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脉博览 >>诗文杂谈 >> 庆建国70周年有奖征文:我和祖国七十年
文脉博览
更多
详细内容

庆建国70周年有奖征文:我和祖国七十年

时间:2019-05-13     作者:韩宗礼【原创】   阅读

QQ图片20190513181647.jpg

本文作者韩宗礼。

 1931年4月,我出生在保定西郊大祝泽村。1948年11月,在解放保定的战役即将打响的前夕,为了保护有知识的青年,省政府通知保定中学高中以上的学生随省、市政府撤到北平。我随学校步行撤到了北平后,23日保定就宣布解放了。1949年1月,北平也和平解放。我们被解放军护送回保定,学校也恢复了正常的上课。当时,因家乡实行了土地改革,我们分到了田地和牲畜,加之父亲又恢复了小学教师的工作,全家特别高兴,发自内心地感谢党,发自内心地热爱新中国。我在学校积极参加各种活动,主动成立了政治学习小组,还被选为班干部。1949年8月,保定市成立了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共青团),我荣幸地成为保定市第一批团员,那个兴奋劲儿就别提了,至今难忘。1950年初,我参加了共产党员培训班的学习,同年8月被学校保送到河北师范学院教育系(今河北大学教育学院)学习,并担任了班干部。说句心里话,母亲虽然养育了我,但如果没有党和新中国,就没有我这个苦孩子的一切。我立志以实际行动报答党和新中国的培养之恩。

一、抗美援朝报名参军 保家卫国贡献力量

1950年6月,朝鲜战争爆发。10月25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参战,全国掀起了轰轰烈烈的抗美援朝保家卫国高潮,在大中学校也掀起了抗美援朝参军卫国的热潮。当时,作为大学一年级的我,写血书积极要求参加抗美援朝保家卫国。1950年12月8日,教育系一年级批准了我、张志新和孟凯明三名同学参军。我和孟凯明被分配到空军长春预科总队,准备培养成飞行员。后因体检身体不合格未能如愿,改为文化教员,专门培养从陆军招来的空军人才。由于我在培训空勤人才上,提出了很多好的创意,创造了很多好的教学方法,极大地提高了教学质量,被授予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集体三等功一次。1953年,作为功臣模范代表,我参加了中国空军第一届功臣模范代表大会。抗美援朝结束后,于1954年转业,仍回到天津河北师范学院教育系插班学习。回忆这段难忘的历史,我为自己能够与祖国共患难,为抗美援朝保家卫国贡献青春才智而感到光荣和自豪。

二、蒙冤受屈20载 相信群众相信党

1956年7月,我在教育系本科毕业了,因连续各学年都是全优生、三好学生,所以毕业后我被分配留校任教,并攻读副博士学位。1957年学校开展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并掀起大鸣大放运动。在运动即将结束时,我却突然被系里宣布为“右派”(原因是原在顺义中学任书记的李明,调到师院担任反右办公室主任,李明在顺义中学时曾整了担任教师的我父亲,所以他来师院后,不分青红皂白也指定我为右派)。随后,我被迫离开了教师岗位,而当了图书馆理员,准备结婚的女友也因此告吹。1958年教育系并入现河北大学教育系,年底河大右派都安排到天津郊区去建河大农场。在繁重的农业劳动中,我积极地改造思想,为建设农场做出了应有的贡献。基层党组织和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因我劳动好,有成绩,被推为园田队长。1961年底,又因表现好,宣布摘掉我的右派帽子。1962年,我从农场调回河大总务处,管理全校的房屋、家俱。1969年文革期间,再次下放冀县干校,从事农田和其他劳动。1972年调回河大总务处,管理房产和新华路大院住户。1978年底至1979年初,组织通知我给予彻底平反。当时,学校组织部门的领导说:你不是右派,你根本没被正式批准过是右派。就这样,我当了20年不是右派的右派。在这20年我最好的青春年华里,虽然为不能工作在自己热爱的教学岗位而痛心过,但我却可以无愧地说,不论我是不是右派,无论我受到怎样的不公正待遇,我都在不同的岗位上努力熟悉自己的工作,兢兢业业地为群众服务,都在为我热爱的国家恪尽职守地奉献着自己的一片赤子之心。

