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阜平县 >>县域文化 >>杂谈散文 >> 阜平山里汉子郑占国的“天缘养老院”
详细内容

阜平山里汉子郑占国的“天缘养老院”

时间:2019-03-14     作者:山崖古松【原创】


 

阜平深山沟里的天缘养老院奉养十二位孤寡老人


   保定市阜平县山里汉子郑占国,用半辈子做生意积攒的50余万元,在山沟里建起一所家庭养老院,奉养着来自周边村子非亲非故的12位孤寡老人。每年家庭养老院要花费10来万元,但他却不肯留一分钱给自己的两个儿子。

        1月13日,北京“心系天下在路上”爱心人士特意赶赴阜平,为郑占国家庭养老院的老人们送上爱心年货大礼。  

        京城爱心献到山沟养老院  

      “快点进屋暖和暖和,这大冷天的,看把脸冻坏喽!”1月13日下午,当北京“心系天下在路上”公益团队人员跋涉300多公里,来到阜平县最北部的场坊村时,郑占国家庭养老院的老人们纷纷出来迎接。  

      北京“心系天下在路上”负责人介绍说,得知阜平这家养老院最近经济上遇到一些困难,该公益团队人员为老人们采购了一份爱心年货大礼:空调、轮椅、毛毯、棉衣、米、面、油等总价值35000元的生活物资,装满了一辆中型卡车。  贴窗花、挂中国结、试新衣服、吃大锅饭,爱心人士就像过节回到自己家里一样,和老人们一起忙得不亦乐乎。“要是没有占国,我都不知道该咋活下去!”“好人!占国这孩子不错,心眼儿好!让我们都有房子住,有肉吃!”闲话家常时,老人们提到最多的,就是郑占国的好。  

       山里汉奉养12位孤寡老人  

       今年45岁的郑占国,是土生土长的场坊村民。说起建家庭养老院的初衷,这个个头不高、脸庞黝黑的山里汉子,话语像大山一样朴实:“我也是在苦水里泡大的,现在我有条件了,不忍心看他们再受苦。”  场坊村位于阜平县最北部深山区,是有名的贫困村。因为家贫,郑占国只读了两年小学就上山放羊,十六七岁便独自外出打工。焊工、瓦工、开中巴、跑客运、开发房地产,靠着山里人特有的吃苦耐劳,郑占国生意越做越红火。  “有钱时,一定要帮助乡亲们一把”,生活富裕些后,郑占国开始实现自己儿时就有的想法。穷山沟里孤寡老人多,郑占国就隔三差五地接济他们,但他发现解决不了老人们的根本问题。2011年,郑占国决定建一座家庭养老院,把村里孤寡老人们集中奉养起来。  

       2013年6月份,郑占国花费50多万元的家庭养老院,终于在深山沟里建起来:四合院占地600平米,共有12间房、21个床位,卧室、活动室、厨房、餐厅一应俱全,就连床上被褥、洗漱用具都准备好了。可他向孤寡老人们发出邀请时,却被当头浇了一瓢凉水: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好事儿?是不是想把我们的低保、五保钱私吞了?郑占国拍着胸脯保证:一分钱不用给我,看大病你钱不够,差多少我来补。76岁孤寡老人刘小五,第一个住进了养老院。“天天有肉吃,冬天山里新鲜菜少,占国就从县城往回捎,我这身体比来前强多了。”刘小五老人笑着说。之后,陆续又有11位孤寡老人住进来。不给子女留下一分钱积蓄,建起家庭养老院后,郑占国大部分时间都和老人们在一起。原来的生意,也受到了很大影响,为了照顾老人们日常生活,郑占国雇了一个厨师兼护工,每月工资2000元。老人们每月生活开销,最低也要3000元,加上冬季采暖等费用,一年不下10万元。为了省钱,郑占国在养老院里养了猪、鸡,家人花钱则是能省就省。  郑占国说,他已经做通家人思想工作:所有积蓄和做生意赚来的钱,都用于奉养家庭养老院的老人们,将来不留给两个儿子一分钱。“只要有我一口饭吃,就不能让老人们比我吃得差。我就是去要饭,也给他们养老送终。”

                          点击下图 2014年央视cctv7来阜平录制《枣乡阜平》时采访郑占国视频欣赏

截图未命名.jpg

 

在阜平县2015年德信人发奖大会上,一首《最美心灵》献给郑占国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