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文脉博览 > 诗歌写作

难忘的一次空战:1959年飞临北京的台湾飞机被击落

时间:2017-08-18

点击:

来源:王日新

    1959年10月7日中午,国防部正在设宴招待参加十年大庆的军队代表。就在他们频频举杯时,离北京饭店不远的上空击落了一架台湾蒋匪派来的美制RB-57D型高空侦察机。首创了世界防空史上用地空导弹击落飞机的战例。

     10月7日这一天是我平生最难忘的一天,当时我是守卫北京领空的北京军区空军高射炮兵538团一连雷达操纵手。这天中午,我们的雷达及时发现并捕捉到台湾飞机目标,并且立即上报北京军区空军指挥所。那是我在荧屏上第一次见到敌机。后来眼看敌机从荧屏上消失了,我们知道,这是敌机被击落了,大家兴高采烈的情景无法形容。但敌机的飞行高度,我们高射炮射程不够,也没有进入我们阵地上空的火力点。因此,该机是谁击落的,当时我们也不知道。到第二天下午团部才给我们传达了击落敌机的前后情况:是哪个部队,用什么新式武器击落的敌机。并特别要求保密,不准外传。直到12天后,新华社公布了国防部的嘉奖令,表扬击落窜扰我华北地区上空的美制RB-57D型蒋机的空军部队。

    嘉奖令说,10月7日12时零4分,你们击落敌RB-57D型飞机一架的胜利,标志着你们通过勤学苦练,已获得很大的成就。为了发扬成绩,鼓励上进,对你们这次表现出来的成就特予以通报嘉奖。

    这个嘉奖令,含糊了两点,一是没说华北地区上空,二是没说用什么打下来的。没说具体地点和没说用什么打下来,实际都是一个目的:保密。

    那时保密的特别好,根本就不能在文字或电话里出现地空导弹的字眼,全用“543”系统。这是国防科委统一编的兵器代号,就像部队代号一样。
国外议论纷纷,不知道中国是用什么兵器打下最现代化(在当时)的飞机。
这个谜底直到30年后才向社会公开。现就当时的一些情况,上级传达的精神回忆如下:
1959年10月7日,日历上是个星期三。

    上午9点41分,前沿警戒雷达发现台北市以北50公里的海面上空有一架大型飞机,判断是从桃园机场起飞的RB-57D。10点零3分飞机进入大陆,驻北京地区的防空部队接到上级命令,发现大型敌机一架,可能到达北京地区,注意做好准备。

     所有防空部队地空导弹、高射炮兵部队马上进入了一级战备。北京军区作战部接到北京军区空军空情通报后,在敌机到了南京上空时,看看有往北京飞的迹象,指挥所通知了有关首长,军区首长杨勇来了。他听防空科科长傅暄说:台湾起飞一架RB-57D型高空侦察机,从温州进来,经过南京、济南,现在到了徐州,看这趋势是要到北京来。

    杨勇马上说,告诉北京军区空军,进入一级战备,敌机到北京来,就打下来。当时在指挥所现场指挥的北京军区空军副司令员刘光裕说,北京军区关于打的命令在先,军委空军再其后。

   北京军区空军地空导弹群指挥所专门为地空导弹部队开辟了一指挥室。苏联专家也在。

   一看台湾飞机飞得那么高,空军指挥所通知,歼击机上不去,高射炮兵够不上(我们高炮射程只有6000米),这架敌机交给地空导弹部队了。同时通知,上空无我机,意思是,你就尽管发射好了。

    敌机撞到枪口上了。

     11点15分,敌机飞至北京东南480公里时,几个导弹营都进入一级战斗准备,我们高炮虽火力够不上,但也进入一级战备,11点30分,目标指示雷达发现目标,距离380公里,高度1.9万米,时速750公里。因为正对着导弹某营,北京军区空军指挥所命令某营消灭目标。

    11点50分,制导雷达在距阵地115公里处捕捉到目标,阵地上安静极了,只听见作战参谋不停地报告射击诸元的声音。

   敌机并不知道我们的地空导弹张开了大网,还在得意洋洋地照直飞,没耍一点花招。
100公里了,营长岳振华下达了三发导弹接电准备!

