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脉博览 >>诗文杂谈 >> 庆建国70周年有奖征文:远山的呼唤
文脉博览
更多
详细内容

庆建国70周年有奖征文:远山的呼唤

时间:2019-06-15     作者:焦建民【原创】   阅读

     记得我很小的时候,姑姑就来到我们家,所以我从小是由姑姑带大的,一直到我该上学了,姑姑才回村去。我没去过姑姑家,只听说她家住在涞水县的大山里,交通很不方便,好像是隔天才有一趟长途车经过那里,而且下车后还要走上二三十里的山路。

后来,我渐渐长大了,母亲嘱我去看看姑姑。记得那天天下着蒙蒙细雨,我一大早就赶到镇上去,在一个木牌下,我和一群人挤在一起等车。汽车缓缓的开过来,人群开始骚动,继而扛起行李、拎起包裹,乱蜂似的朝汽车涌过去。我人瘦小,还没弄清是怎么回事,就被人们连推带搡“挟持”进了车厢,那一刻我像做了一场梦,只觉得胸口有些发痛。

去姑姑家,要经过一个叫十八盘的地方,这地方山高路险,山路从山脚下盘旋而上,要盘绕十八道湾方能到达山顶,盘山道崎岖难行,两侧长满了荆棘杂草,一侧是深不见底的峡谷。有人形容从这里走就是在摸阎王鼻子。汽车爬行在坑洼不平的山道上,像一头老母猪似的哼叫着,屁股后拖着一道浓浓的黑烟,人们像贴饼子似的挤在一起,随着车子的颠簸和晃动,不时传出“啊--啊--”的惊叫声。有位中年妇女晕车,一个劲的梗着脖子作呕,旁边的人吓得缩紧了脖子,可又动弹不了,只好听之任之。一时间,斥责声、叫骂声不绝于耳,有人被踩了脚,还动了手,只是没有用武之地罢了。只听汽车司机一声吼:“别闹了,再闹汽车翻了都把你们甩到沟里去!”车厢里顿时安静下来,车的轰鸣声更大了。人们脸上冒着汗,车厢里充满了汗臭味。

汽车终于闯过了“鬼门关”,行走在一段较平稳的山路上。在一座大山的隘口处停下来,路旁依然有一个小木牌,那大概就是站牌了。我下了车,衣服都湿透了,却不敢停留,因为还有几十里的山路,怕天黑赶不到。经人指点,我钻进大山,踏上一条羊肠小路。一路无人,只有阵阵山风吹过,我心里时时发紧,夕阳西下的时候,我才赶到姑姑家,我觉得那段路怎么那么长,走的那么艰辛。那一刻,我差点哭出声来。前面就是姑姑家了,这是一个怎样的村庄啊!远远望去,就像一片碎瓦片。村外站着几个人,他们袖着手,麻木的脸上涂着一层锈色。到了姑姑家,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是房子吗,简直就是一堆石头,墙皮斑驳,院子里杂乱的堆满了树枝和农具等。我在姑姑家只住了两天就赶回了家。从那以后我再没去过,甚至都不敢多想。

后来我才知道,她们村是有名的贫困村,女孩留不住,男孩多光棍。一晃许多年过去了,她们村听说已经脱贫,过上了小康的日子。姑姑几次打电话叫我去,说现在跟过去大不一样了。村里通了公路,还搞起了旅游业务,她们家还开了农家乐饭店,由表哥操持着,每年收入可观,叫我一定去看看。可不管怎样,我心里那道坎总也跳不过去,心想,就那个破山沟,一想就叫人心生悸动,还能富成啥样子?

那年因要考察一个项目,正巧要路过那里。心想这么多年没去姑姑家了,不管怎样也该去看看。

还是那山,还是那路,而今却旧貌换新颜了。当年令人恐怖的盘山道,而今却成了一道美丽的风景线,路面宽阔平整,路的两侧植有绿篱和花木,不尽的山花随风起伏,群鸟飞翔。还没看够,车子已经来到当年去姑姑家的那道山口,我简直都认不出来了,眼前一条公路竟如一条飘带延伸在大山绿波之中,公路两侧山奇林秀,风光旖旎,空气清新,美不胜收,令人心旷神怡,真是天然的旅游佳境。我反而又羡慕起姑姑来,怎么会住到这神仙般的地方?正自遐思,就到了姑姑家。原本寂寥的山村,而今早已喧闹沸腾了,人们脸上挂着笑,表哥早已等在村口了,没进家门就被带到了他的农家乐小旅馆,姑姑虽进耄耋之年,但依然那么硬朗。她拉着我的手,仔细的端详着我,真是说不完的爱,道不尽的情。她说,是党的政策好,这些年我们都占了光,你看看现在,大不一样了,就连你们这些城里人也都到我们这里来了,这要过去想都不敢想啊!不光是我们村,周边几个村也都变化很大,都有了自己的支柱产业,都富起来了。姑姑边说边抹眼泪。这时表哥走进来招呼我们去吃饭,在酒桌上我们谈了很久,感慨颇多。之后他挽留我都住几日,说实在的我真想多待几天,好好享受一下这美好的风光。只是我还有工作在身,不得不在短暂停留之后离开了。

走在路上,我突然觉得,原来去姑姑家并不远。这地方太诱惑了,等我忙完了这段工作之后,我一定要在姑姑家住上一阵子,好好的享受一下这里的美食美景!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