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史万象 >>史海钩沉 >> 难忘重创日军的雁宿崖、黄土岭战斗(下)
文史万象
更多
详细内容

难忘重创日军的雁宿崖、黄土岭战斗(下)

时间:2021-07-19     作者:王广庆【原创】   阅读

雁宿崖之敌被全歼的第二天,住张家口的蒙疆屯驻军最高司令兼独立第二混成旅团旅团长,号称“名将之花”的阿部规秀中将,听到迁村大队全军覆灭的消息,恼羞成怒,率领日军1000多人,出动卡车几十辆,取道涞源,直扑雁宿崖。日军每次遭到歼灭性打击,总要重整兵力进行报复。因此,军区命令部队立即脱离战场,分别隐蔽,待机再战。

日军于4日夜到达雁宿崖村。军区司令员聂荣臻、一分区司令员杨成武,决心发扬连续作战的革命精神,准备给这个“名将之花”来一个下马威。

11月5日,敌人大队人马从涞源出发,骄横不可一世的阿部规秀,凭着精良的武器和“武运长久”的军国主义信条,根本就没有把“土八路”放在眼里,竟然沿着迁村大佐的老路,骑着高头大马晃悠悠的一路走来。清晨,日军进至张家坟一带,游击第3支队、第1团各以一部节节抗击诱其深入;第25团、游击第3支队各一部,前出至涞源城东五回岭、浮图峪,城西灰堡、石佛袭扰和迷惑日军。当晚,日军主力进至司各庄等地,扑空后即大肆烧杀抢掠。当敌人刚进至白石口时,早已埋伏在那里的以曾雍雅为首的游击支队便开始与敌人接触,采取忽而坚决阻击,忽而大步后退的战略战术,巧妙的紧紧的牵住了阿部规秀的鼻子,将它向银坊方向引进。次日,急于找我主力决战的敌人,又在一团派出分队引诱下进至黄土岭、上庄子一带,钻进了我军的包围圈。

11月6日,敌人倾全力沿着崎岖的山路继续向司各庄、黄土岭方向进犯。同时,出动飞机轰炸侦察。杨成武决心于黄土岭东北上庄子至寨头之间狭谷伏击日军。遂以第1团及第25团一部并加强第1军分区炮兵连占领寨头东南、西南高地;第3团占领上庄子东南高地;第2团占领黄土岭东北高地;特务团由神南庄北进,从黄土岭东南方向加入战斗。

c4ca7d35fa1587deef8ba9e80b2113b_看图王.jpg

黄土岭位于涞源、易县交界处,往东到上庄子是一条五里长的山谷,像一条长形的口袋,敌人向东运动时,我军也开始运动,伺机攻击。6日傍晚,敌人进入司各庄、黄土岭一线,我军随即决定:如敌人第二天继续向黄土岭以东前进,就利用有利地形全线出击。于是,杨成武命令集结在的煤头店一线的第一团和第25团一部迅速占领附近阵地,卡住敌人的去路;第二团尾随敌人,待敌进入黄土岭后,由西向东出击;位于大安的三团占领黄土岭、上庄子以南高地侧击敌人;第120师特务团急速赶到第三团所在的位置,准备投入战斗。我军一夜之间完成了对敌包围。当夜,日军发现黄土岭西北有八路军部队活动,感到有被围歼的危险。

11月7日清晨,阴雨绵绵,敌人主力由黄土岭出发,沿山沟向东蠕动,直到15时,才全部离开黄土岭村,就在这时,我军发起战斗。我第一团,第25团一个营迎头痛击行进之敌,第二、第三团分别从西南北三面包围,展开猛烈攻击。敌人受到突然打击,急忙抢占上庄子村东北山头,并向我阵地反扑,企图冲出包围,双方展开了山头争夺战。中午,第一团突然“失踪,”疲惫不堪而又迷失方向的敌人便孤注一掷,继续向东开进。妄图直捣一分区所在地。下午3时,正当敌人大队离开黄土岭,其先头到达寨索村附近时,埋伏在那里的第一团、第25团突然开火,从正面堵住敌人的去路。与此同时,第二团、特务团和第三团,也从北、西、南三面合击过来,上百挺机关枪突然开火,打得敌人鬼哭狼嚎,人仰马翻。黄昏时分,阿部规秀企图乘夜幕来临之际,从第二团附近冲破缺口,逃回涞源。第二团政委黄文明早料到敌人的计谋,他坐镇二营,当阿部规秀刚接近二营阵地时,各种火力一起开火,敌人猝不及防缩了回去。为了更多地杀伤敌人,第二团趁势组织七、八连反冲击,黄文明刚下命令,早已箭在弦上的七、八连蜂拥而下,冲入敌群又给敌人以严重杀伤。

