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史万象 >>史海钩沉 >> 唐代涿州神童:文才超人 痛苦半生
文史万象
更多
详细内容

唐代涿州神童:文才超人 痛苦半生

时间:2020-08-03     作者:保定老年网   阅读

如果说他的主业是诗人,那么他的副业一定是病人。

作为大唐诗人堆里最出名的病人。

他很好的完成了将主业副业发挥到了极致的地步。

就连他自己也忍不住给自己取了一个“幽忧子”的网名,意思一个爱生病的诗人。

文学大家刘大杰说:“幽忧是他生活的象征,也是他作品的象征。”

明代张燮提起他,一脸的感慨:“古今文士奇穷,未有如卢升之之甚者。

夫其仕宦不达,则亦已耳,沉疴永痼,无复聊赖,至自投鱼腹中,古来膏肓

无此死法也。

意思是说,古今文人中恐怕只有他是最惨的一个,病秧子不说,就连死,也

透着一股让人说不出的“荒唐”之感。

这个几乎从出生到死亡都被悲惨世界笼罩的男人叫——卢照邻。

公元635年,天气据说是晴朗的。

这一年,大唐开国者唐高祖李渊罹患风疾,久病不愈,最终病死在垂拱殿。

这一年,雄主李世民下诏大举征讨吐谷浑,以李靖为西海道行军大总管,节

度诸军……

这一年,盐泽道行军总管高甑生进攻叛乱的羌人,取得胜利。

这一年,今河北涿州卢家诞生了一个男孩。

这个孩子就是本集故事的男主角卢照邻。

和一般出生草莽的凤凰男不同,咱们的主角是地地道道的世家出身。

而且整个世家还很不一般。

在河北,乃至全国,卢家可是一等一的名门望族,素有“望出范阳,北州冠

族”的名声。

作为世家子弟中的一员,无论卢照邻愿不愿意,他身上都承担了抹不去的家族责任。

顶着世家子弟光环他,很好的给世人展示了什么叫世家子弟的风采。

从出生到识字,他不过用了五年时间。

当别的孩子还在吃奶,分不清楚东南西北的时候,他已经为自己赢得了神童的美名。

十岁时,在别的孩子对未来一脸茫然的时,卢照邻已经开始拜访名师,学习经史。

努力加汗水为他赢得了浑身的才学,给了后来孩子树立了一座难以攀越的高峰。

作为前浪,似乎永远要被后浪拍死在沙滩上,但事情到了卢照邻这儿似乎不是这么回事。

他依旧是前浪。

依旧站在最前端,独领风骚。

至少在河北是这样。

站在紫禁之巅孤独是孤独了些,但感觉还不错。

卢照邻很喜欢这种感觉。

上天入地,唯我独尊。

千秋万载,一统江湖。

为了让这种感觉更持久,20几岁的卢照邻选择了出仕。

人生的第一站是个艰难的选择题,是穷途末路还是前途坦荡全在一念之间。

作为神童,卢照邻没有盲目的做出选择题,他似乎很早就明白,工作与写文

字是两回事,文字用心,用情感,只需要散发真心,就能打动人,而工作却不同。

它就好比是一道数学题。

需要经过反复的推演,验算才能得出自己最想要的结果。

所以他买了大量的纸和笔, 一头扎进去了。

通过数日的推演,他得出了一个自己很满意的结果——为邓王李元裕府典签是个很不错的选择。

作为唐高祖李渊第十七子,唐太宗李世民异母弟,邓王李元裕不光身份显赫,为人低调,最主要是在朝中很有影响力。

如果光是这一点,他未必看得上,在大唐再有影响力也及不上李世民本人。

但他依旧选择了邓王李元裕。

原因很简单,工作的内容。

一个好的员工,是否能做出成绩,吸引领导注意,除了溜须拍马之外,还得有些真本事。

也就是说,你得会干事。

古玩字画,他倒是会一点,可不显眼,就算努力干,也看不出什么动静来。

在诸多的专业当中,诗才是他的强项。

多年的努力与积累,他拥有无不的自信,他什么敢说,在大唐这个诗的国度里,能超过他的不过五个人。

聪明的人都知道如何用工作点缀自己的人生,成就自己的理想。

邓王李元裕好儒学,善与人谈儒家经典哲理,好诗不说,还好藏书。

据小道消息说,邓王家有藏书数十万。

什么是资源,这就是最大的资源。

工作的同时能提升自己,这才是人生最大的价值所在。

从后来的结果看,这个选择很准。

李元裕对他的工作能力甚受器重,在公司年会上,对全体员工说:“此吾之相如(司马相如)也。”(这是我的司马相如啊!)

