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史万象 >>地域文化 >> 上古八景余几景 空自伤心尚有心
文史万象
更多
详细内容

上古八景余几景 空自伤心尚有心

时间:2018-11-08     作者:保定老年网【原创】   阅读

  上谷八景,就是保定八景,即:市阁凌霄、奎楼应宿、横翠朝晖、莲漪夏艳、东皋春雨、西刹秋涛、鸡水环清、狼峰竞秀等八景。 
  对于上谷八景的由来,相信大多数保定人都比较清楚,我不再赘述。只可惜现如今八景之中所剩无几,对于想了解保定悠久历史文化、直观保定辉煌过去的人们来说,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扼腕长叹,奈何? 
   今天,我只所以将保定八景作为一个专题来介绍,主要还是想在保定文化庞大的领域内争取做一些理顺思路的事情。当然,我不是什么研究专家,顶多算是一个喜欢怀旧、满足好奇并自得其乐的小人物。小人物是快乐的。特别是当看到保定曾经拥有的这些光彩照人的历史时,也不由得生出一种由衷的自豪感。做一个保定人,该有多么幸福,你们知道吗? 
   保定是一个旅游城市,对这样一个定位,我想并不为过。“一座总督府,半部清代史”甚至“一座保定城,半部近现代史”都是可能的。因此,才敢断言,保定旅游业的开发和利用目前还很不够。将保定城内和城外的旅游资源进行更加合理的整理和改造,对于文化旅游这道大餐来说,无疑是增加花色品种,必能沁人心脾,惹来交口称赞。以旅游带动经济,以旅游带动产业,保定的将来其实非常美好。 
  好了,话题好像扯远了。还是跟随这些镜头,让我们回归历史,去品味上古八景曾经的壮阔和美丽吧。 
  市阁凌霄——大慈阁 
  大慈阁位于保定市裕华路,西与古莲花池紧邻,是历史文化名城保定的古建代表作和古城保定的象征,有“不到大慈阁,何曾到保定”之说。大慈阁由元代蔡国公张柔创建(始建于公元1227-1232年),原名大悲阁,为保定古八景之一,史称“市阁凌霄”,它的雄伟壮观可称“高可数十丈,数十里外,遥望层阁丹碧若霞”。现存的大慈阁是清乾隆年间遭受火灾后,多次重修的建筑。 
   大慈阁占地1600平方米,建筑面积600平方米,现存主要建筑有山门、天王殿、钟楼、鼓楼、大慈阁和关帝庙。天王殿坐北向南,门前置石狮一对,门楣上嵌“真觉禅师”横额。天王殿内梁架上遗存有清嘉庆十六年公元1811年)绘制的龙棉枋心墨线小点金彩画痕迹。穿过天王殿,钟楼、鼓楼峭然对峙,二楼高度、造型相同,各通高10.9米,其建筑形式为重檐歇山;施十字脊,分上下两层。北面是耸立在4.6米高石基上的主体建筑。 
   大慈阁通高25米,重檐三层,歇山式布瓦顶,底层面阔五间,进深三间,前后均施六抹格扇门。移目阁内,观音菩萨矗立于莲瓣须弥座上,神态安然。观音像为木雕,高5.5米,42支手臂持各种法器。室内东西两侧壁画为十八罗汉像及经变故事,为清末作品,已残破。二、三层皆面阔三间,进深一大间,阁内藻井、檩枋均绘旋子彩绘,四周作围廊,依栏鸟瞰,市井民宅历历在目。登上三层,凭窗极目,西部郎山隐隐诸峰,尽收眼底。前人赞美大慈阁的诗有:“辽海依依见,尧山隐隐横”、“燕市珠楼树梢看,园金阁碧云端”等名句。 
   大慈阁背后有一座始建于明代的关帝庙,原名“汉寿亭侯庙”,现存的关帝庙是1985年落地重修的建筑,正殿面阔三间,进深一大间,为歇山式建筑,前置卷棚。因其座南面北,故称倒座关帝庙,在全国罕见。 
