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史万象 >>史海钩沉 >> “口罩”作为切断飞沫传播的“神器”,是怎么发明的
文史万象
更多
详细内容

“口罩”作为切断飞沫传播的“神器”,是怎么发明的

时间:2020-02-13     作者:保定老年网   阅读

新型冠状病毒的出现,来势汹汹,迅速酿成一场影响巨大的公共卫生危机。中国疾控中心提示:佩戴口罩是预防新型冠状病毒的重要手段之一。

这种口罩是怎么发明的呢?

上图_ 上世纪欧洲戴口罩的医护人员

口罩起源于中国

早在西周时期,人们意识到口鼻飞沫的影响,在交谈往往侧着头,以免口鼻飞沫沾染对方,以示尊敬。《礼记·曲礼上》的记载略有不同,称:“负剑辟咡诏之,则掩口而对。”唐朝大儒孔颖达注释:“掩口,恐气触人。”

在《孟子·离娄》也有“西子蒙不洁,则人皆掩鼻而过之”的记载。不论是侧头、掩口还是掩鼻,始终停留保持个人卫生的原始状态,既不卫生,也不方便。

直到十三世纪初,口罩在马可·波罗撰写的《马可·波罗游记》中初现雏形。马可·波罗看到“在元朝宫殿里,献食的人,皆用绢布蒙口鼻,俾其气息,不触饮食之物。”蒙住口鼻的绢布,成为了世界上第一款口罩。口罩的出现,表明人们已经有了个人防护的意识。

上图_ 马可·波罗(Marco Polo,1254年9月15日—1324年1月8日),出生于克罗地亚考尔楚拉岛,意大利旅行家、商人

医学进步促进了口罩的发展

1847年春,身为奥地利维也纳总医院第一产科病区助教的伊格纳茨·菲利普·塞麦尔维斯偶然发现了感染是由致病菌造成的。1861年,法国微生物学家路易斯·巴斯德用鹅颈瓶证实了空气中有细菌的存在。这两项研究结果说明空气中存在着危险的病菌。

1897年,德国微生物学家凯尔·弗洛格和他的学生为了验证呼吸道飞沫的危害性,进行了一次细菌临床实验。他们先后在距离培养皿60厘米、2米和6米的位置高声说话、咳嗽和打喷嚏。结果显示培养皿中均有细菌生长。

随着对细菌的研究不断深入,科学家对病菌防护的要求也相应提高。1895年,德国病理学专家莱德奇发现空气传播的细菌也能造成伤口感染。他根据这一发现,发明了早期的医用口罩。他提倡医护人员在手术时有必要掩住口鼻。新型冠状病毒肆意蔓延,戴口罩对医护人员和患病形成双重保护,显得很有必要。

上图_ 欧洲中世纪中,穿上防护服的瘟疫医生(鸟嘴医生)。“鸟嘴”正是欧洲口罩的雏形,鸟嘴里面用棉花填充以过滤细菌和空气

立足实用推动了口罩的改进

莱德奇发明的口罩只用了单层纱布,而且纱布紧紧包裹口鼻,不仅呼吸不畅,而且体感不适。1897年,德国医生米库利奇的学生胡伯纳等人意识到当时口罩的使用性欠佳,着手实施改进,他们把两层纱布剪成长方形,在纱布之间放置铁丝支架,然后在支架两侧缝制两根带子,将带子固定在使用者的后脑勺上。在支架的帮助下,口罩由平面变成了立体,不但解决了呼吸不畅的问题,而且方便可靠。

对口罩的改进并未就此止步。1899年,法国医生保罗·伯蒂发现只有六层纱布的口罩,才能有效预防口腔飞沫的传播。他将这种口罩缝在衣领上,使用时把口罩翻上来用手按着即可。这么做显然极不方便,他在六层口罩的上缘缝上两根带子,用以系结,下缘两根带子固定在衣领上。正是口罩结构的不断优化,才能应对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染危机。

上图_ 晚清东北鼠疫

传染病的爆发促进了口罩的普及

口罩诞生不久,遭遇了传染病的考验。1910年10月25日,肺鼠疫由俄国贝加尔湖经中东铁路传入中国满州里。11月8日,这种恶性传染病传至哈尔滨。肺鼠疫由东北波及到河北、山东一带,形势有进一步恶化的可能。

12月,天津北洋陆军医学院副监督伍连德临危受命,出任全权总医官。他抽调北洋军医学堂、北洋医学堂、协和医学院和直隶、山东等地的医护人员赶赴疫区。身为剑桥大学医学博士,伍连德来到当地后,深入排查肺鼠疫的传播途径。他发现导致肺鼠疫的迅速传播的罪魁祸首正是飞沫。

伍连德立刻在哈尔滨实行严格的防疫管控措施,其中他发明了一种新式口罩。这种仅需花费国币2分半的口罩,在伍连德的推动下,源源不断地向市民供应。

上图_ 东北鼠疫中,戴伍氏口罩的医护人员

上图_ 伍连德,马来西亚华侨,公共卫生学家

在口罩的帮助下,遏制了肺鼠疫的传播途径。席卷5省6市的肺鼠疫,在死亡6万人后,在四个月后彻底终结。在这场世纪灾难中,口罩的贡献功不可没。人们为了感激伍连德的成就,将他发明的口罩称为“伍氏口罩”,一直沿用至今。1935年,伍连德获得诺贝尔医学奖提名。思想家梁启超评价他:“科学输入垂五十年,国中能以学者资格与世界相见者,伍星联(伍连德,字星联)博士一人而已。”

不仅是中国,全世界很快认识到口罩的重要性。1918年春,为期两年的西班牙流感席卷全球。经过三轮传播,全球累计有10亿人不幸感染,死亡人数保守估计超过2500万人。西班牙流感的疯狂肆虐,造成了严重的破坏,间接促使了一战的提前结束。当时,各国政府强制要求人们戴口罩,遏制了西班牙流感的进一步扩散。“SARS”和新型冠状病毒引起的疫情,使口罩再度受宠,很多地区一度脱销。

上图_ 西班牙流感时,戴口罩的工人

上图_ 西班牙流感时,戴口罩的人们

环境的变化丰富了口罩的功能

事实上,口罩除了阻断口鼻飞沫,还有其他的功能。1952年12月5日,伦敦当地的工厂和居民住宅排放的废气,在反气旋的气象作用下,有害物质滞留伦敦上空,形成由高浓度的二氧化硫和烟雾颗粒组成的“毒霾”。一位建筑师宣称他在墙上见到过厚达 4 英寸的含硫污垢。

吸入毒霾,对人体的呼吸系统造成损害,导致支气管炎、气喘、肺炎等疾病的发生。在四天内,至少有4000人死亡,随后的两个月,又有8000人死于呼吸系统疾病。最近几年,每逢冬季雾霾光临,口罩跻身热销的时令商品。严重的空气污染,使人们越发认识到口罩的防护价值,成为效果显著的防霾神器。

上图_ 1952年伦敦雾霾事件,街上戴口罩的行人

佩戴口罩对于防护个人健康的作用,得到社会主流的认可。据中国纺织品商业协会统计,2018年中国各类口罩的需求量达40亿只。

如今,新型冠状病毒卷土重来。按照传染病防控的要求,每个人都要戴好N95口罩或医用外科口罩。切断病源飞沫传播,从佩戴口罩开始。口罩回归阻断飞沫的初心,继续履行守护健康的使命。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