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史万象 >>国学文化 >>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的诗句,你可知讲的是一对忘年恋
文史万象
更多
详细内容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的诗句,你可知讲的是一对忘年恋

时间:2020-02-26        阅读

卜算子·我住长江头

北宋——李之仪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

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

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我住在长江源头,君住在长江之尾。天天想念你却总是见不到你,还好我们共同饮着长江水。这条江水何时不再这般流动?这份爱恨离愁什么时候才能停息?我只希望你的心如同我的心,如此我定不辜负你的相思意。

   上片写相离之远与相思之切。用江水写出双方的空间阻隔和情思联系,朴实中见深刻。下片写女主人公对爱情的执着追求与热切的期望。用江水之悠悠不断,喻相思之绵绵不已,最后以己之钟情期望对方,真挚恋情,倾口而出。

   爱情,究竟是什么?我读过很多关于爱情,相思,离别的诗词,相思大都很苦,爱情有时候也很甜,可我还是不明白爱情到底是什么?

   秦少游曾说“爱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我想他的爱一定很宽,很大。因为真的爱着,是不愿意分隔两地的。我想更多的人是“未曾别离,已尝相思”,情到浓时,哪里是自己能克制的呢?

   李之仪,字端叔,自号"姑溪居士"。他是北宋中后期"苏门"文人集团的重要成员,官至原州(今属甘肃)通判。李之仪一生官职并不显赫,但他与苏轼的文缘友情却流传至今。

   李之仪早年师从于范仲淹之子范纯仁,身为枢密院编修的李之仪因为为前任宰相范纯仁写传记,得罪了当朝宰相蔡京,遭罢官后,“倦卧终朝不卷帘,独展《离骚》吊逐臣”,一时心情茫然。宋崇宁年间(1102年),被流放到太平州,接受地方监管。

   那时候,李之仪已经55岁了,日子过得非常不好,家徒四壁,祸不单行,李之仪《与祝提举无党》说:"某到太平州四周年,第一年丧子妇,第二年病悴,涉春徂夏,劣然脱死。第三年亡妻,子女相继见舍。第四年初,则癣疮被体,已而寒疾为苦。"

   大意就是:来到太平州的第二年,他的儿媳死了;第二年自己又生病,好不容易才死里逃生;第三年与他相濡以沫的结发妻子胡淑修(字文柔)和唯一的儿子李尧行又不幸去世;第四年初,自己则癣疮遍体,被病痛折磨异常痛苦。

  事业受到沉重打击,家人连遭不幸,李之仪跌落到了人生的谷底。

   李之仪时常徘徊于姑溪河畔,得与当涂绝色歌伎杨姝邂逅相遇。正当青春年华的杨姝为之弹唱古曲《履霜操》。《履霜操》的本意是伯奇无罪却被父亲放逐。韩愈的《履霜操》,写成了比喻忠良被小人谗害而被贬。

   他触“曲”生情,想起黄庭坚也和他一样因政见不同被贬到当涂,就激动地以黄庭坚赠给杨姝的《好事近》韵脚了和了一首词:相见两无言,愁恨又还千叠。别有恼人深处,在懵腾双睫。七弦虽妙不须弹,惟愿醉颊香。只愁近来情绪,似风前秋叶。

   杨姝是个很有正义感的歌伎。早年,黄庭坚被贬到当涂做太守,杨姝只有十三岁,就为黄庭坚的遭遇抱不平,她弹了一首古曲《履霜操》。黄庭坚便写了一首词《好事近·太平州小妓杨姝弹琴送酒》专门赞扬杨姝的琴艺:一弄醒心弦,情在两山斜叠。弹到古人愁处,有真珠承睫。使君来去本无心,休泪界红颊。自恨老来憎酒,负十分金叶。

  古人的爱情啊……

  李之仪对杨姝一见倾心,把她当知音,接连写下几首听她弹琴的诗词。杨姝钦慕李之仪的才情,李之仪欣赏杨姝的琴艺。李之仪与杨姝时相往还,“以诗文自娱”。

   李之仪经常与杨姝相伴闲情垂钓,“一编一壶,放怀诗酒,觞咏终日”。一来二往,两颗心贴得更紧了,终于结为百年之好。杨姝柔情似水,知冷知暖,给了李之仪无微不至的关爱和照顾。这对老夫少妻相依为伴,形影不离,感情日深,生活充满了快意和乐趣。

   这年秋天,李之仪携杨姝来到长江边,面对知冷知热的红颜知己,面对滚滚东逝奔流不息的江水,心中涌起万般柔情,写下了开头这首千古流传的爱情词。

   春去秋来,草枯草长,快活的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了。甜美的爱情就像一服上乘的良药慢慢医愈了李之仪心上的伤口,他的心情逐渐好转,开始静下心来,读书著作。田园优美、山清水秀的姑溪美景激发了李之仪的灵感和情思,他自称“姑溪居士”,亦称“姑溪老农”,写下了许多歌颂爱情和景物的诗词歌赋。他还带着杨姝步出家门,游历名山大川,寻亲访友,相互唱和,好不惬意。

   李之仪含蓄地表达了自己对爱情的坚贞不渝。李之仪的重情重义,令杨姝倍受感动,她感到了莫大的幸福和满足。大观元年(1107年),杨姝为七十岁的李之仪生下一男,取名李尧光,李之仪老来得子,欣喜若狂,“视若至珍”,对妻子疼爱有加。李之仪读书填词,杨姝相夫教子,一家人其乐融融。

   李之仪这首《卜算子》深得民歌的神情风味,明白如话,复叠回环,同时又具有文人词构思新巧、深婉含蓄的特点,可以说是一种提高和净化了的通俗词。

   江头江尾的阻隔纵然不能飞越,而两相挚爱的心灵却相通。这样一来,单方面的相思便变为双方的期许,无已的别恨便化为永恒的相爱与期待。这样,阻隔的双方心灵上便得到了永久的滋润与慰藉。这首词写出了被江水隔绝中的永恒之爱,给人以江水长流情长在地感受。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创和全网营销 | 管理登录
返回顶部 seo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