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文脉博览 > 诗歌写作

母亲的幸福

时间:2017-11-21

点击:

来源:保定老年网

孩子们每天早出晚归,都在忙着创造自己的幸福,母亲却终日与锅碗瓢盆为伴。母亲静静地在厨房与客厅间穿梭,孩子们对这个沉寂孤清的背影熟视无睹。

这个世界多复杂啊,钢筋水泥筑成的森林里,所谓的幸福生活被人们撵得到处逃窜。年青的人们多么地不容易,谁都向往幸福的生活,可幸福的标准一天一个变。当你正在为“雪佛兰”而努力,“奔驰”已满大街招摇;当你正为小区的一室两房到处奔忙,标榜新世纪幸福新概念的空中花园公寓的广告到处乱飞……。幸福很近,幸福也很远,人们不停地接近幸福,又不断地远离幸福。早晨,孩子们像鸟儿一样倾巢而出,心里想的,惦着的是外面的世界,都是自己的幸福。厨房外面的世界乱哄哄,风雨飘渺,厨房却是太平而安静的,母亲坐拥着这一片宁静等待着孩子们的归来。

厨房里的世界很简单,母亲在灶间里惦着的是孩子们最近的胃口,这几天的脸色。老大脸总带倦意,食欲不振,是休息不好;小儿有点口气,上火了;儿媳消瘦了……。母亲边念叨着一家人的身体状况边做着食谱,晚饭炖个老鸭冬瓜汤,炒个白芍肉片,凉瓜牛肉,蒜茸菜芯再做个薯仔鸡丁,宵夜就煲个雪耳莲子糖水,哦,记得要加点红枣。母亲的老花镜透过玻璃窗,除却满世界的阳光就是她的孩子们。夜晚,孩子们从城市的各个追逐的角落回到母亲的饭桌上,他们习惯性地狼吞虎咽,连同一旁的关切也被囫囵吞进饥饿的腹中。饭后,他们各自收拾一天的心情,或大发牢骚,或眉飞色舞,或唉气叹气,恕天尤人,埋恕幸福像个泥鳅般总在眼前开溜。母亲用粗拙的双手一点点拾掇着桌上的狼籍,在灶间与她的“伙伴”们唠叨着孩子们口中的那点烦事。

终于有一天夜晚,孩子们回到家中,桌上空荡荡的,灶前冷冰冰的,继而想到,屋子里好像少了什么似的。半天,孩子们反应过来,母亲呢,怎么不见母亲。母亲病了,躺在医院里,这会正着急呢,她惦记着家中的厨房,惦记着回来找食的孩子们。

孩子们第一次真切地看到幸福从眼前开溜,他们望着它的背影痛心不已。一通自我反省,自责后,他们赶到了母亲的病床前。母亲瘦了,老了,脸上没有一块是平整的,沟沟壑壑里藏着孩子们所有的烦心事。他们从未这么仔细看过母亲的脸,从未和母亲说过这么多话。

孩子们自小失去了父亲,母亲孤苦了一辈子,孩子大了都有各自的生活,只有在夜晚才坐在一起吃个饭。孩子们拎着包离开家后,母亲就开始为晚上的那餐饭忙碌,一整天的生活内容都溶缩到孩子们吃着饭菜时的表情。汤足饭饱,母亲从孩子们的饱嗝中感受满足。

母亲在医院里住了一个多星期,桌子起了一层薄薄的灰尘,厨房里的厨具也变得暗淡。孩子们突然间那么想念老鸭煲冬瓜的清甜,白芍炒肉片的爽口,肚子在呼唤着远去的幸福,口中都在念叨着母亲在家里的种种舒适。

孩子们相互埋怨,怎么都没有为母亲想过,这么多年来她一直孤独。他们决心为母亲寻找新的幸福。母亲出院了,孩子们都请了假,搀着老人在阳光底下穿过马路,徜徉在湖边花园。母亲坚持不坐车,眼睛快乐地眯成线,熙熙攘攘的人群里,她的眼里还是只有阳光和她的孩子们。

孩子们坐在母亲的膝下,说给她找个幸福的伴儿。母亲呵呵地笑了,起身领着孩子们走进厨房。孩子们,母亲的幸福在这,我在这里边为你们做着晚饭,边想着你们满足的表情,我就感到很幸福。能为你们多做几年饭,就是母亲最大的幸福。

全国十佳市级老年网站Copyrights © 2008-2013 冀ICP备05019615号 冀公安网备13060202000591号
保定网络营销