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史万象 >>史海钩沉 >> 骆宾王:才华横溢的7岁神童
文史万象
更多
详细内容

骆宾王:才华横溢的7岁神童

时间:2019-04-15     作者:保定老年网【原创】   阅读

    “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

  大唐初年,浙江义乌小商品市场隔壁的一处宅院里,一个7岁的小男孩指着池塘里的大白鹅兴奋地大叫:“鹅,鹅,鹅。”

  家里人赶忙从房里跑出来,心想:这孩子好好的咋突然结巴了?

  只听小男孩接着说:

  “鹅,鹅,鹅,曲项向天歌。

  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

  很快,神童7岁成诗的故事传遍江南,成为全村骄傲,家长们训斥子女的时候,总会带上这么一句:你看看人家孩子。

  没错,这个别人家的孩子,就是后来被称作“初唐四杰”之一的骆宾王。

  骆宾王早年饱读诗书,颇有才学,父亲曾任青州博昌县令。

  可惜好景不长,全家从义乌搬到山东后不久,父亲病故,家境由此衰败。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失去父亲的骆宾王19岁进京参加高考,竟然落榜了。

  唐代初期,科举试卷并不遮盖考生姓名,占分值最高的作文题又没有标准答案,所以,营私舞弊打人情分的现象十分普遍。

  有钱有地位的考生家里早早就开始上下活动走关系送礼,没有背景的孩子想依靠科举出人头地并不容易,神童也没用。

  落榜后的骆宾王一怒之下,发表了题为《寒门为何难出贵子?因为科举拼的不仅是学识》一文,矛头直指大唐科举弊端。

  文章发出后,引起轩然大波,甚至还传到了皇宫内。

  一同被封掉的,还有骆宾王的科举之路。

  此后,骆宾王意志消沉,开始与社会上的闲散人员混在一起,四处游荡,《旧唐书》记载,称其“落魄无行,好与博徒游。”

  曾经的神童,就这样堕落成为一个不良青年。

  一直这样混下去也不是办法对不对,总要养家糊口啊。

  后来经人推荐,骆宾王在道王李元庆府内做了一名幕僚。当然不属于大唐公务员序列,就是个临时工,但总算生活有了着落。

  是金子在哪里都会发光,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公元664年,唐高宗李治到泰山封禅,当地政府知道骆宾王文笔好,为了讨好皇帝,命他写篇文章,歌颂皇帝的丰功伟绩和大唐的繁华盛世,请求陪同皇帝陛下一同上山。

  骆宾王知道事关重大,谢绝一切娱乐活动,把自己关在家里熬了好几个通宵,一篇文采飞扬的《为齐州父老请陪封禅表》呈到了高宗皇帝手上。

  讨好上级不仅是一门技术,还是一门艺术,光喊伟大不行,太直白,领导不爱听,文章讲究的是含蓄。

  骆宾王的这篇文章,如春风化雨,润物无声,马屁拍得不露痕迹。高宗皇帝看罢,龙颜大悦,说果然是孔孟之乡出人才。一打听,还是个没有编制的一般科员,当即降旨,封为奉礼郎,从九品,进京赴任。

  骆宾王就此步入仕途,曾从军西域,宦游蜀中,历任东台详正学士、武功主簿、长安主簿,一路升迁到御史台正六品的御侍史。

  在这期间,骆宾王春风得意,诗兴大发,创作了一大批脍炙人口的佳作名篇。尤其是那首“传遍京畿,以为绝唱”的七言长诗《帝京篇》问世,让骆宾王再次成为大唐文坛的焦点。

  但骆宾王开始膨胀了,看啥都看不惯,看啥都不顺眼,“数上疏言事”,动不动就写信提意见。

  公元679年,御史台翻出一起早年的贪污受贿案,骆宾王受到牵连,遭弹劾入狱。

  无奈悲愤之余,骆宾王在狱中写下了那首《在狱咏蝉》,以示清白:

  “西陆蝉声唱,南冠客思深。

  不堪玄鬓影,来对白头吟。

  露重飞难进,风多响易沉。

  无人信高洁,谁为表余心。”

  公元680年,唐高宗“调露”年间,又改国号为“永隆”,大赦天下。骆宾王运气不错,入狱仅一年就出来了,朝廷可算仁至义尽,仍保留其编制,降职安排到浙江天台做副县长。

  骆宾王出狱后想自己原本是一个年轻有为的青年才俊,先是遭遇科举不公,以至怀才不遇,后来依靠自己的努力,好不容易在事业上有了点起色,又遭奸人陷害,身陷囹圄。如今一把年纪了,满腹经纶,却只能委身做个小小的县丞,这一切究竟是谁造成的?