   大慈阁内尚存四通石碑,分别记载清顺治四年(公元1647年)、五年(公元1648年)、道光廿六年(公元1846年)、民国三十一年(公元1942年)修缮大慈阁的经过,是研究大慈阁的宝贵资料。 
   近几年在大慈阁周围已进行了大规模的旧城改造。建成了集休闲、旅游观光、购物为一体的大慈阁广场和步行商业区,吸引了大批中外游客。 
   交通:在火车站乘1路、4路、12路;在市区乘8路、20路、26路、302路公交车在钟楼商厦下车,北行200米即到大慈阁。自驾车可由京深高速保定北口下道,沿七一路向西直行2公里向南拐入长城北大街到裕华路西行100米路北即到。
  蓝天、灰瓦、红墙之间总是有一种别致镶嵌在那里。 
   奎楼应宿——残墙今尚在,古楼已无存 
   与老保定人交谈也有很多趣味在里面。点上一支烟,随着袅袅升腾的轻烟,故事就在一闪一闪的烟火中蹒跚而来。交谈的内容还是离不开关于这些年保定如何变化的这些事儿。从他们的表情上看,总是充满着对未来无限的向往,对于遗失了的过去,似乎也有一点惋惜,但并不张扬。是的,历史的车轮在日起日落中滚滚向前,谁都阻挡不了。对于存在的,我们应该庆幸,对于消失的,也不能抱守悲观。要知道,顺应时代的才是好东西。 
   保定八景之中那些已经消失了的,我们无论如何都追不回来了。重建?最多也只是复制品、伪建筑,没有多少历史价值。我想,就让他们活在我们的心里吧。偶尔翻开历史资料,回味过去的风风雨雨,我想这也是另一种文化旅游。 
   如果你愿意,就让我们一起行走吧。 
   关于“奎楼应宿”的相关记载是这样的: 
   “古代保定有两座奎楼,一是建于明代万历年,位于南门以东古城墙顶部,为双重檐八角楼;另一座建于清代初年,位于大慈阁以南,筑室六丈结楼于颠,下做四洞,人可往来,俗称穿心楼,后称穿行楼,今仍有穿行楼街地名。奎楼又称奎星阁、文昌阁,是古城悠久文化象征建筑。奎楼应宿,形容奎楼之高似可与天空二十八星宿中之奎星相呼应。” 
如今,城墙还是有的。保定动物园外围的古城墙,让我们还有些许炫耀的资本。庆幸之余,也免不了生出一种对于祖先的东西需要倍加珍视和守护的心情。 
   穿行楼街依然存在,虽然物是人非,但多少还能寻到旧时的影像。说到穿行楼,老保定人会指着大慈阁以南那个丁字街口说,喏,就是这里。但到底什么样子,就是他们自己也描述不来。一位热心的老军人带着神秘的表情跟我说,你要想探究古城的奥妙,就要从大慈阁开始。我理解他的意思,大慈阁后面是有名的关帝庙,寺庙里面必有稀世珍藏。要了解保定的历史,在那里肯定能搜寻到更充实的图文资料。我连忙点头称是。但窃想,我能做到吗? 
这是1940年赫达•莫里逊拍摄的一张关于老街市店铺的照片。 
   穿行楼街—— 
  当初,你是怎样穿越那座神秘的楼宇,然后将我们的思绪带远的?你如何才能横亘于历史,把文化沉积在这片热爱你的土地上? 
   穿行楼街的现代和时尚,是否掩埋了它的历史?抑或,我们所呼吁的传承历史,应该走出一条更为适合的道路? 
   穿行楼街的图片好像太多了点,这似乎昭示着我对历史的些许挽留和怀想。但,历史毕竟已经是历史,过去的不会回来。就像曾经了结的那些东西,虽然偶尔隐隐作痛,但也只能留下背影。我们都是生命的过客,历史永远都在书写着。 
穿行楼,多么富有寓意的街名。这条路该就是历史之路吧,那么,就让我们从这里穿行而去…… 

