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脉博览 >>诗文杂谈 >> 史上最大漆壁画《长城颂》亮相党史馆
文脉博览
更多
详细内容

史上最大漆壁画《长城颂》亮相党史馆

时间:2021-07-08     作者:北京日报文化   阅读

  走进中国共产党历史展览馆序厅,一幅40米宽、15米高的《长城颂》漆壁画震撼亮相,这幅世界上最大的漆壁画已经成为这座红色新地标的艺术名片。

 《长城颂》是如何设计构思的?选取哪一段长城作为创作素材?巨大的体量又给制作安装带来了哪些难度?近日,这幅作品的作者、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程向军接受专访。

1000 (1).png

 《长城颂》创作团队供图

  取材自八达岭北侧四号烽火台

 “《长城颂》其实是一个命题作文。”去年四月,清华美院接到了为中国共产党历史展览馆序厅设计壁画的任务,要求以漆壁画的形式表现长城主题。“壁画设计不同于其他画作,必须从一开始就考虑到它所处的建筑空间。”从作品的文化意义到安装的技术难度,甚至阳光直射画面的角度,程向军在设计时都一一考量,最终他的方案从反复评选中脱颖而出。

 《长城颂》采用中国绘画鸟瞰式构图,表现经历了两千五百多年岁月磨洗的长城,至今依然屹立在世界的东方,成为中华民族乃至人类文明的象征。壁画以抒情性、象征性手法表现,画面分为近景、中景、远景三个层次,近景以古松及明长城烽火台、山石造型构成,中远景以绵延不断的群山构成,表现长城如东方巨龙般起伏在崇山峻岭之巅的雄姿。山中溪水汇聚成河流,寓意中华民族生生不息、源远流长。

 “在设计构图时,我首先想到的就是北宋著名画家王希孟的《千里江山图》,它是典型的中国长卷式构图,不受空间和视线的限制。那么,在建党百年的历史节点上,《长城颂》也应该展现中国文化的包容性和大格局。”经过反复思考,程向军选择了中西合璧的表现手法,在保持中国画以线造型的传统上,加入了西洋绘画的虚实表现。

1000 (2).jpg

 《长城颂》创作团队供图

  考虑到壁画所在空间的限制及高度,《长城颂》的重点细节表现在画面的二分之一以下,远观画面结构清晰,近看有质感有细节。为了避免室内眩光干扰,壁画采用大量的材料肌理将光滑的漆面眩光分散,使其达到高贵、厚重、雅致的视觉效果。“红、白、黑、金是画面的主色调。大漆的红作为漆画代表性色彩具有独特的艺术魅力,也寓意着红色江山,铝箔粉上罩染透明漆后形成了暖金的效果,与室内建筑空间相协调。”

  在画稿得到认可后的第二天,程向军就前往八达岭长城采风,并多次登上古北口等北京周边长城收集素材。“当时正值疫情高峰期,长城上游客极少,这种难得的观察时机也让我产生了进一步的创作冲动。再加上我平时坐飞机特别喜欢靠窗的位置,就是希望能欣赏到飞机刚刚起飞时,俯瞰燕山山脉的壮丽风景。”结合以往的视觉经验和实地采风的鲜活素材,程向军选择以八达岭北侧四号烽火台为画面主形象,加以艺术化的处理,前后修改画稿20多次,最终塑造出长城在金秋曦照中蜿蜒而上、直入云海的恢弘气势。“壁画中的烽火台高8.5米,与真实的烽火台大小非常接近。”

  一百块漆板拼接而成寓意建党百年

 《长城颂》总面积600平方米,由100块漆板组成,寓意建党百年。作为漆画史上前所未有的超大体量作品,它在制作、安装方面的难度同样也是前所未有的。

  传统漆板由木胎制成,尺寸误差较大,易变形。为解决这一工艺问题,程向军大胆构想,通过国内专家技术论证,决定选用蜂窝铝板作为壁画胎板,这在国内尚属首创。“蜂窝铝板的优点及安全性远远超出传统手工漆板,板面组合误差小,经测算每块自重量在140斤左右,可以减轻墙体的负荷,解决室内不同高度温差而引起胎板变形等问题。”

