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脉博览 >>名人专访 >> 寇广生:一腔赤诚 三种人生
文脉博览
更多
详细内容

寇广生:一腔赤诚 三种人生

时间:2021-05-17     作者:甄广明   阅读

采访寇广生_4.jpg

寇广生近照。张建东摄

暮春时节,落英缤纷。2021年“五一”前夕的一个下午,我和摄影师张建东老师如约前往位于保定市同美酒店的中国共产党员日记博物馆办公室,拜访该馆副馆长兼日记文化研究所所长、河北省国学学会日记学研究会会长寇广生。一见面,他就热情地迎上前来:“欢迎欢迎!”行动敏捷,目光如电,精神矍铄,活力四射,这是我对寇广生的第一印象。若不是他说,谁能相信这是一位年近八旬的老人呢?

稍作寒暄,我请寇广生谈谈身世阅历。老人深邃睿智的目光投向窗外,仿佛又回到了那些难忘的岁月。

1944年10月,寇广生出生于河南省洛阳市城乡结合部一个农民家庭,4岁时生父去世。在他7岁时,母亲为了生活改嫁,寇广生和妹妹一起随母亲、继父一道生活。生活的坎坷,在寇广生的脑海里留下了深刻的烙印。1952年他开始读小学,也许是生活的磨砺,学习期间他善于思考,有一种锲而不舍的精神,学习成绩经常在班里名列前茅。1964年寇广生高中毕业,考入位于上海的华东师范大学教育系学校教育专业,在学校经历了“文化大革命”。1970年8月到河北省满城县工作,先后在县委宣传部、县政府办公室从事通讯报道、文秘等工作。1982年9月调入保定市,1984年入党,先后在保定地区文化局、工商局工作。1994年保定地市合并后,曾任保定市工商局企业登记管理处处长。1998年,根据上级有关政策他提前离岗,2004年正式退休。

寇广生自幼爱好文学,学习之余喜欢搜寻一些课外书籍、文章阅读,以写作为乐趣。参加工作后,先后在全国各地报刊上发表杂文、小说、科普、相声、诗歌等200余篇。此外还爱好集邮、收藏、旅游和交友。在几十年的职业生涯中,寇广生工作积极,踏踏实实。在提前离岗及正式退休后,他的人生翻开了新的篇章。

根据临来前做的“功课”,我请寇广生详细介绍了他的“滚爬抓”健身法、日记收藏研究和“三点论”哲学思考。

采访寇广生_14.jpg

寇广生现场演示了爬行”运动。张建东摄

 “滚爬抓”,独特的健身方法

1981年4月的一天,寇广生从一本《大众医学》杂志上,看到一篇题为《爬行疗法能防止衰老》的文章,受到启发,遂尝试用此法健身。谁知竟一发而不可收,竟然坚持数十年至今。提前离岗前,每天早晚间,他戴上手套,在办公楼五楼的走道里爬来爬去,甚至在楼梯间里爬上爬下,往返十余回合,直爬到面色红润,通身暖和为止。有一次,天色微明,一女同志起早下楼,在楼梯间突然看见一个“爬行动物”,吓得尖叫一声,险些跌倒。从此以后,他就不在楼梯间里爬了,只在五楼的走道里爬,时间也会选择在早起无人的时段或天大亮以后。提前离岗后,每天早晨一起床,他就在家中练习爬行。之后,就开始“驴打滚”。即在家中客厅的地板上,铺上凉席之类的东西滚来滚去,每次滚上百个来回。每天上午十点及晚上睡前再各来一回,没特殊情况均坚持不懈。除滚爬之外,他还坚持练“抓功”,即双手的十指和脚趾同时一个节奏地抓抓抓,每次抓上百余次。

“这是我保障心脏和大脑健康的‘三保险’健身法,国内外恐怕是独创”,寇广生不无自豪地说。“论四肢爬行,我的脚印和手迹已印在祖国名山和大小城市了。在北京的旅馆、江西庐山、保定军校广场(包括当年的检阅台旧址),洛阳王城广场、西安的郦山、广州的中山堂、山东诸城朋友的家里等诸多地方都爬过,有的还有照片为证。”

