待观察。

据乐观的预测,未来十年,中国的中等收入群体(注意,是”群体“而非”阶层“更非”阶级“)规模将从当前的近4亿人口翻一番达到8亿。好吧,值得期待。

而眼下中国经济虽然控制住了疫情、领先他国一个周期、出口形势一片飘红,可居民消费还是起不来。

消费没起来,企业没钱赚,就业压力就加大,经济发展转轨遇阻……叠加外围环境变化,这些不利因素影响最近以来的股市。

促销费、稳就业是当务之急,而建立中间大、两头小的橄榄型社会是远期目标。

预计不出一两年,中国将超越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大消费国。

中国的房地产、汽车、家电等领域的市场规模已经超过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大市场。下一个重点突破领域是服务类消费领域。

据预测,未来机构化的服务(教育,集成平台,医疗保健,养老服务,医疗保险,供应链管理),智慧生活(数字化物业管理,智能家居,和电动汽车),生活体验增强服务/产品(情感伴侣类,比如宠物,玩具,康复医疗服务,服务机器人,和社交平台)会有稳定和快速的增长。

据其研究,到2030年,人口分布最集中的两个年龄段分别是35到44岁和55岁以上,这两个年龄层也恰好是可支配收入最高的两个年龄段。

从消费行为角度看,35到44岁人群的主要消费支出集中在家庭需要,而55岁以上则主要是老龄化和退休人群。

但这两个年龄层正是60后、70后、80后,而嚷嚷”躺平“的则是90后、未来的00后。那么问题来了,中等收入群体后备军都”躺平“了,如何实现规模翻倍?

3、让年轻人有钱,让年轻人消费,让年轻人有晋级空间,才是经济发展的大问题,也是兼顾公平与效率的重中之重。

因为年轻的劳动者或打工人,也是消费者,是消费潮流的引领者。如果最前卫、最勇敢的消费者没有钱了,90后、00后劳动者挣不到钱无法消费了,企业的产品也卖不出去了,经济发展也难转换轨道。

很显然,至少房价严重阻碍了这个循环链,因为它抽干了消费者的消费能力。还有大平台垄断,遮蔽了新生力量的成长空间,也是另一大阻碍。

可喜的是,中国信守了全面消除贫困的诺言,创造了人类减贫史上的"奇迹"。这次把共同富裕正式提上了日程又将取得什么样的成果,我们拭目以待。

据统计,几十年来,除了富裕阶层以外,其他群体的收入增长速度都很缓慢。

所谓“K型分化”表现在资产方面,就是人工工资的增长,远低于股价和房价等资产价格的增长,比如房价增长30%,最低工资只是从14块增加到15块,于是打工族只有躺平。

打破两极分化的社会政策应该怎么办?无非是,抑制房价过快增长,增加企业所得税和个人资本得利税。实际如何,走着瞧吧。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创和全网营销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