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史万象 >>史海钩沉 >> 史上出了8个奇女子,至今人们对她们念念不忘
文史万象
更多
详细内容

史上出了8个奇女子,至今人们对她们念念不忘

时间:2019-02-17     作者:保定老年网【原创】   阅读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在晚明的风尘场上,曾有这样几朵“奇花”,她们或有真才实学,或有高尚气节。她们都有着倾国倾城的绝代风华,却被卷入激烈的民族矛盾、政治斗争的漩涡中身不由己,这些奇女子被人们称为“秦淮八艳”。

根据明朝遗老余澹心在《板桥杂记》中的记载,“秦淮八艳”则为:

柳如是、顾横波、马湘兰、陈圆圆、寇白门、卞玉京、李香君、董小宛。之后,台湾郑经生在《董小宛之谜》一文中则将马湘兰换成郑妥娘。并且,在王德恒、陈予一合著《顺治与鄂妃》一书变动较大,它加上了李十娘、龚之路、黄艳秋三人,去掉了马湘兰、寇白门、卞玉京。

这里,我们来逐一说一下。

气质若兰——马守真:马守真又叫马湘兰,因为,在家中行四,又被人称作“马四娘”。这名女子极具灵性,既能出口成章,又善长挥毫泼墨,她的兰竹画堪称当世一绝。人无完人,上天赋予马守真出众的文采才华,却没给她绝世容颜。

史书称其“姿首如常人”,仅从外观上来看与寻常女子无异,但是,她的神情气质却如春柳早莺,别有一番风姿。并且,马守真的绘画造诣极高,时至今日,北京故宫博物院仍收藏着这位女画家的名作。马守真的画作驰名中外,在欧洲被视为精品。

甚至,曹雪芹的爷爷曹寅曾三次为这名奇女子的画卷题诗,并且,将其诗句收录在自己的作品《棟亭集》中。除书画外,马守真文采极佳,曾著有《湘兰字迹》诗集以及剧本《三生传》。该女子精通音律歌舞,时常自导自演,编排戏剧。

马守真虽幼年家道中落,沦落风尘场,但是,她为人十分豁达开朗,经常接济青年俊杰。她住在秦淮河畔,每年慕名而来的文人士子极多。江南才子王稚登是她的好朋友,在王稚登古稀大寿时马守真买了一艘画舫,载着几十名歌妓前往苏州为好友贺寿。

但是,在归家后,马守真卧病在床,礼佛而逝。当死讯传到王稚登那里,他悲痛之余,挥笔写下挽诗:

“歌舞当年第一流,姓名赢得满青楼;

多情未了身先死,化作芙蓉也并头”。

女中豪侠——寇白门:寇湄字“白门”,风姿卓绝,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然而,其人却不甚圆滑,单纯倔强的性格,决定了她婚姻上的悲剧。崇祯年间,保国公朱国弼几次造访寇家,在此期间,寇白门觉得这位声名显赫的朝臣彬彬有礼,亲切温柔,对其印象极佳。

后来,朱国弼向寇家提亲,将十七岁的寇白门迎娶回家。明朝时期,风尘场上的女子从良或婚配都不能在白天进行,这是当时社会约定俗成的规矩。为了彰显其显赫的家世,朱国弼派了五千名兵卒手持红灯,遍布沿途,之后,风风光光的将寇白门迎娶回府。

然而,朱国弼骨子里却是个风流浪子,迎娶寇白门只是图一时之快罢了。二人新婚未久,朱国弼便继续流连于花街柳巷,置娇妻于不顾。过了段时间,满人入关,这位晚明的中兴大臣投降满清成了走狗,当清军入京后,又将其软禁了起来。

朱国弼为了筹钱赎命,想要将家中所有女眷卖掉,寇白门对朱国弼说道:“你将妾身卖掉不过能换几百两金,不妨让我回到南方,不出一个月我就能给你带回万两黄金。”朱国弼同意了,寇白门赶赴金陵,在曾经姐妹的帮助下东拼西凑得来白银两万两,返回京城将朱国弼赎回。