这份考评很高,很有含金量,立马亮瞎了卢照邻的双眼。

除了努力工作领取奖金之外,他还利用工作之便(注:唐初典签掌书册簿疏,类似于文书工作),得以博览群书,获益不少。

人生似乎很圆满。

这个时候的卢照邻绝不会想到病魔会悄无声息的找上他。

就是笔者也不相信。

但历史很残酷的告诉了我们,什么叫“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

而这一切的因果,竟是从一首诗开始。

公元664年,29岁的卢照邻辞别了邓王选择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旅游。

他独自一人游走大唐山水之间,天上的云,地上的草,水里的鱼儿,岸上的花朵,都成了他眼里的美景。

他当然想不到,人生的好运就此到了头。

某一天,他来到了洛阳,他看着那繁华的长安,一时兴起,动笔写了一首叫《长安古意》的诗。

长安大道连狭斜,青牛白马七香车。

玉辇纵横过主第,金鞭络绎向侯家。

龙衔宝盖承朝日,凤吐流苏带晚霞。

百尺游丝争绕树,一群娇鸟共啼花。

游蜂戏蝶千门侧,碧树银台万种色。

复道交窗作合欢,双阙连甍垂凤翼。

梁家画阁中天起,汉帝金茎云外直。

楼前相望不相知,陌上相逢讵相识。

借问吹箫向紫烟,曾经学舞度芳年。

得成比目何辞死,愿作鸳鸯不羡仙。

比目鸳鸯真可羡,双去双来君不见。

生憎帐额绣孤鸾,好取门帘帖双燕。

双燕双飞绕画梁,罗帷翠被郁金香。

片片行云着蝉鬓,纤纤初月上鸦黄。

鸦黄粉白车中出,含娇含态情非一。

妖童宝马铁连钱,娼妇盘龙金屈膝。

御史府中乌夜啼,廷尉门前雀欲栖。

隐隐朱城临玉道,遥遥翠幰没金堤。

挟弹飞鹰杜陵北,探丸借客渭桥西。

俱邀侠客芙蓉剑,共宿娼家桃李蹊。

娼家日暮紫罗裙,清歌一啭口氛氲。

北堂夜夜人如月,南陌朝朝骑似云。

南陌北堂连北里,五剧三条控三市。

弱柳青槐拂地垂,佳气红尘暗天起。

汉代金吾千骑来,翡翠屠苏鹦鹉杯。

罗襦宝带为君解,燕歌赵舞为君开。

别有豪华称将相,转日回天不相让。

意气由来排灌夫,专权判不容萧相。

专权意气本豪雄,青虬紫燕坐春风。

自言歌舞长千载,自谓骄奢凌五公。

节物风光不相待,桑田碧海须臾改。

昔时金阶白玉堂,即今惟见青松在。

寂寂寥寥扬子居,年年岁岁一床书。

独有南山桂花发,飞来飞去袭人裾。

诗很长,也很有名一句“得成比目何辞死,愿作鸳鸯不羡仙”。在一夜之间成了无数年轻男女微信上的签名。

就是一些七老八十的老人,也花费了一番笔墨,将其抄在自己的笔记本上,对着满头白发,一脸沧桑的老伴细细品读。

一直安静的京城,因为这首诗彻底的轰动了。

卢照邻三个字成了京城新闻的宠儿,登上了各大排行榜第一的位置。

此时的卢照邻全然不知,危险就此靠近。

这一次凶险,似乎断送了他一生的好运。

世间总有那么一批人,喜欢研究,一来二去,断送了一批专门从事包括诗歌

评论、小说评论、散文评论、戏剧评论、影视等评论的专家。

这些人平时不写文章,也不写诗。

唯一的爱好,就是读诗品诗,顺便再来点解析,剖析之类的见解。

当时在长安城这样的人有三千。

他们每天都在搜索好的诗,好大书特书,苦于好诗可遇不可求。

连续三年,长安城都不曾出过一首上得台面的好诗。

这天,他们在朋友圈遇到了卢照邻的这首《长安古意》,立即被诗中的景象

惊呆了,作为专业人士,他们很清楚这首诗大书特书的价值。

古典点说,这首诗铺叙长安帝都繁华,宫室之美,人物之盛,极于将相而止,然而盛衰相代,唯子云安贫乐道,乃久垂令名耳。但词语浮艳,骨力较轻,所以为初唐之音也。”

