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史万象 >>史海钩沉 >> 大宋“钢铁侠”陈亮:为了见到辛弃疾,连夜狂奔八百里
文史万象
更多
详细内容

大宋“钢铁侠”陈亮:为了见到辛弃疾,连夜狂奔八百里

时间:2019-01-28     作者:保定老年网【原创】   阅读

什么是热血?

王昌龄说,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苏东坡说,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

李清照说,生当为人杰,死亦为鬼雄!

辛弃疾说,长夜笛,莫吹裂!

梁启超说,饮冰十年,难凉热血!

英雄的内心,总是相通的。

1975年7月底,毛泽东做完白内瘴手术的第5天,忽然号啕大哭,很久才停下来。

医生发现他正在看古诗词《念奴娇·登多景楼》——

危楼还望,叹此意、今古几人曾会。

鬼设神施,浑认作、天限南疆北界。

一水横陈,连岗三面,做出争雄势。

六朝何事,只成门户私计。

……

这首词主要抨击了那些只顾自己过得好,却丝毫不为国家考虑的庸人。

它的作者是南宋著名的硬汉,名叫陈亮(字同甫)。

公元1188年冬天,黄昏。

漫天雪花,模糊了万物。

铅山(今江西上饶)的乡间小路上,掠过一匹枣红马。

骑在马上的人,就是陈亮。

他看起来40多岁年纪,身披蓑衣,一脸急切。

从浙江永康出发,他已在路上奔波好几天。

雪越下越大,他的速度也越来越慢。

得不到充分休息,马儿已经极其疲惫。

陈亮手上,有一张手绘地图,那是朋友帮他画的。

地图上的小红圈,是他的目的地——稼轩山庄。

在那里,住着一位落寞的大英雄。

你可能已经猜到,他就是辛弃疾。

两人结识于公元1185年。

那一年,陈亮42岁,辛弃疾45岁,两个大叔,一个比一个热血。

在抗金上同样坚决,在诗词上同样豪放,两个人的眼睛里,都容不得半点沙子。

有“东方黑格尔”之称的刘熙载评价,“同甫与稼轩为友,其人才相若,词亦相似”。

他们似乎见到了镜子里的自己,见面第一次就喝得大醉。

在此后二年多时间里,他们互相思念,通信多达59次。

在其中一封信里,陈亮专门写了篇《辛稼轩画赞》,其中写道,

“眼光有棱,足以映照一世之豪;

背胛有负,足以荷载四国之生时;

……

不知须鬓之既斑,庶几胆量之无恐”

辛弃疾的帅气和果敢,一览无遗。

不深入对方的心理世界,又怎能写出如此贴切的文字?

雪,慢慢变得小些了,但钻进人的脖子里,还是凉晶晶的。

陈亮的心里,却热血翻涌。

南宋之初,外交极其疲软,卑躬屈膝之下,屡出怪事。

有个大臣说,李纲,金人所不喜,岂能为相?(后来李纲果然没成为宰相)

大将韩胄北伐,中途却被朝臣谋杀,其头颅被寄给金人。

……

这些怪事的背后,都有一个重要人物的默许,他就是南宋第一个皇帝赵构。

陈亮之所以决定远赶赴江西,与辛弃疾碰面,是因为赵构几个月前去世,宋孝宗终于接掌实权。

他终于看到了希望。

春节刚过,他便只身前往建康、京口等地,调研山川地形。

回家即向孝宗上言,“用非常之人,建非常之功”。

他心中的“非常之人”,一是朱熹,二是辛弃疾,三是韩彦古(抗金英雄韩世忠之子)。

这次江西之行,他就约了其中的两个。

江西铅山,虽然第一次去,他却一点也不陌生。

13年前,首届中国哲学高峰论坛曾在这里举行,史称“鹅湖之会”。

参加论坛的,有朱熹、吕祖谦、陆九渊陆九龄兄弟等人。

因为廓清了知识分子内心的迷雾,人们对这次论坛的评价很高。

陈亮很希望借势再来一次“鹅湖之会”,至于主题,他希望是抗金。

朱熹非常犹豫,虽然他家离鹅湖并不远。

“能把会议提纲传过来吗?”他在回信中说,“要避免空谈。”