此时的朱国弼,仍幻想与寇白门破镜重圆,然而,寇白门却一口回绝,并说道:“当年你用银钱换我自由,如今,我也用银子换你自由,我们两清了。”此番作为,颇有女中豪侠之风。但在不几日之后,一代侠义艳情的青楼女子,也就凄楚地撒手人间归仙了。吴梅村曾曰:

“朱公转徒致千金,一舸西施计自深;

今日只因勾践死,难将红粉结同心。”

为情所困——卞赛:卞赛自号“玉京道人”,所以,又被人称作“卞玉京”。她出身于秦淮某官宦家族,卞氏姐妹二人因父亲早亡沦为歌女。卞赛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对文史也颇有研究。卞赛平日见客很少言语,但若遇上知音之人,则吐气如兰落落大方,让无数文人为之倾倒。

卞赛曾与当时著名文人吴梅村有过一段姻缘,当年,二人在南京水西门外相遇,吴梅村看到卞赛清冷又忧郁的气质,不由自主的为之侧目。后来,二人有缘在席间相会,吴梅村与卞赛畅谈文学,自此,二人交往密切,日久生情。

某日,吴梅村得到卞赛送来的书简,知道了卞赛有嫁给自己的念头。但是,他想到崇祯帝的小舅子田畹最近南下选妃,已经挑中了陈圆圆和卞赛等女子。吴梅村畏惧权贵,最终,选择了退缩,在卞赛的寓所外吹了几首凄美的曲子,随后,便惨淡离去。

时隔数年,卞赛在扬州出家成了道士,此时的吴梅村已归顺清朝成了清廷的官员。某日,卞赛来到钱谦益家中,看到吴梅村的诗篇,方知晓吴梅村始终对自己念念不忘。几个月后,二人在太仓终于见面,可是,时隔多年早已物是人非,二人一番感慨后痛苦别离。

自此,卞赛来到无锡隐居了。康熙七年九月,年届六十的吴梅村踏着萧萧落叶,前往无锡拜谒卞玉京墓,献上了他们这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绝唱:《过锦树林玉京道人墓并序》:

其中的诗文说道”... ...良常高馆隔云山,记得斑骓嫁阿环。薄命只应同入道,伤心少妇出萧关。紫台一去魂何在,青鸟孤飞信不还。莫唱当时渡江曲,桃根桃叶向谁攀?“

行止由心——顾横波:在我们今天要讲的八位女主人公中,要数这名女子的地位最高贵。她曾受朝廷诰封成为“一品夫人”,显赫至极。相传,曾有一名与顾横波私定终身的青年文士因顾横波背弃二人誓言而殉情,后来,顾横波更是嫁给了龚鼎孳,并令其“晚节不保”。

所以,在大多数人的印象中顾横波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红颜祸水,不是害人痴心寻死,便是坏人名节。并且,顾横波曾被誉为“礼贤爱士,侠内峻嶒”,然而,史学家孟森先生对她的人品嗤之以鼻,并斥其“夫妇二人皆为负心薄幸的家伙”。

从她的晚年来看,这名女子的确与侠骨柔肠、深明大义的其他“秦淮八艳”迥然不同。但是,若单凭一家之言就否定这名女子,盖棺论定,恐怕不甚妥当。至少,不能单纯的用常识评价这位我行我素的奇女子。这里,龚鼎孳曾为其题诗曰:

“腰妒垂杨发妒云,断魂莺语夜深闻;

秦楼应被东风误,未遣罗敷嫁使君。”

清淡雅致——董小宛:不同于其他的秦淮绝色,董小宛最别具一格的特点就是“雅致”。这名女子将生活过得丰富多彩,不论多么琐碎的日常,到了她那儿都变得浪漫有情趣。董小宛喜好淡雅,不爱吃肥美甘甜的滋味,喜欢用茶水煮饭,再搭配两小碟淡淡的水菜香豉。