  这么多熟悉的场景~ 

  横翠朝晖——朝晖寻遍地,何处是楼台

   横翠朝晖,顾名思义的说法应该是古楼横翠与朝霞交相辉映,巍然成景,这在保定上古八景之中应该是大家闺秀一般的景致。清代内阁学士郭棻在他的诗中有这样的描写:“胜迹孤悬古泰州,楼名横翠意非浮。晴连海日楼添翠,雨逼朝烟翠拥楼。”试想当年古保定的城市风貌——横翠楼所在之处大慈阁高耸而立,奎星楼列于其中,总督府威严肃穆,莲花池春光旖旎,城外古寺钟声长鸣,行人举步之间莺歌燕舞、草青水碧,东城之外更是花红柳绿、一望无际。且不说登高远眺朗峰竞秀,也不说西城古刹松涛起伏。单就横翠楼下熙熙攘攘的人群来说,生活在如此美丽的城市之中,何尝不是一种幸福? 
   翻开保定文化的历史长卷,当我们试图寻找它当年的点点滴滴,才蓦然发现所有这些胜景,用现在的话来说,大多数不过是保定的一些标志性的建筑。而如今,保定标志性的建筑是哪些?谁敢说今天的标志性建筑过去10年之后,就不成为“低洼草房”呢?遗失的不再重现,于是心情也异常沉重起来。毕竟握在手心里的东西,突然间消逝之后那种怅然若失的感觉,对谁来说都不好受。历史不断更迭,文化却不能遗失,保定的文化应该伴随时代不断沉积更加厚重。 
说来话长,到底“横翠朝晖”是一副怎样的景致呢,它的具体位置到底在哪里?据考证,横翠楼是一座鼓楼,建于元代初年,所处位置应该是在总督府以东,钟楼以西。横跨南大街,座北朝南,高约8米,下有一条宽约5米的通道。楼前左右各有一牌坊,左为金台俊彦,右为昭代耆英。朝阳东起,重楼浸染,祥云笼罩,气度巍峨。加之城中处处葱翠,红绿相间,那情景不言而喻了。当然,横翠楼是不是真的像我们想象的那样美好,我不得而知。因为从清代遗留下来的诗稿之中,偶尔还是会闻出那么一点奉承的味道来的。保定毕竟是总督府所在宝地嘛。 
   不多说了,还是让我们亲临南大街搜寻它的所在吧,兴许某天你经过那儿,还能嗅出一些更美妙的味道来。这味道也是属于保定人文领域的,也是文化罢。 

  从钟楼这边望过去,你看到什么?难道在你脑海里还没有古横翠楼的影子?难道你忘记她了,保定人? 

  但横翠楼的灵魂还在,它就沉寂在保定特有的文化里,用挑剔的目光,注视着这个人来人往的城市。 

  有时,它也许会变成纵横交织的斑马线,有时会变成坠在树丛里的绿叶,或者只是一阵轻风,它就像保定文化一样,无所不在,即使偶尔你的视野被现实的迷茫和无奈所阻挡。这样的存在,即使时尚和流行也不能不承认。还有高起的钢筋混凝土,它们在文化这位老人面前显得多么幼稚和可笑。
  但是,对于“横翠朝晖”的遗迹,我们除了寻找,实在没有别的办法可以疗去遗失这块伤疤。 
   在大概今天裕华路和穿行楼街的交叉口处,是有一座阁楼的,与大慈阁南面的位置描述并不冲突,那会不会就是当年的穿行楼呢? 
   还有提起了南大街上的鼓楼,印象中好像还有南大街曾是一条水路的说法,而税务角、紫河套等地名,也正是民国美化街名由顺抹角(河道的拐角处)和死河套改名而得来的。其实钟鼓楼是中国古代城市中相辅相成的建筑,西安、北京这样的古都至今还完好的保存着钟鼓楼,叹息我保定府的鼓楼不知在哪个年月倒下了,令人欣喜的是,据说保定钟楼里的钟是全国至今留存下来的最古老的一口。 

