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史万象 >>国学文化 >> 10副智慧对联:勤能补拙,俭可养廉
文史万象
更多
详细内容

10副智慧对联:勤能补拙,俭可养廉

时间:2020-05-18        阅读

1

身后有余忘缩手;

眼前无路想回头。

此联出自《红楼梦》。

贾雨村去野外郊游,见到一座残破的寺庙——智通寺,门上有副对联:身后有余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贾雨村想:“这两句话,文虽浅近,其意则深。”

对联的意思很明白,积累了下辈子也花不完的财富,但还是贪得无厌,不肯收手,等到走投无路之时想回头,却为时已晚。

所谓“其意则深”,深在哪里呢?譬如王熙凤,生于名门望族王家,嫁到声势显赫的贾家,成为大权独揽的琏二奶奶,有财富有地位,衣食无忧,却还是贪得无厌,拼命敛财。

王熙凤利用月钱私放高利贷,一年给自己挣回上千两利钱。自从弄权铁槛寺,坐收三千两银子之后,王熙凤更加肆无忌惮,李纨说王熙凤“专会打细算盘分斤拨两,天下人都被你算计了去”。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王熙凤敛财无数,但最终其所苦心经营的一切都化为了云烟。

身后有余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这副对联是对王熙凤的警醒,也是对天下人的当头棒喝,“贪”是苦海,及时回头。“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金银忘不了。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人生本不苦,苦的是贪欲过多。不强求,不攀比,远离欲望的陷阱,知足常乐。

2

公生明,偏生暗;

智乐水,仁乐山。

这是郭沫若1948年赠中国历史学家、思想家、教育家侯外庐的联语。

上联出自《荀子·不苟》:“公生明,偏生暗,端悫生通,诈伪生塞,诚信生神,夸诞生惑;此六生者,君子慎之,而禹、桀所以分也。”意思是说,公产生正直明察,偏产生暗昧自私,诚实忠厚产生通达,欺诈虚伪产生障碍,真诚可信产生神明,虚夸妄诞产生惑乱。这六种态度产生的六种不同结果,君子必须谨慎地对待。这是君子行为的首要准则,也是人们区分圣王和暴君的标准。

下联语出《论语·雍也》:“子曰:‘知者乐水,仁者乐山。知者动,仁者静。知者乐,仁者寿。’”朱熹注:“乐,喜好也。知者达于事理而周流无滞,有似于水,故乐水;仁者安于义理而厚重不迁,有似于山,故乐山。动、静以体言,乐、寿以效言也。动而不括(括:滞也,结碍也)故乐,静而有常故寿。程子曰:‘非体仁知之深者,不能如此形容之。’”后以成语“乐山乐水”,比喻各人的爱好不同或对问题的看法不同。联语亦喻二人彼此在学术上各有专攻。

此联集自古语,颇富哲理,人们无论治学、修养身心和待人接物,都可从中得到有益启示。

3

竹木四周,田畴满望,下临小溪一角,春朝秋月,

恒与农夫野老、樵子牧童,话些桑麻故事;

六朝典籍,三代文章,旁及大藏真经,酒后茶余,

且同鸲眼鼠须、乌丝龙剂,结那翰墨因缘。

此联为享寿110岁的书法家苏局仙自题“蓼莪居”联。

“蓼莪”,《诗·小雅》篇名,此诗表达了子女追慕双亲抚养之德的情思。后因以“蓼莪”指对亡亲的悼念,联作者以“蓼莪”作为居室名,表示对先人的怀念。

上联写居室优美的环境和与人们的广泛交往。“竹木”,即翠竹与树木。“田畴”,泛指田地、田野。“春朝秋月”,指春天的早晨、秋夜的月亮,泛指一年四季。《春秋序》:“春先于夏,先于冬,举先可以及后,言春足以兼夏,言秋足以见冬,故举二字以包四时也。”“野老”,村野老人。南朝·梁·丘迟《旦发渔浦潭》诗:“村童忽相聚,野老时一望。”“樵子”,打柴人。“桑麻”,指桑树和麻,植桑养蚕取茧和种麻取其纤维,是古代农业解决衣着的最重要的经济活动,亦泛指农作物或农事。晋代陶潜《归园田居》诗之二:“相见无杂言,但道桑麻长。”

