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文脉博览 > 诗歌写作

90岁老人用近8000个单字姓编出378首小诗

时间:2017-11-17

点击:

来源:


  黄骅市官庄乡官庄村有一位90岁的老人刘玉煊,眼不花,耳不聋,记忆力好,思维敏捷。老人74岁上网练五笔打字,20天学成;84岁开始编村志,4年编成十几万字的《官庄村志》,这些还不足以称奇。最令人震撼的是,老人从小喜欢研究古文诗书和姓氏,谈古论今出口成章,居然还用积累的近8000个单字姓编出了378首打油诗。

用姓氏编出四言小诗

“勤俭二字,传家密宝;摒弃不用,贫困乞讨。”“丧事喜办,礼花漫天;观众细语,多角评判。”“人恩于我,不可忘记;我恩于人,不能挂齿。”刘玉煊老人编写的姓氏诗歌,不仅合辙押韵,意境优美,而且寓意深刻,启发后人。这些打油诗全是四言小诗,题材广泛,各具内涵,有对伟大祖国山川壮美的赞叹,有对古今中外先贤的缅怀思念,有对为国为民捐躯的英烈们的无限伤感,有对后生寄予的美好希望,还有描述历史事件、为人处世、勉励后人的。

刘玉煊老人的这些打油诗用五年时间编写而成,分为七个篇章,分别是耕读篇、疆域篇、政治篇、劝善篇、人事篇、其他篇和无韵篇,而且每个篇章都有目录,目录都是用四字词语概括。兴修水利、庶子勤学、农业丰登、攒钱教子……这些就是耕读篇中的目录题目。

9岁开始与姓氏结缘

平日里有许多人沉迷搓麻将,刘玉煊有感而发,编了一首小诗:“麻将博具,令人神伤;戳民锐志,利于刀枪。”老人说,把姓氏编成既押韵又有寓意的诗是最难的,也正因如此,他创作的热情愈发强烈。老人说:“有时接触一些外地人,有姓‘绳’‘谈’‘覃(tan、qin多音字姓,两个不同宗的氏族一族读tan音,一族读qin音)’的,一听我便觉得眼前一亮,总是一个不落地记下来。”

刘玉煊和姓氏结缘是从9岁开始的。当时上学学《百家姓》,他就能把《百家姓》流利地背下来;后来参加了工作,对姓氏的爱好一度搁浅。直到家里有了电视后,他对姓氏的钻研热情再度重燃,每当电视剧结束时,演职员表总是滚动着许多人名,刘玉煊就把小时候背的《百家姓》里没有的姓氏用笔记下,再查《辞源》等书籍寻找答案。他经常翻看《康熙字典》《四角号码词典》《辞源》《辞海》等工具书,同时还从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篆刻艺术院副研究员冯宝麟处借来《贵姓何来》等书翻阅、记录、研究。为了积累更多姓氏方面的知识,2001年,刘玉煊老人还买来电脑,学会了五笔打字和上网,在网上查询《中华古今姓氏大词典》。

“根据电脑上的资料显示,我国人民的姓氏(包括三字、四字姓)近24000个,尤其是少数民族的姓氏特别多。怎么让这些姓氏变得熟悉又好记,退休后我便开始琢磨,把姓氏编成了小诗,不仅容易记住,还特别有意思。”刘玉煊老人笑着说,“每次把姓氏编成一首小诗,我都特别高兴,结果越编越有劲儿,5年编了378首。”

人要活到老学到老

如今,刘宝煊老人记录下来的姓氏有8000多个,但在电脑上只能打出7400多个,还有800来字打不出来,因为电脑字库里没有。老人希望能求助有关部门,把这些生僻字打出来,也希望文化部门能帮助审核一下,看看自己编的这些打油诗在寓意上能否经得住推敲。

刘玉煊老人教了一辈子的书。“老了闲着就开始琢磨着编小诗,每提出一个字都要展开想象,每编出一首小诗也格外高兴,最后就编成了《姓林》。”老人说。

问起老人的创作感想时,他笑呵呵地说:“爱好是最好的朋友,执着是成功的基石,人活到老就要学到老,时刻用知识充实自己的大脑。编纂《姓林》算不上有啥成就,但编纂的过程很快乐,也很有意义。”(通讯员 周如凤 记者 代晴)

全国十佳市级老年网站Copyrights © 2008-2013 冀ICP备05019615号 冀公安网备13060202000591号
脱硝喷枪锅炉脱硝喷枪氨水脱硝喷枪水泥厂脱硝喷枪电厂脱硝喷枪脱硝喷枪氨水脱硝喷枪脱硝工程脱硝设备脱硝喷枪厂家脱硝喷枪厂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