  莲漪夏艳——古莲花池

   挖掘和整理文物古迹是专业部门的事情。咱们平头百姓感兴趣的也许是在街头巷尾那些茶余饭后的闲谈。你别小看这些闲谈,里面的学问可很大。不但涉及天文地理、生肖进化,还涉及到当今社会的许多热点问题。当我们谈及有关保定文化领域内那些老辈子传下来的故事的时候,不能不提及古莲花池。 
古莲花池曾是十大历史名园之一。以前曾经见过一篇游记散文,说的就是古莲花池,印象深刻。最近的前两年因为古莲花池一直处于整理和修缮中,所以去了几次都是吃闭门羹,无功而返,直到前年才如愿以偿。 
   “连夜脱逃”的故事想必大多数保定人都熟悉。这故事的起源,便是古莲花池中的古亭。其实,说起古莲花池,总有说不完的话题。长篇累牍,不厌其烦。如果真想了解这上古八景之一的“莲漪夏艳”,需要亲临古园细斟慢酌为好。为此,我还是省下点笔墨,只做一些简单的介绍吧。 
   古莲花池初建于770多年前,为张柔所建,原名“香雪园”, 其时,“帘户疏越,澄澜荡漾,鱼泳鸟翔,虽城市嚣嚣而得三湘七泽之乐”(《临漪亭记略》)。元代之后,保定遭遇地震,该园被毁。直到明代嘉靖年间,时任保定知府的张烈出官费加以修复,此园才得以重见天日。池中“蓄鳞艺莲,环池植柳如槛”,并修建了亭台和围墙,辟为“水鉴公署”,意即以水为鉴,鉴身、鉴心,成为达官贵人饮宴享乐的场所。明清两代,将元时的保定路改为保定府,清雍正二年,又将元直隶巡抚衙门升级为总督部院,从此保定府成为直隶省会。雍正十一年(1733)直隶总督李卫奉旨在莲池开办书院,增置宾馆,后将宾馆扩建为行宫。清代,莲池曾经过三次大规模的整建和重修,园内假山叠,古木森森,奇花争艳,山、水、楼、台、亭、榭参差错落,形成了著名的莲池十二景,博得了“几疑城市若蓬莱”的盛誉。自从扩建为行宫以后,乾隆、嘉庆、光绪三朝帝后均曾来此驻跸巡幸。光绪三十二年(1906 年)直隶布政使增温维修后,将莲花池辟为“莲花公园”。民国十年直隶省长曹锐、巡使曹锟集资重修,并请大总统徐世昌书写了“古莲花池”四字匾额。园中以临漪亭即水中亭为中心,由君子长生馆、观澜亭、濯锦亭、寒绿亭、藻咏亭、响琴榭等组成十二景,它们皆环池而设,疏密得当,错落有致。 
   李卫所建书院,最初叫“直隶书院”,因建在莲池的“南园”,故又名“莲池书院”。 莲池书院当时藏书颇多,建于元代的万卷楼中最多时曾达到30000余卷,对在此修业的学生颇有帮助。此外,还有《莲池书院法帖》刻石38方,这是一部珍贵的书院“石籍”,其书法格调高逸,技艺超绝,至今保存完好。莲池书院自创办后,先后在此担任院长、教授、主讲者有不少文化名人,如张叙、汪韩门、章学成、黄彭年、何秋涛、王振纲等。光绪年间,该书院又改成“文学馆”、“校士馆”,成为北方最著名的书院。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曾来此巡视。 
   据说,在园内胜景“小方壶”右侧,当代许多著名的作家都曾在此进行创作。不知《敌后武工队》、《野火春风斗古城》等名作,是否也曾因了古莲花池的灵气? 