上联言:蓼莪居四周有葱葱竹木,远望是绿绿田野,近邻是涓涓小溪,一年四季,常与种田的人、村野老人、打柴的人和放牛的儿童,交谈农作物的春种秋收或其他农事,自己的生活充实、快乐而富有情趣。

下联写居室主人的读书生活及与文房四宝结下的翰墨因缘。“六朝”,指吴、东晋、宋、齐、梁、陈,先后建都于建康(吴称建业,今南京市),史称六朝;亦泛指南北朝时期。“六朝典籍”为记载六朝法制的图书,泛指古代图书。“三代文章”,即夏、商、周三个朝代的文章。南朝梁刘勰《文心雕龙·铭箴》:“斯文之兴,盛于三代。夏商二箴,余句颇存。”“大藏真经”,佛教典籍的总称。“鸲眼”,端石上的圆形斑点,借指砚台。宋代欧阳修《砚谱》:“端石出端溪……有瞿鸟眼为贵。”“鼠须”,用鼠须制作的一种名笔。唐代何延之《兰亭记》:“右军写《兰亭序》以鼠须笔。”“乌丝”,即乌丝栏,指上下以乌丝织成栏,其间用朱墨界行的绢素,后亦指有墨线格子的笺纸。清代黄景仁《岁暮怀人》诗:“乌丝阑格鼠须描,爱我新诗手自抄。”“龙剂”,上等墨名,相传唐玄宗御案墨有龙剂。

下联是说居室主人博览群书,包括六朝典籍、三代文章以及佛学经典,又嗜好书法,酒后茶余间,与文房四宝结下深深的翰墨因缘。

4

养生欲学嵇中散;

知足谁如马少游。

这是清末政治家、近代著名民族英雄林则徐撰写的对联,选自《清十大名家对联集》。

上联的“嵇中散”,即三国时期魏国的文学家、思想家嵇康(公元223-263年),字叔夜,谯郡铚县(今安徽宿州西南)人,官拜中散大夫,世称“嵇中散”,为“竹林七贤”之一。嵇康因不满执政的司马氏集团,被钟会诬谄,为司马昭所杀。他崇尚老庄,主张回归自然,对服食养生颇有研究,所撰《养生论》是我国现存最早的养生专著之一。

嵇康的养生观点主要有:重视调摄,认为“导养得理”,可获长寿;主张形神共养,认为“形恃神以立,神须形以存”,“故修性以保神,安心以全身”,修性养神之法,既主“清虚静泰,少私寡欲”,“旷然无忧患,寂然无思虑”,又“养之以和”,晞以朝阳,绥以五弦,“使神形相亲,表里俱济”;无耽声色,节制饮食,指出“饮食不节,以生百病,好色不倦,以致乏绝”;防止过用,注意积微成损,“害成于微,而救之于著,故有无功之治”,提出养生要见微知著、防患于未然及贵在坚持等。这些观点在今天仍是养生之圭臬,所以养生需学嵇中散。

下联的马少游系汉将伏波将军马援的从弟。《后汉书·马援传》称“吾从弟少游常哀吾慷慨多大志,曰:‘士生一世,但取衣食裁足,乘下泽车,御款段马(即乘适宜在沼泽地上行驶或用于田间运载的短毂轻便车,驾驭行走迟缓的马),为郡掾史,守坟墓,乡里称善人,斯可矣。”后世把马少游作为士人知足求安的典型。唐代刘禹锡诗云:“一以功名累,翻思马少游”。明初王蒙亦有:“古今我爱陶元亮,乡里人称马少游”的诗句。

联语是说学习嵇康的养生观,又像马少游那样,少私寡欲,知足常乐,无疑有利于身心兼养。

5

德取延和谦则吉;

功资养性寿而安。

此联选自清代梁章钜《楹联丛话》,是一副劝人修德养性的对联。

上联的“和”乃中和也。中和是儒家中庸之道的主要内涵。《礼记·中庸》云:“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达道也。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意思是说,喜怒哀乐未发之时,澹然虚静,心无所虑,故谓之中;表现出来时,皆中节限适而止,故谓之和。

