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脉博览 >>诗文杂谈 >> 庆建国70周年有奖征文:田埂的记忆
文脉博览
更多
详细内容

庆建国70周年有奖征文:田埂的记忆

时间:2019-08-11     作者:耿建华【原创】   阅读

每次听到那首台湾校园歌曲《赤足走在田埂上》,我的思绪便会一下子飞回到儿时家乡的田野。田野中窄窄的田埂,弯弯曲曲,高低不平,宽窄或仅容一人通过,它们随意地在田地间蜿蜒,守护着田野里的一年四季。

      细细的田埂不知在何时转弯,也不知会延伸到谁家田里。两边的野草郁郁葱葱将田埂打扮得窈窕多姿,不时有蜗牛、毛毛虫、百足虫悠闲地爬过。

    窄窄的田埂上,常能听见噼啪噼啪的脚步声。湿湿的田埂上,更多跑着的是孩子们的双脚,那种湿漉漉的感觉能凉到心里,尽管夏天毒辣的太阳晒得光着的脊背发烫、大汗淋漓。倘若此时趴在树荫下的井台上喝几口刚从水井里抽出来的凉水,那种美、那种惬意无论如何是现在形容不出来的。

    田埂上奔跑的永远是嬉笑打闹的童年。摘根黄瓜,揪个西红柿,水沟里洗洗,衣服上擦擦,坐在田埂边啃起来。怎么也疯不够,直等到听见家人声声的呼唤,才懒懒的把半筐猪草背回家,偶尔还会被母亲骂上几句。

     田埂上另一种踏实的脚步是属于大人们的。他们慢慢查看地里的庄稼,浇水还是施肥,打药还是除草。间或会把孩子拽住用水沟里的水抹一把孩子们花猫似的脸。走累了有时脱下鞋放在屁股下,静静地坐在田埂边,点上一袋烟,思着想着。

  不知什么时候,好多的孩子被从田埂上跑过的大人唤走了,踏进了水泥丛林,不再回来。越来越少的孩子不再来到田埂上疯跑,家里、地里也没有了需要关心的猪羊和黄瓜西红柿,走出去的孩子们,便再也不会走回这样的小路了。

     又不知从何时开始,村里的人们渐渐不再下地,田里干活的人稀疏可数,田埂慢慢地堙没了,不再有孩子们奔跑的影子。远处的水塘干涸了,再也听不见昔日的蛙鸣悠扬,田地荒凉了,不复有往日的色彩与风采……

  如今我也不能如儿时般优雅地踏过田野,田埂上的泥土让我左躲右闪,完全没有了那时满不在乎的泥点子粘在衣服上、挂在嘴角边的随意。

  我在回忆,田埂在叹息。田野里空空荡荡,葱茏依然,苍茫依旧。自由自在的风吹来了关于田埂的记忆,带我走进童年的时光,却没有带来儿时伙伴们的一点消息,我仿佛看到了田埂已经泪流满面。

 很多年后,我还会想起自己赤脚跑在田埂上的情景,你还能记得吗?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