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史万象 >>国学文化 >> 在保定,有最后一位状元,他的风骨气节,让人敬佩不已!
文史万象
更多
详细内容

在保定,有最后一位状元,他的风骨气节,让人敬佩不已!

时间:2020-07-13     作者:保定老年网   阅读

   最近一段时间,山东高考多起冒名顶替事件,闹得是沸沸扬扬,引发社会高度关注。

   “冒考”自古有之,中国最后一位状元刘春霖,就是一个没有科举资格的“冒考生”。

   刘春霖(1872-1944),字润琴,号石云。清直隶省河间府肃宁县人,光绪三十年(公元1904年)甲辰科状元,也是中国历史上最后一名状元。他在《六十自述诗》里称自己是“第一人中最后人,只今四海剩孤身”。

刘春霖

    刘春霖是1904年慈禧七十大寿恩科考中状元的,第二年清朝就废除了科举考试,所以他自称是“第一人中最后人”。但这位“第一人中最后人”其实连科举资格都不具备,他是通过关系,一步步“冒考”上来的。

   科举制度虽说是中国古代最公正、平等的制度,但它并不具有真正的平等精神。在古代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参加科举,历代都把所谓的 “贱民”群体排除在外。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中国古代是有“良民”和“贱民”之分的。士农工商为良民,其他那些从事特殊行业是贱民。

   历代对贱民的划分大同小异,《大清会典》称,“且必区其良贱,如 四民为良,奴仆及倡优为贱。凡衙署应役之皂隶、马快、步快、小马、禁卒、门子、弓兵、仵作、粮差及 巡捕营番役,皆为贱役。长随与奴仆等”。

   其实刘春霖家世代为农,一直是“良民”。到了刘春霖父亲刘魁书这才开始在济南、保定府衙当差,也由此划到“贱民”阶层。

   这就是所谓“人以役贱”,无论之 前是属于良籍的平民等级,还是某些特权等级的子弟,只要承担了皂隶、马快、步快等政府杂职,便 立即被划进了贱民的范畴。

   刘魁书的两个儿子刘春堂和刘春霖都聪明好学,是读书的料。过了几年,两个儿子学业水平达到了可以参加童 试的标准。

   但刘魁书是皂,据当时规定,皂“例不准为官,其子孙亦不准应试”,需“下逮四世,清白自守,方准报捐应试”。

   不让应试,两个儿子的书不是白念了吗?刘魁书还指望这两个儿子光宗耀祖,改变家族命运呢。

    于是刘魁书铤而走险,上下打点,找关系让儿子“冒考”。

    冒考指考生身家不清白,贱民后代冒充良民后代。还有一种是“冒籍”,指的是考生不在原籍考试,和现在的“高考移民”类似。

   为了防止冒考和冒籍,清代科考制度规定了担保制度。童 试就需要童生互 保和廪生保结。童生互保,要求在童 试中五名童生互相担保身家清白。廪生保结指童生应试时必须找一名廪生作担保,从而保证其没有冒籍等弊端。在童试时,廪保必须到场识认,确保无误后方准童生入场考试。

    刘魁书请同乡廪生胡光签担保,但胡胆子小,不敢干,刘魁书只好另找他人。好在刘家兄弟都很争气,双双考中秀才,进入保定莲池书院学习。

刘春霖的状元卷

   后因父母患病,相继去世,刘家兄弟一直没能参加科举,直到1902年才得以参加乡试,并双双考中举人。

   1903年,兄弟俩一起参加会试,刘春堂考中进士,刘春霖却名落孙山。科举每3年举办一次,刘春霖只能等1906年了。恰好赶上慈禧七十大寿,1904年特增一期“恩科”。北京贡院在庚子之变时被毁,会试移到河南开封贡院。

   会试的第一名是大名鼎鼎的谭延闿,刘春霖考了第17名,取得了进京参加殿试的资格。

   殿试时,刘春霖发挥出色,被阅卷官拟定为第二名,排在他前面的是广东人朱汝珍。

   最后由慈禧太后“钦定”名次时,两人名次却颠倒过来了。原来老佛爷看到朱汝珍中的“珍”字便想起了珍妃,再一看籍贯是广东,又想到了洪秀全、康有为、梁启超…肝火直升,于是将朱汝珍的试卷扔到一旁。

   当看到刘春霖的试卷时,老佛爷心花怒放,这人名地名太讨喜了。“春霖”二字含春风化雨、甘霖普降之意,这一年又逢大旱,急盼一场春雨。加之直隶地处京畿,“肃宁”又象征肃静安宁的太平景象,这对烽火四起、摇摇欲坠的清王朝,自然是“吉祥”之兆。慈禧太后大笔一圈,刘春霖便幸运的成了末代状元。

科举大金榜

状元令

   中状元后,刘春霖获授翰林院修撰。1905年,刘春霖奉派到日本法政大学留学,他也成为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位考中状元还出国留学的人。

   归国后,他历任资政院议员、记名福建提学使、直隶高等学堂提调和保定北洋女子师范学校监督等职。

   大清灭亡后,历任袁世凯、黎元洪、冯国璋、徐世昌和曹锟等总统府内史(相当秘书长),并兼任中央农事试验场和直隶高等学堂学监等职。

   1923年,刘春霖退出政坛,以读书静坐为乐,靠书法自养。他是当时最著名的书法家之一,尤以小楷著名,时有"大楷学颜(真卿),小楷学刘(春霖)"的说法。

   伪满洲国成立后,溥仪几次派人找刘春霖,请他去做官,他都称病回绝。日军侵占北平后想找些名人出来撑台面。伪华北政务委员会委员长王揖唐是刘春霖同科进士,又一同去日本留学,他多次请刘春霖出山,甚至许以北平市市长之职,刘都不为所动,还骂王揖唐是“筋骨软的东西”。

   刘春霖这位中国最后的状元,没有给读书人丢脸,他保存了中国传统读书人气节和风骨。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