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脉博览 >>诗文杂谈 >> 【庆建国70周年有奖征文】赤子之心 大漠忠骨
文脉博览
更多
详细内容

【庆建国70周年有奖征文】赤子之心 大漠忠骨

时间:2019-08-25     作者:张建格【原创】   阅读

前段时间,在央视看了一个名为《春天的思念》的综艺节目,热泪盈眶中,把朱光亚这个名字刻在了脑子里。

“同学们,听吧!祖国在向我们召唤,四万万五千万的父老兄弟在向我们召唤,五千年的光辉在向我们召唤!”“回去吧!让我们回去把我们的血汗洒在祖国的土地上灌溉出灿烂的花朵。”“我们还犹豫什么?彷徨什么?我们该马上回去了。”这段话,摘自著名科学家朱光亚69年前的《给留美同学的一封公开信》。

1950年新中国成立之初,满怀建设祖国的希望和理想,在美留学的朱光亚与51名同学联合写下了《给留美同学的一封公开信》,呼唤数以千计的学子放弃国外优厚的物质待遇,回到祖国的怀抱。这封信,如一枚文字的核弹在留美学子中炸开,让海外的留学生找到了回家的路。当时,在大洋彼岸的许多留学生看到这封信后受到了巨大鼓舞,纷纷义无反顾地回到了等待他们的祖国,豪情万丈地投身到新中国的建设中。

马兰,是一种美丽的花,也是戈壁荒漠上的一个地名。地名是随着19641016日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为外人所知的。马兰基地,是上世纪50年代由中国军人在罗布泊西端一片戈壁滩上建设而成,马兰的地名也是这支军队起的,那时的戈壁滩几乎没有植被,却开着美丽的马兰花,故得此名。它位于位于新疆库尔勒市境内,是上世纪60年代,我国唯一的核试验基地,被誉为中国核武器的摇篮,一个过去在地图上无法找到的神秘地方。钱三强、钱学森、邓稼先、郭永怀等大批物理学家为祖国的核武器事业都曾隐姓埋名,在马兰基地艰苦工作。

在公开信寄出的第二天,朱光亚就登上了返回祖国的轮船。此后,他的生命与罗布泊边缘的戈壁大漠基地紧紧相连,结下了一生的情缘,也将全部力量贡献于中国核科学事业的开创与发展。他参与组织、领导我国40多次核试验中的每一次实验,其中亲临实验现场组织指挥就多达30余次,成为推动我国核事业发展的战略科学家。他被誉为我国工程科学界支柱性的科学家,荣获“两弹一星”功勋奖章。他说:我这一辈子主要做的就一件事--搞中国核武器。但这一件事,却是新中国的血脉中,激烈奔涌的最雄壮的力量。

节目中,朱光亚的第一任警卫员马建臣深情追忆说,为了掌握第一手材料,朱老可以不畏艰险钻山洞,深入核爆中心。1969年,我国第一次地下核试验爆炸成功。几年后,朱老想看看爆心的位置是什么样的。当时,所有在场的人都劝他,不要去,太危险。第一危险是剂量,虽然爆炸实验过去几年了,但仍有放射性危险物质;第二危险,那个洞口没有任何加固。不去,不是他的风格,他的风格是什么事情都要搞清弄明。他除了一个安全帽外没穿戴任何任何防护服,顺着主航道就往里走。地方低矮,他弓腰走;地方狭窄,他侧身走,地方低矮又狭窄他就匍匐爬行,最后到了一个四、五层楼高不规则的圆洞,这就是当时爆炸的爆心。他站在爆心中间,环顾四周,小石头哗啦哗啦的往下掉。而在另一次核试验中,朱光亚的举动使得马兰基地幸免于难。1971年,盘旋在马兰基地上空的强-5空投机出现意外,多次尝试仍然投弹失败,他临危受命与现场指挥官一起下达了两道指示,一是让飞机带弹返航,一是让驻地人员全部进入防空洞并拉响机场警报。马兰被紧张的气氛笼罩着,只有他镇定自若走出防空洞上到地面迎接飞机着陆,在飞机着陆后,他又想到下一步,怎么安全的把弹拆解下来,应该注意什么。一般这样的意外出现,飞行员会选择弃机跳伞,而朱光亚想到的是如果弃机了,马兰会造成最大的污染,基地设施会遭到最大的破坏,国家的财产会遭到重大的损失。他的临危不惧,把这两个最大一个重大都避免了。

“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正是怀揣着这种爱国情怀,朱光亚这些老科学家们为了祖国国防事业的建设在戈壁荒漠不畏艰险,勇于献身,甘愿隐姓埋名默默无闻去求索,去奋斗。他们是中华民族的脊梁!

热爱祖国,热爱家乡,应该是每一个中国人最朴素,最深厚、最神圣的情感。彳亍在夜色中的裕华路上,感受着现代的高楼大厦和历史厚重的建筑碰撞出的和谐,认真的审视自己的生活,心里有一种激情在沸腾着我的神经:祖国,无论社会怎样变迁,我永远爱你;祖国,只要你一声召唤,我做什么都可以。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