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阜平县 >>县域文化 >>文艺演出 >> 阜平县非遗项目展演《霸王鞭》
详细内容

阜平县非遗项目展演《霸王鞭》

时间:2019-03-06     作者:山崖古松【原创】

  

      抗日战争时期,阜平县晋察冀军区抗敌剧社(在阜平县四区史家寨乡凹里村)有个小鬼队,成员都是来自农村的小孩子,大的十四五岁,小的十一二岁,他们抱着宁死不当亡国奴的决心走进了八路军的行列。小鬼队队长郑红羽是一位多才多艺的艺术家,会编会演,为晋察冀边区的舞蹈事业做出了突出贡献。他1942年以小鬼队为试点,在舞蹈中加入一些戏剧情节和抗日斗争生活题材,开创了边区舞蹈艺术的新局面,《霸王鞭》就是他的杰作。《霸王鞭》原是极简单的河北民间舞。舞中两个戴着“黄天霸”帽子的人手里拿着霸王鞭,并没有什么舞蹈动作。郑红羽就利用了霸王鞭这称和道具个名,重新创作了一个《霸王鞭》新歌舞,并填上了抗战内容的新词,生动活泼,深受晋察冀边区人民欢迎。 著名电影表演艺术家田华是小鬼队的杰出代表,田华是唐县人,12岁到抗敌剧社,跳《霸王鞭》最出色。(当时村里的一些儿童跟着田华学习舞蹈霸王鞭,大大的活跃了根据地农村文化生活) 

《山西画报》原总编辑、山西省摄影家协会原副主席,老革命摄影家顾棣写到: 当年流行于解放区少年儿童间的“霸王鞭”,以及由当年只有十六七岁的田华、华江两人合著的小册子——《霸王鞭初步》。在《中国音乐、舞蹈大辞典》里,“霸王鞭”这一条是这样写的“普遍流传于中国各地的民间舞蹈,亦称打连厢、打花棍、浑身响等。……在清代许多著作中对它都有记述……鞭用竹或木棒做成,长约1米,两端嵌有铜钱……舞者执鞭……敲击臂、腿、肩、腰、背等部位或地面,两人以上舞蹈时常常对敲,打出有节奏的响声……具有较强的技艺性。”“舞者可根据自己的情绪和性格,打出或激烈奔放或潇洒舒展的节奏,以抒发自己的感情。”“在白族、彝族、瑶族、布依族、哈尼族、黎族等少数民族中,霸王鞭也有流传。”抗战期间,晋察冀抗日根据地的流行的霸王鞭,则主要是由河北当地的霸王鞭演变而来的,而它的流行,与经常活动在以冀西阜平县为核心的北岳区(包括阜平、唐县、完县、曲阳、平山、灵寿、五台、灵丘、涞源、广灵、浑源一带)的晋察冀军区政治部抗敌剧社“小鬼队”分不开。 1940年春天,抗敌剧社来到河北省完县北神南村,“小鬼队”队长郑红羽看到学校在跳一种秧歌舞,领头的两个人打鞭,后面的人耍扇,边歌边舞,还有锣鼓、乐器伴奏,觉得既好看又好听,便留心观察了一番,大受启发。回来后他就开始编排打霸王鞭的舞蹈,由“小鬼队”表演。大约在1941年3月份,郑红羽把打霸王鞭编成了一种基本固定的舞蹈形式,开始为群众表演和大量传播。后来在流传过程中,经过群众性的创造发展,变得五花八门,丰富多彩,节奏简单,灵活机动,而且不受人数限制,少至两人,多至20多人,演员只要是双数都可以打,深受群众欢迎,因此很快就在根据地流行开来。
霸王鞭最适合儿童表演,当时抗敌剧社和群众剧社都有“小鬼队”,都会打霸王鞭,两个剧社还一起表演过。
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八路军深入敌占区、游击区开展强大政治攻势,用文艺形式进行广泛宣传,打击敌人嚣张气焰,争取老百姓,一时间音乐、舞蹈、写标语、演讲等形式大派用场。抗敌剧社100多人组成几个小分队外出到游击区宣传,每个小分队都带着霸王鞭。
各剧社在进行宣传的同时,都教当地的儿童团打霸王鞭,从1941~1946年期间,凡剧社所过之地,几乎每个村都有人会打。特别是在儿童节这天,晋察冀边区各县每个区都隆重举行儿童节纪念大会,各村儿童团都要表演霸王鞭以及歌咏、跳舞、军事演习等项目,热闹非凡。每到过春节或开群众大会的时候,霸王鞭则最活跃。
1942年,解放区实行精兵简政,抗敌剧社“小鬼队”解散,大部分人都到了延安,只剩下田华、华江等几个人(1943年反“扫荡”中陈雨然牺牲、孙玉雷负伤),因为人少,霸王鞭打不成了,她们就把郑红羽教的霸王鞭又发展了一步,编出十几套程式化动作,并开起培训班,为以后霸王鞭的普及提高起了很大的作用。我就是1942年冬天学会打霸王鞭的,是在田华、华江训练学生开的训练班学会的,我又教会了许多儿童团员、小学生打。1944年我参军后,又为驻村小学校排演了霸王鞭,并增加了许多新动作,还自编了新歌词(新歌词是根据当时国际国内政治形势编写的,题为“时事小调”,共四节,原文草稿至今我还保存着)。这时我已和田华、华江成了小战友 
1945年秋冬,抗战胜利后,抗敌剧社在张家口又开办了几期霸王鞭训练班,很快全城就流行开来,大街马路上都有人边走边打。1946年以后,解放战争爆发,解放区文艺工作的重点转向为兵服务,1948年5月,抗敌剧社改为华北军区战友文工团,打霸王鞭的活动逐渐少了。但许多经历过这一阶段解放区生活的人都对这种运动很有感情,解放后也还有一些联欢活动表演这种舞蹈。

1945年9月,抗日战争胜利不久,抗敌剧社为了总结和更好地普及霸王鞭活动,决定编一本《霸王鞭初步》。在郑红羽指导下,由田华、华江两人合作编写了《霸王鞭初步》这本书。因为是讲舞蹈,要用许多插图来示范,她们就自己作动作,请晋察冀画报社白连生、宋贝珩两人照下来,最后出了一本不到50页,但图、文、歌并茂的小册子,并由郑红羽作了前记。前记中说“编者田华、华江……很小就参加了八路军的剧社,在敌人后方,像战士拿着枪一样,她们舞动着霸王鞭,从前线到后方,在工厂里、在农村中、在军队里、又唱又舞,鼓舞着人们生产和战斗。她们到处传播、教授这一宣传工具,又成为边区儿童少年们的好朋友……”田华、华江编著的《霸王鞭初步》于1946年夏由晋察冀画报社出版。

为了挖掘整理非物质文化 【霸王鞭】与2015年8月9日央视4派记者到阜平县史家寨乡凹里村采访,抗敌剧社霸王鞭传承人韩景颜,现场录制了凹里文艺队和少年儿童表演的【霸王鞭】

cctv4采访霸王鞭传承人韩景颜(2017年去世)

霸王鞭展演凹里舞蹈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