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史万象 >>史海钩沉 >> 英雄王宪的传奇故事
文史万象
更多
详细内容

英雄王宪的传奇故事

时间:2021-08-05     作者:保定老年网   阅读

拔掉西大园据点

   1943年5月,晋察冀八路军一分区侦察连的战斗英雄王宪,因右臂负伤,暂不适合主力野战部队的工作,奉命调往保(定)满(城)支队,担任一队队长。当时分区杨成武司令员号召军地武装,在保满地区打“小歼灭战”和“拔钉子”等战斗,不断扩大解放区和游击区。经过支队党委扩大会议反复讨论,决定进行化妆突袭,以少胜多,先拔小而弱的据点。

   第一次化装突袭的对象,选定了保定西郊西大园据点。经过侦察后,农历八月十四大清早,王宪一行五人由水碾头村出发。王宪扮成一个小地主模样,穿一件毛哗叽夹袍,手里提着一只空酒瓶,其他人也化了装,夹杂在进城的人流中,向西大园据点的栅门走去。

   中秋的早晨,有点薄雾,王宪他们走到离西大园据点棚门大约五十米的时候,看到敌人哨兵嘴上叼着香烟,身上披一件棉大衣,懒洋洋地拉开两扇大栅门,接着便开始检查行人。王宪大摇大摆地走到敌哨兵跟前,哨兵见他穿着打扮与众不同,立即满脸堆笑地问:“先生这么早进城,是买过节的东西吧!”王宪一边儿笑着应酬,一边儿从口袋里掏出一包金枪牌香烟,抽出一只递过去。同时,王宪那锐利的眼光中,扫看着哨兵的武器在什么地方。原来,这个敌兵的步枪倒挂在右肩,外罩破大衣。所以看不见他带的武器。王宪在和哨兵搭话的空儿,看到敌人住处非常安静,估计敌人可能在睡回笼觉。回头一瞅,身后四位同志也跟上来了,说时迟那时快,王宪把酒瓶猛地朝地上一摔,紧跟在身后的侦察员周小行忽地扑上前,一个锁喉动作,敌哨兵连哼都来不及,就上了西天。王宪让周小行留在栅门,瞭望敌情,把守退路。他率领另外三名侦察员飞速冲进敌人住处。一屋子的敌人正在死睡,有的还打呼噜。王完他们疾步向前,先把敌人的武器从枪架子上取下,桌子上的电话也拿下来。王宪大喝一声:“八路来了,缴枪不杀!”敌人从梦中惊醒。纷纷举手投降,王宪命令三名侦察员把敌人押出房外,他将激获的三箱子手榴弹搬到房顶,把房中可以燃烧的桌、椅、凳、被、褥等,堆在一起点着,一会儿,连烧带炸,据点成了火海。这时房外的敌人经简短教育早逃散一空,王宪等五位英雄,带着缴获的武器及时撤离了西大园。

u=309482895,1330428184&fm=26&fmt=auto&gp=0.jpg

巧打伏击战

   经侦察,王宪他们发现马厂据点的敌人,经常以一小队的日伪军兵力到满城领给养,由马厂到满城之间,有条一亩泉河,河上有一座月亮桥,是敌人来往保定满城南奇村村西的必经之路,这处咽喉要地,对潜伏非常有利。

   农历十月,已是初冬,王宪率领的部队于天亮前进入了月亮桥周围的伏击阵地,天大亮了,路上行人稀稀拉拉,乡亲们的稻草帮了大忙,战士们钻在稻草中,纹丝不动。

   大约吃过早饭的时候,仍看不见敌人的动静。战士们有点着急,又忍耐了一会儿,敌人才沿着公路露头儿了,这是一个小队的兵力,队形不整,少数鬼子也把握不住大多数伪军狗子。有的吸烟,有的唱小曲,有的说笑打闹,一窝蜂似的。当敌人进入王宪他们的伏击圈时,只见王宪把手枪“砰”的一点,一个鬼子,就倒在地上。于是,密集的火力网发威,敌人被突如其来的枪弹杀死了一大半,其他敌人见势头不妙,赶紧卧倒在公路两侧,头也不敢抬。有几个鬼子想动,先叫他们见了阎王,接着有的举手喊投降,有的脑袋扎进稻草里,只露屁股在外面,可笑极了。总共二十多分钟,就胜利地结束了战斗。

