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涉老政策 >>老龄资讯 >> 怎样建设人人共享的智慧老龄社会?
政策解读
更多
详细内容

怎样建设人人共享的智慧老龄社会?

时间:2020-11-03     作者:保定老年网   阅读

   u=3934196260,1176361692&fm=26&gp=0.jpg

  目前,民政部2020年第四季度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养老服务司副司长李邦华宣布了一则利好消息:下一步,民政部将以老年人为中心,推动解决老年人在民政服务中遇到的智能技术困难。

   老年人对快速发展的智能时代难以适应,这不是一个新问题。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不少老年人使用“健康码”遇到困难,再次将这个问题摆上了台面。媒体也对此持续关注。例如,人民论坛就曾刊发《没有健康码寸步难行?关注被数字时代“抛弃”的那群人》等文章。这次民政部消息一出,多家央媒更是密集发声。

   央视《新闻1+1》推出报道,讨论老人与智慧生活之间的鸿沟。

   人民网评论认为:帮助老年人克服“智能关”,要有针对性,要从多方面着手。同时,应对人口老龄化挑战,是一个系统工程,破解“智能门槛”只是其中一项工作。无论如何,让老人安享晚年,是儿女的义务和社会的责任。

    半月谈发表评论称,各地基层政府部门、社会公益组织、手机企业等都应积极开展相关培训,尽可能让愿意接受科技事物的老年朋友消除“触网”障碍。

    数字智能化时代,我们究竟该如何对待那些没能及时搭上网络快车的老年人?

   现实

   从一些实际调研中可以发现,一些农村老年人尚没有手机,还有很多老年人使用功能比较简单的老人机,难以涵盖当前日常生活中的必要应用场景。根据《中国统计年鉴(2019)》数据,2018年末,中国城镇居民平均每百户拥有电脑73.1台,农村居民平均每百户拥有电脑26.9台。如果进一步考虑到家庭中的电脑多为年轻人准备,老年群体的电脑拥有率则是一个相当低的水平。据中央网信办发布的数据,截至今年3月,我国网民规模超过9亿,但60岁及以上网民占比仅为6.7%。这意味着,有相当数量的老年人没能及时搭上网络快车。因此,电子产品的拥有率相对较低,是老年人面临数字鸿沟的一个重要原因。

   此外,随着信息技术迭代加快,即便是拥有电脑和智能手机的老年人对新技术的接受也会比年轻一代更慢,一些老年人甚至可能基于使用习惯和对新技术安全性的不信任等原因产生抵触情绪,不愿意主动使用有些新的应用程序。老年人还有可能因为文化水平或是生理等原因在使用相关应用时存在障碍。总之,只有少数老年人能够跟上信息发展的步伐,无障碍地在日常生活中使用电子产品、获取各种服务,真正跨越数字鸿沟。从这个意义上说,老年人面临数字鸿沟是时代发展的必然,也是一种客观存在的社会现象。

   治理

   老年人处于数字鸿沟中相对劣势的一端,属于比较容易识别的数字贫困人群。数字贫困会影响老年人的社会融入和生活质量提升,因此,老年群体应该成为数字贫困治理的重点对象。从具体着力点来看,一方面要提高老年人数字设备拥有率,另一方面要提高老年人数字应用能力。对此,必须综合施策。

    △提高老年人数字设备拥有率的关键在于改善其收入水平,使其具备相应的购买力。可支配收入的高低影响着老年人的购买力,提高老年人收入水平的关键是建立多层次的老年人收入保障机制。其中,养老保险制度应该成为老年人收入保障的主要制度化机制。但当前仍然存在农村养老保险保障水平偏低、养老金公平性仍然有待提高等问题。

    建议将城乡居民养老保险社会统筹部分改革为公民养老金,形成覆盖全民的普惠性和兜底性的第一层次养老金,在此基础上再将现有制度整合成个人缴费相关养老金、单位补充养老金、个人养老储蓄等多个层次,建立多层次的老年收入保障体系。根据居民收入水平确定公民养老金标准,并根据收入增长情况进行动态调整。同时,还应该进一步增强养老金制度的公平性,建议通过设立养老金的最高和最低标准控制养老金水平差距。

    在具备购买力的基础之上,进一步提高老年人的购买意愿。相关企业应该多从老年人的实际需求出发,在保障基本使用功能的情况下努力开发使用方便、价格亲民的产品,让老年人买得起、用得方便。就家庭内部而言,在代际资源分配上也要考虑到老年人的实际需求,力所能及地帮助老年人获得并使用相应的数字设备,满足老年人日常生活和精神生活需要。在这一方面,整个社会的资源再利用也十分重要。目前,二手手机和电脑的资源再利用情况并不乐观,应建立相应机制,鼓励二手手机和电脑的回收再利用或是社会捐赠,提高智能手机和电脑的普及率,使老年人能够更加容易地具备数字生活的基本条件。

