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脉博览 >>名人专访 >> “小八路”王选科,参军只想跟党打天下
文脉博览
更多
详细内容

“小八路”王选科,参军只想跟党打天下

时间:2021-05-10     作者:王广庆【原创】   阅读

微信图片_20210510101330.jpg

老英雄王选科近照

今年94岁的老八路王选科,山西忻州人,1927年12月出生,1940年6月参军,1943年10月入党。系河北省军区保定第六干休所离休干部,离休前任陆军第64军192师副师长,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和社会主义建设,两次荣立战功。先后荣获独立自由奖章,三级解放勋章,解放东北、华北、西北纪念章,抗美援朝三级国旗勋章、抗美援朝纪念章、和平鸽纪念章,独立功勋荣誉章。

微信图片_20210510101313.jpg

一、坚定跟党走,13岁那年参了军。

王选科出身于一个贫苦农民家庭,7岁没有父亲,9岁没有了母亲,是一个名符其实的孤儿,没有上过一天学。在他幼小的记忆里,老家一带是共产党、八路军经常活动的游击区,听大人们讲,共产党一心为劳苦大众,八路军官兵平等,他一心向往参加八路军、跟着共产党走。于是在1939年时,就找过部队,积极要求参加八路军。那时,部队嫌他年龄太小,没有答应。

到了第二年,尚未年满13周岁的他再次找到部队,死缠硬磨,再三要求无论如何也要让他参军。部队领导看他个子不算太小,人又机灵,加之是个孤儿等特殊情况,便同意了他的请求,实现了当八路、跟党走的愿望。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炮火连天的战场,他英勇作战,经受了出生入死的生死考验。在和平建设时期,投身强军事业,为部队建设做了突出贡献。

他经常对战友们说:“我能够从一名一字不识的孤儿成长为副师职领导干部,是党培养教育的结果,有什么理由不忘我奋斗,为党旗增光,为军旗增辉。”

微信图片_20210510101321.jpg

二、侦察掩护,机智灵活完成重要任务

1940年,13岁的王选科参军后,被分配到东忻县基游队当侦察员,长期做侦察员工作。那时,以同蒲路为界,铁路以东为聂荣臻领导的晋察冀边区,铁路以西为贺龙领导的晋绥边区。基游区的主要任务,就是以较小的兵力执行侦察、破袭、骚扰、掩护等任务。因为当时日伪军占领同蒲路两侧,到处设有岗楼、据点,妄图以此阻断我军西北地区与华北地区的联系。当时,敌强我弱,我军的行动必须秘密进行。王选科作为侦察员,除了参加一些骚扰、袭击敌人外,大部分任务就是侦察、掩护。先后参与掩护我党、我军上千名干部从晋察冀根据地秘密通过同蒲路,辗转到延安。

 由于他是基游队里最小的侦察员,经常化装执行侦察任务,大部分时间,跟随定襄县入伍的年纪较大、长得比较成熟的杨参谋行动。有时候提着竹片编织的小篮,里面装着吃的点心,当做走亲戚的样子;有时脑袋上戴着孝帽,化装成送葬的样子;有时拿着秫桔棍扎成的小推箍,杨参谋装成拣粪的老头,一老一小,自在行动。就这样,巧妙骗过敌人,混过铁路,了解地形、敌情,熟悉道路。由于当时环境危险,不允许也没条件进行纸面记录,他们识字也不多,对这些情况,全凭脑子记忆,便互相提醒一定要永清、记准,否则会因为一时疏忽而对革命事业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好在他们格外小心,即使提前两个多月侦察过的道路、地形,因青纱帐的变化,在他们的脑子里也会记得清清楚楚,没有出现过任何失误。1942年秋,他们侦察掩护聂荣臻司令员过同蒲路,虽然当时不知道实情,但他们像往常一样,机智灵活地完成了任务,顺利将首长护送到贺龙司令员接管的部队,事后听说完成了这么重要的任务,兴奋之情无法用语言表达。

在长期执行侦察掩护任务中,他们大都选择在夜晚进行,尽量避开敌人的据点,绕开村庄,常常昼夜吃不上饭,睡不上觉,历经九死一生,历尽艰难险阻,但最终都能够圆满完成任务。