寇广生写的《滚滚爬爬迎百岁》刊登在全国多家报刊上。特别是央视4套的《中华医药》栏目,在2011年1月5日播出了介绍他爬行健身的专题片《将“爬”进行到底》,以后又多次重播,产生了不小的影响,还让他的老伴上电视风光了一把。

寇广生认为,“滚爬抓”三位一体,各有奇妙。三妙合一,众妙之门。其原理即克服了人直立行走带来的负面影响,减轻了心脏的负担,促进了全身的血液循环,且没有副作用。特别是驴打滚,那是驴“老师”交给我们的健体良方,好处多多。这是不用花钱的自我按摩,有助于腿脚部位的血液回流,可预防因长时间站立引起的静脉曲张等职业病,能增加氧气的吸入,利肺。能加快肠胃的蠕动,利于消化吸收。人的背部为阳,腹部为阴,头脑为阳,脚为阴。“滚爬抓”三管齐下,打通了全身的阴阳及经络,其功能和作用当然是某些运动方式无法比拟的。人的皮肤是全身最大的器官,也是人体的第一道防线。坚持“驴打滚”,就是天天按摩人体的这道防线,促进有关部位的微循环,延缓衰老的过程。人到古稀之年前后,因心脏功能的老化,微循环机能弱化,引起了视觉、听觉细胞的退化,故出现了障碍,引起眼花耳鸣等症状。坚持“滚爬抓”能在一定程度上预防和延缓这些症状的早日出现。

谈到“滚爬抓”健身的功效,寇广生感慨地说:“从1981年开始,40年来,我亲身体会到了‘滚爬抓’健身法之美妙,故一直在宣传倡导。到今年10月23日,我将年满七十七周岁,与同龄人相比,思维还算敏捷,智能手机的微信等功能玩儿得还算得心应手,朋友圈有近1300人,2015年被评为河北省十大‘健康之星’。论说话的底气,步履之快捷,精力之充沛,面色之红润,心态之年轻,都与同龄老年人大相径庭。在我百年之后希望有人对我的遗体做点儿解剖研究,看看我这个多年坚持练四肢爬行、‘驴打滚’和抓功的与一般人的心脏大脑有何不同,进一步从人体医学、康复医学、预防医学以及运动医学方面得出一些有益的结论,让更多人认识到‘滚爬抓’健身法之妙,身体力行,有一个健康的身体,让他们能相对延长点寿命……”

听了寇广生绘声绘色的讲述,我和张建东老师还饶有兴趣地请他演示了一番“滚爬抓”。只见他拿出一副手套戴好,便在地板上爬了起来,果然是身手敏捷,动作熟练,非一日之功,我也试着爬了几圈却累趴下了。又见他在地板上铺好床单,两端各摆放一个枕头,就躺在床单上非常轻松地左右翻滚起来……让人吃惊的还有他双手的握力,还没有太使劲儿,我的手就有些受不了了。

采访寇广生_11.jpg

寇广生讲述与日记情缘。张建东摄

 “记日记能使自己活得更认真”

1960年,16岁的寇广生从母亲收购的废纸堆里发现了一本北京中学生王桂芹写的《假期回乡日记》,是经毛泽东主席阅读批示后出版的。书中一句“记日记能使自己活得更认真”使他深受触动,从此开始写日记。从1960年至今,写下百余册、约千万余字的日记。寇广生说,“我想看着这些厚厚的日记本,闻着淡淡的墨香,我很幸运地能够知道自己这一辈子是怎么过来的。”

   寇广生早在华东师范大学学习期间,就萌发了对日记进行研究的念头。参加工作以后,开始对日记的起源、发展,日记在各领域的作用等进行深入、系统的研究。1979年,他写的《日记之研究》一文,在《语文学习》杂志上发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予以选播,《中国青年报》转载。此后他的多篇研究文章在《山西日报》《青少年日记》《河北教育》《山东青年》等报刊发表,他还被《青少年日记》杂志社聘为指导老师。