   园中眺望,碧波荡漾,湖光山色,让人流连忘返。 

   渠水蜿蜒,周围的景致都被这水引去胜处了—— 

  傍读池边,往事随波荡漾,也别有一番味道—— 

   十大名园,名副其实—— 

【东皋春雨】——几度春风几度雨,百花散尽暗香来 

    清代陈正有诗赞东皋云:“细雨东郊润落花,田夫携手话桑麻。高原已足春三泽,鸡水新添两岸沙。嫩草如烟滋灌溉,长虹弄色隐云霞。载歌喜雨因谁赐,笑指飞凫入酒家。”由此可见,所谓东皋春雨不过是描述古城东关之外自然天成的田园景色。 
   据记载,古时保定城有四门四关,北关是京师孔道 ,街长三里;西关是江南通途,街长二里;南关是漕运码头, 街长一里。唯独东关 ,地势低洼,村落稀疏,一望田野无际,小桥流水人家。晋代伟大的田园诗人陶渊明《归去来辞》中有脍炙人口的名句——“登东皋以舒啸,临清流而赋诗”,上古八景之一的“东皋春雨”便由此而来。“ 一夜东风起,万山春色归”。崇尚自然也不是现代人的专利,古来有之啊。 
    东皋春雨的具体景点,就在如今东风公园里大石桥东边往北的土坡上。传说它是北宋时期的烽火台遗址。解放前,它曾变成了乱葬冈和刑场。解放后,改建成东风公园。老保定人习惯称东风公园为“东关公园”,而且还有人曾提议说将东风公园改为“东皋公园”,老保定人都是怀旧的,但怀旧的保定人,将自己的家园改造成似是而非的模样,我一直不明白其中的原因。也许是一个地方住的久了,周围一切太熟悉了,自然而然会产生一种想改变他们的想法吧。胡乱说话而已,保定人还是可爱的。不管怎样,还是像古时一样,人们仍然喜欢漫步其中,享受自然带给人类的那份惬意。每日清晨,游人如织,东风公园成了都市人休闲养性、散步练功的好去处了。 
   这里,既无名胜可游览,也无古迹可凭吊。所以说,将东皋春雨纳入上古八景之中,在我看来多少是有些勉强的。但,回头细想,现代化都市中有这样一处绿地,对于整日奔波于生活中的人们来说何尝不也是一种幸福呢。这也是一种文化,对于保定人来说很熟悉的一种文化。都说保定适合养老,的确是这样。闲暇之时,我也会信步东风公园,尽享一番别致和情趣呢。 

  春雨桥,走过去,就是一片片绿意。 

  春雨桥的碑石躺倒在地上,至今无人理会。也或许,它还在怀念那两座消失的石狮吧—— 

  远远望去,八孔桥将身躯尽情倒影在水中,展现出一种静静的美来。 

  水上人家——一处让我总是不小心拉开距离的地方。在胜景之中,除去它的外观,我不敢奢望其中的美味。 

  当年,我曾携手我的爱人端坐此处,四目相对,默默无言—— 

  婆娑的树影,总是让人想起某些温暖的语句。 

  走近些,那些影子仿佛就在踟躇的脚步里不肯离去吧。就像记忆中的老保定,镌刻在人们心中,被时时想起。 

  景致需要寻找,在寻找中获取灵感。 
  文化也需要寻找,在寻找中才能获得乐趣。 
  绿荫铺地,倘若真在春天的雨中,你是否想起过,这里就是东皋春雨的福地? 

  文化也要做品牌,宣传传统,创造市场,保定是个名城,古城.我会回来创业的! 

  谁能够看到保定文化市场的巨大潜力,谁就是有识之士。 

  我在期待中,作为保定人,很喜欢了解保定的文化,支持了。 

  保定盖房子完全可以往护城河外头盖,想盖什么样儿盖什么样儿,古城还是得保护!人家北京不是有个“爱我中华,修我长城”的活动奥?咱们没人家那么大个儿,我觉着弄个“爱咱保定,修咱城墙”应该行喽。城墙里头还得修旧如旧,按原来(清末民初的时候)的图纸弄,统一规划好喽,有钱的城里头买院儿,没钱城外头住楼。肯定能把咱们保定弄成个名符其实的古城! 

  院儿我是买不起咧,修城墙捐点还行喽,如果真干这事儿,我就把偷着攒的那点私房钱都捐喽,差不多一万,谁让咱们是保定人涅,我要不捐我是咳个。 
西刹秋涛——寻觅古城的小桥流水 

