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史万象 >>史海钩沉 >> 耿飚:唯一无军衔国防部长 创造中外战争史上的奇迹
文史万象
更多
详细内容

耿飚:唯一无军衔国防部长 创造中外战争史上的奇迹

时间:2021-03-23     作者:保定老年网   阅读

   耿飚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久经沙场的高级指挥员,由于1950年1月便到外交部工作,成为新中国首任驻瑞典王国大使,兼驻丹麦王国公使。所以1955年全军实行军衔制的时候,没有授予军衔,成了一个“无衔将军”。

   耿飚文武双全,武功盖世,军事才能杰出,在征场上屡屡出奇制胜,多次建功。

    耿飚将军身怀高级武功,肉搏格斗技艺超群,一柄马刀就可以出入于千军万马之中,他当了师参谋长还能够率众拼刺刀。我们如果把眼光放远一点会看出,即使在使用冷兵器的古代,耿飚也必然是一员五虎上将,是长坂坡上杀个七进七出的赵子龙。

    说起来,耿飚的武艺全是从自己的父亲那儿学来的。

    耿飚的父亲自幼闯荡江湖,曾在抚台的亲兵营里学了9年武功,差点被选入皇宫担任宫廷侍卫,手使过皇上赐予的虎头双钩,人称“双钩大侠”。

    耿飚在回忆录中是这样描述父亲闯荡江湖后返乡的情形的:当父亲青衣软靠,箭袖快靴,背插虎头双钩,头戴羽翎,胸佩貉带,大步登上严家冲山嘴时,村里人都惊呼起来:“嗬!好一个双钩大侠!”

   从父亲那里,耿飚学会了南拳、气功、单刀、点穴。

   凭着这超凡的武功,耿飚在革命战争中,经常徒手杀敌,以一当十。

   在耿飚的回忆录中,这种惊心动魄的记录屡见不鲜,其中的第一次,是刚满18岁,却已是中共正式党员、游击队长的耿飚带两名队员乘夜去偷袭一土豪家。彼时,土豪门口有家丁拎枪放哨,耿飚从其身后跳出,一个简单的锁喉,便将家丁锁背过气了,从容缴获其崭新汉阳造步枪一支,尖头子弹20发。

   耿飚就是以这种方式连续弄到了十六支步枪,并以这十六支步枪起家,成为井冈山红军的骨干之一。

   长征中,耿飚率部担任第2师前卫,屡摧强敌,有力地掩护了中央纵队和主力红军突破敌四道封锁线。

   1935年1月遵义会议后,耿飚同志任红1军团第1师参谋长,率部参加四渡赤水、再克遵义,亲自率部在江界渡口强渡乌江,首夺天险娄山关,为中央纵队和大部队开辟前进通道。

   在通过彝族地区时,抢渡大渡河,配合兄弟部队夺占泸定桥,耿飚功不可没。

   毛泽东同志曾就此专门写信表扬了耿飚。

   不过,耿飚认为,在长征全过程中,最为惨烈、最为悲壮的,还是湘江之战。

    耿飚在回忆录中写:我团一营与敌人撕杀成一团,本来正在阵地中间的团指挥所,成了前沿。七八个敌兵利用一道土坎做掩体,直接窜到了指挥所前面,我组织团部人员猛甩手榴弹,打退一批又钻出一批。警卫员杨力一边用身体护住我,一边向敌人射击,连声叫我快走。我大喊一声:“拿马刀来!”率领他们扑过去格斗。收拾完这股敌人(约一个排)后,我的全身完全成了血浆,血腥味使我不停地干呕。

    战场上是这样悍勇,耿飚将军不仅仅是一员身先士卒的猛将,不仅仅是‘耿猛子’,他还是善于排兵布阵的军师。他指挥的战斗,讲究科学,讲究艺术,在武器装备不占优势的情况下,敌我伤亡比可以达到几十比一。他猛而不莽,智勇双全。长征途中一路血战,单凭猛冲猛打,是不可能获得一个又一个胜利的。耿飚作为前卫团的团长,实际上就是整个中央红军的刀锋,一路上抢湘江、盘赤水、跨金沙、飞大渡,占娄山关、夺腊子口,处处都显示出耿飚将军的过人胆识和智慧。几十年的军旅风云,充分证明了他是运筹帷幄的高级将才。