对日记进行研究,需要各类人物的日记,也需要了解日记爱好者写日记的感触或心得。寇广生由此结识了不少名人,并从名人身上拓宽了对日记的认识。现代作家杜鹏程就日记问题给他数千字的回复;著名气象学家竺可桢的女儿把竺可桢的几篇工作日记寄给他;硬笔书法家庞中华给他寄来《日记·书法·人生》的体会;著名军旅作家胡世宗将自己的著作《胡世宗日记》赠送给他……这些,都对他的日记研究大有裨益。1998年他提前离岗后,就全身心投入到了日记研究之中。当年,他的《日记之中探哲理》一文在《教育艺术》杂志上发表,2002年12月24日,他受邀参加中央电视台《中国日记》节目录制。在录制现场与主持人白岩松、和晶对话日记写作,并通过大屏幕和越洋电话与远在美国的姚明通了电话。2011年9月30日,《光明日报》刊载了他的《写日记 学聪明》一文。

寇广生酷爱日记,不仅体现在他对日记的写和研究,还在于他舍得付辛苦,常常到离家几里、十几里的废品站寻找日记书籍或日记本,就是写了几句文字的一片纸也收藏。看到他对日记如此痴迷、执着,收购站多次“施舍”,每谈及此,他便自嘲地说:“在保定市,我算是一个文化乞丐了,如果有丐帮,也差不多能‘荣’当帮主了。”人家施舍是施舍,次数多了,他毫不吝啬,主动掏腰包,表达感谢之情。这样,收购站的老板渐渐和他交上了朋友,每每收购到日记本或日记出版物,便电话告诉他。

除了在废品收购站“乞宝”,他还通过书店、本地旧书市场等渠道“淘宝”。特别是在旧书市场,人们知道他经常光顾,舍得花钱购买日记书籍、手册,于是,旧日记书籍、手册卖价不断攀升。不少卖家为了多赚点钱,也收集日记转卖给他。近50年来,他收藏了500余册日记出版物、300余册日记手稿。

有人问,他买这些“废品”,他的妻子支持吗?寇广生1971年结婚,妻子王中兰贤惠豁达,通情达理,支持丈夫写日记和研究日记。可她对丈夫花大钱买“废品”,一开始并不理解。一次,寇广生花600元钱买了一套民国三十三年(1944年)的《蜀都某君手抄日记》,妻子见了就唠叨:“ 600块买三本别人的日记,卖废品过不去两块钱!”寇广生一边向她解释日记手稿的内在价值,一边我行我素,照买不误。妻子见丈夫如此痴迷,渐渐理解了。之后,不管是丈夫买书,还是到外地探访日记同行,组织或参加有关日记的会议,她都支持,还经常给他数额不小的“活动经费”。算下来,寇广生先后在日记研究上的投资有10余万元。

    寇广生认为,日记是一个宝藏,而现实中一个人写日记,即使写了一生,日记中也留下了诸多宝贵的历史痕迹,但人一走,这日记也就无人问津,成了“废品”,实在可惜。如何解决这个问题?他突发奇想,建立日记博物馆,给日记安一个家,一方面鼓励人们去写日记;另一方面用日记去教育、熏陶后人,让后来人从前人的日记中获得真知……