微信图片_20210510101326.jpg

三、人小志气大,机智打鬼子

1941秋,王选科刚14岁,在忻县游击队一班当侦察员,经常在县城东南约20里的二区子念村一带活动。一天,听说县城的鬼子出城到城东三区的董村一带抢了十几车粮食,要往城里送,路上须经过二区曹村一带。游击队的齐队长听到这一情况,激动地说:“咱们不能让鬼子把老百姓的粮食抢走,要夺回来!”王选科正在一旁吃饭,急向班长跑去说:“班长,我跟你去吧!”班长看他个头小、年纪轻、心眼活,考虑到以前曾让他利用小孩的身份执行过好几次任务,就痛快地答应了。

班长40多岁,长得挺老相。他提了一只粪筐走在前面,边走边拣粪;王选科用一根秫桔,推着一个破木杓上拆下来的铁箍,边推边跟在后面。他俩走在路上,不知底细的人真以为是爷儿俩。到了曹村村边,只见村口有伪军站岗。班长便让他进村侦察,他留在村外观察动静。

王选科推着铁杓箍,走进了村口。一个伪军拿着枪挡住他,吓唬了一声“干什么的?”王选科一点不在乎地回答说:“去我姥姥家!”伪军哨兵看到他顽皮,用枪托朝他屁股上打了一下说:“去你的!”他连嘣带跳地进村去了。

进村没走多远,忽听“叭叭”两枪,王选科心里一惊,以为鬼子发现班长了,可一细听,枪声分明是在村里打的,心里也就安定下来了。大街上没有一个人,家家门户紧闭。他拐过一道街,看见一家门口有一团黑糊糊的东西,是什么呢,待走近一看,原来是一条刚被鬼子打死的大黑狗。这时他更放心了。忽然从一户人家的门里跑出一只大公鸡,咕咕呱呱地乱飞乱跑,紧接着后面追出来一个挎洋刀的鬼子。他眼珠子咕碌碌一转计上心来,便收起秫桔杆和铁箍,追开了鸡。小时候,在家时常帮大人抓鸡逮鸽子的,别说抓一只鸡就是抓十只八只也不在话下。可这会儿,明着抓鸡,实际上轰鸡,好借机会暗地里数点鬼子的人数。他跑来跑去,把大公鸡又轰回那个大院里去了。鬼子以为他真的是来帮忙的。挎洋刀的那个鬼子,呲着满口金黄大牙,直称赞:“小孩的顶好!”王选科借追鸡的机会连窜了七、八个院子,已查清了共有23个鬼子和1个翻译,还有29个伪军。还发现敌人抢来的18车粮食,都停在村西口大庙前面的广场上。

王选科正追鸡时,突然衣领被一只大手抓住了。回头一看,是汉奸翻译。这家伙瞪着三角眼说:“你是干什么的,是不是小八路?”他很自然地说:“我是太阳村的,离这里六、七里地,来村里看我姥姥。你们‘太君’让我给你们抓鸡嘛!不信你问问去!”汉奸翻译无可奈何地走开了。

等把鬼子的人数、武器全部查清后,瞅了个空子,他拐出街巷,寻了一个僻静的地方溜出了村子。找到班长后,便一起急匆匆地向念子村跑去。

齐队长早已把队伍集合好,正在村西口上等着他们的消息。王选科上气不接下气地报告了敌情,齐队长作了部署后,部队马上出发了。分别运动到曹村西边与北边的大渠旁,隐蔽起来,另有一支小部队直奔曹村去引诱敌人。

当小部队接近村西边时,正遇到敌人押着拉粮的大车出了村。鬼子们坐在大车上,带着抓得鸡,正兴高采烈地回县城去。“当,当”几声枪响,几个鬼子从车上栽了下来。顿时,鬼子和伪军们乱作一团,拉大车的马也惊了。敌人见我军人不多,就向小分队追来,正合我意,50多名敌人被引进了渠边布置好的口袋里,游击队把口一封,就把他们团团包围了。我军从三面向敌人射击。敌人遭到我军伏击,一面顽抗,一面想逃跑。哪能放虎归山?指战员们一气狠打,把敌人打得死的死,伤的伤,抢来的18大车粮食和抓得鸡,都被我游击队截下,还抓了一大串俘虏。这时村里有几个老乡,架着两个受伤的鬼子送来说:“这两个家伙受了点伤,一个藏在秫桔堆里,一个藏到茅房里了。”