1000 (1).jpg

  由于工作现场面积有限,壁画创作过程均由局部完成 (《长城颂》创作团队供图)

  由于工作室面积只有壁画面积的三分之一,程向军和团队在创作中,始终无法看到壁画的全貌,只能靠着艺术家的想象和对画稿的熟悉来完成。绘制团队每天工作十余小时,以刀代笔,手工刻线。“这幅画不是我个人的创作成果,是近50人团队集体劳动的结晶,我提出要用一支笔去完成这幅漆画的创作,就是强调风格的统一。”

  《长城颂》采用传统漆画技法原理,通过在铝箔粉上刻线控制整个画面造型,运用多层罩染透明漆以达到最佳的视觉效果。从画素描稿到人工刷漆,从亚光处理到包装运输,每一道工序都关乎作品最后呈现的艺术质量。“由于序厅的墙面石材已经加工好,壁画要准确地嵌入其内,就要求每块漆板之间的缝隙要控制在两毫米以内。施工人员经过精密计算、反复测试,前后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才完成安装。”程向军特别感谢工人们的细致,“为避免机械运送可能产生意外而损伤画面,安装全程都由人工高空作业,通过脚手架一点一点把漆板向上传递。”

1000.png

  绘制团队每天十余小时工作,以刀代笔手工刻线(《长城颂》创作团队供图)

  今年4月25日,历时一年创作的《长城颂》正式安装完成,永久陈列在中国共产党历史展览馆序厅,与红色花岗岩地面相得益彰。“壁画上墙的那一刻,我第一次看到了它的全貌,也感动于它最终完美的呈现。回忆起来,这与我们每一个环节的严谨是分不开的。”

  数千年历史的传统漆艺绽放全新风采

  1982年,程向军考入中央工艺美术学院装饰绘画专业学习壁画,此后又从事了30多年的漆画创作和教学。他的老师乔十光教授是中国漆画的开拓者之一,也是清华美院漆艺专业的创始人。“这次《长城颂》的创作,也是学脉的一种传承。”程向军告诉记者,虽然漆画是一个比较小的画种,在中国只有不到80年历史,但漆工艺已有数千年的历史,凝结着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粹。

  从业30多年来,勤奋耕耘的程向军举办过个人画展30余次,他希望通过展览检验个人的艺术创作,也向更多人介绍漆画。这期间,喜爱写生的他走遍了祖国的大好河山。“从80年代开始,我就带着学生去怀柔、密云的长城上写生课,也从那时起,对画长城有了一定的兴趣和积累。”

1000.jpg

  程向军在长城写生 (《长城颂》创作团队供图)

  程向军不仅仅把《长城颂》看作一次创作经历,更希望通过它向全世界推广漆画艺术。“此前,中国最著名的一幅漆壁画就是人民大会堂福建厅里的《武夷之春》,而现在的这幅《长城颂》在面积上大概是前者的10倍,可以说是目前漆壁画领域的一件标杆性作品。”

  其实,对于党史展览馆序厅的壁画表现形式,此前也有过很多种方案。“汉白玉浮雕可能过于苍白,纸本国画在序厅这种半敞开环境又容易损坏,油画是西洋艺术,用于党史展览馆不够贴切。最后选来选去,代表着中国传统文化和手工艺的漆壁画成为最佳选择。”

  展览馆正式亮相后,前来参观的党员群众都被这幅《长城颂》深深震撼,它也成为每位观众的必打卡点。值得一提的是,这幅画还出现在了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文艺演出《伟大征程》的第四篇章“锦绣前程”中,在鸟巢的超大屏幕上恢弘亮相。

 “《长城颂》能成为党史馆的一张名片,我们团队非常自豪。”程向军在学习习近平总书记“七一”重要讲话精神时,对“长城”二字有了更深刻的理解。“我印象最深的一句就是,‘中国人民也绝不允许任何外来势力欺负、压迫、奴役我们,谁妄想这样干,必将在14亿多中国人民用血肉筑成的钢铁长城面前碰得头破血流!’”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创和全网营销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