上联表达的意思是:人的道德气度要达于中和且保持谦虚态度,为人处事才会吉利顺遂。

下联的“资”,是凭借、依靠的意思。《淮南子·主术训》:“夫七尺之桡而制船之左右者,以水为资。”“养性”,指精神、情性的调摄、修养。《淮南子·俶真训》:“静寞恬淡,所以养性。”即淡泊无为是修身养性的重要方面。“寿而安”,是说长寿而安泰。《韩非子·安危》:“忍痛,故扁鹊尽巧;拂耳,则子胥不失;寿安之术也。”

下联是说,凭借养性的功夫,就会达到长寿安泰的效果。

6

有关家国书常读;

无益身心事莫为。

这是无产阶级革命家、教育家徐特立的题赠联。联作者原名懋恂,字师陶,又名立华,湖南长沙人。年轻时,有感于社会的不平,取“特立独行,高洁自守,不随流俗,不入污泥”之意,改名徐特立。

联语融铸了联作者对青年的无比关心和殷切期待,告诫青年读书、做事都要有选择。

上联的“家国”,即家与国,亦指国家。《资治通鉴·唐肃宗至德二载》:“十一月,广平王俶、郭子仪来自东京,上劳子仪曰:‘吾之家国,由卿再造。’”

上联是鼓励人们常读有关家国的书,树立崇高的理想,培养爱国情操,自觉地把个人命运和国家的前途紧密联系在一起,以增强民族自豪感、责任感和使命感。特别是在当时,我们的民族和国家处于生死关头,作为青年更应关注国家大事,以国家和民族的利益为重,所以这个“有关家国”的书必须“常读”不懈,持之以恒。新中国成立后,他又告诫我们,读书不仅要有选择性,而且要有计划性和目的性。指出:“学习要有事业和职业的目的”“解决思想和工作中的问题”,并且“要把古今中外的知识都学到手,来为今天服务。”

同样,做事也应有选择,当然这选择不是拈轻怕重,唯利是图,投机钻营,而是不做“无益身心”的事,像明代海瑞所言:“干国家事,读圣贤书。”

7

同声相应,同气相求,同人共乐千秋节;

乐不可无,乐不可极,乐事还同万众心。

此联是清末太原举人刘大鹏为晋祠同乐亭题的楹联,亭建于乾隆初年,取士庶同乐,百姓同乐之意。

上联“同声相应,同气相求”,原谓乐声相和,后比喻志趣相同者互相响应。“千秋”形容岁月长久。“千秋节”,始于唐玄宗,为皇帝的诞辰(玄宗生于八月初五)。《唐会要·节日》:“开元十七年八月五日,左丞相源乾曜右丞相张说等,上表请以是日为千秋节。”宋代赵彦卫说:“明皇始置千秋节,自是列帝或置或不置。”唐代白居易《策林一》有“乐人之乐,人亦乐其乐”,上联末句,即化用此语为“同人共乐千秋节”,表示千秋万代同人共乐。

上联意谓志趣相同或气质相类的人,应互相理解,精诚团结,求同存异,与天下人同乐。

下联的“乐”,指快乐、欢乐,“乐不可无”,但又“乐不可极”,即喜乐、享乐不可过度。《礼记·曲礼上》说:“志不可满,乐不可极”,后指做事不可超出一定的限度。苏辙说得好:“天下之乐无穷,而以适意为悦。”“乐事”,即欢乐之事,南朝宋范晔说:“有德之君,以所乐乐人;无德之君,以所乐乐身。乐人者其乐长,乐身者不久而亡”,下联即化用此语。

下联意思是说,乐既不可无,也不可极,而且要把自己的欢乐与万众的欢乐联系起来。因为人的快乐,独乐不若众乐,只有能分享别人快乐,且以后天下之乐而乐的人,才是最快乐的人。

8

静坐澄思虑;

闲吟乐性情。

此联摘自宋代邵雍《独坐吟》之二中的颈联,这一联是他吟诵“体静心闲”的句子。

上联讲养静。庄子曾言:“必静必清,无劳尔形,无摇尔精,乃可以长生。”韩非也说:“圣人爱精神而贵处静。”邵雍承继养静的思想,提出“静坐澄思虑”。这里的“静坐”,指平静地端坐,排除杂念,通过意念控制自己的情志活动。澄,即澄清,澄思虑,就是使心澄体静,如苏轼所言:“闭息却虑,扫灭尘相,使心澄湛,诸念不起。”养神之道贵在“静”。

