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脉博览 >>诗文杂谈 >> 庆建国70周年有奖征文:我 奶
文脉博览
更多
详细内容

庆建国70周年有奖征文:我 奶

时间:2019-07-19     作者:倪秀生【原创】   阅读

五一小长假,我们全家七八口子一起回农村老家一趟,“哥回来了!”“大哥回来了!”

“哥”、“大哥”,这是多么熟悉的称呼啊!这几天,游山逛水、吃喝玩乐、说说笑笑,可以说,这是一次和兄弟姐妹的大聚会大联欢。

回家,见到了弯弯延延的小山,和绕着山转的小河,让我这八十多岁的人童心激发,产生了连绵不断的回忆。这是我小时候放牛的河滩,那是我砍柴割草的山坡……

当我走进生我养我的小村子——陶新庄时,左邻右舍的大爷大奶不见了,大伯大妈也不见了,但是,有的老胡同老街还在,我在极力寻找儿时的印象……

当我走进自家的老院子时,尽管变化也不小,然而小时很值得回味的东西依旧很多很多。所有的回忆凝聚在一起,我想起了我奶。

我奶,那是非常典型的农村老太太,没有文化,可以说横写的一、竖写的一她都不认得,但使我不理解的是,她的“知识面”特别宽广深厚。因为,我奶的故事非常多,小时候,我经常缠着她,“奶,再讲一个!再讲一个!”比如,有一次我奶给我讲了这样的故事:

有一个小伙子叫庄哥,是个老光棍儿。他每天上山砍柴回来,锅里却有人把饭给做好了。小伙子就奇怪,“这是谁给我做的呢?!”后来,有一次他在山上,又发现山下他的茅草房的烟囱在冒烟。他就赶紧下山,偷偷的趴在窗外向里边望,吓他一跳!原来是一个美女在给他做饭。可是当他要进屋,美女又不见了。没等小伙子反应过来,原来是他屋墙上那画上的美女下来了!突然他产生了一个好想法:不想让美女再回到画上,跟他一块过日子多好!于是,有一次他上山砍柴,故意早点回家,偷偷藏在窗外,趁着美女还在堂屋做饭的时候,他突然跑进里屋,把墙上空白的画摘了下来,卷起来藏了,任凭美女怎么央求,他都不给了。就这样,他们成家立业,过起美满的小日子了。没等多少年,美女生了个大胖小子,他俩就更高兴了。可是好景不长,庄哥他做错了一件大事,一家三口的小日子过得这么美满,留着这空白画也没用了。于是他就把画一把火给烧了。“这可了不得喽!”我奶说,“媳妇在地上疼的直打滚啊!”儿子哭喊着妈妈,庄哥埋怨自己,在一旁跺脚捶胸,后悔啊!媳妇在临死之前,告诉父子俩一句话:“记住我的话:‘儿十七,娘十五,一撵撵到兖州府!’”

我小时候全神贯注的听我奶讲这个故事。可是等我长大之后,我才发现,奶奶讲的这个故事,就是电影“画中人”!我也绝对肯定,我奶这么个没知识没文化的农村老太太,他是绝对不知道还真有“画中人”这个电影的。更不用说她看过这个电影了。那个年代,上哪儿去看啊!到了儿子十七岁那年,闹了灾荒,庄家颗粒无收,父子俩就背井离乡,逃荒要饭去了。父子俩走到哪里就要饭要到哪里。有一天来到了山东兖州府。在一村庄的大户人家门口站住了,敲门要饭:“大爷大奶行行好,赏碗饭吃吧!”大户人家跑出一个不会说话的傻丫头,出来一看就大喊大叫的往回跑。边跑边喊:“我儿子来了!我儿子来了!”家里的大人都吓坏了!到这儿,就是这个故事的全部了。