智夺沈庄炮楼

   经过支队作战会议研究、沈庄炮楼应尽快摧毁,一是这里的敌人都是市郊警察、只会敲诈勒索,不会打仗:二是这个地方是保定到满城北部地带的主要通道,拔掉它,保满支队和民兵便可直逼保定城,便于开展市郊工作,三是能更好配合我八路军主力在山区反扫荡,更有利牵制敌人。这次搜毁沈庄炮楼的任务又落在了英雄王宪身上,支队首长们命王宪负责战斗的组织指挥。

   王宪挑选了七位侦察员,让他们依照自身的相貌、年龄、身材等特征。在乡亲中借用合适的衣服鞋林,和便于作战的各种用具。要求贴切自如,得心应手,借用后,还进行了实战演习。王宪他们经侦察得知,进山扫荡的日伪军,在保定征用了很多民工,有的不小心误踩我民兵理下的地雷被炸伤,有的生了病不能随军,于是,就得用门板将民工抬回保定,或用马车拉回保定,这样一来,就给王宪他们提供了化装改扮的机会。王宪安排四个同志抬门板“担架”,都是像模像样的民工,一个由侦察员假扮的民工躺在担架上,把冲锋枪放在被子下面。王宪扮作民工的长辈,提一把茶壶走在担架前头,以摔茶壶为暗号,还有两位侦察员份作粮贩子。一个推车,一个拉车,把冲锋枪放在粮食口袋里,时间选在了下午五点,这个时候是人们回城的时候,好“蒙混过关”

  沈庄炮楼的敌人,都是年岁较老的警察,老奸巨猾、炮楼工事很坚固,主炮楼周围是环形深沟,里面有水,能没过膝盖,还钉有梅花桩,只设一座吊桥作为进出的通道。这吊桥通常是晚上七点吊起来,早上七点又放下来,吊桥的收放点儿是这次战斗取胜最重要条件。

   农历十月下旬,一天下午的四点多钟,王宪他们按预先安排由曹庄出发,五里多地,走了近一个小时。四个人抬着一个"病人”,非常吃力,抬担架的人,虽说都是彪形大汉,也累得汗流满面。当接近炮楼时,只见沟内土围墙上面坐着四个伪警察在聊天,桥头有一个警察正在东张西望,当担架抬近吊桥时,这个警察问:“怎么回事?”王宪上前说:“他给皇军出伏,在山里得了重病,眼看快不行了,不得不接回来。”说着掏出一包香烟送给了他。那伪警察当下就笑着说:“干脆把抬的病人放在这儿歇歇再走吧,怪累的......”他这一说,正合王宪的心意,王宪回头一看,后边的人也全上来了。

  说时迟那时快,王宪将手中茶壶“叭”一下摔得粉碎,伪警察还不知怎么回事,王宪已将他打昏,夺过了步枪,冲上吊桥。担架上的“病号”及抬担架的人抄起武器,一直冲进了炮楼,两位“粮贩子”,也冲进敌人的住处,毫无防备的敌人,吓得丢了魂儿,都趴在地上磕头求饶。王宪他们一枪未发,就打了一个化装奇袭的歼灭战。战斗结束后,附近村子的群众,立即拿着工具,赶着马车,推着小车,飞快地赶来。拆房的、填沟的、拉东西的,从黄昏到第二天天不亮,把一个铁桶般的据点,扒得干干净净。上午九点,鬼子一个中队和部分伪军赶来支援时,只好望着摧毁的废炮楼哀叹!

讲述:赵子全  杨全 

记录:赵忠义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创和全网营销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