    70公里了,接通发射架同步。弹发射架昂起头来,随着制导雷达天线,对着敌机转动。

    距导弹阵地60公里了,敌机快进入了杨村附近,营长岳振华定下射击决心,三点法,导弹三发,间隔六秒,28公里消灭目标!

     地空导弹这东西,武器复杂得很,前呼后拥一大片,但操作起来简单透了,一按电钮就行。

    12点零4分,引导技师徐培信使劲儿把大拇指压向发射按钮。

     轰,一声巨响,接着又是一声,又是一声,三发导弹,一个一个腾空而起,第一发就将RB—57D型高空侦察机击落。

   正是秋高气爽,天蓝得透明,没有一朵云。眼看着三条火龙“嗖嗖”地窜上天去。这种地空导弹的命中率高,按说一发就行。但为了加大保险系数,苏联教令上规定一次要发射三发。以后,我们为了节省,一次只打两发。

    北京军区司令部知道消息的人都站在庆王府院中观看。清清楚楚地看见蓝天上爆出了一朵小小漂亮的白云,并听到了闷声闷气的爆炸声。从雷达上看飞机碎片的亮点在雷达边上不再向前移动了,纷纷下降,打中了!打中了!导弹某营报告:首发命中。

     “强盗死了,时间还在前进。”敌机残骸落入通县东南18公里的平安镇河西务村附近的一片玉米地里,距离北京仅七八十公里。现场已经被民兵保护起来。那几天,现场一直车水马龙,党和国家领导人朱德、贺龙、李富春、徐向前、聂荣臻、杨尚昆、罗瑞卿、蔡畅等都去观看了现场。空军副司令员兼参谋长王秉璋去地空导弹某营,对他们连说了三个好:好师傅、好徒弟、好家伙。

   师傅和家伙自然是苏联老大哥的,苏联顾问在一边咧着嘴直乐。

   在中南海,周恩来总理把击落敌机的好消息报告给毛主席,毛主席高兴地说“好么!这一下蒋介石要哭鼻子了,美国人会头痛的,赫鲁晓夫也会睡不着觉哩!给导弹部队发贺电,给大家庆功!”

   朱德还专门听取了汇报。临时布置的会场,把战士睡觉的铺板支起来,铺一条毯子。岳振华坐在朱老总对面,给他讲打下敌机的过程,朱德听得十分认真。

   10月12日晚上,各位元帅在新落成的十大建筑之一的华侨饭店宴请岳振华等作战有功人员。

    苏联闻讯,来了满满一飞机人,看什么都好,什么都拿。那时我们一是不懂,二是也不好设防。人家是老师,把你教会了打导弹,也接受了人家的装备,不让拿还行。后来才明白,航空工业上什么都可以研究。

   飞机碎片后来数了数,有3600块,简直是粉身碎骨了。但高空照相设备和飞行员身上的驾驶证、美女照片和美元还完好。最有意思的是飞行员的手表从那么高摔下来,还嘀嘀嗒嗒地在走。我们空军司令员刘亚楼说,强盗死了,时间还在前进。

    飞机上只有一个飞行员,戴着头盔,穿着特制高空抗压飞行服,是上尉飞行员王英钦。据说出这一趟任务,报酬是10两黄金。

    这架飞机是蒋介石“送”给我们国庆十周年的“晚礼。”

     战后某导弹营作战有功人员分别受到国防部、空军、北空各级的奖励,营长岳振华提前晋衔。我们团因我们雷达及时捕捉到目标受到上级表扬,雷达班受到团集体嘉奖,连队给于我提前晋衔奖励,由列兵提前晋升为上等兵。

   50多个春秋过去了,但那个全连上下团结战斗,誓把敌机打下来的高昂战斗气氛及蒋机被兄弟部队击落的兴奋劲,至今仍历历在目,永生难忘。

全国十佳市级老年网站Copyrights © 2008-2013 冀ICP备05019615号 冀公安网备130602020005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