691e790a4323e0dc9e66898fa5116fc_看图王.jpg

阿部规秀

阿部规秀遭此严重创伤后,一时成了没头的苍蝇,到处乱碰乱撞,当他们跌跌撞撞的来到三营阵地前沿时,三营长陈志辉见敌立足未稳,大喊一声:“为人民立功的时候到了,同志们,冲啊!”便一马当先冲了下去。九、十连官兵紧跟陈志辉冲了过去。突然,连长祁振东负伤倒了下去。“跟我上!”指导员杨文宽立即跑在官兵的前面。这时,十连班长申国祥中弹倒下,肠子都流了出来。“来,我背你!”卫生员王荣森急忙给他包扎要背他下山,“不要管我!”申国祥断断续续地说,“你,你们快冲,决不能让敌人逃、逃出包围圈。”

霎时,各团炮兵营的炮弹一起向日寇的头上倾泻,敌人成了热锅上的蚂蚁,滚的滚,爬的爬,一片混乱,只炸得敌人血流成河。

在战斗进行的十分惨烈的时候,聂荣臻要求杨成武调整部署,不能让敌人跑掉。杨成武立即向战场发出命令,并且把军分区的迫击炮营也掉了上去。

炮兵连上去后,恰好第一团团长陈正湘(后任64军前身晋察冀军区四纵队司令员)、政委王道邦发现黄土岭与上庄子之间有个独立住家房屋附近人员来来往往,站着一群日本军官,判断是敌人指挥所,指挥所旁站着一群穿着黄呢大衣的日军军官,立即把目标指示给炮兵连连长杨九秤,对准该目标射击,一排炮弹呼啸过去,将日寇第二混成旅中将旅长阿部规秀当场击毙。

打死日军中将指挥官,这在华北战场上是第一次,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史上也是第一次。敌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多田骏,写了“名将之花凋谢在太行山上”的悼词,《朝日新闻》调子低沉地说:“中将级指挥官阵亡,皇军成立以来,未曾有过的损失,哀叹‘名将之花陨落在太行山上’。”

阿部规秀,这朵浸满法西斯军国主义毒液的恶花,被英勇的八路军战士们埋葬在黄土岭上。黄土岭战斗的胜利,使全国抗战军民极为振奋,纷纷来电祝贺。全国各大报刊连日报道黄土岭战斗的胜利。当时正是国共合作抗战时期,就连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也致电八路军朱德总司令予以嘉奖。

雁宿崖、黄土岭两次歼灭战,共歼日军1500多人,边区人民无不拍手称快,第二团和参加黄土岭战斗的各部队得到晋察冀军区的嘉奖。

雁宿崖之敌被全歼的第二天,住张家口的蒙疆屯驻军最高司令兼独立第二混成旅团旅团长,号称“名将之花”的阿部规秀中将,听到迁村大队全军覆灭的消息,恼羞成怒,率领日军1000多人,出动卡车几十辆,取道涞源,直扑雁宿崖。日军每次遭到歼灭性打击,总要重整兵力进行报复。因此,军区命令部队立即脱离战场,分别隐蔽,待机再战。

日军于4日夜到达雁宿崖村。军区司令员聂荣臻、一分区司令员杨成武,决心发扬连续作战的革命精神,准备给这个“名将之花”来一个下马威。

11月5日,敌人大队人马从涞源出发,骄横不可一世的阿部规秀,凭着精良的武器和“武运长久”的军国主义信条,根本就没有把“土八路”放在眼里,竟然沿着迁村大佐的老路,骑着高头大马晃悠悠的一路走来。清晨,日军进至张家坟一带,游击第3支队、第1团各以一部节节抗击诱其深入;第25团、游击第3支队各一部,前出至涞源城东五回岭、浮图峪,城西灰堡、石佛袭扰和迷惑日军。当晚,日军主力进至司各庄等地,扑空后即大肆烧杀抢掠。当敌人刚进至白石口时,早已埋伏在那里的以曾雍雅为首的游击支队便开始与敌人接触,采取忽而坚决阻击,忽而大步后退的战略战术,巧妙的紧紧的牵住了阿部规秀的鼻子,将它向银坊方向引进。次日,急于找我主力决战的敌人,又在一团派出分队引诱下进至黄土岭、上庄子一带,钻进了我军的包围圈。

11月6日,敌人倾全力沿着崎岖的山路继续向司各庄、黄土岭方向进犯。同时,出动飞机轰炸侦察。杨成武决心于黄土岭东北上庄子至寨头之间狭谷伏击日军。遂以第1团及第25团一部并加强第1军分区炮兵连占领寨头东南、西南高地;第3团占领上庄子东南高地;第2团占领黄土岭东北高地;特务团由神南庄北进,从黄土岭东南方向加入战斗。