“其实,我是从1985年就开始考虑建立日记博物馆的,帮大家保管日记”,寇广生说。1998年,寇广生在保定市民政局备案,筹建华夏日记研究会,广泛联系全国日记人物,为华夏日记博物馆的建立,征集积累了一大批珍贵藏品。2003年,甘肃作家萧滋云与他合作,以华夏日记研究会筹备组的名义,在山丹县创办了《日记》杂志。2011年,建馆落在河南洛阳第一高中。随即,寇广生把他收藏的200多册日记书籍运到洛阳,并通过媒体宣传,又征集到一批珍贵资料,包括洛阳市原地委秘书长凃天章48年的日记,洛阳市民政局原局长杨耀的工作日记手书长卷,收藏爱好者张金来珍藏等累计2000多册。2012年6月2日,在举办全国第四届日记论坛暨洛阳日记创新学会成立之际,华夏日记博物馆(后又称洛阳日记博物馆、洛阳一高日记馆)正式面世,来自全国各地的著名日记人及日记爱好者,参观了日记展览,给予一致赞誉。从此,寇先生便经常穿梭在保定和洛阳之间。

寇广生早就想在保定建一个日记博物馆。2001年,他在《燕赵都市报》发表《把保定建成世界日记城》一文,分析了把保定建成日记城的可行性,《保定晚报》对他的举动也非常支持,多次呼吁在保定建日记博物馆,但没得到什么反应。2011年在洛阳建馆后,他依然没有放弃在保定建馆的想法。2013年4月中旬,他看到一本2009年的《环球人物》杂志,其封底印有时任保定国学学会会长的保定名人康殿英的大幅照片和简介。他心头顿时一亮:康先生是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发掘、传承、发展与创新上,有着突出贡献的人物,我何不与其联系,谈谈自己的想法?随即,便按照简介上的地址给康先生发去了一封信。没几天,他便接到康殿英约他见面的电话。寇广生与康殿英同是1944年出生;寇广生曾在康殿英的老家满城县工作过;康殿英年轻时曾写过十年的日记;双方又都挚爱传统文化。这一下子拉近了他们的距离,按寇广生的说法:“康先生绝对是自己的知己啊!”

寇广生把洛阳建日记馆的情况向康殿英作了介绍,康殿英听后,甚感兴趣。2013年5月5日至7日,专程赴洛阳一高日记馆参观考察。考察完后,康殿英坚定地对寇广生说,“要建馆,就建成独具特色的日记博物馆。”

“建个中国共产党员日记博物馆如何?我还有一批日记方面的资料,可以先捐出来!”寇广生进一步建言。

“哈哈哈,好,好,真是不谋而合,我正是这个意思!就建一个中国共产党员日记博物馆,我马上组织个论证会”,康殿英马上表示赞同。

之后,康殿英组织,请市委宣传部、市文广新局等单位领导,河北大学、河北农业大学等高等院校专家、学者,进行筹建中国共产党员日记博物馆的论证,随后,不辞辛苦,跑各种相关手续得到批准。2015年10月,中国共产党员日记博物馆筹建揭牌仪式在保定同美酒店隆重举行,保定市委常委、宣传部长肖占乐为建馆揭牌……。此后,寇广生又竭尽全力,协助康殿英建设中国共产党员日记博物馆,向建党百年献礼。

短短五年时间,在保定市北三环西段同美家,一座占地15亩,建筑面积1500平方米的中国共产党员日记博物馆拔地而起,集革命文化、红色文化和传统文化于一体,发挥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功能的独特魅力,已被省文明办列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涵育基地,省国学学会列为社会实践研学基地,河北农业大学列为人文社会科学实践基地,河北金融学院列为大学生社会实践基地,保定市社科联列为保定市社会科学活动基地和保定市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传播教育基地,被评定为国家二级博物馆,河北省5A级社会组织,河北省第一批中小学研学实践教育基地,到馆参观者已达41200多人次,产生了广泛的社会影响。

