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史万象 >>国学文化 >> 晚夏早秋诗五首:一片初飞叶报秋
文史万象
更多
详细内容

晚夏早秋诗五首:一片初飞叶报秋

时间:2021-08-04     作者:保定老年网【原创】   阅读

  在古老的农历节气里,秋天的确是快来了。

  凉风有信,或者你不以为意,但却是古人,对秋的感知。

  对,出门看到林荫道上,有杨柳焦黄的落叶,仰头看去,那柳树是没有从前稠密,阳光穿过树荫,竟然有那么一点疏朗的气质。一叶报秋,忽然有了一点秋的明丽的诗意。

“清秋时节近,分袂独凄然。

此地折高柳,倚门听暮蝉。

浪摇湖外日,山背楚南天。

空感迢迢事,荣归在几年。“

唐·朱庆馀《夏末留别洞庭知己》

  酷暑让人集中在身体的烦躁和调适上,往往有苦夏之说。尤其是36度以上的高温天气,人很难大方顾及身外的感受,甚至就地避暑,度过最炎热不适合出行的时段。

  但是,如果气温略略回落,人在舒爽的同时,马上会考虑下一步的人生计划和行程。因为岁月匆匆,时光一页页翻过,会激起人的焦虑。

  这个夏天,朱庆馀滞留在湖南洞庭湖,但是凉意一起,他就要离开了。人生实际是贪恋安稳和情谊的,那陪你度过苦夏的朋友,挥汗如雨中的互助,比起春花秋月的浪漫更有人生最朴素的真实和厚重,然而却不得不分离。

  两个人在洞庭湖边走着,在唐朝,这里有码头,是重要的水路驿站。

  黄昏时候,湖风阵阵,形将开船。

  马上就是立秋了。分手的时候,虽然微笑,但是内心是怆然的。因为我们都舍不得。你在这里微笑着折了一枝杨柳,是愿望我平安,但是我知道你一个回到家中,一定不习惯有我的日子,因为没有人和你一起在蝉声里说话纳凉。

  而这黄昏的水浪,让斜阳朦胧,远山暮色。我去往水天无边的未来,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回到这里。

  古代的交通没有当代便利,有些人一别就是一生。但我喜欢唐朝人的态度,正是未来无期,才分外珍重友谊,尽心当下。

"一别同袍友,相思已十年。

长安多在客,久病忽闻蝉。

骤雨才沾地,阴云不遍天。

微凉堪话旧,移榻晚风前。"

唐朝杨凝《晚夏逢友人》

唐朝的交通水陆发达,但是赶不上唐朝人的相思和淳朴。上文说到,有些人一别会一生,但是人生路上,总会有很多传奇。

古人游历,也颇辛苦,只是避开最不合适人出行的酷暑几日,略有微凉,就和当代人一样,要去谋生谋职,所以出行不一定是在凉秋。

这不夏天还没有过完,北漂在长安十年的杨凝,就迎来了故人。想必他风尘仆仆,汗流浃背,在夏天里也赶船赶路,于夏末来到长安。

老乡见老乡。杨凝正生病。看见故乡知己的到来,那感动和兴奋简直难以言表。

更现实更感动的是什么呢。朋友来的时候正下着雷阵雨,天气不好,时雨时晴,对于客人来讲,这种天气是非常难受的,但是对于病中的主人来讲,雷雨带来的凉风,所谓故人清风至。是要有多么深厚的情谊,才会在这样的日子登门拜访,无论客人是落魄还是富贵,都证明两个人的友谊之深,风雨无阻。

两个人有说不完的话,就着窗外的微雨,话着从前事,家乡人,这还不够,主人将大床榻都挪动了,移到有风的窗前。带着病的他和客人入夜深谈,让凉风沐浴着主客身心。

要知道,主人一直生病,且久病。他的身体可能不适合吹风,但故人相见的兴奋,让他快乐的同时,更愿意营造对客人体恤。

这首诗里有浓浓的人情味,这天凉不是辛弃疾的好个秋,是实在的人生友谊的好秋啊。

”半世天涯倦远游,还乡不减旅人愁。

数声相应鸠呼雨,一片初飞叶报秋。

山坞风烟僧院路,河梁灯火酒家楼。

绝知雪鬓宜蓑笠,分付貂蝉与黑头。"