黄土岭位于涞源、易县交界处,往东到上庄子是一条五里长的山谷,像一条长形的口袋,敌人向东运动时,我军也开始运动,伺机攻击。6日傍晚,敌人进入司各庄、黄土岭一线,我军随即决定:如敌人第二天继续向黄土岭以东前进,就利用有利地形全线出击。于是,杨成武命令集结在的煤头店一线的第一团和第25团一部迅速占领附近阵地,卡住敌人的去路;第二团尾随敌人,待敌进入黄土岭后,由西向东出击;位于大安的三团占领黄土岭、上庄子以南高地侧击敌人;第120师特务团急速赶到第三团所在的位置,准备投入战斗。我军一夜之间完成了对敌包围。当夜,日军发现黄土岭西北有八路军部队活动,感到有被围歼的危险。

11月7日清晨,阴雨绵绵,敌人主力由黄土岭出发,沿山沟向东蠕动,直到15时,才全部离开黄土岭村,就在这时,我军发起战斗。我第一团,第25团一个营迎头痛击行进之敌,第二、第三团分别从西南北三面包围,展开猛烈攻击。敌人受到突然打击,急忙抢占上庄子村东北山头,并向我阵地反扑,企图冲出包围,双方展开了山头争夺战。中午,第一团突然“失踪,”疲惫不堪而又迷失方向的敌人便孤注一掷,继续向东开进。妄图直捣一分区所在地。下午3时,正当敌人大队离开黄土岭,其先头到达寨索村附近时,埋伏在那里的第一团、第25团突然开火,从正面堵住敌人的去路。与此同时,第二团、特务团和第三团,也从北、西、南三面合击过来,上百挺机关枪突然开火,打得敌人鬼哭狼嚎,人仰马翻。黄昏时分,阿部规秀企图乘夜幕来临之际,从第二团附近冲破缺口,逃回涞源。第二团政委黄文明早料到敌人的计谋,他坐镇二营,当阿部规秀刚接近二营阵地时,各种火力一起开火,敌人猝不及防缩了回去。为了更多地杀伤敌人,第二团趁势组织七、八连反冲击,黄文明刚下命令,早已箭在弦上的七、八连蜂拥而下,冲入敌群又给敌人以严重杀伤。

阿部规秀遭此严重创伤后,一时成了没头的苍蝇,到处乱碰乱撞,当他们跌跌撞撞的来到三营阵地前沿时,三营长陈志辉见敌立足未稳,大喊一声:“为人民立功的时候到了,同志们,冲啊!”便一马当先冲了下去。九、十连官兵紧跟陈志辉冲了过去。突然,连长祁振东负伤倒了下去。“跟我上!”指导员杨文宽立即跑在官兵的前面。这时,十连班长申国祥中弹倒下,肠子都流了出来。“来,我背你!”卫生员王荣森急忙给他包扎要背他下山,“不要管我!”申国祥断断续续地说,“你,你们快冲,决不能让敌人逃、逃出包围圈。”

霎时,各团炮兵营的炮弹一起向日寇的头上倾泻,敌人成了热锅上的蚂蚁,滚的滚,爬的爬,一片混乱,只炸得敌人血流成河。

在战斗进行的十分惨烈的时候,聂荣臻要求杨成武调整部署,不能让敌人跑掉。杨成武立即向战场发出命令,并且把军分区的迫击炮营也掉了上去。

炮兵连上去后,恰好第一团团长陈正湘(后任64军前身晋察冀军区四纵队司令员)、政委王道邦发现黄土岭与上庄子之间有个独立住家房屋附近人员来来往往,站着一群日本军官,判断是敌人指挥所,指挥所旁站着一群穿着黄呢大衣的日军军官,立即把目标指示给炮兵连连长杨九秤,对准该目标射击,一排炮弹呼啸过去,将日寇第二混成旅中将旅长阿部规秀当场击毙。

打死日军中将指挥官,这在华北战场上是第一次,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史上也是第一次。敌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多田骏,写了“名将之花凋谢在太行山上”的悼词,《朝日新闻》调子低沉地说:“中将级指挥官阵亡,皇军成立以来,未曾有过的损失,哀叹‘名将之花陨落在太行山上’。”

阿部规秀,这朵浸满法西斯军国主义毒液的恶花,被英勇的八路军战士们埋葬在黄土岭上。黄土岭战斗的胜利,使全国抗战军民极为振奋,纷纷来电祝贺。全国各大报刊连日报道黄土岭战斗的胜利。当时正是国共合作抗战时期,就连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也致电八路军朱德总司令予以嘉奖。

雁宿崖、黄土岭两次歼灭战,共歼日军1500多人,边区人民无不拍手称快,第二团和参加黄土岭战斗的各部队得到晋察冀军区的嘉奖。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创和全网营销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