三、拨乱反正回学校 教学科研创新业

1979年,得益于党的实事求是思想路线的恢复和政策的落实,得益于国家教育事业步入正轨,我回到了教育系,重新投入了我所热爱的教学科研事业。多年的渴望终于实现了,虽然我已进不惑之年,但全身心却积蓄了使不完的劲儿,决心不负党和国家信任,为党的教育事业贡献余生。教育系1981年开始招生,我担任了《教育原理》、《教育经济学》两门课的教学任务。其中,《教育经济学》是门新兴的边缘学科,难度大,资料少。为了促进这门新兴学科的发展,我主动联系全国教育学发展较好的重点高校,与北大、北师大、华东师大、浙师大、东北师大等全国名校的专家、学者通过学习、交流,建立了密切的联系,并承担了以厉以宁为首的国家“六五规划课题”——“教育投资在国民收入中的合理比值研究”。多次参加了全国教育经济学研究会,并被选为全国理事会副理事长。1982年出版了教育部牵头的中国第一部《教育经济学概论》(作为全国第一部教材使用)。1984年,我独立编写出版了一部《教育经济学》。以后,又参加了教育部“七五”、“八五”、“九五”有关教育经济学的科研课题。与此同时,还承担了河北省高教学会常务秘书长、常务理事,河北省社科联委员,全国高教学会理事,全国高教研究期刊理事会副理事长等学术职务。此间,还出版了多部学术著作,公开发表数篇论文,有的被国外报刊杂志转载。如《教育经济学》教科书、《成人教育学》、《简明教育辞典》、《河北省高等教育发展战略研究》等。多次科研成果获部、省、学校荣誉奖励。1989年起,我开始担任“比较教育专业”研究生的导师工作,至1998年为止,培养各类研究生30多名。1992年10月退休,为完成研究生培养工作又延聘至1998年才正式退休。

回顾改革开放20多年来自己在教学科研上取得的成绩,无比感谢党的正确领导和国家改革开放的伟大实践,尤其是感谢党对教育事业的重视。我为自己在不惑之年,能够赶上国家这一大好的发展机遇,并能够为国家教育事业的发展尽余生之力,感到特别的欣慰。

QQ图片20190513182002.JPG

四、退而不休 在服务社会与绘画领域发挥余热

1992年退休,1993年应河大退休协会的邀请,我负责组织部分退休教师、干部创办了一所民办大学——河北渤海专修学院,并亲任院长。此间,我还利用河大有利条件,组织了自考辅导、干部培训、考研辅导、学历文凭考试等多种教育活动。学校规模曾达到五六千人,开30多个班,不仅使河大离退休老年资源得到了充分发挥,而且为河北、保定培养了大批急需的人才,受到省、市政府的表彰。2003年后,我主动退出了办学活动,开始从事自幼喜爱的书画研习。

七十二岁的我走下讲台当起了学生,感觉蛮好。我在保定市老年大学学习书法、写意花鸟、山水。十多年来,我徜徉在书画的海洋里,不求名利,忘怀得失,每有领悟进步,必怡然自得。通过翰墨花鸟、山水,讴歌国家的发展,抒发我的爱国之情,让我感受到了人生新的境界。经过潜心研究绘画,加之勤学苦练,一日不辍,绘画水平多有提高。2018年我89岁之时,河北大学离退休服务中心在河大主楼,为我举办了个人画展。保定晚报、保定电视台均给予了报导。同年,我出版了《韩宗礼画集》,笔墨寄情与亲朋好友们共赏。

退休后,我选择了书画相伴。书画已经成为我的全部精神寄托、青春和智慧的延续,成为我文化养生和修炼灵魂的方式。我在书画的瀚海中遨游,自娱自乐,其乐无穷,成为了真正的人生“樂翁”。如今,我已90高龄,身体还算硬朗。书写此文,作为庆祝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的献礼之作。七十年光阴虽然匆匆而逝,但我的精神世界却伴随党和国家日新月异的发展越来越丰盛,越来越亢奋!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