上联的意思就是要人们澄思静虑,全身放松,达到入静。

下联谈闲吟。所谓“闲吟”,指随意吟唱。宋代陆游也有《闲吟》:“闲吟可是治愁药,一展吴笺万事忘。”“性情”,指人的思想感情。南朝梁钟嵘《诗品·总论》:“气之动物,物之感人。故摇荡性情,形诸舞咏。”

“闲吟乐性情”,就是随意吟唱,愉悦情志,不要为无关紧要的事而气恼。凡事心平气和,能乐性情,娱悦情志,是修身养性的良方。

9

持身每戒珠弹雀;

养气要如刀解牛。

此联为清代篆书家邓传密的自题联。

“持身”,即立身、修身。汉代刘向《说苑·杂言》:“怵于待禄,慎于持身。”“珠弹雀”,语出《庄子·让王》:“今且有人于此,以随侯之珠(古代名珠,被随国国君所得,故名),弹千仞之雀,世必笑之。是何也?则其所用者重而所要者轻也”,后用以比喻做事不知衡量轻重、得不偿失。为人修身也应力戒这种轻重倒置的情况。

上联意在提醒人们持身要轻得失,薄名利,少思寡欲,重生贵人,避免随珠弹雀的教训。

下联语出宋代陆游《遣兴》:“爱身每戒玉抵鹊,养气要如刀解牛。”养气即保养人的元气。如何养气呢?要如“刀解牛”。“刀解牛”出自《庄子》“庖丁解牛”的典故,庖丁解牛的高超技艺,赢得了文惠君的高度赞扬:“嘻,善哉!技盖至此乎?”庖丁释刀对曰:“臣之所好者道也,进乎技矣”,意谓臣所追求的是事物的规律,已超过一般技术的阶段了。“彼节者有间而刀刃者无厚,以无厚入有间,恢恢乎其于游刃必有余地矣。”文惠君听了庖丁对解牛技艺的阐释之后说:“善哉!吾闻庖丁之言,得养生焉”。那么,养生之道与游刃有余的解牛技艺有何关联呢?关联就在于庄子令解牛与养生之道(规律)的轨迹结合起来了。

下联启示人们,要想成功地养生养气,就必须好道悟道,从自身的实际出发,运用养生之道。诗曰:“解牛悟养生,牧羊知治民。通一万事毕,我每思古人。”

10

寿本乎仁,乐生于智;

勤能补拙,俭可养廉。

   此联选自安徽黄山市黟县西递村的敬爱堂、惇仁堂联。

  上联是说长寿原本出于仁人,爱好欢乐多出于智者。

  上联语本《论语·雍也》:“知者乐水,仁者乐山。知者动,仁者静。知者乐,仁者寿。”意思是说,聪明人乐于水,仁人乐于山。聪明人活动,仁人沉静。聪明人快乐,仁人长寿。西汉哲学家、经学大师董仲舒曾说:“仁人之所以多寿者,外无贪而内清净,心平和而不失中正,取天地之美以养其身。”在孔子看来,无论知(智)者、仁者,都是一种快乐优雅的人生境界。孔子云:“知者不惑,仁者不忧。”仁者之所以快乐无忧,是因为仁者相信一个人只要以仁爱之心待人,别人也必将以仁爱之心待己。生活在这样一个充满仁爱的社会里的人,当然是快乐无忧的。

  下联讲勤俭能补拙养廉的道理。

  “勤能补拙”,意谓勤奋不懈可以弥补天生的笨拙。语本宋代邵雍《弄笔吟》:“人生所贵有精神,既有精神却不纯。弄假像真终是假,将勤补拙总输勤。”清代钱泳《履园丛话》也指出:“凡事勤则成,懒则败。”俭可养廉,语出唐代司空图《大尉琅琊公河中生祠碑》:“均能劝勇,俭足养廉。”所谓廉就是不苟取、不贪财货,立身清白有节操。养廉就是培养并保持廉洁的美德,而要养廉则要“以俭素为美。”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