微信图片_20210510101309.jpg

四、与敌遭遇,好友牺牲。

王选科与刘润是一对生死与共的好战友。刘润长他五、六岁,像兄长一样处处关心爱护他,但在在一次与敌遭遇战中,为掩护首长英勇牺牲,其壮举可歌可泣。东忻县令归村,是八路军的堡垒村,部队转移时存在村中一部分弹药。

1942初的一个晚上,政委石建山带领基游队16人的小分队赶到这个村庄取回弹药,得手之后,在转移过程中,与巡逻的敌人遭遇。小分队出手较快,打了一个漂亮的突袭战,很快撤到了南胡村。天快亮了,无法转移,于是住了下来。他们住在村庄最南头的一户人家,院子南侧就是村外了。石政委和刘润住一屋,侦察员们住另一屋。刚住下一个多小时,在房顶站岗的哨兵发现街上乱糟糟的,于是急忙下来报告情况,但时间已晚,片刻功夫,敌人已到大门口了,听到声音,全副武装的侦察员激灵一动爬了起来,一个健步爬过墙头,冲了出去。而住在另一个屋内的石政委和刘润刚出屋,就与冲进院内的敌人碰了头,刘润一看情况不妙,为掩护首长安全,当即拔枪向敌人冲去,正因为这突如其来的英勇举动,给政委留出了突围的时机,石政委当时正向墙头翻越,被靠近他的一个伪军发现,扑上去抓住石政委,并将政委的围巾揪了下来。

然而,处乱不惊的政委举起随身小手枪往后一挥,将敌人打死。越墙之后,在侦察员们的接应之下,突围了出去。而为掩护首长安全置自己生死不顾的刘润,却被敌人俘虏。惨无人道的日本兵和伪军们,将刘润带回董村据点后,进行了严刑拷打,英勇无畏的刘润,宁死不屈,没有向敌人透露半点情报,惨无人道、杀人不眨眼的鬼子在没有达到他们的目的后,用狼狗活活将刘润咬死,场面惨不忍睹。

提起战友刘润,王选科老首长至今泪流满面。

微信图片_20210510101306.jpg

五、急中能生智,巧送“鸡毛信”

1942年深秋的一天,区队长交给王选科一项重要任务:“你给七连送封信,他们住在30里之外的北泥集村,一定要在夜里10点钟前送到,千万不能耽误。”说完从图囊的最里层掏出一封插着一根鸡毛的信递给了他。王选科看到信上插着鸡毛和区队长脸上那严肃的表情,意识到这封信异乎寻常。区队长又继续说:“你是本地人,对敌情道路熟悉,所以派你去。如果他们不在北泥集,就在附近找一找。路上要注意避开敌人,万一遇到危险,先把信毁掉!”回到排里后,排长作了具体指示,并决定让闫三妮随他一起完成任务。

太阳压山的时候,他俩打扮成农民孩子的模样,在行人稀少的路上走着,心急如焚,可外表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一面快乐的说笑,一面留神观察周围有无可疑之人。为了更快赶路,又不被行人怀疑,他们装做贪玩的孩子相互追逐着往前跑。因为对地形熟悉,走得尽是偏僻捷径小路。总算顺利地绕过了敌人的据点,沿途也没碰上敌人。当天黑下来的时候,就跑了30多里地,离北泥集村已经不远了。北集泥村是个山村,村西有敌人的炮楼,村保甲长也是两面应酬。他们隐蔽接近村边,为了保险起见,王选科让闫三妮留在村头隐蔽监视情况,并约定发现敌情后的集合点。然后独自来到村东北角的一户人家,据老乡讲,头天晚上来过八路军的队伍,可是今天一早就一个也不见了,不知道开到哪儿去了?连点线索没有,上哪儿去找呢?不能完成任务会耽误大事的。王选科决定再进一步打听打听。他摸了摸了怀里的信,并且把手枪也顶上了子弹,插在裤腰带上,直冲村公所走去。

