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脉博览 >>名人专访 >> 麻扶摇与他战前创作的《志愿军战歌》
文脉博览
更多
详细内容

麻扶摇与他战前创作的《志愿军战歌》

时间:2020-12-06     作者:王广庆【原创】   阅读

微信图片_20201206213607.jpg

本文作者王广庆与麻老生前的合影

    2019121日,以一首抗美援朝标志性符号一一《志愿军战歌》而驰名中外的副军职离休干部麻扶摇,永远地离开了我们。追忆与麻老相识时的音容笑貌和举止言谈,记忆犹新。

    20066月,我从辽宁省军区保定干休所举家搬入第二炮兵保定干休所居住。从这时起,逐渐结识了这个干休所的老首长,其中就包括《志愿军战歌》词作者麻扶摇。

     “雄纠纠,气昂昂,跨过鸭绿江,保和平,卫祖国,就是保家乡,中国好儿女,齐心团结紧,打败美国野心狼。”这铿锵有力的决心,振奋人心的誓言,激昂高亢的旅律,曾经激励了几代人,以“最可爱的人”为学习榜样,前仆后继,奋发进取,在实现中国梦的征途中,踏着坚强有力的进行曲,迈着战之必胜的骄健步伐,永往直前。记得从懂事起,我就非常熟悉这首充满激情的战斗队列歌曲。如今,能够与词作者居住在一个大院里,感到非常荣幸,总有一种企盼结识麻老的渴望。于是,有一天,我主动找到在二炮干休所当干事的好友王永振,请求他陪同到老首长家串门拜访。王永振满口答应,并相约在一个下午,来到了老首长家。

    身材魁梧的麻老迎上前来,让坐,寒暄。老人家思维敏捷,声若洪钟,平易近人。我在简单自我介绍之后,麻老亲切地说:“咱们还是双重老乡”(山东黑龙江人),一下就拉近了距离。我们无话不说,话题自然谈到了他的从军经历和《志愿军战歌》的创作经过。麻老告诉我,1947年他在黑龙江宾县读中学时参加了人民解放军,东北解放后,跟着部队进入关内,打天津,战太平,一直打到湖南。从那时起,始终在一线部队带兵,抗美援朝回国后,曾在云贵高原和青藏高原工作了20年。谈及《志愿军战歌》的创作过程,麻扶摇说,那是在战斗的实践中,被战士们的高昂斗志所感染而创作的战斗誓言。

    解放战争胜利后,麻老所在部队奉命返回黑龙江佳木斯垦荒种地。那时,他担任连队指导员。虽然连队生产任务重,生活也艰苦,但经历过战争的军人,更懂得珍惜来之不易的和平环境,所以,全连官兵生产热情非常高涨,增产增收成为大家的奋斗目标。正当大家热火朝天投身于生产劳动之际,突然情况有变,19506月末的一天,上级传来命令,部队就地集结待命。不久之后,奉命开赴安东(丹东),执行镇守边防任务,当时也没有说入朝作战之事,就在那里进行恢复性战备训练、保养武器装备和形势教育。

    其实,朝鲜战争于1950625日就已经爆发。在与朝鲜一江之隔的鸭绿江边驻训,意味着可能随时要奔赴战场。麻老说:“咱当兵的人不怕打仗,可谁又愿意打仗?经过多年的战争,好不容易赢得了胜利,迎来了和平,可眼看着刚刚到手的和平环境就要溜走,这种心情可想而知?”担任指导员的他,深知动员和教育官兵的重大责任。没有合适的政治教材,搞战前动员教育很难。他就结合上级精神,联系官兵思想实际,重点回答大家关心关注的“战争来了,我们该不该打?”“能不能打赢?”这两个问题进行探讨分析和思想发动。当时,部队各级领导反复教育大家,我们热爱和平,但是我们绝不怕战争;我们不想打仗,但帝国主义打到了家门口该怎么办?那就奉陪到底;不是我们愿意打仗,而是我们被逼无奈,为了保卫和平而战。麻扶摇理论联系实际,讲国与家的关系,没有国哪有家,保家必须卫国,我国和朝鲜是邻居,邻居家着了火,必须帮忙去救,帮人就是帮己,救人就是自救。对于能不能打赢美国侵略者?麻扶摇通过摆事实讲道理的办法,逐条剖析敌我优劣条件,既看到有飞机、大炮、原子弹优势的美军打着联合国军的旗号的一面,又引导官兵讨论我们的优势和美军的劣势,使官兵清楚地知道,我们的优势是有毛泽东主席的英明领导,有强大的后方支援,有几百万经历过战争锻炼的军队,我们打得是正义战争,士气高昂。而敌人的不利条件是,远隔重洋,战线过长,出师无名,打得是非正义战争,士气低落。武器是战争胜负的重要因素,但不是决定因素,起决定因素的是人而不是物。尤其是通过理论联系实际,从实际出发,解决大家的思想问题,效果大不一样了。经过两个多月的动员和备战训练,部队参战的热情逐渐高涨。