通俗点说,这首诗算得上是“宫体诗的自赎”。

这等现象级别的诗,挖掘的东西最多,也是最有价值,获取的利益是也最多。

诗经过他们的赏析,品读,立即诞生了三十多本专著。

这些书,经过各种渠道进入了长安城的各大书店,甚至各大王府豪门的书桌

上都有一本。

一时之间,无人不说卢照邻,无人不认识卢照邻。

这样的气氛任何人都喜欢,卢照邻也不例外。

按照他的想法,自己只要再努力努力写两几首过得去的好诗,名声再上一层,成为大唐首屈一指的大诗人,那么他的仕途必会更进一步。

应该说这个想法挺靠谱。

但他忽略了一个人——梁王武三思。

作为武则天的侄儿,武三思官至右卫将军累进至兵部、礼部尚书,并监修国史,年纪不大,却是大唐最有权势的人物之一。

按说这样人本没有什么功夫读诗,品茶。

怪就怪,卢照邻这首诗太出色,经过三十多专著的剖析,品读,俨然成了当年最火爆的唐诗。

各大新媒体在第一时间给了报道。

某天,某时,武同志上厕所之时,顺手刷了一下朋友圈,顺道读了一下这首诗。

梁家画阁中天起,汉帝金茎云外直。

别有豪华称将相,转日回天不相让。

意气由来排灌夫,专权判不容萧相。

专权意气本豪雄,青虬紫燕坐春风。

自言歌舞长千载,自谓骄奢凌五公。

这分明是讽刺我呀。

这样的诗怎么能火爆朋友圈,火爆媒体呢?

是谁这么大胆敢写诗讽刺我。

愤怒的武同志随手翻了一下作者,就此记住了卢照邻三个字。

小子,可以啊。

老虎不发威,当我是病猫了!

据说,武同志裤子都没提起来,就下了一道命令:“火速抓捕卢照邻!”

一头雾水的卢照邻便被丢进了大牢。

与君子,自古讲究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心若安,便什么都安了。

很显然,作为武则天的侄儿,大唐最有权势的王爷,武三思不是什么君子,非但不是君子,连真小人都算不上。

为了利禄什么都干得出来,堂堂王爷不惜降低身份说些不要脸的话讨好朝中大臣。

一个人想要得到什么,最怕别人说什么。

不巧,卢照邻说了别人不敢说的话。

卢家毕竟是大家族,好不容易出了这么一个天才诗人,不管愿不愿意,都做

出了最大的努力去营救。

营救的结果很成功,卢照邻平安无事的走出了大牢。

新生活或许可惜继续。

人生在世,谁还没个挫折,看淡了也就是了。

但老天爷没有给卢照邻这个机会。

短暂的平静过后,迎接的是后半生的噩梦。

他生病了。

病情来得很凶,短短几日,他便住进了大唐最著名的三甲医院头号病房。

厄运并没有就此打住。

几天后,他的腿脚开始不听使唤,尽管围绕身边的医生很多,研究的方案也

不少,与他的病毫无作用。

突如其来的打击,彻底击垮了卢照邻的神经,他变得害怕,他害怕自己就这么死去了?往日的理想、抱负全都成了泡影,回想自己一生,除了写了几首诗让人刷刷朋友圈之外,竟一事无成。

