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史万象 >>国学文化 >> 千古奇篇贪心诗,句句是令人捧腹的贪念
文史万象
更多
详细内容

千古奇篇贪心诗,句句是令人捧腹的贪念

时间:2019-10-28     作者:保定老年网【原创】   阅读

    人生很多时候的痛苦,都是因为求而不得。我们一路奔波劳碌,去追求更加幸福美满的生活,本是无可厚非的人之常情,可一旦这种欲求过了分,变成无止境的贪婪,那么人就会成为欲望的奴隶,终生为其所累。其实,这种现象古来有之,传承至今仍被不少人奉为圣典,权力、地位、金钱,像三座大山一般压在身上,透支着钱权主义者的精力与生命。

   甚至于,有些人为了贪念不择手段,通过不光明的方式去索取利益,然而挣扎过后却得不偿失,想回头已经精疲力尽。过度的贪心是不被提倡的,明代有一位看透这一点的高手,就写下了一首描写贪心不足的奇诗,在令人捧腹的同时,又给人深邃的思考。

《十不足》朱载堉

逐日奔忙只为饥,才得有食又思衣。

置下绫罗身上穿,抬头却嫌房屋低。

盖了高楼并大厦,床前缺少美貌妻。

娇妻美妾都娶下,又虑出门没马骑。

将钱买下高头马,马前马后少跟随。

家人招下十数个,有钱没势被人欺。

    这是这首诗的上半部分,主要叙述了人在正常状态下的贪念。有人可能会说:这还算正常?其实当你读了下半部分之后,才知道它简直太正常不过了。诗中的每一句都是贪念,每两句构成一个新的贪念,循环往复,贪图不止。

    民以食为天,不管是何种身份、什么阶级的人,吃饭总是被摆在第一位的。所以,主人公从最开始整日奔忙就是只为了混口饭吃,随后才追求有衣服穿。然而一旦解决了温饱问题,人就开始注重起外表,穿的必须是锦衣华服,住的必须是高楼凤阁。优良的生活条件达到之后,人又开始寻求精神的满足——人生伴侣。

   其实,这就是现代人生活的缩写:衣食住是基本标准,奋斗个几年买套房子,再攒个几年买辆好车,也就是诗中的“高头马”,然后车房配齐,就要娶媳妇儿了。“家人招下十数个”则对应着事业的发展,开个小公司或者做个小生意,底下管着十几号人,这就算是人生赢家了。

    所以说上半部分的贪心并不过分,只是人的正常追求罢了。假如此诗到这里戛然而止,那么它就是一首普通的作品,不会引起后世的大讨论,然而这还没完,几乎得到一切的主人公,开始痴心妄想,幻想主宰世界!令人捧腹的章节也主要都在这下半部分。

一铨铨到知县位,又说官小职位卑。

一攀攀到阁老位,每日思想要登基。

一朝南面做天子,又想神仙下象棋。

洞宾陪他把棋下,又问哪是上天梯?

上天梯子未做下,阎王发牌鬼来催。

若非此人大限到,上到天上还嫌低。

    这是此诗的下半部分。如果说想中个进士、做个知县倒也合情合理,但妄想攀附到阁老,甚至是想要一朝做天子,那简直是痴人说梦,或者可以称作得意忘形了。登基为帝这件事已是逆天而行,可他还是不满足,竟想要和神仙交朋友,又得寸进尺妄想进入天宫,那么下一步很可能就要抢夺玉帝的位置了!

    我们经常开玩笑说:“你咋不上天呢?”殊不知,这位贪心的硬汉早在几百年前就想要做这件事了。幸亏阎王及时把他领走了,否则还真是“上到天上还嫌低”,而这首诗也就写不完了,毕竟人的欲望是无穷无尽的。

    实际上,作者朱载堉之所以能够以如此夸张丰富的想象,诙谐幽默的语言,去构建一出“上天”的大戏,是与他的自身经历分不开的。朱载堉是明代皇室,朱元璋的九世孙,朱棣的八世孙,朱高炽的七世孙,从小就与皇宫里钩心斗角的氛围所熏染,朱载堉非常厌恶权力的斗争。因此作为郑王长子的朱载堉,毅然将王位让了出去,转而潜心修学。

    朱载堉是在权力的游戏中饱经风霜的过来人,对权钱的利害关系拥有充分的发言权,所以他的话值得好好听一听,他的诫言值得我们深思。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