   耿飚长女耿莹在“中国华夏文化遗产基金会成立大会”上也谈到了长征途中的湘江之战,她惊叹道:“父亲英勇善战。湘江之战,他的一个团居然阻击了整整15个 团,这在现代中外战争史上,都是不可想象的。作为团长,父亲手挥马刀搏斗,全身都是血浆,血腥味呛得他不停地干呕。政委杨成武右腿负伤,差点被俘。连林彪 、聂荣臻都差点被敌人包了饺子。血战五天五夜,红军由八万四千人打到不足四万人。多亏了毛泽东、彭德怀和父亲等一个个中国革命的‘天神系列’,才最终险度难关。”

   谈论起父亲,耿莹永远有说不完的话题。

   她说:“很多人不知道,其实我这个父亲,是个上山能打猎,下水能摸鱼,出门能谈判,回家能做饭的人物。放到古代,父亲就是赵子龙、秦叔宝。”

   关于上山打猎,耿莹特别提了两件。

    第一件,在长征时,耿飚从瑞金骑出的骡子在炮火纷飞的背景下弄丢了,他就到草原上猎野马当坐骑,他猎到了一匹头马。该头马被征服后,带来了十几匹马。耿飚就给朱德、林彪、聂荣臻、左权、徐特立、董必武等人每人送了一匹。

    第二件,1940年,陕甘宁边区正兴起“大生产运动”,耿飚率部队在一处偏远山地屯田开荒。深山丛林里野兽众多,不仅糟蹋庄稼,还伤害人畜。“父亲组织部队打猎,一个月下来,打了4只老虎、七八只豹子、上百条狼和狐狸以及上千只野兔。他们把兽皮剥下来,去城里卖钱。父亲将一只虎送到延安,给毛主席和朱总司令。毛主席童心大起,‘引诱’朱总司令说,‘你能不能一个人把它举起来?’朱总司令还真试了试,然后说,‘不行’……”

   对于战争,耿莹的记忆里总是在炮声中没完没了的行军、打仗。她说,她儿时的摇篮,便是父亲的马兜子。她不满一岁就跟着父亲南征北战。“每打完一仗,父亲的习惯动作就是摸摸马兜,知道我安然,便继续前行。”

    耿莹说,她还曾被打仗太投入的战士落在了战场,险些丧命。“直到90年代父亲病危的最后时刻,他才流泪告诉我这段经历。”

   “父亲当时打国民党,年仅13岁的警卫员把我放在凹进去的战壕里,忘了带走。”就这样跑出了两里地,耿飚发现女儿不在,却没有作声。“在父亲看来,战士比女儿更宝贵,敌人可能已经赶到,他不能牺牲了女儿,再搭上一个战士。”如果不是马夫及时发现并坚持回去救了耿莹,她早已在不满一岁时就夭折。

    耿莹深情无限地说:“父亲走到哪里,我就上到哪里,直到1950年父亲调到北京,脱下军装干外交,我才安定下来。”

   1950年1月,中央一纸调令,将正在西北前线的解放军第十九兵团副司令员耿飚调到北京,安排他和姬鹏飞等人一起,转行成为新中国的第一批驻外大使。

   耿飚的次女儿耿焱说:“父亲那时候正带领部队往西北打,中央的调令来了,说让他去做外交官,他说我对外交可是一窍不通啊,非常不愿意,一个军人脱掉军装是很痛苦的事情。中央说,我们就是需要你这样懂军事的干部,外交就是战略,你懂军事,懂战略。周总理说:抗日战争时期,你就负责接待美军军事观察组赴晋察冀军区参观访问;解放战争时期,你又在军调处协助叶剑英工作,同美蒋代表打过交道,怎能说对外交可是一窍不通呢?基于这些原因,父亲同意了,接受了。”

   就因为这样,耿飚没有参与1955年的评衔,这对于一个经历过百战沙场的将军来说,无疑是一大憾事。

   如果不是这样,耿飚很可能是副兵团级,按资历和战功,是完全可以评上将军衔的。

   1979年1月2日,中央军委副主席、总参谋长邓小平宣布:军委决定耿飚回军队任职。

   耿飚将军的夫人赵兰香至今还清楚地记得耿飚回归军队的那一天的情景:“工作人员送来了军装,等不得我给新衣服过水,耿飚当即就‘披挂’上阵了。他一连说了几个‘好哇,穿什么都不如穿它舒服。还是红旗式的领章好,还是那颗红五星好。’”

   1月11日,中共中央正式任命国务院副总理耿飚兼任军委秘书长,协助军委主席处理军委的日常工作。

   1981年3月,耿飚又兼任国防部长。

   耿焱回忆:“在父亲兼任国防部长的前后两年中,他为军队整编、民航改制、中美军事关系等问题操碎了心。”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