寇广生一直铭记着国务院研究室教科文卫司原司长解思忠给他回信中的勉励:“您从事日记研究非常有意义,如果我们每一位国民都能在一个领域几十年如一日地钻研下去,我们国民素质将会大大提高。”寇广生深深感到:养成写日记的习惯,是提高个人文化素质,提升道德品质和写作水平的好办法,一定要让更多的人特别是青少年能认识到这一点,并从小养成这个好习惯。为此,他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机会,向人们宣讲。他曾同全国百佳新闻工作者、著名记者储瑞耕,专程赴北京中国青年政治学院(中央团校),给大学新闻系的学生讲日记中的哲理;他曾同河南洛阳日记创新学会会长李明强一起,在河南科技大学给大学生讲写日记对全面提高自身素质的意义。他的诗作《假如你有了日记》,生动、具体地概括了写日记的诸多好处。每次讲日记,他都满怀激情地朗诵这首诗,常常赢得一片掌声。他先后在山东诸城百尺河初中,河南洛阳市第一高级中学、芳华路小学;河北沧州华文中学,承德隆化县存瑞中学,保定群芳小学、风帆学校、冀英学校、厚福盈小学等学校,给青少年上日记课,取得了良好反响和深远影响。还在保定直隶总督署博物馆举办“日记写作与收藏展”,并与沧州朋友一起举办日记展,广泛传播日记文化,河北卫视、保定电视台均予以专题报道。

寇广生说:“这些年来,社会各阶层对日记的认识不断提高,特别是在网络信息迅速发展的今天,人们正通过各种方式记录着个人的生活,日记文化得到了很大的普及和提高。中国共产党员日记博物馆成立以来,每年3月5日举办‘续写雷锋日记’活动,并与《雷锋》杂志面向全国推出‘身边雷锋随手记’活动,旨在动员更多的人参与,让雷锋精神在新时代绽放新的光彩,把日记文化发展推向一个新的高潮。”


采访寇广生_2.jpg

寇广生向本文作者介绍哲学研究理论。张建东摄

“三点论”与“骡子哲学”

寇广生是学教育学出身的,参加工作以后又长期从事行政工作,但令人惊叹的是他还在工作之余把大量精力投入到哲学的思考与研究上。他经过长期的观察思考,结合大量自然和社会的实例,以超人的勇气和魄力,大胆突破禁区,提出了一个崭新的哲学命题,并将其归结为三点论、骡子哲学。寇广生认为“三”是中国文化体系的密码,也是一个哲学符号。从三开始,进入哲学王国,是一条便捷的路径。其主要观点是——

“三”是中国古代神秘数字之一。它是最小的奇数1和最小的偶数2之和,所以可以把它看作是和合的象征。它是最少的多,最简单的复杂,处在少与多、简单与复杂的边缘部位。

《礼记中庸》所谓“极高明而道中庸”即包含着三点论的哲学观,事物若臻至完善,若要保住完善状态,那么它的运行就必须在恰当的地位,恰当的限度,恰当的时间。这三个恰当就是“中”,就是两端之间最好的位置,不偏不倚,恰到好处。

一枚硬币,不仅有正面、反面还有侧面。硬币作为货币,具有交换媒介、价值储蓄和计算单位等三大功能。有人发现货币还有类似水的三态:平常情况下是能流动的液态;有时会如气体蒸发,无影无踪,如股市;有时候则如固态,没法流动,被套住。

两军对垒,有胜有负,而有时则两败俱伤或势均力敌不得不握手言和,以0比0告终。

从时间的划分说,有过去、未来和现在三态,具体说就是昨天、明天和今天。

就每一个人说,有本我、今我和超我。即过去的我、现在的我及明天的乃至盖棺定论的我。

我国的青藏高原有世界第三极之说,它是南、北极之外的世界陆地最高的地方,是三维世界的一块乐土。喜马拉雅山最高峰珠穆朗玛峰在藏语中意即第三女神,这很能证明世界在客观上彼此的相通。

多少年来,二元对立束缚着人们的头脑。非黑即白,非友即敌,非坏即好,二者之间似乎没有联系,没有一点调和的余地。所以,把人们的思维提升到三元和合的水平,实在是哲学大众化的题中应有之义。

我们正在为构建和谐社会并为建设一个和谐的世界而努力。唯我独尊,唯我独左,唯我真理在手,正义在胸,分别站在南、北极,和谐从何说起?大家应该寻找共同点,求同存异或是聚同化异,“三”便是一条路径。

