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史万象 >>国学文化 >> 辛弃疾最狂野的一首词,有“匈奴未灭”之遗风
文史万象
更多
详细内容

辛弃疾最狂野的一首词,有“匈奴未灭”之遗风

时间:2018-09-14     作者:保定老年网【原创】   阅读

众所周知,宋词豪放派最具代表的人物便是苏东坡和辛弃疾。苏东坡首创豪放派,而辛弃疾却是将豪放词风演绎到了巅峰。若说苏东坡的词是豪放旷达,那么辛弃疾的词便是狂放激昂,充满热血之气,读来令人豪气顿生!

但不得不说的是,辛弃疾也是一位悲剧词人,一生立志抗金恢复河山,却屡受打压,自从青年时代率义军归宋后,再也没有能上马杀敌。因而辛弃疾的词虽激昂慷慨,却总有一份激愤的悲情。譬如“正壮士、悲歌未彻”、“夜半狂歌悲风起,听铮铮、阵马檐间铁。南共北,正分裂”等等都是他内心激愤悲郁之下失望的表达。

而唯有下面这首词却于豪迈狂放之中激昂无比,充满踌躇之志,有“匈奴未灭,何以家为”之遗风,堪称辛弃疾最为狂野的作品:

水龙吟·甲辰岁寿韩南涧尚书

渡江天马南来,几人真是经纶手。长安父老,新亭风景,可怜依旧。夷甫诸人,神州沉陆,几曾回首。算平戎万里,功名本是,真儒事、公知否?

况有文章山斗。对桐阴、满庭清昼。当年堕地,而今试看,风云奔走。绿野风烟,平泉草木,东山歌酒。待他年,整顿乾坤事了,为先生寿。

这是一首祝寿词,贺寿的对象是曾经任职南宋吏部尚书的韩元吉。韩元吉也是一位爱国志士,为主战派代表,可惜同样遭受投降派的打压,被贬回乡。辛弃疾与韩元吉交往甚密,逢其大寿,便写下了这首壮词贺寿!

此词开篇两句便如千钧之笔,将朝野上下骂了个遍:“渡江天马南来,几人真是经纶手”,蔑视朝廷诸臣皆无才干,言外之意便是唯韩元吉堪称大才!后数句则频用典故感慨江山沉沦、朝臣误国,颇有消沉之态。然而结尾再转激昂:“算平戎万里,功名本是,真儒事”,我辈儒士当御敌靖边,豪情壮志顿生!

本是祝寿之词,但上阕却全说国事,而下阕便道出玄机。下阕先称赞韩元吉之才干(后世也称韩元吉为政事文学一代冠冕),如此称颂,呼应上阕“几人真是经纶手”,颇有韩元吉当政,匡复有望之意!

紧接着则为韩元吉抱不平,如此才干,却被罢免!而结尾再次振作,大出狂放之语:“整顿乾坤事了,为先生寿”!仿佛整顿乾坤,轻而易举,又仿佛如霍去病“匈奴未灭,何以家为”之语,此刻国耻未雪,国土未复,贺寿无趣,不如他日以整顿乾坤为礼,为先生贺寿!何等狂野豪迈之情!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