巨大的落差,让他竟生出一股从未有过的倔强之气来。

不,我得活着,哪怕是屈辱的活着。

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这一夜,一直浑浑噩噩的卢照邻似乎打通了任通二脉。

为了这份希望,他开始了自救之路。

高傲的他开始伸手借钱,甚至不惜扭打着自己的双腿卖惨,更多的时候,他

如同一个江湖艺人,进行一遍又一遍的卖唱生涯。

余家咸亨中良贱百口,自丁家难,私门弟妹凋丧,七八年间,货用都尽。余

不幸遇斯疾,母兄哀怜,破产以供医药。————《寄裴舍人遗衣药直书》

该花的钱,我已经花完了,我现在连买药的钱都没有,诸位我还想活着,还

想活着呀。

病情并没有因为他努力的卖唱而得到改善。

相反,他的日子过得更加灰蒙蒙,期间因为没有足够的经济支撑,连用药都

成了问题,只能选择以劣质了丹药来填补。

劣质的药物带来的作用是身体进一步变坏,有一年,父亲去世,最后的依靠没了。

巨大的伤心让他嚎啕大哭。

他没想到,一顿嚎啕大哭竟致丹药呕出,药气随涕泪流出……

生活到了这一步似乎没有半点希望。

天空似乎是灰蒙蒙的,看不到半分的蓝光。

但历史总能给你意想不到的温柔。

作为大唐最出名的病人,卢照邻的病惊动了另一个人。

这个人叫孙思邈。

一个被世人看做神医,尊称为“药王”。的老人。

作为医生,孙思邈热心为人治病,积累了许多宝贵的临床经验。他从理论到实践,再由实践经验中提炼出新的医药界研究成果,以毕生精力完成了划时代的医学著作《千金要方》,名动大唐。

卢照邻的特殊经历似乎牵动了孙思邈的内心,这位已经年过九旬、白发苍苍的老人亲自赶来为卢照邻治病。

神医不是瞎吹就能坐上神医宝座的。

那是经过岁月的洗礼,经过学术的熏陶,经过无数病例的考验才为自己赢得了这个称号。

因此,这个称号含金量很高。

已经病入膏肓的卢照邻在孙思貌的妙手下,那双几乎残废的双腿竟神奇般的开始好转。

人生最大的喜悦莫过于此。

那一天卢照邻是欢喜的,多年的期盼,未来的希望,在这一刻,竟如此的真实。

我还能活着。

这个念头宛如一道烙印,深深的烙在了他的心头。

他甚至不惜拜孙思貌为师,弃文从医。

日子虽艰苦,但总好过没有希望。

应该说,这段日子是卢照邻人生难得的欢快时光,尽管他的身体依旧遭受病魔的折磨。

尽管他依旧一无事成。

但有希望陪伴着,总是愉快的。

只可惜,这个希望太短,太仓促,太无常了。

大唐就那么一个神医,需要他看病的人太多了,多得有时候容不得他拒绝。

就在卢照邻自信满满地期盼人生奇迹的时刻,神医走了。

作为皇帝最看重的医生,孙思邈必须随唐高宗龙驾西游(唐高宗患有严重的

风眩,一种眩晕症,严重时目不能视,这种病除了孙思邈无人能治。)

刚刚照亮的天空,再一次变得灰暗。

那是他人生最黑暗的一段时间,他能做的只能回乡,住进深山,日复一日的吃药,等待死神的到来。

这一等就是十年。

十年太漫长了。

病痛的折磨,政治上的坎坷以及长期病痛的折磨彻底摧毁了他的意志。

每日清晨,一股不可名状的失意之悲让他苦不堪言。

曾经,他想过斗争。

曾经,他想过不服输。

为此,他不惜屈辱的活着。

可如今,他累了。

在一个落日的黄昏,他想到了死。

也许,这才是最好的解脱。

为此,他用朋友们的资助,在具茨山下买了数十亩的田园,为自己预先建造了墓室,每日僵卧其中,等候死亡的到来。

只可惜等来的不是死神而是噩耗。

药王孙思邈死了,他生命里最后的希望彻底破灭了。

看着已经萎缩不成形的双腿,他愤怒的打碎了那只日日熬汤煎药的瓦罐子……

那一天,他做出了人生最后的选择题。

尽管他这一生做的选择题没对过(自以当高宗时尚吏,己独儒;武后尚法,己独黄老;后封嵩山,屡聘贤士,己已废。)

谁也不知道,这个决定是饱受了多大的苦楚,但他相信这一次的选择一定错不了。

公元680年,已经做出最后决定的卢照邻拖着自己无法移动的半边身子,艰难地爬到了颖水边,看着自己斑白的双鬓,凄苦的容颜,他闭上了双眼。

两股泪水顺着眼角里流了下来,再见了,大唐,再见了,长安,再见了理想。

再见了,卢照邻。

说完,他艰难地将身子向前,用尽了最后的力气,跃进了颖江水。

愿来生不再是病人。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