   西刹秋涛的名字总让我想起这样的诗句:小桥流水人家,枯藤老树乌鸦,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这时候,我应该是跟孩子一起坐在家里的阳台上,望着远处,对孩子娓娓道来那段逝去的过去吧。西刹,必然是有一座很大很大的寺院的,秋涛,必然是在灿烂的秋天,有水声轰鸣而至。那是一种怎样的气势呢? 
   在保定“上古八景”之中,有两处景致都是与府河相关的。古时的府河上游既叫一亩泉河,也叫鸡距河。泉水汇集,日夜流淌,流到灵雨寺(今八中) 附近,又一分为二。一股经大闸南流入府河,水声轰鸣,便是“西刹秋涛”。一股向东北绕城一周,在今南关天水桥北侧汇入府河,再流入城中。河水清澈见底,游鱼历历,就是“鸡水环清”。府河,那条曾经流淌着清清碧水的母亲一般的河流,从纯洁亲切到污秽不堪,我一直不明白保定人怎会如此对待这条曾经养育自己的母亲河。几年以前,听说要“府河还清”的,可如今也没有了音信。此时,府河正在掩面哭泣中苦苦等待吧。 
   清代时来敏曾有诗描述西刹秋涛的胜景:枫枫秋风林外骄,泉流一带涨河桥。涛声相应梵声近,水色齐连天色遥。荇藻漪漪随浪涌,蒹葭缈缈逐烟飘。闲来买渡寻僧话,又听鸣钟送晚潮。钟声与水声此起彼伏的荡来,只见碧水蓝天,绿柳滴翠,群鸟嬉戏。这曾是一幅多么美妙的“北方江南”的动人画面。 
    “西刹秋涛”无论如何都寻不到了。如果你还是保定人,或者是热爱这片土地的人,那你就去保定动物园去寻觅一些昔日的影子去吧。或者,从古旧的城墙上面摇曳的枯草和杂乱的荆棘中,你还能听到那些遥远的风声。保定动物园,即原保定人民公园,位于一亩泉河与方顺河交流处。古有“双流交贯”之称。这一带,曾是明代崇祯初年所建的月潭院,是当时各方往来僧人的住处。清代顺治八年(1651年),月潭院扩建为灵雨寺。后来,乾隆皇帝还在这里设过行宫。保定古城八景之一“西刹秋涛”指的就是这一带景致。军阀混战时期,曹锟坐镇保定,在大南门以西,南城墙以外,沿府河两岸,占地六百余亩,建起一座花园,时称“曹锟花园”。1928年改名“中山公园”。1935年,国民党河北省主席宋哲元曾捐款修园,并寓“周文王之囿,与民同乐”之意,改名“人民公园”。那座造型奇异、长达百米的大型假山,便是曹锟当时建造的,如今尚在。南城墙上的“人民公园”门口也能寻到。很多老保定人都能从这里搜寻到他们对于古城的许多记忆。 

   如今,这座有着一些老故事的门口依然“刻”在在古城墙上。取而代之的是宽敞而美好的动物园大门。 

   近闻保定护城河还清工程取得了一定进展,对于保定人民来说,这可是莫大的好事了。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在工作之余去往护城河边感受一下这些变化。 

   继续我们的文化之旅,看看古城墙那沧桑厚重的模样,也许会有更多的感想。 

  这只是其中一块牌子,另外两块我没拍下。我们不是没有保护文物的决心,关键还是措施是否得当。 

如果想寻找那些古旧的影子还是踏进园中吧。那些景致,绝对也不亚于当年曹锟的花园摆设。 

走在林荫之中,心情何其舒畅—— 

古亭掩映在树中,增添了某种神秘,景致也与文化的气息是相通的。 

这块石头来自千里之外的沂蒙山区—— 

参天花树,心情扶摇蓝天—— 

著名景点之一——别有洞天,这也是曹锟花园遗留下的文物。 

洞口两侧的石狮,遥望历史苍穹—— 

成亲王手书遗迹—— 

民国时期的石碑—— 

哦,这就是华北最大的假山——可惜我不能用镜头一下罗列进来. 

历史总是这样无情。好在一处处美好层出不穷,比之旧时的西刹秋涛,这里也并不相差多少。地方还是那个地方,但景色却迥然不同了。 

与水相关的,也许还有更多,我只看到这样垂柳飘荡—— 

说实话,动物园依然是一处适合休闲的好去处—— 

让我用这块标牌,来为这次西刹秋涛的寻觅做一个结束吧,西刹秋涛,你在何方?我依然没有看到你。 

如今,我的心情在些许遗憾中也多了一些欣喜,不是吗? 

在外漂了十来年了,看来我准备回保定定居的决定没错.以前只知道保定一些历史片断.这些年看着别的城市都在极速发展,而保定却一直基本在原地踏步,甚为痛心.只是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等市里的新房入住后第一件事就是领着女儿挨个转转,也让他知道这就是她的家乡,以后将始终绑在她身上的那根放风筝的线.另外楼主有没有QQ或MSN之类的联系方式,以后有时间向您多学习学习.或者回保定后去拜访您. 