我小时常逼着奶奶讲故事,奶奶的故事真多,有些故事是劝人为善的。比如,奶奶讲过这样一个故事,一家母子二人,有一天儿子上山去砍柴,在回家的路上,碰见一只大老虎。老虎张着血盆大口,望着小伙子,小伙子吓坏了。于是他改从另一条道回家,可是在另一条路上,仍然被那只老虎截住了。小伙子想,这回我算是完蛋了。但是,老虎仍然只是望着他,并不伤害他。小伙子大着胆子对老虎说:“老虎大哥,你也不伤我,也不让我回家,难道你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吗?”老虎真的连连点头,但大嘴还是张着。小伙子想,是不是虎嘴里有什么东西?望了望,也没看见有啥。于是,他挽起袖子,把胳膊伸进了虎嘴里。果然在老虎喉咙里,卡着一块骨头。小伙子轻轻一顺,就把骨头拿出来了。老虎点点头,走了。小伙子回到家,把这段经历一讲,母子抱头痛哭。可自此之后每隔几天,在深夜,就听后院“咕咚”一声,等天亮一看,是头大肥猪。母子俩就靠卖猪肉,日子越过越好。这故事在告诉人们,老虎都会知恩图报,好人好心会有好报。寄托着人们对美好品德的赞扬和祝愿。

奶奶还讲过这样一个故事,一个大财主家的少爷,只吃饺子的肚,不吃饺子的边。把这些边角,都倒在他家的小河里,顺水流掉了。在河下游,住着一个老头。他经常发现有这么多饺子边流过来,觉得太可惜了。于是他就每天在河里捞啊捞,把这些东西晒干,储存了起来。过了不知多久,闹了灾荒,好多人家背井离乡,出外逃荒要饭。那户大财主家的少爷也不例外,到处乞讨。有一天他来到河下游那户老头家,他敲敲门:“大爷大奶赏碗饭吃吧!”老者给他做了一碗面片汤,他边吃边说:“真好吃!真好吃,谢谢老伯救命之恩!”老头反问他,你知道这是用什么做的吗?他摇了摇头。老头说这就是当年你倒在河里不要的那些饺子边。这样的故事对后人都是有很强的教育意义的。

除劝人为善的故事之外,另一类就是令人毛骨悚然,有关妖魔鬼怪的故事。比如,奶奶讲过,一家子两口子,男的留下妻子出外多年,走南闯北发迹了。一天深夜回到家,进了家门把枣红大马拴在树上,就往屋里走。一边走一边呼喊他妻子:“我回来了!”没有回答,屋里灯也没有亮。但他感觉到脚下是踩下去“扑通扑通”的深草丛。此时,他心里感到一阵不安,就又喊了一声,仍是无人回答。其实,他妻子早已去世好多年了,是自己在屋里上吊自杀的。可奇怪的是,这么一喊这吊死鬼屋里,灯真的亮了。男人以为是他妻子醒了,心里略感宽慰。而且确实听到了妻子的回声:“你个死鬼,留下我一个人在家,这么多年你跑哪儿去了?”男人进了屋,发现炕上柜上梳妆台上到处都是厚厚的尘土,像没人住没人打扫一样。他又产生一种异样的心绪,妻子怎么会这样过日子呢?此时妻子对他说,你在屋坐着,我到堂屋给你做饭去。男人在屋里等啊等,忽然他隔着窗户看到妻子这样给他做饭:把脑袋摘下来,大长的舌头,披散着头发,往锅里给他下面条,这面条竟是鼻涕唾沫哈喇子。男人看见吊死鬼这么做饭,吓得一身鸡皮疙瘩。他偷偷的出了屋就跑,女鬼在后面追。“你个没良心的往哪儿跑!”这样吓人的故事,我听的可真不少。可无论多害怕,还是逼着奶奶再讲一个。一直到困得没法,睡着了,这才算完。