董小宛对于美食的追求近乎偏执,在笔者看来,这名奇女子堪称晚明最出色的“女美食家”。不论能与东坡肉相媲美的“走油肉”,还是甜而不腻的“寸金董糖”,均出自这名女子之手。当然,这些都只是董小宛生活情调的一部分。

据辟疆回忆,他一辈子中最幸福的时光都是董小宛给予的,由此可见,董小宛的生活细致精彩。黄虞稷曾写诗悼念董小宛曰:“珊瑚枕薄透嫣红,桂冷霜清夜色空。自是愁人多不寐,不关天末有哀鸿。半床明月残书伴,一室昏灯雾阖缄。最是夜清凄绝处,薄寒吹动茜红衫。”

高风亮节——柳如是:若说秦淮八艳中最出名的女子,除陈圆圆外,恐怕就是这位柳如是了。柳如是是秦淮八艳之首,幼年被拐卖到吴江成了一名婢女,后又被卖入风尘场中。柳如是最让人称道的就是她的气节,在嫁给了年过半百的钱谦益后,二人过了一段甜蜜的时光。

之后,满人入关,柳如是支持丈夫效忠南明,过了几年清军南下,当国家沦陷之际柳如是劝说丈夫投水赴死,夫妻二人共同殉国。钱谦益却迟疑了,在试了一下池水后说了一句:“水太冷,不能跳。”柳如是见丈夫如此,心灰意冷,自己跳入池中殉国,却被钱谦益强行阻止。

钱谦益投降满清后,在柳如是的劝说下告病辞官。但在称病期间,又受人栽赃身陷囫囵,柳如是几番营救终使钱谦益重见天日。柳如是全力支持反清的郑成功等势力,并劝说丈夫资助义军。钱谦益投降异族,本来会落得万世骂名,但由于柳如是的气节,淡化了后人对他的厌恶。

可惜,钱谦益过世后,钱氏族人欲夺房产,柳如是为了保护丈夫的家业,用白绫上吊自尽。钱谦益的财产虽完好无损,但是,一代才女却因此香消玉殒,不免让人喟叹世事无常。

血染桃花——李香君:《桃花扇》的故事经久不衰,李香君的品格也被后人永远铭记。在诸多恶奴逼婚之际,这名女子誓死不从,以头撞镜台明志,血溅桃花扇,令人折服。李香君被迫赴宴陪酒,眼见国难当头权臣仍醉生梦死,这名女子站出来怒斥群臣,险些因此送命。

经历无数悲欢离合,李香君终于与爱人侯方域成眷属,自此,二人不论艰难困苦,始终不忘民族气节,最终,双双入道。这既是小说中的桥段,更是在李香君身上发生的真人真事。李香君就像是从书中走出的人物一般,她的人生见证了历史兴亡,揭露了晚明社会的腐朽本质。

与此同时,她也向世人彰显了自己的高风亮节。

乱世浮萍——陈圆圆:之所以将这名女子放到最后来说,还是因为她的艳名太盛。想必,各位朋友对陈圆圆的故事均耳熟能详。世人皆认为陈圆圆是能够令闯王冲冠一怒的红颜祸水,然而,令这名女子为祸世间的究竟是她的“人品”还是“容颜”?

吴三桂独占云南后,曾想将这名女子册封为原配王妃,然而,陈圆圆却十分有自知之明的推拒了。吴三桂令娶王妃后,陈圆圆受到排挤搬到别苑,陈圆圆失宠后吴三桂想对其痛下杀手,陈圆圆听闻后剃度为尼,在五华山了却残生。

仅从这一件事看来,这名女子所图并非富贵显赫的生活,笔者认为:她的一生都被绝美容颜所害,若陈圆圆无天仙之颜,可能,她的人生不会成为悲剧。与秦淮八艳相比,陈圆圆的一生充满了无奈和坎坷,受摆布,受操纵,她有太多身不由己。

可以说,陈圆圆就像是在狂风暴雨中的浮萍,孤苦无依随风飘摇。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