回顾历史的同时,也希望我们更好的珍惜现在;逝去的无法挽回,尚在的更应该加倍珍惜了。目前城里城外值得保护或发掘的遗迹颇多,只是仿佛缺少一点发现,本贴恰如一次发现之旅,集各位的智慧,让这次旅程永远继续下去。 

鸡水环清——汲水耳闻鸟飞鸣 欲问满城清几许 

    前几日看到一则关于保定护城河河水还清的报道,真有些惊喜起来。突然发现,我的文字也竟然跟不上时代的变化了。在充满回忆的气氛中抒写某种事务,也会失掉它应有的某些气息。我一定会走近那条疏远了好久的河水,再次感受鸡水环清的味道。这无容质疑。 
   从护城河开始,我的思绪便这样一路走来:护城河——府河——一亩泉河——一亩泉——鸡距泉。曾几何时,护城河是保定市民的骄傲。在古城保定,一亩泉,府河成就了古城昔日的辉煌。在保定滨河公园有一处壁画,上述“鸡水环清”的字样是这样的:“元代初年张柔在重建清苑郡城时曾作新渠,引鸡距泉一亩泉水入城。明代建文年,改保定之土城为砖城时,修筑护城河,引鸡距泉一亩泉水环绕古城。清澈河水与雄伟之保定古城构成鸡水环清胜景。”足见老保定的水色之美。一亩泉也因玫瑰芙蕖,香闻十里,飞鸟游鱼,各自鸣跃的动人景致,博得“小江南”的美名。上世纪五十年代,依靠一亩泉水的“八大厂”曾为保定工业腾飞奠定了基础,但由于后期大量开采地下水,不仅形成“漏斗区”,还让保定的母亲河断流,干涸,“珠玑万斛涌泉根”成为老人们的记忆。 
    盛世总有英明者。保定市委市政府致力护城河水还清工程建设,让所有的期待正逐步变成现实。说这样的话,我是有理由的。有心的朋友可能会注意到这样一个事实,近来保定天空成湛蓝色的时间好像越来越长了。看到这样的蓝天,怎会不心旷神怡?环保意识的增强,带来的不仅仅是城市面貌的改善,我想更多的还是人们精神面貌的转变和各项事业的腾飞。享受自然,享受古城文化的熏染,这不是梦想。美丽的保定正张开双臂拥抱我们呢。 
  当然,所有为这座城市环保而作的努力还在继续,护城河水回归它的本来面目还需时日。我们拭目以待。 

  保定的护城河各处的清澈程度也不同,有些河段真的是污浊不堪,而有些地方感觉稍好点。 
  ——这里是东风公园附近的护城河段。 

  这是小北门附近的护城河~ 

  府河,古城保定的母亲河, 

  府河上游叫一亩泉河,我们匆匆掠过掩鼻的气味,到达了一亩泉村,从这里,寻觅一亩泉的遗迹。看看当年玫瑰芙蕖、香闻十里、飞鸟游鱼、各自鸣跃的“小江南”如今的苍茫暮色。 

一亩泉和鸡距泉真的如人们所说干涸了吗? 

 还有这个类似泉涌的地方,都给我留下很多疑问。有时候,在内心抱有一些疑问和无知,也会有抱有希望一样的感觉。 

  远处“府河源头一亩泉”的标示宁静中给人一种肃穆。 

  我们把寻找的痕迹抹去,回到现在,回到沧桑老人的手中,用笔触写下惬意的文字,清水蘸笔,随风消逝。 
——滨河公园附近休闲的老人们,依然故我地留恋在护城河边。当他们挥手写下这些水样文字的同时,是不是在内心深处已经将文化的内涵看透,或者文化也像这些文字一样,写了消逝消逝再写?一边回味无穷一边又感受他们的消亡之痛,却泰然处之了。 
“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暮春之初,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 