宋朝陆游《夏末野兴》

一个刚毅的人往往性格激愤,很难长寿,但是陆游是个例外。他性格刚烈执着,在没有抗生素的宋朝活了85岁。且他一生颠沛寻求爱国,晚年归隐家乡仍旧梦想杀敌。

除了他可能有长寿的基因遗传,陆游的长寿在于他经常户外运动,保持乐观的精神和体魄,消解人生各种不如意,转化成一种坚韧的动力。

比如回乡之后,他经常去附近的山野行走散步,抒发情怀,观察景色,强壮体力。

这次又是在夏末之时,去附近的山林,直到夜晚才回来。

虽然他说自己半辈子行走天涯,已经厌倦了远游,但我觉得他习惯了在路上。也许只有流动的风景和略艰苦地行走,才能让他有笃定感吧。

户外行走,正是风雨多变的夏末,比如时有山鸟鸣叫在雨前,铁定哗啦啦一阵雨来。而山林落叶先知秋,一阵风来,那柳树槐树的黄叶,有的已经开始凋零飘飞。

这个一片叶报秋,用得极其准确。立秋虽然以梧桐落叶为标志,实际有些树木因为植物特性不同,在夏天的高温高湿下盛极而衰,提前进入它们自己的秋季,比如我看到的柳树。它们提前报知秋天的来到啊。

我喜欢陆游的真实,他的诗是可以当真实的游记来看的,比起闭门造车的许多诗人,他的诗有着真实细腻的气质。

在僧院里逗留,在黄昏里下山,在灯火酒楼的桥边,这时还飘着小雨。

他雪白的头发上带着避雨的斗笠,这是乡村朴素的打扮。他调侃一句,我的头发都白了,那些锦绣华丽的官帽,就给年轻人戴吧。

实际我佩服陆游的是他放弃晚年优渥的养老生活,执意像普通农民一样,草屋耕田,雨笠烟蓑,过得清贫。但是他和其他人不同在于,他主动乐于享受这种生活。

大约命运也是因为他如此艰苦而豪迈,特地许了他高寿。

”芙蓉城下六月秋,最好雁湖湖上游。

周遭一机云锦烂,并与老仙共(供)唱酬。“

宋程公许《范石湖东归过乡国,名之芙蓉城余以季夏来游适》

这里的芙蓉花不是荷花,是木芙蓉。这里的芙蓉城是指四川成都。程公许四川人,和诗人高官范成大交好,范成大有次路过成都,程公许就为他推荐成都的美景美色。特地说,晚夏六月来最合适。

这成都自古就叫芙蓉城,因为木芙蓉在晚夏花开满城。木芙蓉是秋花,而成都的六月也清爽如秋,你来成都,最好去雁湖,因为雁湖四周都是巨大的木芙蓉树,临水照花,如同云霞灿烂。

你驾着船在湖上,那是如同神仙在仙境里呀。

”振袂芙蓉城里游,香风十里劝人留。

瓦盆最恨廉泉陋,归与夸张定自羞。“

宋诗人程公许的《范石湖东归过乡国名之芙蓉城余以季夏来游适》

你进入晚夏的成都,芙蓉满城花开,香风十里,那是最适合人居住的地方。

这里地气丰茂,草木繁荣。

那芙蓉花岂能在瓦盆里生长,那岂是小家气的泉水所能滋养?

老范,我估计你看了这满城芙蓉花,就不想另外找地方了呀。

木芙蓉原本产自湖南,树木高大亲水,花像荷花,盛开在晚夏和秋季。五代后蜀皇帝孟昶和妃子花蕊夫人酷爱木芙蓉,将四十里成都遍种木芙蓉,花开时节,满城锦绣,所以成都有芙蓉城和锦官城的别称。

从这首诗可以看到宋朝的成都,保持着广泛种植芙蓉的地方特色。而这片地方的秋天,也特别妩媚清丽和绚烂。

晚夏,渐渐能感知越来越近秋的脚步,但是这一时期,凉爽和明花同时,有着秋来的凉意,也不乏秋花的华美,是清酒,是相思,是微笑着的情谊。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创和全网营销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