很多人都爱听我奶讲故事。有一年冬天,全家在炕上,剥“落生种”,也就是现在说的花生。村子里来我家串门的人,也坐在炕上帮着剥。边剥,边说,边笑,有真事,也有故事。

有一次,记不清奶奶讲的是啥故事了。她忽然停住不讲了,大家望着奶奶,谁都不说话。突然,屋门帘被风吹动了一下,此时所有人像惊弓之鸟一样“噼里啪啦”的跑到炕上去了。本来剥好分类的花生种子,又搅的乱七八糟。就好像外屋闹鬼了似的,其实啥事没有,就只是风吹了一下门帘子。这就叫,“自觉毛子”,自己吓唬自己。

鬼故事听多了,是真害怕。可我奶倒也说过多次:“哪来的鬼?都是人们瞎编的。人死了臭块地,拉倒了,没鬼!”奶奶这些话,是告诉人们,不要害怕。小孩子哪有不害怕的,但我又想听奶奶讲故事,于是我就一直和奶奶住在一起,就住在大家一起剥花生种的那个屋。因为害怕,所以我小时候总是蜷缩在被窝里,用被子蒙着头睡觉。有一天深夜,我虽然蒙着头躺在床上,但实际上我已经醒了。忽然听见堂屋有咯噔咯噔的脚步声,我有点害怕。后来又听见,屋门帘响了一下。这是什么呀?我心想。好像他进屋来了。又听见屋板柜的锁叮当作响。坏了!又到柜上来了。声音越来越近,由柜上又到了炕上。把炕席弄得咔哧响。更坏了!又到我身上弄我被子来了!我再也忍无可忍了,就猛然掀起被子,大喊一声:“奶呦!!”就听见我奶一边骂一边用大巴掌打我:“你个小王八蛋,你吓死我了!”此时我才知道天竟已经大亮了,感觉有点不好意思。实际上我在被窝里听到的一切声响,都是我奶收拾屋子的声音。招来一顿大巴掌,真是活该!掀开被子才知道,不是妖怪,是我奶。

前边说过,奶奶没什么文化,可是她老人家故事之多知识之多,还表现在另一个方面,那就是在对我们周围各个村子地名的解释上。

比如说,我们庄,平常就说“上庄乡陶新庄”,其实准确些说,应该是“上射雁庄乡,陶新庄村”。这名字里其实就有典故和传说,那是薛丁山打雁的故事。为什么叫上射雁庄呢,因为薛丁山射中大雁之后,大雁带着箭飞到另一个地方才掉下来,射雁的地方就叫上射雁庄,捡到大雁的地方,就叫下拾雁庄。不用查史料,这些村庄确实存在。下拾雁庄就是我奶的娘家,小时我奶还带我去过。还有一条小白沙河,就在村子边上流过去,就是文章开头提到的,绕山转的小河。

我们庄周围的村子,有很多类似的名字。比如“披甲窝”、“晾甲店”,显然是古战场武将南征北战披甲晾甲的地方。还比如,当地叫“东蔡山”、“西蔡山”,实际上叫“东晒甲山”和“西晒甲山”。就连我们前面提到的“北代营”,准确应该叫“北晒甲营”。还有“南代营”、“南晒甲营”,“东代营”、“东晒甲营”。这是当地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我奶知道也不足为怪。但我奶能讲出这么多知识性的东西,实在让我敬佩。

可是,想来想去,我有一个遗留多年的问题没有解决。我们庄为什么叫“陶新庄”呢?我奶也没讲过,小时候我没有问过。不过,关于这个村庄的来历,我奶似乎这样讲过:“听老人们讲,咱们庄这地方原本并没有村庄,后来有一家三口逃荒落户到此,在这个地方搭起锅灶过日子,这大概就是陶新庄的起源了。”

这是我奶给我讲的很神奇的故事,但我很相信这故事是真的,就像相信我奶说的一切一样。如今我也到了这个年龄,再回顾那些年我奶讲给我的故事,看到老家的一草一木,里面都渗透着浓浓的乡情和乡愁。童年的我和如今的我站在“小白沙河”的两岸,看着这个同样又不同的一个家乡。

不论你是谁,不管长多大,都是如此……乡情,乡恋,怀念。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