     195010月,部队接到赴朝参战的命令后,请战书、挑战书、血书,像雪片一样送到了连部。指战员个个摩拳擦掌,人人争先恐后,群情激愤。要出国打仗了,战士们都争着要去,上级规定每个连队2个人留守,可留谁谁都不干,还有的战士咬破手指写血书交到连里。麻扶摇深深地受到感动。如何在部队出发前召开的誓师大会上,把全连官兵出征的誓言表达出来?他陷入了深思之中,日思夜想,晚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总想着应该写点精小精悍、铿锵有力的东西来抒发心声。就这样,不知不觉地想到军政大学校歌的歌词:黄河之滨,集合着中华民族优秀的子孙……又想到了战士们讨论时说过的保卫祖国就是保卫家乡的话,想起了战士们群情激愤,坚定的信念和坚强的决心,想起了鸭绿江对岸燃烧的战火,随时可能蔓延过来,恨不得一下跨过江去,扑灭战火,捍卫和平,保家卫国,打败侵略者。想着,想着,灵感突发,挥笔写下了:“雄纠纠,气昂昂,横渡鸭绿江,保和平,卫祖国,就是保家乡,中华好儿女,齐心团结紧,抗美援朝,打败美帝野心狼。”写完之后,感到心情特别舒畅,慢慢进入了梦乡。第二天,麻扶摇把这几句话登在了连队黑板报上,作为出征誓言,征求大家意见,得到了全连赞同。随后,麻扶摇所在的炮兵一师二十六团召开出征誓师大会,每个连队都要轮流表决心,轮到五连时,麻扶摇迈着骄健的步伐,大步跨上主席台,高声宣读了这一誓词。会后,这段誓词被团里的《群力报》和师里的《骨干报》(都是蜡版刻出的油印小报)刊登在报头位置。连队的文化教员还饶有兴趣地谱了曲,只是时间紧迫,大家还没学会唱,就紧急渡江奔赴朝鲜战场了。麻老清楚地记得,第一批入朝的部队是19501019日,他所在的炮一师是1023日入朝,1025日参战部队与美国侵略者和南朝鲜部队遭遇,打响了第一仗,这一天后来定为“抗美援朝纪念日”。

     入朝之后,志愿军战士们克服千难万险,与侵略者浴血奋战,一把炒面一把雪,在上有飞机空袭,下有大炮轰炸的恶劣环境下,冲锋陷阵,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取得了一个又一个胜利。到第二次战役后,后续部队陆续入朝,就开始传唱《志愿军战歌》了,那时的歌名叫《打败美帝野心狼》,与麻扶摇写的誓词就差几个字。歌声传到他所在连队后,战士们惊奇地发现“这不就是咱们连的誓词吗?”有人就问指导员“这是怎么回事?”麻扶摇回答“我也不清楚。”接着反问大家“你们觉得这首歌怎么样?”战士们说“很棒,有劲,鼓舞士气。”于是,他们到兄弟部队找来歌片,全连也学唱起来了。这首雄壮激昂的战歌,首先从朝鲜战场、东北地区传唱开来,后来唱遍长城内外,大江南北,极大地激励了志愿军的士气和全国人民的爱国热情。

     这首歌的歌词与麻扶摇代表五连写的出征誓词相比就差几个字。原来的“横渡鸭绿江”被改成了“跨过鸭绿江”;“中华好儿女”被改成了“中国好儿女”;“抗美援朝鲜”被改成了“抗美援朝”;“打败美帝野心狼”被改成了“打败美国野心狼”。原来是因为当年新华社派到炮兵一师的记者陈伯坚,不知是从二十六团五连的黑板报上,还是从团里、师里的报上看到了五连的誓词,谁也搞不清楚,他采写了一篇通讯,刊登在当年1126日的《人民日报》上,那里面把麻扶摇写的誓言小诗,在标题下用大号黑体字标示出来,还登了几个战士的发言。报纸刊发的第二天,著名音乐家周巍峙看到后,很受感动,当天就谱了曲,第二天就在《人民日报》刊发了这首歌,歌名就叫《打败美帝野心狼》。因为当时不知道作者是谁,作词人署名为“志愿军战士”。19514月,中央有关部门将这首歌正式命名为《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到了1953年,在全国开展的群众歌曲评奖活动中,《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获得一等奖。为了给作者颁奖,有关部门几经周折,终于从志愿军炮兵一师二十六团寻到了麻扶摇。此后,这首战歌的词作者就由“志愿军战士“改为”麻扶摇”了。

     1987年,麻扶摇从副军职岗位离职休养,进住保定。离休后,他继续发挥余热,曾应市委之邀,参加市委考察组,考察县局级干部。还应邀参加了众多的演讲报告。

     麻扶摇是一个和蔼可亲,平易近人的老首长。我退休后经常在大院里散步,时常遇到同样散步的麻老,每次都打招呼问候,有时他还主动向我打听一些事情。同样,对我提出来的请求,有求必应。沈阳一位战友喜欢收集名人书法,得知我认识麻扶摇后,提出让麻老写幅字,我不好意思推脱,又感到为难,当试探性地说出来后,麻老满口答应,并说因为手抖发颤,好几年没摸毛笔了,只能写点简单的。当我把麻老的字邮给战友后,对方非常感激。同样,因投稿相识的解放军报高级编辑卜金宝,得知我认识麻扶摇,提出想采访他的要求后,我电话请示麻老,老首长愉快地接受采访,20121128日,我陪同卜金宝相约来到他的家中,进行了长时间的交谈,麻老还拿出了3大本相册,翻看历史留影。124日《解放军报》以《志愿军战歌创作始末——访第二炮兵干休所离休干部麻扶摇》为题,进行了详细报道。201210月初,保定晚报社会生活部主任许良晨给我打电话,让我联系麻扶摇方便时上门采访,我到麻老家征询意见,老首长欣然接受,我们3人进行深入采访后,1029日《保定晚报》整版发表了《〈志愿军战歌〉是这样诞生的》一文。

     麻扶摇老首长因病去世后,我在微信里第一时间转告已经退休的卜金宝高级编辑,卜主任非常痛惜,专程打来电话,相谈十分钟,并第一时间在解放军报客户端发表了《追忆麻扶摇:经历过战争的人,最渴望和平》。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