夕阳西下,古城保定在沉寂中孕育着明天…… 

【狼峰竞秀】——狼牙山 

   狼牙山是一座雄险奇伟、景色秀丽的名山,早在两千年前的战国时期,“狼牙竞秀”就是当时燕国十景之一。如今,这里既是省级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又是一座省级森林公园。新落成的“狼牙山五勇士陈列馆”占地816平方米,建筑面积1300平方米。馆内有图片、历史资料、抗战文物、战斗场景雕塑等,生动地再现了我抗日军民在党的领导下,抗击日寇、保家卫国的英雄业绩和悲壮历史。 
   狼牙山位于保定境内易县西南45公里处太行山东麓,距保定市45公里。因其奇峰林立,峥嵘险峻,状若狼牙而得名。 
狼牙山由5坨、36峰组成,主峰莲花瓣海拔1105米,西、北两面峭壁千仞,东、南两面略为低缓,各有一条羊肠小道通往主峰。登高远眺,可见千峰万岭如大海中的波涛,起伏跌宕。近望西侧,石林耸立,自然天成,大小莲花峰如出水芙蓉,傲然怒放,锏峡云雾缥缈,神奇莫测。 
   狼牙山风光绮丽,漫山遍布苍松翠柏,飞瀑流泉,拥有丰富的动物和植物资源,动物有黄羊、乌鸦、锦鸡等,植物有松、柏、桦、枫等北方树种二三百种之多,涉足游览,可尽享森林浴之妙。秋季金风送爽时,坡岗沟壑之间,红叶吐艳,层林尽染,放眼望去,漫山猩红,可与香山红叶相媲美。 
在狼牙山众多的景观中,有几处重要景观不可不游。 
   位于半山腰的红玛瑙溶洞,是我国首次发现的红玛瑙质构成的自然景观,形成距今已有16亿多年的历史。通高90米、宽50米,共设6个景厅,有仙女下凡、八仙贺寿、塔林夜月等40多个景观。进得洞来,拾级攀援而上,既能观赏惊险奇绝的景色,又可当作登狼牙山的必经通道。 
   在通往主峰棋盘坨顶峰的一处悬崖旁,有一块天然形成的酷似棋盘的岩石,约三尺见方,石面纹理纵横。传说孙膑与其师傅鬼谷子常在此布棋为乐,棋盘坨因此而得名。后来,又在于此不远处的另一块平面岩石上用利錾人工造成一幅棋盘,供游人对弈。现在两块石棋盘边上各生有虬结苍劲的古柏一棵,如二人在此对弈。一侧为悬崖峭壁,一侧为古树虬枝,身畔云雾缭绕,置身于此,如临仙境。宇,即老君堂。老君堂依洞而建,半是人工,半是天然,原有庙宇惜已毁于“文革”动乱。殿后有名为“仙人洞”的天然溶洞,洞深约10余米,宽约5米,洞内有一泉水常年不断,泉水清凉甘冽,传说太上老君曾于此修行。蚕姑坨,又名姑姑坨,是狼牙山五坨之最,山势险要,风景优美,山上有庙,胜景颇多,据史书记载,此处为燕昭王当年求仙之处。 
   在蚕姑坨半山腰,有一座灵峰院,俗称尼姑圣母院。原有佛殿20余间,现蚕姑圣母殿仍保存完好。据碑文记载,灵峰院历史悠久,为五代时所建,此后历代都曾对它进行过修葺,是一座“千年古刹”。三教堂因供奉“儒、道、佛”三教之祖孔子、老子、如来佛于一堂,形成全国独一无二的“三教文化”,为其增加了深厚的文化底蕴。如今,灵峰院已辟为狼牙山6大旅游景点之一,每天游人如织,蚕姑殿内烟火缭绕。 
    抗日战争时期五勇士舍身跳崖的英雄壮举更使狼牙山驰名中外。1941年9月25日,5位八路军战士为掩护部队机关和当地群众转移,将日伪军引上棋盘坨下的牛壶峰巅,这里三面绝壁,异常险要。在弹尽粮绝无路可退的情况下,5名战士摔烂枪支纵身跳下悬崖。如今,棋盘坨顶峰巍然矗立着五勇士纪念塔,塔高21米,正面刻有聂荣臻元帅书写的“狼牙山五勇士纪念塔”9个金光闪闪的大字,塔底层有5勇士头像浮雕。沿塔内钢梯登上塔顶凉亭,俯瞰群山,千峰竞立,浮云缭绕,狼牙山雄姿尽收眼底。 

烈士纪念碑高耸在山巅,我们不能忘记过去,我们痛恨侵略者—— 

又恰似人间仙境—— 

满山葱绿,颐养身心。 

层峦叠嶂,险峻无比——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