村公所在村子中央,是个四合院。他进屋一看,没有人,只见长方形的会议桌上摆着十几个茶杯,用手一摸还热乎乎的 。屋里烟气腾腾,看样子像是刚开过什么会议,一定是敌人来过。感觉情况不对,随即转身溜出来,刚走到二门口,冷不防从右侧墙角伸出一支手枪来,对准了他的胸口。王选科借着月光,看到一个拿着手枪歪戴鸭嘴帽的特务高喊道“别动!”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王选科脑子急剧活动,犹如电子那么快。忽然计上心来:敌特、狗腿子乱如麻,他们之间不会全认识,对敌人能唬则唬。主意已定,于是故作镇静,双手丝毫未动,满不在乎地把头慢慢伸向敌人,两眼直勾勾地望着对方,看了一小会儿悄声说道“我咋不认识你呀?”以“自己人”的口气毫不拘束的问道。

这样一来果然有效,敌人的那种凶气消失了许多;可特务的手枪往回收了一下又停止了,仍然用怀疑的神色注视着他。淡淡地说“我也不认识你。”狡猾的敌人厉声问道“你是哪一部分的?快说!”“忻县城里特务队的!”王选科根据特务的打扮和口音断定是附近的,所以特意说的远一些。紧接着反问道“你是什么地方的?”“我就是那边炮楼的。”敌人用手指了指西边,态度温和多了,手枪也收了回去。“哦,原来是自己人,差点发生误会,真危险!”接着,坦然地说“你来干什么?”“听说这村有八路,我们想抓个活的,弄几个赏钱花花。”敌人毫不隐讳地说。看起来敌人对他的怀疑全消了。

“都是为了一回事。”王选科简单应付了一句,不再与敌人纠缠了,怕夜长梦多被识破出来。此时,村东头的狗乱叫了起来,于是将计就计,对敌人郑重其事地说“我听说八路军来了不少,可能后面还有大部队,咱们可得小心点!听狗叫拿不准是八路军进村了。快走吧,你走南街,我走北街。”那家伙信以为真,便灰溜溜地走了。王选科接受了刚才的教训,提着手枪向村外走去,找到闫三妮后又继续找部队去了。当他们走出了很远,北泥集村的狗还在叫个不停。大概敌人正在搜查八路军吧!王选科心想:蠢货!敌人想活捉八路军侦察员,那纯粹是白日做梦。

他们又转了大约十几里地,终于在韩岩村找到了我们的部队。当王选科把信交给连长之后,耽心地问道“几点钟啦?”连长看看了表,亲切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说“现在还差十分钟到二十二点。”他们总算长出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会意的笑容。

六、汉奸告密,生死突围

1943年3月,抗日战争进入了相持阶段,晋察冀部队为便于山区作战,需购买骡子装备部队搞运输。而大部分骡子来源需要不断地到贺龙部队所在的西北地区购买。这天,我方人员从晋西北购买好骡子后,王选科等6名战士在班长刘旺恒的带领下,趁着夜色,往返百里,将所购骡子接回并送到了专署和区队驻地定襄县继臣村。返回途中,正赶上东忻县县长郝性怡、县武委会主任周补充分别带一名警卫员,到专署开会。会后,当得知侦察班送完装备返回的消息后,顺便让他们掩护一同返回东忻县。

走了一夜,因白天行动不便,加之人员疲惫,郝县长决定在群众基础好的安邑村休息,选择了一户便于机动的人家住了下来。县长、主任及他们的警卫员住一屋,侦察班7人住另一屋。他们刚躺下时间不长,天已发亮。由于汉奸告密,据点上的日伪军蜂拥而至,但敌人不知道他们确切住在哪一家,疯狂的敌人挨家挨户搜查,搜到他们休息的住家时,大家虽已警醒,但敌人已将大院包围。院外的房上及大门口都是敌人。靠近外侧一屋的侦察班7人,在班长的带领下,突围了出去。而行动稍微迟缓的另一屋休息的县长、主任他们,却晚了一步,县长跳墙时被敌人打伤,随即被俘,周主任及两名警卫也当场被火力击中,不幸牺牲。