哲学可以有宠物吗?寇广生说,应该有!如果不带任何偏见或是某种感情色彩,骡子可以作为哲学宠物或哲学吉祥动物大树特树。因为它是混血动物,是骡马驴的代表或“三位一体”、“三合一”。

寇广生在其《骡子哲学论纲》中写道,“骡子俗称马骡,是公驴和母马所生的种间杂种。其体形偏似马,叫声似驴。颈上缘毛,尾毛及耳长,界于马、驴之间。它的蹄子小,踵高而坚实,四肢筋腱强韧,背、肩及四肢中常有暗色的条纹。堪粗饲,用老百姓的话说是好喂,耐劳,抗病力及适应性强,挽力大而持久。寿命长于马和驴。多作挽驮用。一般无生殖力,二般可下驹,报纸上曾有骡子下马驹的报道。”

骡子之妙在于它的那个“杂”。“以土与金木水火杂,以成百物”。杂是世界上众多物质存在的方式及和合的结果。常常提及的杂种优势,是指具有不同遗传型或遗传性的个体杂交后所产生的后代生长势强,发育快,生活力和生产力提高的一种现象。骡子是杂种优势科学实践的产物。作为动物界的代表,骡子真可与袁隆平的杂交水稻以及杂交玉米、杂交高粱,外加嫁接水果相媲美。

骡子也是和合的产物,是形象具体的和合,“和实生物”。骡子是老子的“二生三”绝妙的注释。中国思想家、哲学家认为,万物的根源不在上帝,也没神创,而是和合。和合是一种哲学的本体论。

有人把哲学说得玄而又玄,神乎其神,其实,我们可以把骡子作为一种哲学动物。骡子是统一体,是天人合一,是一国两制,是学贯中西,是中西合璧,是界于农村和城市结合部不城不乡,半城半乡的地方。按照不伦不类的说法,所有不高不低、不胖不瘦、不紧不慢、不黑不白、不红不紫、不大不小、不卑不亢、不偏不倚、不前不后、不左不右、不深不浅以至于半青半黄、半信半疑、半真半假、半臭半香等等,均可统称为骡子现象。

人们常说世界是复杂的,可不可以换一种形象一点的说法:世界是有点骡子的。有的人预言未来的生存趋势或不仅仅是血统的组合,更是文化、政治、经济甚至民族性的融合。

听了寇广生对他哲学思考与研究的一番论述,可谓见解独到,自成一家;虽不能顿悟,却能给人以启迪。

独特的健身方法,半个多世纪的日记生涯,自成一家的哲学思考,这三种人生在寇广生身上并无违和之感,而且相辅相成,使他的人生大放光彩!看着面前这位年近八旬的老人,我不禁肃然起敬……

谈到对老年朋友有何建议,寇广生说,老年是人生的第二个黄金时代,老年人应该树立健康自信。他还引用十九世纪美国诗人惠特曼《给老年》的诗句与老年朋友共勉:“从你,我看到了那在入海处逐渐宏伟地扩大并展开的河口。”

傍晚时分。窗外,落日的余晖在天边挥洒。在访谈结束前,我请寇广生谈谈今后的设想。他满怀深情地说:“今年是中国共产党建党100周年,虽为百年政党,却是朝气蓬勃。作为一名37年党龄的老党员,我要以此为新的起点,焕发朝气,振奋精神;发挥余热,贡献力量。继续努力推动,把共产党员日记博物馆建成河北省中小学研学实践教育基地,加强青少年哲学教育,教育引导他们树立正确的‘三观’和思想方法,把他们培养成为实现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的栋梁之材。”

后记:5月14日,笔者在本文即将定稿之时被寇广生告知,他于5月11日被聘为“保定市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宣讲团顾问”。他说,我又多了一个身份、一份责任……今后可以更好地弘扬雷锋精神,宣传写日记的好处,还有我的哲学思考……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创和全网营销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