陈亮明白,经过这些年的抗争,朱熹不想过多评论国家军政大事,只想安心做学问。

他等不及朱熹的回复,便牵马出发了。

取道东阳,沿浙赣公路直奔铅山。

一路上,他根本顾不上休息。

“得地得,得地得,得地得……”

到了,终于到了。

他勒住马头,往远处望了望。

前方的山坡上,辛弃疾的木屋已隐约可见。

陈亮的血液里,天生就有悲壮高亢的基因。

他的外曾祖父是在捍卫家乡的时候战死沙场的;

曾祖也在跟北方的蛮族战斗时被乱刀砍死。

上小学的时候,陈亮最喜欢看的书是《三国志》,并视青年军事家周公瑾为偶像。

到了15岁,他就开始与古人对话,写古代故事,尤其是军事题材。

3年后,他像模像样地出了本新书,名为《酌古论》,出版界一片骚动。

在这本书里,他以一个少年的视角,评点各个历史时期的领袖和英豪。

很多买书的读者发现,书里有很多军事地图,都是对古代著名战役的复盘。

写古,是为了喻今。对南宋时局,书中有很多新颖的思考。

这本书引起了周葵的注意,周是永康的地方官,一向喜欢发掘青年人才。

他也是陈亮人生中遇到的第一位伯乐。

但是,周老师一方面教他苦读古籍,另一方面却禁提抗金。

这让陈亮很苦恼,他几乎怀疑自己遇到了一位假老师。

他认为,空谈心性的道学远离现实,并不能对抗金事业有所帮助。

刚好,一向成绩很好的他,在两次科举考试中都落榜了。(也有人说他是故意考砸,让老师对自己失望)

他索性钻到自己的军事世界里去。

乾道五年(1169年),朝廷再次与金人媾和。

闻讯,官场人士一片欢呼雀跃(“天下欣然,幸得苏息”)。

唯独陈亮大哭一场,他以布衣身份,连上五疏,力陈抗金之必要,这就是著名的《中兴五论》。

赵构一直在宫里研究养生,根本没有时间理会这个踌躇满怀的年轻人。

陈亮的每一次上疏,都会引来百官的讥笑。

慢慢地,他有些等不起了。

赵构虽然一辈子都很窝囊,却特别能活,是中国历史上最长寿的皇帝之一。(20岁即位,在位35年。退位后又做了25年太上皇)

连他的接班人都被熬死了——他以81岁高龄去世后一年多,孝宗皇帝赵昚(shèn)驾崩。

……

漫长的岁月里,陈亮的心有些发凉,只能寄情于文学作品。

此时的诗词,大多以景讽世,抒发自己内心的不平。

1185年秋,南宋大理少卿章森等人出使金国,陈亮特地写了一首《水调歌头》——

“不见南师久,谩说北群空;

尧之都,舜之壤,禹之封,于中应有;

……

万里腥膻如许,千古英灵安在?

他警告金国悍匪:南宋是一头睡狮,待它醒来,整个世界都会颤抖。

囚徒只想给他打个CALL,666!

大宋会醒过来吗?

这只是仁人志士们的梦想。西湖边一片歌舞升平景象,人人都只关心身边的一亩三分地,没人再说抗金的事。

想起来,陈亮内心就愤懑。

令毛主席晚年痛哭失声的《念奴娇·登多景楼》,即是他这个时期的心情写照。

那首诗,他写好后马上寄给了远方的辛弃疾。

……

现在,他真的马上就要见到辛大哥了。

这时发生了一件历史上都有名的屠马事件。

辛家附近有一座小木桥,因为太窄,又充满积雪,陈亮的枣红马很是畏惧,它三次扬起马蹄,却三次后退。

“没胆子的东西!”,陈亮忽然抽出宝剑,砍下马头。

辛弃疾听说陈亮要来看他,早站在家中二楼阳台上,向远处眺望,刚好看到陈亮斩马的一幕。

“还有这种操作?”辛弃疾心想,“真乃大丈夫也!”