郝县长由于伤势严重,在押解途中光荣牺牲。侦察班7人翻墙后,从伪军夹逢中杀出一条血路,向西南方向突围了出去。待确认安全后,班长带王选科化装成要饭花子,返回县城打听郝县长他们的消息,才知道已全部牺牲。

微信图片_20210510101302.jpg

七、受领特殊任务,帮日本战俘传口令

1943年的一天,王选科与部分同志,在一次护送我方人员通过敌军占领的同蒲铁路封锁线时,受领了一项特殊的任务,顺便将20多名日本战俘送往延安。

原来,八路军总部在延安创办了一所日军战俘学校。日本共产党派野坂参三(化名冈野进,中国名字叫林启)到中国。他在延安一直从事统战工作,组建了在华日本人反战同盟,创建了延安日本工农学校,进行反战宣传。我军对日本战俘人员非常优待,在粮食比较紧张的情况下,还常让他们吃大米、白面,我军人员却吃小米饭、喝面糊糊。战俘们通过教育和亲眼目睹这种情况后,非常感动,愿意并配合我军的行动。听说到延安去接受培训,还是比较高兴的,一路上与护送人员比较配合。虽然他们中间也有会说几句中国话的,但也是半生不熟的样子,尤其是夜间行军通过敌占区时,需要在行进的队伍中,前后传达口令,这就遇到了一个难题,多数战俘不会汉语,怎么办呢?负责护送任务的首长,让侦察员穿插在他们中间帮助他们传达口令。于是每隔三、四个人就有一个侦察员负责掩护、带路,帮助他们完成传达口令的任务。尽管这样,也难免出现一些意想不到的情况,在沂口南侧,尚未通过铁路时,与一外出巡逻的日伪军发生了遭遇战,其中一名日军战俘不幸被敌人抓住,这名被我军教育和感化过来的战俘,面对生死考验,能够反戈一击,战死在英勇搏斗中。在后续部队的配合下,侦察掩护小分队很快打退了巡逻的敌人,待重新集结起来,绕道快速通过封锁线,一路奔波终于顺利进入晋绥边区,完成了护送任务。

1945年12月,王选科所在部队驻守张家口怀来县永宁城,恰巧碰上了过去护送过的部分日本战俘,从延安日本工农学校经过张家口到大连坐船回国,这些战俘见到他们非常高兴,专门在永宁天主教堂举办了联欢会。这段经历充分说明战争年代我军优待俘虏政策深得人心。

微信图片_20210510101257.jpg

八、参加抗美援朝,马良山反击战确保通讯保障畅通无阻

1951年10月,王选科所在的191师3个团参加了马良山反击作战。10月8日,他所在的573团接收571团阵地,担负反击作战任务。当时,他担任团通信股长,负责全团的通讯保障任务。全团官兵在团长高国玺、政委马瑛指挥下,做好了反击作战的准备。美军采取步步为营的办法,在攻取一段距离后,为站稳阵地,伺机反扑,修筑了地堡、交通壕,架设了数道配置照明雷、吊雷的铁丝网,再加上飞机、坦克、大炮的掩护,仅炮火准备,就将近3万多发炮弹倾泄到主峰上,硬是将主峰削低了1米多。

为牢牢掌握作战的主动权,191师打响了反击作战,战斗打响后,我炮兵集中火力对敌人工事进行炮火覆盖,战士们用步枪、机枪、手榴弹,向敌开火,许多战士身负重伤,英勇作战,坚持战斗,用尽最后一枪一弹,向敌人发起一次又一次猛烈的进攻。战斗中,573团通讯保障以有线为主、无线为辅,对主要易遭敌炮火破坏的地段,设有查线、放线组,连与前沿排用步谈机保障。在最激烈的两天战斗中,王选科亲自指挥有线电通信保障,有线排往返查线490次,接断头300多个,保障了指挥通畅,直至战斗胜利。这次战斗,全歼英联邦皇家苏格兰边防团6个连,毙敌1033人,缴获轻重机枪44支、60炮1门,击落敌机23架。

    战后,王选科在全军召开的通信工作会议上,专门作了经验介绍,573团通信连有线排荣立集体二等功,他们使用过的有线被复线被军事博物馆收藏。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创和全网营销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