   △提高老年群体数字应用能力则多方共同发力。在社会政策层面,要针对信息技术和数字应用的发展趋势以及老年人的学习需求,借助老年教育体系和专项培训项目,采用远程、面授等方式增强老年人的数字应用技能,消除数字应用障碍,使之能够跟上时代发展步伐,主动拥抱和融入数字社会生活。要重点提高社会公共服务相关应用的适老性,努力营造适合老年人获取公共服务的无障碍环境。

   在企业层面,在相关应用开发、推广和使用的过程中,应当深入研究老年人的需求特点和使用习惯,增强产品及其推广手段、使用方式等方面的适老性。同时,在产品推广使用的过程中,要加强对老年人的培训和服务,针对一些因身体机能等原因而数字应用能力较差的老年人,企业应加强技术创新,开发能够弥补机能缺陷的辅助应用设备,帮助老年人克服身体机能变化带来的影响。

   在家庭层面,家庭成员要加强与老年人的沟通交流,及时了解老年人在数字应用方面的障碍,在相关应用选择、使用等方面为老年人提供帮助。

    就老年人自身而言,也应当保持积极心态,勇于尝试和学习与日常生活相关的各类应用,提升自身的数字应用能力,努力适应数字时代的社会生活。

    在提高老年人数字设备拥有率和数字应用能力的基础上,要真正实现数字应用无障碍,还要进一步降低数字应用成本。当前,我国在信息基础设施建设方面已经获得了较大发展,但上网资费偏高仍然是制约老年人融入数字生活的一大障碍。老年人收入普遍偏低,又有勤俭节约的习惯,相对较高的上网费用会对其产生重要影响。当前,国务院已要求降低上网费用,相关运营商也采取了一些实际措施,但与人们的预期仍然存在一定差距。如果能进一步降低资费,必将大大降低老年人数字应用的门槛。

    当然,在目前数字鸿沟客观存在的前提下,社会管理层要充分意识到这种差异,在出台相关政策时,应当充分考虑到部分老年人尚不具备使用数字设备和相关应用的条件,不搞一刀切、全盘数字化,而是应该提供多种选择,保留一些传统方式,尽量减小对老年人生活的影响。

   迈入“十四五”,如何建设一个不分年龄人人共享的智慧老龄社会?

   当前,我国已进入老龄社会,人口老龄化正在深入发展,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已经成为一项重要战略。面对数字时代的滚滚浪潮,如何确保老年人跟上时代步伐,建设一个不分年龄人人共享的智慧老龄社会,是我们应当思考的问题。

    “不分年龄人人共享的社会”这一概念源于1995年在哥本哈根通过的《社会发展问题世界首脑会议行动纲领》,作为社会融和的基本目标,“不分年龄人人共享的社会”是指社会中“每位享有权力和责任的成员,都能积极发挥作用”。建设不分年龄人人共享的智慧老龄社会,目的就是要让新技术的发展造福于老年人、造福于全人类,而不是在人群之间制造新的鸿沟,形成新的贫困与不平等。

    智慧老龄社会是一幅怎样的未来图景?日本提出的“5.0社会”构想具有一定的启示意义。“5.0社会”又称为超智慧社会,是指“能够将必需的物品和服务在必需的时间以必需的数量提供给必需的人,以无微不至地满足社会各种需求,使所有人都能够享受到高品质服务,不受因年龄、性别、地区、语言等各种差异带来的影响而快乐舒适地生活的社会”。

    分析“社会5.0”的核心要旨,实际就是要在一个高度老龄化的社会中实现高度智能化,建设一个不分年龄人人共享的智慧老龄社会。其中,技术不再是造成数字鸿沟的原因,而是成为缩小数字鸿沟的直接推动力,更是减小代际差异、改善老年人生活质量的手段和工具,老年人居家生活、交通出行、购物就医等日常和社会生活都将极大便利化。不仅如此,在各类智能技术和辅助设备的支持下,老年人的生活自理能力将得到明显改善,参与社会活动的途径将更加多样化。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的宏伟蓝图,即到203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到2050年把我国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在人口老龄化不断加深的背景下,建设不分年龄人人共享的智慧老龄社会是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题中之义。

    为此,必须强化创新驱动,推动物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等领域新技术的发展,提高整个社会的系统化、智能化水平以及资源配置、社会运行效率,不断优化产品和服务供给,满足包括老年人在内的所有社会成员的美好生活需要。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