进入人生第四个本命年的他,正生着重病,连夜咳嗽,腿像灌了铅一样抬不动。

7年前(1181年),因遭王蔺诬陷,他被削去官职,彻底雪藏。

在朋友的推荐下,他决定在铅山瓢泉定居。

那里不仅山青水秀,地理位置更是上佳——

进,可随时听朝廷召唤;退,随时享受田园生活。

他对时局仍然有奢望。

看到陈亮越走越近,他兴奋得忘乎所以,拨腿就往外跑,高烧顿时退了大半。

在楼下,辛弃疾和与陈亮来了个热烈的熊抱。

“你来了?”

“我来了。”

“你真的来了?”

“我真的来了。”

这是中国文学史上最动人的英雄情谊。

酒酣之际,辛弃疾即兴写词,这是一首可以载入中国文学史的作品。

《贺新郎·同甫见和再用韵答之》

我病君来高歌饮,惊散露头飞雪。

笑富贵,千钧如发。硬语盘空谁来听?

记当时,只有西窗月。重进酒,换鸣瑟。

事无两样人心别。问渠侬神州毕竟,几番离合?

汗血盐车无人顾,千里空收骏骨。

正目断,关河路绝。我最怜君中宵舞,道男儿到死心如铁。

看试手,补天裂。

……

大雪围着他们,肆无忌惮地狂舞。

雪是寂寞的,但人比雪还寂寞。

陈亮的一生,铁骨铮铮,难免招致报复。

淳熙五年(1178年),他连续三次上书,批判了自秦桧以来朝廷苟安东南一隅的国策,以及读书人拱手端坐空谈的不良风气。

孝宗大为感动,想重用他。不料陈亮一口拒绝,因为正当红的大臣曾觌想拉拢他,陈亮不想让那个家伙得逞(“逾垣而逃”)。

不久即有人向刑部控告他。刑部侍郎(副部长)何澹素早对陈亮怀恨在心,以“言涉犯上”逮捕他,并施以酷刑,“笞亮无完肤”。孝宗得知后,还算有点良心,连夜下诏免去陈亮死罪。

不久陈氏家族一个家丁杀人,诬告为陈亮指使,陈亮与父亲皆下狱。这次丞相王淮和好友辛弃疾等人出手搭救,再次免死。

淳熙十五年(1188年),陈亮建议“由太子监军,驻节建康,以示天下锐意恢复”,直接打了很多投降派的脸。

很快他就再次入大理寺狱——直接原因是某次乡宴上,同桌有人回家后猝死,其家人称是陈亮下毒谋害。幸得少卿郑汝谐在宋光宗面前求情,才免于一死。

那些年,陈亮确实不幸,遇到了太多的戏精。

但是,投降派,我还会继续DISS你们!

他偶尔也会在日记中抱怨,“亮滥膺无须之祸,搜寻竟不得一笔之罪……可谓吹毛求疵之极矣”。

英雄也是人,他的心,真的累了!

陈亮不仅是无辜的,还是大宋的骄傲。

但终其一生,始终未获得重用,因为投降派被他骂了个遍。

绍熙四年(1193年),51岁的陈亮忽然重回考场,参加当年的全国进士统一考试,一不小心中了状元,随即被授职签书建康军判官厅公事(地级市的市委办公厅主任)。

很多人觉得陈亮终于熬出头了。

可是,他次年就因长期忧患劳神,永远离开了他爱着的世界。

崇拜英雄,后来自己也成了英雄。

陈亮就是这样一个热血的汉子。

如何概括他的一生呢?

《宋史》中曾有数千字陈亮小传,里面写道,“为人才气超迈,喜谈兵,议论风生,下笔数千言立就……”

那句开篇之语,更为精准传神——

“亮,生而有光芒”

人活于世,如果没有锋芒,失去光芒,岂非白活?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