  愤愤不平中,骆宾王写下了这首传诵至今的五言绝句《于易水送人》:

  “此地别燕丹,壮士发冲冠。

  昔时人已没,今日水犹寒。”

  公元684年,武则天废中宗李显,立睿宗李旦为傀儡皇帝,自己以皇太后身份临朝,自专朝政,其时虽未称帝,但已是大唐实际上的掌舵人。

  同年九月,徐敬业在扬州竖起勤王救国,匡复李氏唐朝的大旗,起兵造反。

  一直对朝廷心怀不满的骆宾王一看机会来了,立刻弃官而去,连夜赶赴扬州,加入到叛军队伍,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之路。

  “我们必须师出有名,要让人民清楚,我们并不是谋反,我军反武不反唐,起兵只为讨伐妖后,匡复李氏江山。骆先生文笔这么好,就麻烦你写一篇檄文,以昭告天下。”

  这是骆宾王担任叛军后接到的第一个任务。于是,文学史上才有了那篇震铄古今的《讨武曌檄文》。

  此文用的是骈体,骈四俪六,对仗工整,用典切实,笔力强健,气势恢弘,被后世称作“古今第一雄文”,与王勃的《滕王阁序》一起,并称骈文双壁。

  《新唐书》记载,武则天看的时候,并没有生气,反而面带笑容。

  有道是:欲戴其冠,必承其重,别低头,皇冠会掉,别流泪,贱人会笑,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天下不知道多少人在骂她,这点心理承受能力还是有的。何况文章写得确实好,字字珠玑,有理有据,读起来如行云流水,酣畅淋漓,差点忘了是在骂自己。

  当读到“一抔之土未干,六尺之孤何托”时,武则天忍不住拍案叫绝,问手下:“这是谁写的?”

  手下回答:“出自骆宾王之手。”

  武则天长叹一声:“这样的人才为什么没有被我大唐所用?这是宰相的过失啊!”

  檄文写得好,固然可以鼓舞士气,提振军威,但却于战事无补。就像我们村王建国胸前的纹身,看着确实威猛,真打起来的时候,屁用也没有。

  才短短几个月时间,叛军就被朝廷剿灭,首领徐敬业被杀,株灭九族;反动文人骆宾王下落不明,生死未卜。《新唐书》中说:“宾王亡命,不知所之。”

  骆宾王少年成名,一首《咏鹅》,力压“床前明月光”,奠定了骆宾王在唐诗界不可撼动的地位。

  骆宾王才华横溢,著作颇丰,是“初唐四杰”中流传作品最多的一个,如果不是因为一时糊涂加入了叛军而潜心创作的话,他本可以在文坛有更大的成就。

  毕竟7岁就开始写诗了,李白在他那个年纪,还蹲在河边看老人家铁杵磨针;杜甫还在村里调皮捣蛋;

  只可惜,一失足成千古恨,大唐诗坛从此失去了骆宾王的锦绣文章。

  多年以后,诗人宋之问游历至杭州,夜宿灵隐寺。一天夜晚,皓月当空,宋之问失眠睡不着,就在殿外长廊漫步吟诗。

  吟出“鹫岭郁苕峣,龙宫锁寂寥。”两句之后,一时想不出对应的下句,正苦思冥想抓耳挠腮,旁边过来一位须发皆白的老僧,随口对出:“楼观沧海日,门对浙江潮。”宋之问连声称妙,五言诗《灵隐寺》就此创作完成,后来成为宋之问的成名之作。

  “鹫岭郁苕峣,龙宫锁寂寥。

  楼观沧海日,门对浙江潮。

  桂子月中落,天香云外飘。

  扪萝登塔远,刳木取泉遥。

  霜薄花更发,冰轻叶未凋。

  夙龄尚遐异,搜对涤烦嚣。

  待入天台路,看余度石桥。”

  纵观全诗,就数老和尚那两句最为精妙,堪称点睛之笔。

  第二天一大早,宋之问去答谢老僧,遍寻不见。问方丈,才知道那位老和尚是云游挂单到这里的,天不亮就离开了。

  宋之问不死心,觉得老僧一定是个有故事的人,追问是何来历?住持四下张望了一番,压低声音悄悄告诉他:“那个老和尚,便是当年销声匿迹的骆宾王。”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